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深空彼岸 » 第一百四十九章 羽化擺渡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深空彼岸 - 第一百四十九章 羽化擺渡人字體大小: A+
     

    在這個地方都能看到羽化神竹,王煊雖然處在身體撕裂般的劇痛中,但依舊有不少聯想。

    他猜測,這種神竹在超凡領域似乎極其重要!

    不然的話,何以接連見到兩艘竹船?都十分神秘。

    另外,先秦時期,最神秘與強大的經文也是刻寫在這種竹子上。

    痛!

    王煊顧不上多想了,肉身要被撕裂了,鮮血染紅全身,他身後的妖魔鬼怪非要拉扯着他,前往那些高臺下。

    “誰能告訴我,這是什麼鬼地方?”他大聲呼喊。

    海岸邊,那數百座高臺下,生靈密密麻麻,呼喝聲此起彼伏,但沒有一個人回頭,更沒有生靈迴應他。

    王煊皺眉,痛苦加無奈,這地方人聲鼎沸,就沒有一個熱心腸的嗎?

    同時,他也在懷疑,這到底是什麼地域?

    他所經歷的這一切到底是真實的還是虛幻的?不過,他觸摸自己的肉身,這絕對不會有假,鮮血滲出,各種變異。

    最終,王煊邁步,朝着那座有金翅大鵬的高臺走去,他想問個明白,這裡到底是什麼情況。

    在他的身後,一羣妖魔怒吼,撕扯着,但最終很多大妖都放開了他,並逐漸的消失。

    唯有一隻猛禽高亢長鳴,王煊低頭,通過地上的影子觀看,它像是……一隻大鵬鳥!

    “兄臺,請問……”王煊打招呼,想向人請教。

    然而,那些人彷彿沒有看到他,將他無視。

    他忍不住,找了個瘦弱的人,輕拍了下他的肩頭,準備詢問。

    無聲無息,這個人化成光雨,消散不見。

    王煊倒退,不小心撞到一個女子,她也碎成流光,在這裡蒸發了。

    他倒吸冷氣,這些都是什麼人?摸不得碰不得。

    他沒有殺生吧,那應該不是真實的生命體吧?

    那瘦弱的男子,還有這個女子,碎掉時也都始終保持着那種高亢的情緒,並無痛苦之色。

    這時,宏大的高臺上,那團金光中的金翅大鵬倏地睜開了眸子,頓時整片天地似乎都凝固了,並且萬籟俱寂,所有聲音都消失了。

    它看了一眼王煊,又閉上了眸子,有若隱若無的聲音傳來:“你選擇金翅大鵬的路嗎?”

    接着,王煊感覺到雙手發燙,能量噴薄,延展,居然化成了一對金色的羽翼。

    同時,他身上的紅色羽毛、蛇尾、犄角、三頭多臂等,也都在消散,而後有能量涌動,形成金色的羽毛。

    他這是在向金翅大鵬轉化?還好現在只是以能量的形式預演。

    “不選擇!”王煊猛烈搖頭。

    金翅大鵬雖然在神話中都是頂尖的物種,實力強大的離譜,但他終究不想化成妖魔,他只想做人。

    他不斷倒退,他的身後傳來禽鳴聲,地上的那個大鳥的影子在長鳴,在掙扎,非常的不甘。

    王煊化鵬的趨勢停止了,再次迴歸到渾身流血的狀態。

    他寂靜無聲,看着前方,那座高臺下,有許多的生靈在化形,向着鵬鳥轉變!

    但是,大多人數在砰砰聲中炸開了,血肉破碎,屍骨無存。

    那麼多人,只有少數幾個生靈衝向高天,化成金色的鳥類,拍着翅膀,最終遠去了。

    他們化成的金色鳥類是超凡生物,具有鵬族的血脈,但還不算是真正的金翅大鵬,只是定了未來的方向,當成爲頂尖強者時,他們差不多就是金翅大鵬了。

    王煊動容,數百上千的生靈中,只有五個生靈成功,其中有一個是人類。

    “在那些神話傳說中,有些妖魔是人類化成的?”

    不僅兇禽猛獸可化妖魔,連人類都能選擇這樣的道路!

    “無論成功的,還是失敗的,那些人類都穿着古代的服飾,這些都是很多年前的舊景。”

    王煊做出這種判斷。

    同時,他想到了那幾名年輕人的話,這個地方的關鍵詞中有“逝”這個字。

    “逝去的一切嗎?”王煊自語。

    很多年前的舊事在這裡浮現,但卻依舊具備某種超凡力量,他認爲,剛纔如果點頭同意化鵬,他真的會成爲妖魔。

    這時,在他的背後,那隻兇禽發出最後一聲長鳴,居然炸開了,消散了,地上已經沒有它的影子。

    接着,他身後羣魔亂舞,早先消退的那些影子又都出現了,撕扯着他,讓他的身體再次劇痛,不斷淌血。

    王煊心頭一動,邁步走向第二座高臺。

    果然,如他猜測的那樣,羣魔消散,只剩下一個妖魔的影子在他後方,不斷的嘶吼。

    高臺上,那個龐大的千臂真神在朦朧的光團中傳出聲音:“你選擇成爲千臂真神這條路嗎?”

    一剎那,王煊身體兩側密密麻麻,長出兩大片的手臂,全部舞動着,讓他自己看着都眼暈!

    “不選!”他大聲說道,快速倒退。

    他看到高臺下,那些生物全都在化形,生出很多雙手臂,到最後只有七個生靈成功。

    只有一個老僧是真正的人類,他生出十八條手臂,身上帶着光霧,漸漸遠去。

    “佛門的三頭六臂,千手神通等,難道有這樣的來歷?”王煊驚疑不定。

    高臺下,其餘失敗者全部炸開,屍骨無存,只有滿地的血。

    即便這些都是古代的舊事,王煊也看的心驚肉跳,太慘烈了,上千名不知道什麼層次的強者都死了。

    這一次,他身後的千手妖魔咆哮過後,留在地上的影子徹底消失了!

    直至此時,王煊心中有底了,接下來他走向一座又一座高臺,不斷拒絕,他背後的妖魔影子越來越少。

    “你可願走我族的道路,凡世間頂尖強族都可化爲人形,又可以展現本體,隨你心願!”

    一座宏大的高臺上,紫色光團中的大妖魔開口,多說了一些話,它似乎看出王煊很在乎人身。

    “不願!”王煊依舊拒絕,很快,他身後又少了一道妖魔影子!

    直到一座高臺上出現一個人,仙風道骨,繚繞白霧,出塵而飄渺,怎麼看都像是一個得道真仙。

    “你可願走人……魔路?”那個男子問道,帶着溫和的笑容,特意看了幾眼王煊。

    人魔?這依舊不是人族!

    並且,這個時候,王煊感應到了自身的變化,他外表未變,但是內裡卻轟鳴。

    他倒吸冷氣,人魔族也就外表像人,內裡構造完全不同,當然這只是能量在演化,血肉未變。

    至此,王煊根本不考慮了,一路拒絕,不管是否爲人形,這些都是妖魔。

    甚至,後來還了出個人仙族。

    王煊仔細觀察內裡後,這個生物內部和人沒有一點關係。

    他走過數百座高臺,見識到了許多神話傳說中的種族,但他都拒絕了,到了最後他身後已經沒有妖魔的影子。

    王煊看向自身,雖然滿是血跡,但他恢復爲人身了。

    “這是妖魔的秘路!”

    王煊低語,他拒絕了這條秘路。

    他聞到了藥香,源自他流出的血液,這是吃過的血葡萄的藥性被排斥出來了?

    真是出人意料的變化,居然可以這樣清除!

    數百座高臺還在,但臺下那些密密麻麻的生物都不見了,整片海岸都安靜了。

    汪洋也平靜了,不再浪濤擊天,而以羽化神竹製作成的船來到了岸邊。

    “上船!”突然,有人開口。

    王煊吃了一驚,太突兀了,他霍的擡頭。

    金色竹船上居然出現一個人,身穿蓑衣,手持羽化神竹製成的釣竿,背對着海岸這邊,坐在船頭。

    他不是真的發出了聲音,而是以精神傳遞其意。

    “爲什麼要我上船?”王煊問道。

    “你不是拒絕了各種頂尖的‘真體’之路嗎?”男子詫異。

    王煊立刻明白,他所說的‘真體’是指金翅大鵬、人仙等各種生靈的本體,足夠強大!

    “不走頂尖的真體路,身爲異類,那隻能走化人的道路了,還不上船?”身穿蓑衣的男子依舊沒有轉過身來。

    王煊覺得,被那幾個外星人坑了,現在可以確定,這裡的確是妖魔的秘路!

    他小聲道:“本身爲人,還要上船嗎?”

    他心中沒底,萬一這個男子是個大妖魔,將他當成血食一口吞了怎麼辦?今天所經歷的這一切,匪夷所思。

    男子淡定,依舊沒有回頭,道:“人族、異類都可以走妖魔的真體路,自然也都可以走化人的路,儘管你是人,應該……還可以走吧。”

    王煊怎麼聽都覺得,這個男子似乎也不是那麼確定。

    他一咬牙,決定登船,各種妖魔鬼怪都見過了,還有什麼在意的。

    結果,他剛一臨近竹船,那男子頓時嫌棄了,道:“我擺渡這麼多年,遇到的人或妖,不是如蘭似麝,就是帶着仙道清香,就是最弱的、剛成爲真正修行者的生靈也不至於這麼臭啊。”

    王煊聽到這裡,真想捶他一頓!

    不過,他聞了聞,從蛇腹中逃出來後,他身上的味道確實沒有洗淨。

    但這個男子也太直接了,耿直的讓人受不了。

    “不對,你還不是修行者,只是個凡人。你怎麼進來的?居然沒死。”男子再次開口。

    當然,他每次開口其實都是以精神表達其意。

    王煊立刻意識到,他說的剛成爲修行者,是指踏足超凡,在古代這只是……起步階段!

    “咦,有趣,你體內有很濃郁的內景地中的因子,原來如此。”男子開口,而後催促他上船。

    “你家教祖居然對你這個凡人這樣照料,接引你數次進內景地。”

    男子感嘆,默默感應了一番,他猛地回頭,道:“你該不會是得到了內景異寶吧?”

    “什麼是內景異寶?”王煊問道。

    “教祖級強者意外殞落,臨死前煉化一角內景地,融於真實世界寶物中,形成異寶。”

    王煊動容,道:“縮小版的內景地?”

    “你也可以這樣理解。”男子點頭,這個時候,他已經轉過身來。

    然而,王煊沒有看到他的人,那只是蓑衣,裡面空蕩蕩,漆黑中只有淡淡的霧氣繚繞。

    “很意外?”蓑衣中的霧氣盪漾,然後凝聚出一張模糊的男子的面孔。

    他嘆道:“漫長歲月過去了,哪裡還能有活着的人與妖,一切都不過是爲了守約。用你的話理解就是,超凡力量在主導,在擺渡,在守着這裡。我只是殘餘的超凡之力。”

    他與王煊簡單交流,漸漸熟悉現代用語。

    “這樣的話,我可以帶你去交易,我想有人會對內景異寶非常感興趣。”

    說到這裡,他發出微弱的光,竹船動了,開始渡海。

    “同誰做交易?”王煊皺眉問道,這個擺渡人太神秘了。

    “馬上就到。”竹船像是一道流光橫渡一望無垠的海面,最終來到了汪洋深處。

    他不經意間瞥了一眼王煊身上的短劍,道:“這把匕首似乎也有些門道,要不要同我交易?”

    他雖然漫不經心,但王煊有種本能直覺,這柄短劍應該比他說的珍貴的多。

    “暫時不想。”他拒絕了。

    男子點了點頭,道:“按照很久以前留下的某種約定,我帶你來到這裡,你可以和他們交易。”

    “人在哪裡?”王煊沒有看到一個人。

    “耐心等待。”擺渡人抖手間,將羽化神竹製成的釣竿搖動起來,而後猛力一甩,魚線帶魚鉤飛向月夜下的天空中。

    王煊無言,這位準備在空中釣魚?

    然後他發現,那魚線魚鉤真的就沒有落下來,不知道掛在了什麼地方。

    半刻鐘後,半空中亮了起來,出現朦朧的光暈。

    王煊震驚了,他看到了什麼?大幕,當中疑似有列仙!

    這個擺渡人怎麼拋的竿,釣到大幕後方去了?他是什麼層次的怪物,應該是羽化級了吧!

    “有人很很感興趣,要和你交易。”擺渡人說道。

    王煊有一肚子的疑問想請教,但是現在都憋回去了,他就怕和那些在古代留下大坑的生靈打交道。

    結果現在擺渡人疑似給他聯繫上了列仙,要來和他交易!

    感謝:玉米姐姐小號四,謝謝盟主支持!



    上一頁 ←    → 下一頁

    妾本驚華:彪悍小王妃佛本是道豪門小妻子情陷極品美女上司:無限初婚有刺
    魔禁之萬物凍結我的功法全靠撿婚不由己,總裁情深不負總裁的女人兩界搬運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