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深空彼岸 » 第一百零一章 天縱神資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深空彼岸 - 第一百零一章 天縱神資字體大小: A+
     

    吳茵瞥了一眼老吳,沒有說話,但看向小王時,明顯比看她叔叔的臉色好多了,露出笑容。

    同時,她也看到一側的鐘晴,高挑的身段非常扎眼,極其標緻的面孔,清秀絕倫,一副剛走進高校不久的校花模樣,清純靜美。

    然後小鐘回頭,待看到她後,微微揚起下巴。

    這是在對她挑釁嗎?大吳放下抱在一起的手臂,並踩着高跟鞋走了兩步,頓時搖曳生姿,體態柔軟而美好,她淡淡瞥了一眼小鐘,有些不屑,自身無比自信!

    一向心思細膩縝密的鐘晴,現在有種想跑過去直接捶吳茵的衝動。她認爲,最近大茵茵太具攻擊性了,那種眼神非常討厭!不就是多看了你一眼嗎?又不會少塊肉!

    “姐,看到沒有,吳姐相當的自信啊,再加上老吳輔導,咱們姐弟倆如果不主動出擊,老王可能就真的被他們給拉攏走了。”鍾誠湊了過來,一副“冒死諫言”的樣子,道:“老王現在精力旺盛……”

    一剎那,他覺得自己手臂要折斷了,被他姐姐那隻潔白不大的右手抓住後,劇痛無比,他趕緊低語道:“別動手,我又沒將他和你連到一起說。我的意思是,老王現在血氣方剛,精神旺烈,正值當打的年齡。他真要帶着我們的探險隊進入密地,萬一採摘到地仙草,那就值大發了!”

    說到後面,他還沒有讓鍾晴動容呢,自己先激動了起來,道:“地仙草啊,可以讓人多活幾百年,真要是送我一株,讓我天天夜裡叫他姐夫都行!”

    然後……他就被暴捶了!鍾誠差點沒慘叫出來。

    如果不是顧忌人多,影響不好,鍾晴肯定將他拍翻,並用高跟鞋在他身上狠狠地踐踏幾遍。

    不過,她也留意了,那片密地確實需要舊術領域的頂尖人物,看着站在門口那裡的王煊,她在想怎麼拉攏到身邊。

    密地中X物質濃郁,導致戰艦墜毀,精密儀器損壞,且侵蝕上帝因子,肉身強大的人才較爲適合去那裡探索。

    王煊邁步,走進追悼會大廳,現在被許多人關注,部分人在和他打招呼。

    人們不可能表現的過於現實,主要也是場合不對,這裡需要肅靜,大多數人都只是點了點頭。

    即便如此,周偉也是面色蒼白,他覺得今天丟人丟大發了,事情被他搞砸!

    他攛掇孫川再出手,想一舉重創舊術領域現在唯一的“獨苗”。

    結果,他們在精神力量的對決中竟然敗了,聯手偷襲那個年輕人卻被強硬的反擊,他頭顱劇痛不已。

    當他注意到周圍人們的目光,落在他與那個年輕人身上截然不同時,他的臉色瞬間通紅。

    這樣的結果,讓他倍感羞臊。

    不久前,他還在對來自財閥的幾個中年男子說,舊術領域不過風中的燭火,那個年輕人短時間內無法踏足宗師境界,而且有可能很快就會熄滅火光。

    現在,他感覺前後捱了兩巴掌,有頭顱上真正的劇痛感,也有心中的難堪之痛。

    孫川低吼了很長時間,終於平靜下來,漸漸恢復,他恨不得找個地縫鑽下去。這次顏面丟盡了,他居然當衆跪在舊術領域新宗師的面前,沒有比這更恥辱與丟人的事了。

    追悼會如期開始,有司儀主持,有條不紊的進行,但是各方的心態卻都變了。

    新術領域的人全程陰沉着臉,沉默無比,今天的局面實在糟糕到了極點。

    在他們看來,這簡直是當衆“血祭”兩位資深宗師,成全了這個時代最年輕的舊術宗師的璀璨威名。

    司儀主持,在那裡回顧奧列沙一生的燦爛,在新術領域簡直可以用“豐功偉績”來形容,最後卻是天妒英才,空難早逝。

    王煊面色平靜,他認爲,如果將最終謎底揭開的話,估計所有人都要炸!你們以爲得悉了隱情,查到真兇是青木?“垂死老陳”正站在迷霧盡頭,是他用劍活活將奧列沙砍死的!

    同時,他有些不敢恭維老陳的癖好,今天送的花圈是老陳用左手親筆寫的,死乞白賴要送老奧一程,連關琳都忍不住瞪了他幾眼。

    人們排隊上前瞻仰遺容,有人還鞠躬了,但王煊只是低頭看了兩眼,不可能在這裡折腰。

    奧列沙“安詳”的躺在那裡,身上蒙着白布。

    王煊覺得老奧真慘,被老陳剁死後,又被青木“做舊”,不用看都知道渾身焦黑,即便四周堆滿鮮花,芬芳瀰漫,可也難掩那股糊味兒。

    王煊幾乎沒停腳步,看一眼就走了。他現在身爲宗師,五感敏銳,實在受不了老奧身上那股味兒。他覺得今天肯定不想吃烤肉之類的東西了,太膈應了。

    他發現,有許多人和他一樣,看一眼就跑出來了。甚至有人都沒進去,比如老陳的紅顏知己——關姐。她人能來已經很給面子了,根本不想去看那截焦炭。

    王煊後悔,早知道就應該滿足老陳的願望,給他戴上人皮面具,讓他親自趕來給奧列沙送行,聞聞那股味兒,保準給陳命土一個記憶深刻的教訓!

    關琳與幾位中年人站在一起,看起來像是多年的老友,雖然不適合在這裡發出笑語,但看樣子,他們相談融洽。

    老吳熟絡地走了過來,低聲告訴王煊,那幾個中年人來自新星,而且各自的背後是對新術較爲支持的財閥。

    王煊一聽就明白了,多半就是這裡面有人施壓,要讓青木去抵命,被關琳給擋回去了!

    但現在看幾人相談甚歡,頗爲和睦,根本沒有針鋒相對的意思,他只能感慨,有些交鋒就是在談笑間完成的。

    看得出關琳心情不錯,預示着問題不大,都解決的差不多了。

    很快,很多人向王煊這裡走來,全都在拉攏。舊術領域出了這麼一個年輕的宗師,讓不少人都動了心思。尤其是有能力去開闢那片“密地”的大組織,最爲熱情,都想請王煊去探險。

    王煊笑着應付,最後手裡攥了一大把名片。

    追悼會結束後,有不少人便要直接離去。

    這時,新術領域的兩名宗師臉色陰沉地都要滴出水來了,最後私下裡找了過來,要與王煊換個地方真正切磋一場。

    很明顯,他們不甘心,今天實在有些丟人,被一個新手壓制,還跪在了地上,他們咽不下這口氣。

    有部分人聽到這則消息,立刻不想走了。

    依照王煊的性子,不想高調,在無法面對各種科技武器之前,安分的修行,穩步的增長實力纔是王道。

    但是眼下他被推到風尖浪口上,並且最爲關鍵的是關琳在對他點頭,示意儘管去放手一搏。

    關姐多半和那幾個中年人談了什麼,現在讓他繼續出手壓制新術領域的人,他自然會配合。

    而且王煊想到這個身份馬上就要被“凍結”了,近期都不會再用,也覺得無所謂了,趁此機會好好教育下新術領域的人,臨走前給他們留下一段深刻的記憶。

    關於奧列沙的喪葬由孫川繼續負責,他精神受損,暫時無法實戰。

    周偉覺得自己雖然在精神層面受制,但真正的戰力可以吊打剛踏足這個領域的新人。並且他已經看出,對方的精神力量雖強,卻無法主動攻擊人,沒有學過相應的秘法。

    現在他要展開一場實戰,重創這個年輕人,找回面子。

    不過,他並未大張旗鼓,只是想私下較量,贏了後再公佈戰果,沒有想到消息走漏,一羣人跟了下來。

    這是在郊外,地勢開闊,適合激戰。

    一大羣人站在遠處,安靜的看着,沒有人勸阻,也沒有人出聲,等待新舊兩個領域的宗師大戰。

    既然身份要凍結,馬上回歸真身了,王煊就沒想着再低調,一旦出手,便動用凌厲的絕學。

    他一步邁出,整個人貼着地面凌空飛起,想着一條蛟蛇化龍,駕馭仙霧,殺向對手!

    此時,在他身邊確實帶着一層淡淡的薄霧,真的宛若龍沖霄漢,要強勢搏殺敵人。

    “蛇鶴八散手!”鍾誠低呼,頓時想到老王講的那些話,不敢眨眼睛,仔細地盯着看。

    鍾晴身邊那個老者更是如此,非常激動,緊張地關注這一戰。

    兩人愈發覺得,王宗師說的話蘊含妙理,現在付諸行動,真正展現了出來。他整個人飛起,凌空帶着白霧,果然空明出世,十分飄渺,符合道教鼻祖張道陵歸隱時的心態。

    此外,老王的目光很懾人,太璀璨了,這就是所謂蘊含在骨子中的無敵自信,含蓄內斂過後的爆發時刻嗎?

    轟!

    半空中大爆炸,能量激盪,兩個人激烈交手,不斷衝撞向一起。

    鍾晴身邊的老者激動到發抖,道:“就是這樣,最後關頭,由空明自然的出世之姿,轉變到爆發出慘烈煞氣的攻擊姿態,一念間完成,恐怖絕倫,這是蛇鶴八散手的最強真義!”

    半空中,兩人瞬間激烈碰撞了數十次,噗的一聲,周偉大口吐血,身子橫飛出去。

    這時,王煊落地了。但緊接着他又追了出去,轟殺周偉,展開最後的決戰。

    王煊在以周偉練手,領悟宗師意識,的確空明飄逸,而一旦爆發殺敵的煞氣時,又相當的霸道與恐怖,符合他說的那些“要義”。

    鍾誠直接看傻眼,他覺得自己悟了,很快就要練成蛇鶴八散手中的兩式了。

    那位老者更是在現場演練,居然真的有所得,心有所悟,將其中一式推向較爲高深的層次中。

    “天縱神資!”老者震撼,激動到無以復加的地步。

    噗!

    周偉橫飛出去,胸膛塌陷。最後關頭,王煊雖然依舊空明,展現了宗師意識,但還是沒忍住,來了個爆胸腳!

    衆人譁然,無比吃驚,戰鬥這麼快就結束了?王宗師遠比他們想象的厲害,迅速而強勢的擊敗老牌的資深宗師。

    “我悟了,我真的想通了其中的兩式!”鍾誠嘴脣發抖的叫着,也不怕他姐姐暴打他,在那裡自語道:“這一刻,我依舊願稱他爲王教祖,如果加個後綴……姐夫,似乎也很有前途?!”



    上一頁 ←    → 下一頁

    王者榮耀之最強路人王邪風曲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影視世界旅行家特種歲月
    斗羅大陸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洪荒歷異界極品紈?我修的可能是假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