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深空彼岸 » 第一百零五章 星際旅行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深空彼岸 - 第一百零五章 星際旅行字體大小: A+
     

    深空飛船基地在安城三十公里外,規模很大,在舊土能排得上前四,相鄰省份的人想去新星都需要從這裡出發。

    遠遠望去,那是一片鋼鐵叢林,各種大型飛船停着很多,這也註定安保措施爲最高等級,機械人密集排列,各種監控掃描到處都是。

    附近的環境不錯,栽滿四季常青的景觀樹,但與龐大的飛船比起來就顯得有些有些低矮了。

    哪怕是六七米高的樹種,在閃爍冰冷金屬光澤的飛船面前,也像是一簇綠草而已。

    王煊即將離開舊土,以前從未坐過星際飛船,因此提前三個小時就來了,生怕出什麼意外與麻煩。

    一路智能安檢過後,他坐在候船大廳中,發現距離登船還有兩個多小時,來得實在有點早。

    時間流逝,終於到了登船的時刻,王煊最後看了一眼舊土,毅然轉身大步進入飛船中。

    龐大的飛船像是一抹流光駛向太空外,當到了舊土外,曲速引擎啓動,速度更快了,開始超越光速。

    並且隨着時間推移,速度還在提升,最後飛船像是在巨大的氣泡中前行,似超越時空的束縛。

    他們的第一站是比鄰星b,距離舊土四點二光年,是距離太陽系最近的系外行星。

    那裡有蟲洞,可以直接跨過無垠的星空,接近新星。

    原本舊土的月球與新星那邊的新月間有蟲洞相連,往返兩地很容易。但是考慮到兩個星門距離兩顆生命星球過近,擔心出現各種安全問題,最後遷移了。

    比鄰星b取代月球,深空第八星取代新月,成爲新的交通樞紐星。

    目前,外星系的飛船無法直抵新星,架設的星門隨時可以關閉,甚至自毀,從而切斷與外界的聯繫。

    從舊土到比鄰星b足有四點二光年,但在曲速引擎啓動後,大概只需要四個多小時就能抵達。

    王煊忽然覺得,這樣的星空旅行就如同早年坐飛機在舊土的兩座較遠的城市間航行差不多。

    很遺憾,金屬船艙全封閉,沒有飛機的玻璃窗可以欣賞外面的風景,這讓他以肉眼近距離仰望璀璨星空的念頭落空了。

    座位上雖有“全感影像”體驗等,可以讓旅客去欣賞星空的燦爛,宇宙的深邃,但王煊嘗試了下就放棄了,覺得並無驚豔之處。

    途中,飛船也不是全程平穩,偶爾有震動,引發旅客的低呼,是護盾起到作用,解決掉了障礙物。

    冰冷的艦船內,氣氛相當的沉悶,沒有什麼人說話,大多數人都在閉目養神。

    王煊也閉上了眼睛,他並不是要睡覺,而是想進行大膽的嘗試,他初步形成部分精神領域,現在想外放試試看。

    他面對金色艙壁,額頭前浮現淡淡白霧,有絲絲縷縷的霧氣沒入金屬中,慢慢地穿透過去。

    這是精神領域初步形成後他所獲得的能力,隔着障礙物,精神也能滲透過去,感知到對面的部分情況。

    下一刻,他見到了真正的宇宙,什麼璀璨星河,深空壯麗,全是假的,那不過是技術處理後的圖片,過於美化了。

    他現在的感受到的是什麼?似墜入深淵中,死氣沉沉,沒有盡頭的宇宙一片黑暗,宛若要吞噬掉人的靈魂。

    這樣的體驗太難受,竟有種讓人絕望的窒息感,四面八方漆黑一片,枯寂無邊,像是來到了死後的世界。

    只有極盡遙遠處,有點點微弱的光在黑暗中明滅不定。宇宙太浩瀚,星斗在這裡宛若塵埃,不像照片中看到的那麼燦爛。

    親身經歷後,讓人體驗到的竟是虛無、冰冷、死寂、黑暗,還有一種發自內心的深空恐懼。

    王煊大口喘息,不知不覺間,額頭上竟冒出冷汗。

    他的精神領域附着在飛船外部,竟發現一縷縷超物質,與新術領域的人施展的能量相近。此外還有其他斑雜的奇異能量,肉眼看不到,精神卻可感觸。

    其中有一片如同陰雲的巨大能量團飄過,死氣沉沉,神秘而又恐怖,當中竟包裹着碎裂的金屬塊。

    王煊頭皮發麻,精神感應是真實的嗎?宇宙中有古怪的雲狀物質,居然糾纏着殘碎的金屬物件,那是什麼東西?!

    可惜,瞬間交錯而過,相距極遠,他根本無法仔細感應。

    在此過程中,他也曾嘗試接近,但剎那而已,他心頭悸動,毛骨悚然,險些失去部分精神領域,他果斷往回收。

    然後,他就體驗到了“人在天上飛,魂在後面追”的恐怖經歷,實在太驚悚了!

    還好肉身與精神相互吸引,他艱難的迴歸。主要也是精神領域沒有散開過遠,這才險而又險的收回來。

    王煊緩了很長時間,才慢慢恢復過來,他從空乘人員手中接過一杯水,潤了潤髮乾的嘴巴,剛纔着實有些兇險。

    他一陣沉思,漆黑的宇宙中竟有許多肉眼看不到的奇異能量,有着無法想象的危險,那陰雲中包裹的破碎金屬物件究竟是什麼?

    是飛船碎塊嗎?他無法確定。

    他驚異的發現,自己的精神領域竟強盛了一些!

    隨後,他想到古代的神話傳說,接近成仙的人爲促使自身圓滿,以罡風煉體,身入青冥,採九天精氣滋身養神。他估摸着,這應該是脫離地表,進入了外太空,採集到了各種奇異能量!

    如果猜測爲真,現代人豈不是方便很多?坐飛船進入宇宙中,在肉體凡胎階段就可以提前採煉。

    他只是想了想,就又一陣頭疼,一張船票就需要二百萬新星幣,這價格高的實在有些離譜!

    他不得不嘆,對於普通人來說,無論是在古代,還是在現代,想上九天採氣都有些承受不起!

    王煊第一次覺得,自己需要掙錢了,過去沒怎麼在意,可是離開校園後,他發現無論從什麼方面考慮,情感與舊術等,都很難脫離物質上的支撐。

    比鄰星b到了,是離太陽最近的系外行星,圍繞着一顆紅矮星轉動,整顆行星上較爲荒蕪,只有一片基地建設的較好,宛若一座小型城市。

    兩百年前,人類還沒有走出太陽系時,就一度認爲這可能是一顆宜居的星球,但明顯想多了。

    飛船降落後,在這裡進行了最爲嚴格的檢查,可見想前往新星的話,多麼的嚴苛,安防無死角。

    整整一個多小時,飛船內外以及所有人被進行了十幾次嚴格的檢查,最後才放行。

    顯然,也有人如同王煊般,第一次進入深空,對於新星有各種疑問與好奇,正在與身邊的人談論。

    “我們要過蟲洞了,身體該不會真的分解吧,會不會有意外,新星究竟在哪裡?”

    “沒事兒,睡個覺就到了。新星多半不在銀河系,無盡的宇宙,偌大的星空,想找到一顆生命星球太難了。據說,整片銀河系可能就只有舊土一處生命源地。仔細想一想,真的恐怖啊,擡頭望天,全都是死氣沉沉的地方。”

    王煊驚訝,不知道他們說的是真是假,新星之遠超乎想象,不在銀河系中?

    如果是這樣的話,還必須得走蟲洞,不然即便有曲速引擎也不夠看,想離開銀河系都要好多年。

    接下來一切都很順利,飛船慢慢進入蟲洞,空乘人員告訴所有旅客,睡一覺就到了。

    這次,王煊沒敢亂來,關於穿越蟲洞有各種說法,反正這次他很本分,沒有再探出精神領域。

    他意識昏沉,不知道過了多久,前方燦爛,飛船離開蟲洞,出現在深空第八星。

    到了這裡後,飛船將前往新星,而王煊要去新月看望秦誠,他需要換乘一艘中型飛船。

    在這片星系中,深空第八星的地位相當於比鄰星b,相距新月四點五光年。

    五個小時後,王煊坐着中型飛船十分順利的降落在新月,這是圍繞新星轉動的月亮。

    “兩個月未見,不知道秦誠怎樣了。”王煊走出飛船,很想立刻見到好友。

    兩地相距太遙遠,遠遠超出銀河系的範疇,他與秦誠一直沒有辦法正常聯繫。

    新月被建設的相當漂亮,基地中生機勃勃,各種植物到處都是,基礎設施完善,入目所見,簡直像是一片宜居的花園城市。

    很快,王煊就看到立體投影廣告,那是一片瓊樓玉宇,有女仙凌空,有桂樹飄香,有會飛的兔子漂浮。

    新月上有一座廣寒宮。

    王煊除卻有些失重外,其他感覺都還好,可以慢慢適應這裡的環境。

    基地規模很大,被改造成一座適合居住的城市。王煊攔了一輛懸浮車,準備按照地址去找秦誠。

    在路上,他被震撼了,因爲看到一片廟宇,不是很壯闊,但是那種沐浴在陽光下的神聖感令他爲之動容。

    這不是心理作用,他仔細凝視,探出精神領域,感應到了那裡無比濃郁的神秘因子,有那麼一瞬間,他有一股強烈的衝動,想要立刻去探索。

    “這是有着兩千年曆史的古剎羣,一磚一瓦都是從舊土空運過來的,積澱着歷史的滄桑與厚重。據說,這裡的菩薩很靈驗。”懸浮車的司機介紹道。

    新月上不止有這片古剎,還有一片極其古老的道觀,是道教的一處祖庭,也是整體搬遷過來的。

    王煊心緒不平靜,他在思忖,到底要不要去看看?他有些猶豫,怕管不住自己。

    這兩片古建築羣太不一般了,真要亂動的話,還不知道會放出什麼東西呢!甚至,他懷疑,有可能會把他經常掛在嘴邊的“老張”放出來也說不定!



    上一頁 ←    → 下一頁

    特種歲月斗羅大陸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洪荒歷異界極品紈?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我統領狐族那些年一劍獨尊大王饒命網遊之倒行逆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