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深空彼岸 » 第一百六十六章 地仙泉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深空彼岸 - 第一百六十六章 地仙泉字體大小: A+
     

    山上微風吹過,大面積的綠竹青翠欲滴,在風中沙沙作響,竹海清新有生命力。

    林中飄起淡淡的鮮血氣味兒,王煊赤裸着上半身坐在那裡,以精神領域仔細查看傷勢。

    胸口有個血洞,右肺葉出現四道可怕的口子,整體被撕裂。後背血肉破爛,肋骨隱約可見。

    他默默反思,自從踏上舊術路以來,雖有驚險,但從來沒有這樣慘烈過,都沒有正面接觸,就險些被人隔着長空射殺。

    是他大意了嗎?並沒有,他十分謹慎,提前預警逃離。

    說到底,終究是實力不如人,連他一向仰仗的金身術都擋不住對方的超凡符箭,他第一次吃這樣的暴虧。

    趙清菡將剩下的幾株靈藥都搗碎,敷在王煊體外的傷口上,這些傷非常嚴重,但更重的是內裡的傷,臟器碎成數塊。

    如果是普通人,必死無疑。

    “不要多想了,先養好傷。”她小心地幫王煊包紮。

    馬大宗師在不遠處哼哼唧唧,羽翼、馬腿全都有血窟窿,痛的不斷髮出馬語,應該是在罵罵咧咧。

    它徹底記住那個射他的人了,等馬伕將他餵養到超凡層次,它必然要去找那個人,來個馬踏肉醬!

    趙清菡走過去,將剩下的靈藥敷在了它的身上。

    “險而又險啊。”王煊感嘆,劫後餘生,如果沒有金身術阻擋,如果不是以張道陵的體術磨滅箭羽上的大部分符文,他就被射的爆碎了!

    他深刻明白了,自己與超凡的差距,即便肉身已經立身在凡人的頂點,還是擋不住那個領域的力量。

    或許,他這樣還不算是凡人之極頂?

    “遠處那片山林中有一股黑獄鴉飛走了!”趙清菡開口,站在竹林外,眺望遠方的山林。

    鴉羣的首領在準宗師層次,這種羣居的猛禽既捕殺獵物,也食腐肉,看到屍體就會撲過去。

    “相鄰那一側的山地也有些怪物逃走。”趙清菡觀察細緻入微,平日那兩片區域沒有什麼過大的動靜。

    王煊起身,當看到又一個方向也有些動靜後,他的臉色微變。

    “我們走!”他拍了拍馬大宗師,示意它上路。

    “是那三人追下來了嗎?”趙清菡問道。

    林地中的兇禽猛獸一旦成規模的躁動,一般都是由超凡生物過境導致的。

    “有可能!”王煊點頭。

    馬大宗師忍着痛,以馬語發誓,總有一天,馬超凡會踢死那幾人,它載着兩人展翅飛向高空。

    王煊在空中觀察那片地域,竟真的見到了那個持大弓的男子站在一座山峰上,眺望這邊。

    很快,另外兩名男子也出現了,與他站在一起。

    王煊眼神冷漠,在遠空注視着他們,他的胸腔有一股怒焰在跳動,這三人居然盯上他了,一路追了下來,還在想着獵殺他。

    這是惦記他身上的奇霧了,還是單純的覺得失手,有損顏面,想給他補上一箭?

    三人都到了超凡領域,卻回到外部區域奪機緣,按照王煊瞭解的大致情況,這違背了規則。

    不知道是否有什麼力量能夠糾正與約束他們。

    他有股殺意在蒸騰,三位超凡強者一而再的針對他獵殺,他不需要別人去糾正了,準備不久後自己去清算!

    山峰上,三人注視飛馬遠去。

    “不釋放超凡氣息,會被不少怪物當作獵物襲擊,可一旦釋放超凡氣息,又會驚擾林中各種猛獸奔逃,被那個年輕男子警覺了。”

    “熊坤,有必要回來殺他嗎?”同伴反問,看向持大弓的男子。

    “他臨去前,最後一瞥的眼神,事後回想讓我有些不安。我怕他成爲我祖父的那樣的人,你們看,的確有些像,同樣收服了一頭異獸。”

    持大弓的男子眼神帶着兇性,披散着黑髮,名爲熊坤,來自河洛星。

    “還是趕緊回去吧,雖然這片區域歸黑角獸管轄,可一旦泄露行蹤,被那頭白孔雀知道我們來到外部區域,還是有些危險。”

    “是啊,若是它知曉我們獵殺沒有達到超凡領域的人,會出事兒的。”

    手持大弓的男子熊坤道:“在黑角獸的地盤不會有事兒,我們去拜會下它。”

    他已經知道,外部區域的金屬牌子還沒有完全集中在一個人的手中,他還有機會!

    一百年前,他的祖父也參加過密地的競逐,獲得列仙留下的奇霧,改變根骨,重塑五臟,在河洛星快速崛起,如今已經是赫赫有名的人物。

    所以,熊坤知道內景異寶所在地,也明白奇霧的逆天效果,想來截胡,即便只能熬煉出對方的血髓來獲取藥性,他也敢直接吞下去。

    他的祖父是活生生的例子,得奇霧必沖霄!

    當年,他的祖父在密地外圍救過一頭怪物——黑角獸。

    一人一獸結伴而行很久,如今一百年過去,黑角獸早已是超凡領域的厲害怪物,統領一片區域。

    這麼多年來,熊坤的祖父也曾多次回到密土,同那怪物之間沒有生分。

    這次熊坤違規來到密地外部區域,就是靠黑角獸,它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沒有理會。

    “起初,我沒覺得什麼,可是現在忽然有些不安,他該不會要複製我祖父的道路吧?”熊坤說道,他的黑髮像是瀑布般披散着,眼神森冷,有種野性的氣質。

    ……

    在足夠遠的地方,馬大宗師停了下來,翅膀滴血,馬腿殷紅,傷口崩裂了,它有些精神不濟。

    王煊坐在青石上,調動神秘因子修復四分五裂的右肺,他有信心治療好,但最起碼需要五天以上的時間。

    肺都裂開了,不僅還能長好,而且五六天差不多就能大致復原,這如果傳出去一定會讓人目瞪口呆。

    主要是王煊剛從內景異寶中出來,從那裡獲取了大量的神秘物質,不然的話,他也得慢慢熬着。

    即便這樣,他也不滿足,想以更快的速度恢復過來,因爲這裡是密地,每一天都有變化,隨時會有危險發生。

    他的這種狀態,很容易出事兒。

    另外,馬大宗師也不容樂觀,有些虛弱,萬一遇上強敵,可能飛不了那麼快了。

    “我們去找地仙泉!”

    王煊決定,去密地較深處,以地仙泉洗禮肉身,迅速恢復身體。不然,他這個狀態去走逝地秘路的話,等於在自殺。

    “會不會太激進了,那裡怪物橫行。”趙清菡露蹙眉。

    “沒事兒,連一百多歲的老鍾都敢去搏命,最終年輕數十歲,活着跑出來,我們總比一個風燭殘年的老人強吧?”

    趙女神無言,老鍾那叫風燭殘年嗎,分明是苦修一百多年,有可能是舊術領域第一人!

    “馬大宗師,想吃妖魔果實嗎,想身體立刻復原嗎,想變成馬超凡嗎?走,我們去痛飲地仙泉!”

    馬大宗師一躍而起,重新變得生龍活虎,馬嘴咧着,笑的都有些歪嘴了,它很振奮,馬伕終於又要餵養它了!

    趙清菡起初有些謹慎,但能不動心嗎?飲下地仙泉,能延命五十年,對於一個爲了美而踏上舊術路的人來說,這種誘惑大到無邊。

    因此,冷靜的趙女神也不再勸阻了,反而很期待。

    “那就是地仙泉?”王煊他們來了,在一座山頭上眺望那片奇異之地,隔着很遠能都感覺驚人的靈性物質瀰漫。

    他有些無言,因爲地仙泉不是汩汩而涌,誰知道它竟這麼的“孱弱”,淅淅瀝瀝,像是房檐流下的雨滴般,從峭壁的縫隙間落下。

    地面有個水窪,積存着一點晶瑩的液體,不過兩三公升到邊了。

    想在地仙泉中泡澡,想都不要想,那麼點水,估計也就能洗把臉,或者暴殄天物去泡個腳。

    地仙泉晶瑩通透,騰起陣陣氤氳霞霧,氣象非凡,但是量真的太少了。

    “我還想請你在地仙泉中沐浴呢,可就這麼個小水坑……”王煊遺憾,這與他想象的不一樣。

    趙清菡聞言,給了他一個大大的白眼。

    馬大宗師也傻眼,就那麼一點水,它舌頭一舔就全沒了,夠誰喝啊!

    很快,他們警覺起來,崖壁下那片地帶蟄伏着一些怪物,眼下一頭鬃毛很長的黑色雄獅走了過去,一口就將地仙泉給吞沒了。

    它足有十幾米長,散發着超凡能量,一看就是很恐怖的怪物,絕對不好惹。

    那麼一點水,大概都不夠它潤喉嚨。

    “估計,四條蠶蛇加一塊都打不過它!”王煊嘆氣。

    山崖上,那道縫隙間,淅瀝瀝,水線不斷落下,過了段時間又將水窪注滿了,能有兩三公斤重。

    這次,那頭黑獅沒有出現,來了一隻雪白的蠍子。在陽光的照耀下,它像是白玉雕刻而成,晶瑩燦爛,居然有種藝術性的美感,但絕對劇毒致命。

    它能有磨盤那麼大,將地仙泉喝光,慢慢離去。

    接着,當水窪再次存滿燦爛的液體後,一頭渾身冒着火光的怪物來了。它像是大象,可是獠牙鋒銳,嘴裡嚼着某種怪物的血肉,它周身赤紅,繚繞光焰,一看就不好惹。

    ……

    王煊與趙清菡看出來了,這些怪物輪流去飲地仙泉,彼此並不衝突,像是有各自不同的“飯點”。

    他們想插手的話,有些難度,因爲地仙泉的周圍全是超凡怪物,而且都是強橫的品種,看着那種長相就知道沒一個好惹的。

    馬大宗師變得十分低調,看着那些怪物排隊痛飲地仙泉,它沒敢罵罵咧咧,只是看着王煊,那意思是,全指望馬伕了!

    觀察很久後,王煊深感慶幸的是,這裡沒有會飛的兇物。

    但趙清菡覺得,機會不大,這裡很危險,附近的超凡怪物實在太多了。

    “據說,這片區域可能有地仙洞府,所以盤踞着不少怪物,都在等待某一天地仙宮突然出世。”趙清菡告知一些情況。

    有些超凡怪物是可以用精神與人交流的,很久以前傳出這樣的消息。

    並且,近年來地仙泉出水量越來越少,所以怪物們越發緊張這裡了。

    王煊嘆道:“老鍾半截身子都埋進土裡了,他還能迴光返照,在怪物羣中搏命,痛飲了一把,然後活着逃走。”

    他認爲,老鍾肯定有其他特殊手段,引走了怪物,不然難以成功。

    “你就編排他吧,老鍾可就在密地中,說不定很快就會和他打交道呢。”趙清菡提醒他,老鍾很厲害,同時心眼不大。

    王煊點頭,表示知道,肯定不會去主動惹老鍾。不過等他超凡後,去密地深處找老鍾切磋的話,還不知道誰會嚇到誰呢。

    “這麼多怪物都去舔那個小水窪,老鍾也是直接衝過去,一口吸乾淨的嗎?”王煊腦補那些畫面。

    他有了計較,盯着崖壁上的縫隙,道:“你看,那道縫隙在一個鼓肚上,我嚴重懷疑那個區域內部存着數百上千公斤地仙泉。如果在那裡迅速開個大口子,用容器接滿就逃,我估計收穫會很大!”

    趙清菡搖頭,道:“有人很早前就試過了,那崖壁堅固的驚人,根本無法劈開,疑似是太陽金原石。”

    王煊發呆,而後搖頭,道:“又不是真正的太陽金,最多隻是混入了部分而已,我覺得問題不大。”

    他認爲,能切開那片山壁,他曾用短劍削過鍾晴的鋼板,輕鬆斬落過一根尖刺,所以他有信心。

    最終,王煊去找了個特大號的野葫蘆,挖開後,感覺最少能裝五六十斤的地仙泉。

    不過,野葫蘆不是最主要的容器,他的福地碎片纔是,內部空間有兩立方米左右。

    他們觀察了很久,選中下面水窪被喝光、沒有怪物出沒的安全時間節點,兩人一馬極速行動起來。

    馬大宗師負責馱着他們過去,風馳電掣,來到山崖前,趙清菡則負責舉着剛剖開的野葫蘆,王煊則猛然揮動短劍。

    哧!

    山壁被剖開了,頓時有帶着芬芳的漿液涌動了出來,趙清菡趕緊用葫蘆去接,對她來說,這可是養顏神液!

    王煊覺得,口子不夠大,他猛力揮動短劍,將這裡挖出個洞,直接將手伸了進去,用福地碎片去裝地仙泉。

    很快,他感覺到福地碎片滿了。

    “怎麼沒水了?”趙清菡疑惑。

    當王煊收回手,地仙泉涌動,將野葫蘆也裝的差不多了。

    “快走!”王煊喝道,這裡的動靜不小,多半驚動了附近的怪物。

    “嗯?!”他一眼看到,石壁內部,水不是很多了,裡面有亮晶晶的東西,他一把給掏了出來!

    感謝:書友20210617003015576、紫悅V,謝謝兩位盟主支持。

    陷入黑暗輪迴,我要調整下,後半夜那章大家別等了,我白天更新出來。等調整好後,我會找時間多寫一章。哭泣,明天的兩章都不會這麼晚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超級神基因魔天記首輔家的小嬌娘戰天龍帝陰人勿擾
    女村長的貼身神醫絕品敗家系統諸界末日在線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我的女友是聲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