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深空彼岸 » 第一百四十八章 成爲妖魔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深空彼岸 - 第一百四十八章 成爲妖魔字體大小: A+
     

    (上章提到的是孔雀,兩秒鐘就糾正了。)

    王煊闖入迷霧中!

    一切都不同了,霧靄像是生與死的分割線。

    外面,驕陽如火,山林壯闊,湖泊衆多,怪物橫行,充滿生命的氣息。

    可是生死分割線內,卻是一輪明月高掛,夜色深沉,死寂無聲。

    王煊懷疑,是不是到了一個新世界,難道一腳邁出後,出了什麼意外,他流落未知的異域中?

    他也看過一些穿越小說,但他未被車撞死,也沒有從天台上跳下去,怎麼就穿越了?他求生欲十足,正在同超凡怪物抗爭呢!

    他像是失聰了,連他自己的腳步聲都聽不到了,這是一個沒有聲音的世界。

    同時,他感覺到了嚴重的不適,身體十分難受,他看向自己,許多地方在出血。

    他強烈不安,這裡的氣氛極其異常。

    王煊轉身,他直接呆住了,身後的迷霧呢?整體不見了,有的只是夜色。

    他真的來到了全新的世界?

    他有些不信邪,低頭看向地面,寸草不生,留下了他淡淡的腳印,他沿着原路向回走。

    直到沒入黑暗中,來到腳印的盡頭,他以爲能穿過阻隔,重新看到烈陽高照。

    然而,他卻有種窒息感,無法呼吸,彷彿溺水了,最爲可怕的是,他的精神意識也在模糊,要崩解了。

    王煊快速倒退,然後大口呼吸,他覺得不可思議,看着夜色怔怔出神。

    沿着原路回不去了,他站在一名陌生的世界中。

    最爲可怕的是,他全身不少部位劇痛,從體表的紅斑向外滲血,吃血葡萄的後遺症在發作。

    他真的要變成妖魔了嗎?

    王煊的眼皮都在發癢,而後疼痛,沿着眼角流下淡淡的兩行血線,像是血淚般。

    無論是運轉先秦方士的根法,還是施展五頁金書上的體術,都不能阻止這種變化。

    這片沒有聲音的新世界似乎加速了他妖魔化的趨勢,他體表的一些紅斑開始鼓脹,有什麼東西要冒出來。

    王煊渾身都痛,血與冷汗一起向外流淌,刺痛讓他難以忍受,金身術都擋不住這種異變!

    這是從他身體內部在向外撕裂,要生長出一些莫名的東西。

    並且在這時,新世界深處像是有什麼東西在呼喚,吸引着他,或者說是勾動了妖魔的本能。

    因爲,當向裡走去時,他身上的疼痛似乎緩解了一些。

    他向前邁步,一剎那,滿頭血色長髮暴漲。他腳下的鞋噗的一聲被刺穿了,破爛了,鋒銳的腳指甲生長了出來。

    隨着他繼續向前走,他肩頭劇痛,鼓脹了起來,有兩顆很小的頭顱鑽出來了!

    過程中,雖然痛感緩解,但是,那種恐怖的變化讓他震撼,心都在顫。

    他是一個有血有肉的人,生活在現代社會中,根本不想成爲妖魔。

    王煊也算是見識過大場面的人了,曾與女劍仙相處,曾與紅衣女妖仙隔着大幕對峙,但都不如現在的這種感受更爲衝擊他的心靈。

    這才片刻間,他的身體就異變了,太猛烈了,一個人的生命形態怎麼能轉化的這麼快?

    他快速後退,所謂的迷霧區深處,有能讓人類迅速向妖魔轉化的物質嗎?

    早先,他聽那幾名外星強者談論時,提及這裡可能有秘路,心中還很期待,但現在的真實經歷讓他的心都涼了。

    王煊身上的妖魔特徵變得更明顯了,他極速倒退,來到邊緣區域。

    “無法逆轉了嗎?”他伸開雙手,發現指甲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變長,向彎鉤狀生長,十分鋒銳。

    不僅是肉身在顫抖,連他的精神都在共鳴,似乎也在渴望,想進入新世界深處。

    他強忍着衝動,沿着黑暗的邊緣區域繞行,不想被那種可怕的衝動驅使,因爲他覺得那是妖魔化的本能,而不是他的本心。

    “啊!”

    不過五息間,王煊就痛苦的大叫了起來,形成精神領域的人意志怎麼可能弱,實在是太痛苦。

    他身上的紅斑都撕裂了,全身上下都如此,像是在剝皮般,並且他能體會到,不僅是血肉,骨頭也在變化。

    妖魔化的過程,伴隨着扒皮抽骨?

    王煊走上舊術路後,也經歷過不少磨難,但這次太特殊了,不是敵人給他造成的苦楚,而是來自身體內部。

    猛然間,他覺得自己的整條脊椎骨都滾燙起來,而後他的脊背裂開了,他回頭向後看去。

    一瞬間,王煊的心沉到谷底,後背上是什麼?通紅的骨刺,兩尺多長,從脊椎上向外探出,直指明月。

    正常人類肯定不會長這種東西,他要成爲妖魔了!

    接着,他的衣服被刺穿了,他的軀體上,手臂外側,大腿外側,都長出了一尺多長的通紅的羽毛!

    “我要變成什麼怪物?”他絕不接受這樣的變化。

    王煊不斷舒展身體,練根法,施展老張的體術,希望鎮壓妖魔化的趨勢。

    “這不是實體,是能量?!”他觸摸背後的骨刺,又摸向身上的紅色羽毛。

    還有機會阻止這種越來越劇烈的趨勢嗎?

    隨着他身體出現異常,那種接近陌生世界深處的渴望越發強烈,像是昆蟲的趨光性,他快控制不住這種本能了。

    王煊發足狂奔,繞着黑暗邊緣跑,結果他發現,所謂的異域並不大,跑上一圈也不過數十里遠。

    這與他在外界繞着迷霧區奔行一圈的距離差不多。

    他的肩頭血淋淋,長出兩個能量化的頭顱,拳頭大,形態還不是很清晰,不知道最終會成爲什麼生物的腦袋。

    接着,他頭部劇痛,竟長出一對犄角!

    “死就死吧!”

    最終,王煊決定向着這片奇異之地最中心區域進發。

    即便他控制住本能,呆在最邊緣區域,他依舊在妖魔化,阻止不了這種趨勢。

    既然如此,他直接殺進去算了,有個痛快的結果吧,總比鈍刀割肉要好受。

    中心區域有幾座矮山,光禿禿,擋着視線。

    這裡依舊無聲,是一片死寂的世界。

    果然,隨着王煊接近,他覺得自己越來越像妖魔了,身上開始出現鱗片,身後長出一條能量化的蛇尾。

    翻過矮山,王煊出神。

    整片絕地都寸草不生,沒有生機,唯有這裡與衆不同。

    一個小湖藍瑩瑩,盪漾出濃郁的奇異能量,在裡面有幾株荷花,生機勃勃,碧葉上有晶瑩露珠滾動。

    天上,一輪明月高掛,皎潔月光如水,灑落下來,讓整片小湖都籠罩着一層薄煙。

    居然是荷塘月色的安謐場景,與王煊想象的恐怖凶地完全不一樣,這裡太祥和了,有出塵飄渺之感。

    並且,這裡有聲音了,他不再失聰。

    轟!

    他的身體轟鳴,紅色長髮暴漲,一下子蔓延到腳底,全身鱗片開闔間,鏘鏘作響,想從能量化向着真實轉變。

    他身上的羽毛也是如此,越來越真實。

    在他的肩頭上,兩顆頭顱暴漲,並倏地睜開眼睛,且緩緩轉頭,在看着他,冰冷的目光很恐怖。

    王煊寒毛倒豎,肩上的兩顆頭顱依舊是人類模樣,但是如此的陌生,一個像是古人,插着竹簪。

    另一顆頭顱長髮披散,雖然是男子,但很不真實,像是妖魔化形出的俊美頭顱。

    王煊心頭悸動,多了兩顆莫名的頭顱,還這麼陰冷地盯着他,實在讓人不適。

    王煊低頭,看到自己月下的影子,一瞬間,他頭皮發麻,那影子比他自己真實感受到的樣子還要恐怖百倍!

    影子在動,居然有數百隻手,像是一羣厲鬼對着天空探爪,想要抓下來月亮。

    影影綽綽,背後的影子極爲龐大,足有……數十顆巨大的頭顱!

    它們在晃動,有獸頭,有鳥頭,有長着犄角的惡魔頭……

    王煊炸毛,他自己低着頭沒動,他的影子居然在瘋狂舞動,各種妖魔形象都浮現了出來。

    他認爲這絕對不是吃下血葡萄能達到的效果,和這片凶地有關。

    這是什麼秘路?妖魔的秘路吧!

    王煊覺得,這個地方對人類來說太不友好了,根本不是什麼善地,這是要助人向着妖魔轉化。

    “我不想成爲妖魔,我不能倒在這裡!”王煊嘶吼,愕然發現自己聲音都很恐怖,高亢,穿金裂石,連這種喊聲都像是大妖魔。

    他發現,自己控制不住自己了,他的本體明明沒有動,但是他身後那恐怖的身影,像是羣魔亂舞,推着他前行。

    他的雙腳在地上劃出深深的足印,他想釘在地上不動,但是他被影子推着,肉身橫着移動了,不斷接近那個藍色的湖泊。

    在他的背後,獸吼聲,禽鳴聲,此起彼伏,像是有一羣大妖在掙扎,在咆哮,他一具肉身而已,在他背後足足出現上百道影子。

    “這是什麼見鬼的變化?!”王煊驚悚,他不理解。

    他在接近藍色的小湖,當抵達岸邊時,景物突兀的大變樣!

    轟!

    浪濤擊天。

    他看到是什麼?一片汪洋,驚濤拍岸。

    在岸邊有一座又一座高臺,每一座高臺下都是密密麻麻的生靈。

    “我要成爲金翅大鵬!”

    其中一座高臺下,有一個人形生靈嘶吼,他周圍有人也有怪物,都跟着大喊,情緒高亢。

    在那高臺上,有一團金光沉沉浮浮,裡面有隻鵬鳥閉着眸子,寂靜無聲。

    另外一座高臺下,也有一批狂熱的生靈,在那裡吶喊,大叫,揮舞着手臂。

    “我要成爲千手真神!”

    他們高呼着,參拜了下去。

    在這座高臺上,有神聖光輝覆蓋,當中盤坐着一個朦朧的男子,擁有上千條手臂。

    到了海岸邊後,王煊覺得自己要被撕碎了,在他的身後,那些影子不斷舞動,拉着他想要前往不同的高臺下。

    足有數百座高臺,每座高臺上都有一個傳說中的強大物種,散發着迷濛的光輝,在臺下有大量的朝聖者。

    “不是真實的,我所見都是虛假的,我不要這些!”王煊大吼。

    然而,他的身體在真實的流血,身後的影子在撕扯,他幾乎要被扯裂了,全身劇痛。

    “你們如果想成爲妖魔,自己去,翅膀、犄角、尾巴、惡魔翼、三頭千臂,都給我滾,不要糾纏着我的身體!”

    王煊嗓音嘶啞,他艱難地掙扎,不想被擄走,更不想變成那羣怪物的樣子。

    在他抗爭時,汪洋拍擊天上的明月。

    他看到大海深處有一葉扁舟,金光點點,隨着大浪不時拋向天際,偶爾彷彿觸及到了天上的那輪明月。

    那是……以羽化神竹挖空後製作出來的船。

    他見過這種東西,在大興安嶺的地下實驗場中,女方士的肉身就躺在竹船中,三千年來始終生機勃勃。

    現在,他又見到了這種奇異的竹船!

    不過,這艘要大的多。

    羽化神竹的本體直徑足有三米,在汪洋中起伏,始終沒有被浪濤拍沉。



    上一頁 ←    → 下一頁

    異世妖姬:科學家的修仙妾本驚華:彪悍小王妃佛本是道豪門小妻子情陷極品美女上司:無限
    初婚有刺魔禁之萬物凍結我的功法全靠撿婚不由己,總裁情深不負總裁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