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深空彼岸 » 第一百七十三章 現世最後的大方士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深空彼岸 - 第一百七十三章 現世最後的大方士字體大小: A+
     

    “這就是凡人領域的極點嗎?”

    王煊感受自身的變化,走到這一步後,他能清晰的預測到,再前行的話那就是超凡領域了。

    擺渡人看着他,模糊的面孔上神色有些複雜,這還是凡人嗎?

    “你的肉身與精神都超脫了凡人的範疇,只差兩者共振,就會產生超凡蛻變。”

    擺渡人確信,現在的王煊不怵超凡領域的部分人了。

    僅僅因爲改換經文,他的實力便大幅度提升,石板的上的經文神秘莫測,讓擺渡人都敬畏。

    “不愧是讓列仙都爲之廝殺的傳承啊!”擺渡人心有感觸,最古列仙中成佛作祖的存在,都死了兩尊。

    那兩人是列仙中的佼佼者,足以排在前幾名內。

    王煊對擺渡人施大禮,對方贈與他羽化神竹的光雨,這個人情太大了。

    他問擺渡人,現階段有什麼需要他去做,在舊土是否有什麼未了的心願。

    “以前沒有,現在真有了,那個老鍾……他到底抄過我的後路沒有,是否真的挖了我的落腳地?!”

    提及這個,擺渡人就火冒三丈,那個什麼老鍾竟敢對列仙舊址下手,大概率挖了他的根子!

    王煊點頭,本來他就想找機會拜訪老鍾,也想知道,他都挖出過什麼逆天的東西,能不能交換些奇物。

    “你老人家的洞府在哪裡?老鍾挖了太多,我不提地址與名號的話,讓他自己一個一個的去回想,夠嗆。”

    擺渡人一聽,心中彆扭與惱火,這老鍾挖列仙遺蹟不止一座,自己心裡都沒數了,還得讓他這個受害者自報。

    “我是先秦時期的人,對後世道家法門也很熟悉,並相當精通。我有很多身份,在秦朝時,我名徐福。”擺渡人平靜地說道。

    王煊發呆,而後眼神璀璨,這是……看到了一個歷史名人?!

    大方士——徐福,這位在歷史上太有名氣了。

    他也是先秦時代最後一個大方士了,自他之後,便是道家綻放光彩的年代了。

    “你爲秦皇出海去採摘不死藥,結果划船劃到了這片碧海中,不對,劃到了這個湖裡?”王煊露出異色,有太多的問題想問他。

    這可是兩千多年前的人,一部活着的歷史,掌握先秦方士的法,也精通道家的絕學,是個寶藏老頭。

    擺渡人黑着臉,不想搭理他那麼多的疑問,道:“別的我不在乎,如果他挖了我的落腳地,我只要求他將我的那一小段腿骨保存好!”

    至於送到逝地中,他覺得沒有那種機會了,因爲要不了多久,這片逝地就會轉移,不知道會落在哪顆生命星球上。

    真要去了深空盡頭,他認爲與眼前的這個年輕人再也沒有見面的機會了。

    “羽化登仙,雷霆劈碎肉身殘留下的骨?這樣的骨對你們有什麼重要意義?!”王煊一直想知道這當中的秘密。

    擺渡人沒理他這茬兒,又道:“印記也要還你!”

    他補充並勸道:“逝地跨域遠征是場大機緣,你萬不可錯過。”

    “那就以此機緣答謝前輩了。”王煊一副忍痛割愛的樣子。

    “還你!”擺渡人瞪眼,然而,他試了幾次,印記都無法離體而去,擺脫不了。

    這讓他面色變了,短時間他竟解決不了這個問題。

    王煊不敢笑,盯上了竹船上的太陽金魚鉤,小聲問道:“前輩,這鉤子能掰直嗎?”

    擺渡人臉色陰晴不定,他在思索,怎麼解決印記,最後才道:“你走吧,爭取近期再進來一次,我幫你煉製一杆神矛!”

    “要不我自己帶出去吧,現代的冶金技術非常發達,我找人去煉,就不麻煩前輩了。”王煊覺得,這老頭在憋大招,短期不見爲好。

    擺渡人瞥了他一眼,道:“原本還想指點你怎麼練石板上記載的神秘經文……”

    “前輩請指教!”王煊很配合,不等他說完,立刻改口,並表示近期採摘妖魔果實後,就來逝地破關。

    事實上,他真想超凡之後再去密地深處。

    現在雖然不怵部分超凡者,但是,密地深處肯定有極其厲害的人物,他自然不願被人壓着打。

    再相見的話,約莫要嚇老陳一大跳!

    “你覺得,這次改換經文順利嗎?”擺渡人問道。

    “很兇險,多虧前輩相助。”王煊適時再次感謝。

    “其實你還算可以了,你知道多少人想練這部經文而不能?動輒就是傷了臟器,毀了精神。”

    擺渡人看着他,有些感觸,這個年輕人有些幸運,但也很厲害。

    “你之所以能練成,是因爲你在凡人階段就形成了精神領域,對肉身的感知到了極其細微的地步,可以隨時調節。當然,最爲重要的是,你提前打下了最爲堅實的基礎,你將金身術還有先秦方士的根法練到了高深境地,幾乎算是凡人所能達到的極限了。”

    王煊聞言,道:“更進一步說明,這篇經文的恐怖,在凡人極限層次,又使我的實力生生拔高了一截,提高了凡人領域的上限。”

    “這不是重點,我要說的是,練這部神秘經文的一種可行的辦法。”

    王煊很嚴肅,認真聆聽。

    “金身術支撐了你的肉身,張道陵的體術鍛鍊了你的五臟,這是你能活下來併成功的關鍵。試想,如果你沒有練這兩門法,這次你能改換經文成功嗎?”

    王煊認可他的說法,確實如此。

    “踏足超凡層次後,第二幅真形圖你還可以用這樣的辦法來練。我猜測,第二篇經文除了肉身,應該涉足精神了。因爲超凡領域,本就是與精神層次的提升有很大關聯。”

    擺渡人建議,他可以提前練一些精神秘籍,同時鍛煉出極限肉身,這比直接練第二幅真形圖要容易一些。

    王煊思忖,道:“原以爲有了這篇經文,就不需要其他法了,現在看來,還是需要各種經文輔助。”

    一時間,他又想到了老鐘的書房。

    “先秦時期的金色竹簡,比之石板上的經文如何?”王煊問道。

    “我個人認爲,不會弱於石板經文。”擺渡人竟然說出這樣的話。

    王煊頓時震驚了,完全沒有料到他會有這樣的點評。

    “列仙中最強的幾人,有兩人練的就是金色竹簡上記載的經文,而且,那兩人都有機會得到石板經文,但都沒有理會,未去爭奪。”

    “金色竹簡共有四部,得一部就可以直通頂尖列仙領域。有傳說,四部金色竹簡合在一起,其實才是一部完整的經書,號稱先秦第一奇書,最強修行秘冊,沒有之一。但很可惜,從未有人集全過。”

    王煊聽到這些後,感覺被消息炸麻了。

    擺渡人看了他一眼,道:“我要提醒你,不要過於迷信一部經文,時代在發展,即便是最強經文也可能有疏漏,有侷限性,當取長補短。”

    “您說的有道理!”王煊認真點頭。

    擺渡人道:“除了方士的金色竹簡,道家的幾冊玉書也很恐怖,這些都不會弱於石板上記載的神秘經文。”

    王煊深深吸了一口氣,默默記住了。

    其實不久前,他轉換經文時就有些感觸。

    石板上的經文,囊括了金身術與根法所能開發的身體秘力,它涉及的區域更廣,更細緻。

    當時,他就在想,是否可以借鑑其他頂級秘篇,拓展出新的潛能區域,挖掘出更多的秘力。

    人體各部位皆有不同的秘力,現在他內視的話,內裡色彩斑斕,全部調動起來,會非常的恐怖。

    擺渡人給他點破了那層窗戶紙,讓他豁然開朗。

    現在他已經主修一部最強經文,而如果有機會研讀金書、玉冊,自然要加倍珍惜機會,認真比較與印證。

    擺渡人又道:“佛教對精神領域的挖掘,不容小覷啊。他們開闢出了極樂淨土,其實本就是真實存在的一個精神層面。而在極樂淨土的後方,還有深層次的精神界域。精神世界的秘力也是色彩斑斕的,挖掘到哪裡,獲得那些相應的精神秘力,你就會在某些方面變得更強大一些。”

    王煊動容,精神竟然還分多個層面,像是一個又一個精神世界,那些斑斕秘力隱藏在潛意識深處嗎?

    擺渡人的話,讓他知曉了以前從聽聞過的領域。

    “方士、道家,對精神層面的探索,自然也很驚人,內景地就是這樣的產物,其實在內景地最深處,還有更驚人的層面,甚至羽化登仙都參考與對照了這些……”

    這些話語像是雷霆般,震的王煊雙耳嗡嗡響,第一次有人對他提及羽化登仙的部分秘密。

    他有太多的話想問,但是,擺渡人卻自顧自說,沒有搭理他。

    “這個時代,對你等凡人來說,當真是機緣無數!過去不可見的經書都被你們挖掘了出來,本應藏在虛空盡頭的秘典,如今卻落在紅塵間,被老鍾這樣的人收藏書架上。機會難得,遍地寶藏啊,當把握住,不然愧對生於這個時代!”

    王煊聞言,鄭重點頭。

    直到最後,現場寂靜,再無言語。

    王煊明悟,各種經文都可以涉獵,本質就是肉身與不同精神層面中蘊藏的各種秘力的挖掘,那是一個色彩斑斕的世界。

    今天雖然只得窺一角迷霧籠罩的修行世界的真相,但是他已經能從較高的層面規劃自己未來的路了,擺渡人的話對他影響巨大。

    很久后王煊才問道:“我改換經文時,新的秘力出現,我在體內看到仙山,發現仙霧蒸騰的藥園,見到瑤池蟠桃園等,這難道是精神層面的某層世界顯現?”

    擺渡人點頭,道:“你在凡人領域,就能看到那些東西,確實不簡單。”

    他告訴王煊,下次再見到不要刻意去碾碎,那是精神層面的秘力顯照,要與肉身共振了,是將要超凡的體現。

    王煊有些出神,道:“難道某些神話傳說,真的都是隻是在精神世界發生的?比如瑤池宴請羣仙,蟠桃盛會。”

    擺渡人不語,沒有迴應。

    ……

    王煊精神恍惚的離開逝地,心不在焉,在想各種問題,今天他對修行的理解與以前不同了。

    遠方,熊坤與兩位同伴再次出現了,他不想再等黑角獸的通知,怕錯過內景異寶處的奇霧,又一次來到外部區域。

    “我覺得,十二把鑰匙應該快被人集全了,該去守株待兔了,熬煉其血髓爲我所用。”

    同時,他們在猜測,那兩人一騎的命運,覺得應該被黑角獸抹殺了,只是可惜了那柄短劍。

    “不會有任何意外,一介凡人而已,根本不可能對抗超凡者。”他們確信,凡人領域永遠無法挑戰超凡層面。



    上一頁 ←    → 下一頁

    諸界末日在線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我的女友是聲優極品修真邪少斬龍
    都市極品醫神六零小甜媳重生棄女當自強武俠世界大穿越抗日之川軍血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