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深空彼岸 » 第八十四章 戰艦可否打殺列仙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深空彼岸 - 第八十四章 戰艦可否打殺列仙字體大小: A+
     

    “列仙比現代人更早進入深空?”青木也露出凝重之色,如果真能找到一些跡象的話,那事情就相當的複雜了。

    “不是沒有可能。”老陳望向窗外,想看天上的月亮,但是,現在烏雲密佈,雨點打在窗戶上噼裡啪啦作響。

    “現在最新型的超級戰艦能轟碎列仙嗎?”王煊問道,現在越發覺得古人危險,留下陷阱頗多,他不得不要做各種準備了。

    老陳語氣非常肯定,道:“如果可以鎖定,毋庸置疑,超級戰艦自然能打崩列仙!”

    “現在的科技手段,連列仙都能消滅?”青木驚異。

    老陳指向窗外,那裡偶有電弧劃過雨幕,道:“羽化登仙者,經歷的最後一步就是接受雷霆洗禮,現在發現的古代頂尖強者都被特殊的閃電擊潰了,也就意味着,即便是這種生靈也有力量窮盡時。”

    到目前爲止,無論是先秦時期的羽化者,還是後來的登仙者,似乎都難過那一關,全被萬丈雷光毀掉肉身。

    有羽化神竹保護的特殊個例,不在他們的討論範圍內。

    老陳接着道:“即便羽化登仙時降下的雷霆格外密集與強大,但是考慮到現代戰艦的威能,打碎列仙依舊沒有任何問題。”

    王煊看向夜空,如果有朝一日,真有老陰貨從其留下的陷阱中爬出來,他願駕馭超級戰艦,轟幾發璀璨的“現代天劫”,給他們一個深刻的印象。

    隨後他又搖頭,人真是複雜的生物,前陣子他還想着將來有一天能手撕戰艦的事,現在又琢磨對付列仙了。

    仔細想想其實也沒什麼矛盾,將來萬一和某些超級財閥迫不得已對上,且不可調和,那他只能竭盡所能,不排除用舊術領域中的終極體術去對抗。

    而如果在現世遇上羽化級敵手,那自然也會考慮今人的優勢部分,用超級戰艦在星空中打古代仙人。

    王煊自語道:“所以說,各位,你們都不要惹王教祖,我生在新時代,又精通最強大的修行術法,無懼古代與現今的各路敵。”

    老陳看了他一眼,道:“我說的那些有個前提,是能鎖定列仙,你萬一把握不到他們的移動軌跡,那會很麻煩。”

    王煊忽然道:“老陳,你可以問下鬼僧,如果將他們那座被財閥搬遷到新星的千年古剎用超級戰艦轟沒了,那裡的菩薩、聖僧是不是會跟着出事?”

    老陳其實也很想知道,但是這種話他敢問嗎?估計開口後,就不是被鬼僧打一宿那麼簡單了,大概會打上幾年!

    “你怎麼不去問?!”老陳神色不善的看向他,接着不經意間瞥了一眼存放着焦黑骨塊的玉盒。

    這個話題沒法聊了,再說下去就有些危險了。

    其實他們都已意動,心中琢磨,如果將羽化之人留在現世中的“痕跡”磨滅,是否能徹底解決掉他們?

    “回頭將白虎大妖魔那塊溫潤如玉的白骨給打沒了試試看。”王煊建議。

    老陳問他,道:“你是想檢驗一下嗎,看絕世紅衣女妖仙能否跨越大幕向你託夢?”

    王煊頓時神情微滯,他對那女人還真的忌憚,簡直是前所未有的強大,依靠潔白的拳頭,就差點從大幕那邊打過來。

    “喀嚓!”

    窗外,一道刺目的閃電從烏雲上一直蔓延到莊園中,粗大無比,瞬間讓黑暗的雨夜亮如白晝。

    老陳站在窗前,看向遠方,道:“我覺得今晚可能會出事兒,如果有暴烈的雷雨,趕緊來吧!”

    他殺氣騰騰,不是很擔心。

    王煊與青木也很鎮定,不認爲會有意外發生。

    眼前有個老陰貨磨刀霍霍,憋很久了,大概一直在惦記新術領域的頭號人物呢,想掂量一下到底有多強。

    可惜,對方不見得會來舊土。

    王煊問道:“當下要儘可能的提升實力,如果還有一塊仙骨擺在眼前,你們說究竟要不要再借它進內景地?”

    老陳、青木都露出異樣之色,自從進入過內景地,體驗到那種新奇而又劇烈的提升過程後,他們……都上癮了。

    就如同上次,老陳被女劍仙“教育”的看到劍就想吐,出來後說再也不進內景地了,可是第二天就讓青木來找王煊,說是再去“最後一次”。

    這種東西只要經歷過一次,就有些難以戒掉,因爲提升自身的實力太迅猛了。

    現在他們都已經知道,內景地中有嚴重的問題,涉足過深的話說不定什麼時候就會出事兒。

    青木開口:“還是悠着點吧,儘量剋制住。”

    老陳也輕嘆:“立場要堅定啊。”

    王煊點了點頭,但最後又道:“如果有朝一日被逼急了,誰還顧得了那麼多,或許有一天我會將曾經的仙與佛的殘骨都找出來也說不定。”

    “別走極端!”老陳嚇了一跳,道:“其實,你可以想辦法觸發超感狀態,進自己的內景地,就像你最初時那樣。”

    “內景地還分別人與自己的嗎?”青木問道。

    “這個……還真不好說。”老陳蹙眉,因爲內景地很神秘,真要探索下去,很難說清幽寂之地是單獨的,還是整體連在一起的。

    老陳道:“不借助羽化之人遺留的骨塊等進入內景地,應該很安全,沒什麼問題。”

    王煊認可,他這種情況與方士中最早進入內景地的個別人一樣,很是特殊,都是靠自身踏足的,值得想盡辦法去挖掘!

    但確實有難度,不瀕臨死境,幾乎沒有辦法進入這個領域中,可如果主動冒死嘗試,無異於玩火自焚,一個弄不好就真的……死了!

    “內景地中的時光流速與外界到底是否一樣?”青木問道,他近期才接觸到,瞭解的最少。

    王煊道:“我現在逐漸認可了老陳的觀點,內外時間無差別。是我們自身的精神思維超越極限,且肉身劇烈新陳代謝,端粒迅猛異變,所有這些都在最短的時間內發生,給了我們錯覺。”

    青木道:“如果讓人知道小王的這種際遇,估計一堆人都要發呆。”

    老陳啞然失笑,道:“可以料想,有些人甚至認爲,王煊如果沒有內景地,連他們都不如,而他們如果可入內景地,必然……各種亂七八糟!”

    老陳道:“那是凡夫俗子的想法。殊不知,這就是王煊的最強體現。就像是成績最差的人鄙視學霸,說如果將其學習天賦剝奪給他,那麼他會更強。”

    “老陳,難得你會恭維我兩句,說吧,又在圖謀什麼?!”王煊看着他。

    “這次真沒有。”老陳感慨,道:“關於你能靠自己進內景地這件事,即便是我陳燃燈也還是很佩服的。”

    王煊根本不信,常被釣魚,漸漸熟悉他的路數。他想了想,大概率與那個“神秘接觸”有關,老陳憋很久了,最後肯定會對他說。

    ……

    “這世間,存在很多未解之謎,有些相當的神秘,甚至說瘮人,可又讓人忍不住想去探索。”老陳終於繃不住了,主動開口。

    王煊沒理會老同事,正在向嘴裡塞食物,天色擦黑時他被女劍仙託夢,直到現在纔開始享用晚餐。

    青木是個好徒弟,一邊吃晚飯一邊爲師傅捧哏,道:“科技這麼發達,還能有多少遺謎無解?”

    老陳擦拭手中的黑劍,道:“有太多了,有關部門的檔案室封存的一些東西,一旦泄露出去,必將會引發社會恐慌。所以,那些絕密檔案被塵埃淹沒了,都沒有人敢輕易去觸碰。”

    說到這裡,他略微一頓,道:“比如,不久前我們還在談論,超級戰艦能否打殺列仙。而某一絕密檔案中則記載了一則有過之而無不及的事件,新星超級財閥中的代表——鍾家,曾有兩艘超級戰艦被吞沒……”

    王煊聽的心頭狂跳,還有這種事?他真的感興趣了!

    “嗯?!”突然,老陳的眼神凌厲起來,扔掉擦拭黑劍的那塊軟布,直接起身,看向雨幕中。

    “終於來了,沒讓我失望,來了一條大魚,不,可能是超級大白鯊!”他將黑色長劍抓到手中,整個人的氣質都變了,鋒芒畢露,帶着殺氣!

    王煊起身,也盯着窗外。

    老陳側頭看向他,道:“今夜你多半也得高調一下,準備放手一戰吧!”

    “沒問題!”王煊點頭。

    窗外昏暗,大雨滂沱,這注定是一個不平靜的夜晚。

    各方的代表還有很多人沒有離去,整片莊園在雨夜中燈火迷濛。

    “老陳,有人來了,他會飛啊!”王煊震驚了,這還是大魚嗎?不知道老陳這個釣魚人能否擋住!

    雨夜中有個人漂浮着,籠罩淡淡的光輝,無聲無息飄向這座院子,明顯是衝着老陳的病房而來。

    雖然還沒有臨近,但是王煊已經感受到一股迫人的壓力,有神秘力量在擴張,激盪而來,來人強大無匹!



    上一頁 ←    → 下一頁

    全職法師婚後相愛:腹黑老公爆萌寵妻無度:金牌太子妃柯南世界里的巫師神級奶爸
    我有一座冒險屋費先生,借個孕穿越諸天萬界惡漢贅婿當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