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深空彼岸 » 第八十二章 捋清舊術史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深空彼岸 - 第八十二章 捋清舊術史字體大小: A+
     

    老陳搖頭,道:“我只是懷疑而已,沒到菩薩那個高度,能指摘出他們有錯誤嗎?很難。”

    他精研舊術,捋順從古到今的一些脈絡後,從中發現一些問題,但真要讓他指出列仙哪裡錯了,那就有些難爲老陳了。

    但能有懷疑,並挑出可能存在的歧路,足以證明老陳用心了,當然這也和今時不同往日有關。

    古人受年代背景影響,有自身的侷限性。

    如今是信息大爆炸的時代,黑科技層出不窮,變革劇烈,經受這樣的洗禮,再加上老陳走在如今舊術領域最前沿,眼光確實超脫出固有的範疇了。

    王煊讓他將有問題的地方都說上一遍,這對他很重要,將來他免不了會遇上一些古人的大坑。

    不管那些古人是否死了,但留下的陷阱與局還在發揮作用,必須得嚴加防範。

    “先秦時期,以根法爲主,可謂極盡絢爛,影響至今,讓所有踏上舊術路的人都受益。”老陳不急不緩,捋清脈絡。

    所謂根法涉及到採氣、冥想、內養等,對於提升體質與壯大精神,有着難以估量的價值,不可替代。

    方士利用根法,竟然進入內景地,這直接導致舊術的質變,跨過了天塹,真正昇華與超脫。

    “方士,另一大成就則是煉丹,主要是在丹爐中燒煉礦物,淬鍊原液,提取精華,想求得最後的仙丹,從而長生不死。在那個時期,煉丹的礦物少有記載,但絕對都是天下奇珍、神物等。”

    王煊驚訝,方士不是煉藥成丹?

    老陳道:“早期,的確是採煉秘礦,熔天上墜落的神物等,不取藥草。”

    直到後來,繼內景地後,天藥秘路的發現,方士纔開始考慮熔鍊那些稀世大藥!

    所謂天藥,並不是現世中的藥,老陳上次提到過一篇記載,強求難得大藥,驀然回首,它可能在那人潮人海、萬丈紅塵上的天邊晚霞中。

    可以說,方士接連發現內景地、天藥這兩條秘路,導致舊術發生質的躍遷,走向輝煌極巔。

    那個時候,絕頂方士哪個沒有幾頭神獸、聖禽?出行動輒就是麟獸拉輦車,或者坐在不死鳥的背上遨遊東海訪友等。

    後人翻看這部分舊術路歷史時,無不歎爲觀止,很難再現那種奇觀了。

    因爲,這天地間的神禽異獸,都被絕頂方士捕獲、擒殺的差不多了。

    “那個時期,頂尖方士踏上羽化登仙路,接受雷霆轟擊,着實有一批,但是隨着這些人先後羽化,方士的璀璨也就到了末期,而且是倏地落幕。”

    老陳感嘆,方士最爲鼎盛時期剛過,居然直接就暗淡了,讓他不得不產生各種懷疑與聯想。

    “結合現在發生在你身上以及我也曾經歷過的事,我覺得內景地的水很深,處處透着神秘,有些恐怖。另外,天藥太難尋,極難採摘到。兩大秘路都漸漸被堵死,這是方士衰落下去的根本原因。”

    老陳說出自己的猜想,道:“所以,後來秦皇讓方士徐福去採摘不死藥,也就是天藥,他只能出海避禍,估計他也知道,這個時期找不到了。”

    秦皇想長生,欲求不死藥,到了那個階段已不可能成功。

    “我懷疑,方士中的一些大人物出事兒了,所以纔沒落,甚至羽化登仙的方士最終可能意識到了什麼。”老陳嚴肅無比,可惜,他的境界層次終究是差那些人太遠,即便翻閱遍所有古籍,也只能有些猜測而已,找不到證據。

    王煊皺眉,舊術路的過去曾發生很多事,給人處處迷霧的感覺,需要不斷變強,才能慢慢走近與探索。

    老陳繼續講:“到了方士落幕時期,他們已經開始接受現世的藥草,煉丹時多少會加入一些,與礦物混合萃取。也就是這個時候,道家承接,他們煉丹除卻特殊的金石外,開始加入大量的芝草等。”

    按照老陳的理解,時代變遷,後來者發現了某些問題,開始向其他領域拓展。

    “道家早期重視心齋,也就是內心清虛寧靜,修心爲主,着重精神能量的積累。而在道教典籍中,認爲大道至虛至靜,期望以心齋來合大道。”

    說到這裡,他嘆道:“然而,這些過高過遠了,對心性與精神領域的要求太高,很多人根本無法入門。試想,提出這種高遠道路的人是誰?老莊啊!《道德經》中提及‘致虛極,守靜篤’,而在《莊子·人間世》中明確闡釋了這種秘法‘唯道集虛,虛者心齋也’。可嘆,普通人很難在這條路上走下去。”

    王煊聽的發愣,老同事說的靠譜嗎?他趕緊用手機悄悄查閱,還真找到了,道家初期的修行的確是心齋、踵息等,後來又有了引導、吐納等。

    果然,老陳又說到踵息,道:“心齋這種秘法,立的有點高,需要具體路徑纔好走,所以就有了踵息,指內呼吸功深,而達於踵。”

    《莊子·大宗師》曾有記:“其寢不夢,其覺無憂,其食不甘,其息深深。真人之息以踵,衆人之息以喉。”

    後來,道教進行各種完善,從而也就有了引導、吐納等較爲具體的法。

    不然的話,按照老莊那樣的路來走,沒有多少人能修行,其經文典籍立的過於深遠,僅是起步階段就會攔住絕大多數人。

    在此時期,道家將煉丹術推向一個高度,以各種秘法燒煉丹藥,服食後可化自身陰質,使之化爲陽氣,道家純陽之說由此可見一斑。

    “在這個階段,道家最重要的發現是,又找到一條秘路,堪比內景、天藥,名爲尋路!”

    所謂尋路,據說是要找到一條真實存在、可以在上面行走、可是普通人卻又看不到的路。

    無需多想,真要尋路成功,那效果不亞於進入內景地,或者採摘到天藥,奈何歲月漫長,淹沒過往痕跡,而今沒人能尋到了。

    王煊被唬的一愣一愣的,按照老同事的說法,舊術路在不斷變遷,縱然是璀璨的方士根法,有些也不見得適用了?

    “根法適用,一直未過時,後世法也由它而起,是爲根基,所以始終絢爛。但先秦竹簡法的中後篇,一般可做參考,不建議深入下去。我懷疑,在先秦時期很適用,但是後來可能發現了一些問題。”

    隨後老陳又提及道家後面的法,道:“早期道家煉丹,採的是外物,煉的是外丹,日趨完善,所以稱作外丹術。”

    隨着道教興起,逐漸鼎盛後,修行法門又變了,內丹術崛起。

    “龍虎胎息,吐故納新爲內丹。”這是古人對內丹最爲直接的描述,內指身體內部,丹指人體精氣神結合而成的產物。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舊術路又迎來一次變革,內丹演化,後來演變成金丹,可成就元嬰等。”老陳一陣感慨。

    這個時期,代表人物就是鍾離權、呂洞賓、陳摶等人。

    “鍾離權考慮《參同契》,隨後又結合司馬承禎《坐忘論》,推演出內丹法。他的研究與功法記載在《靈寶畢法》、《鍾呂傳道集》中。”

    老陳相當的有研究,說的頭頭是道,讓王煊與青木都聽的入神。

    “再塑高峰,使之綻放絢爛光芒的自屬呂洞賓,他留下《呂公金丹秘訣》,將內丹法發展到金丹大道。”

    王煊有些頭大,他有些明白,爲什麼老陳早先不說境界了,舊術路確實複雜,多次拓展與變遷,各個時期的層次很難說清。

    “同時,道教除了金丹練養,也發展出畫符等手段,變化多端,威能奇大,主要代表自然是以三山爲主,龍虎山、茅山、閣皁山。”

    “在道教中後期也發現一條秘路,可惜,說的很模糊,記載不清。”老陳搖頭,頗爲遺憾。

    “劍修是在金丹大道以後出現的吧?”王煊問道。

    “是的。”老陳點頭。

    王煊琢磨,這麼算的話,女劍仙的年齡能大致估量一下,她明顯算是後進,不是早期的老怪物。

    老陳道:“同樣,我覺得後面的路也有問題,不然的話,不會到了近代就逐漸沒落與消失了。”

    接着,他又提及佛門,一陣嘬牙花子,道:“老佛們,大多數都是棄肉身,這讓我有些方!”

    甚至,他覺得對練舊術的人來說,有些忌諱,最終化虹而去,焚燒掉所謂的臭皮囊,總讓人覺得不安。

    至於佛門所謂的“肉身菩薩”,留下的不過是死去的軀幹,供後人瞻仰,並不具備超凡特質,現在有關部門的倉庫裡還收藏着一些呢。

    “我說的這些僅是舊術的主脈絡,並沒有說諸子百家等,比如疑似與方士同期的紅衣女妖仙,明顯絕世強大,估計根本不怕方士,甚至獵殺過最頂尖的羽化級方士。”

    老陳說完後進行總結,道:“所以說,舊術路最輝煌的年代,根本還沒有到來,正在等着像你我這樣的人崛起!”

    看着他一本正經的樣子,青木覺得,自己的師傅以後少不了被毒打,萬一那些古人還有活着的,不收拾他收拾誰?

    然而他還沒有腹誹完,就看到王教祖鄭重地點頭,並且在那裡開口:“有道理,古有舊約,以後我立個新約。”

    轟!

    一道驚雷在蒼穹上爆炸開來,讓老陳嚇了一大跳,迅速改口:“老王,你懂不懂得尊重前賢啊?”

    王煊看了一眼窗外,烏雲遮蔽了星月,居然陰天了,並開始下起大雨,他可不信那些鬼神。

    老陳發現,原來只是天象有變,又淡定的閉嘴了。

    王煊問道:“行了老陳,說一說你總結的境界層次,適應於古今的,該怎麼劃分?”

    “第一個層次爲迷霧,第二層次是燃燈……”老陳告訴他,這些層次所對應的路具有普適性,從先秦時期到如今,各方都在走,應該沒有任何問題與隱患。



    上一頁 ←    → 下一頁

    末世大回爐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全職法師婚後相愛:腹黑老公爆萌寵妻無度:金牌太子妃
    柯南世界里的巫師神級奶爸我有一座冒險屋費先生,借個孕穿越諸天萬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