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深空彼岸 » 第七十六章 心有熱血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深空彼岸 - 第七十六章 心有熱血字體大小: A+
     

    當心態轉變,決定盡情出手後,王煊感覺完全不一樣了,他的眼神凌厲了起來,練舊術心中怎能沒有熱血?!

    在這個科技燦爛的時代,他一直以來都在低調,只是爲了自保。可是,他卻曾接二連三被人襲殺,差點死掉。

    縱然如此,他都在剋制,最開始面對來殺他的人都下不去死手,交給青木去處理。

    今天他又一次感覺到濃烈的敵意,他即將形成精神領域,感知極敏銳,覺察到有人想殺他!

    到了這一刻他不想再忍,既然老陳說了,出了事由他兜着,王煊決定放手一戰!

    “朋友,你這樣太過分了,出手就傷人,一腳將人蹬出去六七米遠,胸部都略微塌陷了,你怎麼會這樣狠!”有人走來,爲傷者鳴不平。

    而且不止他一個,一下子就跟上來四五人,情緒激動,將王煊給圍住了,甚至直接上來推搡。

    王煊的臉色冷冽,道:“你們不要動我,都離我遠一點。”

    “當衆行兇還不讓人說?練舊術要有一腔正氣,而不是好勇鬥狠。”一個三十幾歲的男子說道,擡手又推了過來。

    “我爲什麼傷人?那個人所做的,正如眼前你們的所爲一樣。”王煊雙目懾人,宛若又實質化的光束射出,寒聲道:“練成通幽掌,假意接近,上前推搡,輕飄飄的拍掌,這就是你們的一腔正氣?!”

    咚!

    幾乎是同時,王煊沒客氣,右腿猛力擺出,將一個再次向他胸前推搡過來、實則拍出通幽掌的人凌空就踢飛了起來!

    毫無疑問,這一次此人受傷更重,可以看到他胸部全面塌陷下去,凹進去的區域呈腳掌形狀,清脆的骨裂的聲響讓人覺得頭皮發麻。

    最爲可怕的是,他的五臟也被撕裂,傷勢嚴重的一塌糊塗,並有一股秘力繼續蔓延向六腑。

    王煊依舊算是控制了力道,不然的話以他現在的實力,就是一塊數噸重的堅硬岩石都能一腳踢碎,更遑論是一個人。

    但他不想將現場弄的血淋淋一片,到處都是各種血肉與骨頭,那景象連他自己都不願看見。

    但這個人算是廢了,不可能再練舊術。王煊覺得,自己一向遵紀守法,剛纔不過是正當防衛。

    如果讓人知道小王的心路歷程:不忍對殺手下死手、擔心青木沒給他繳稅、出手時想着正當防衛。

    恐怕所有人都會感嘆,這真是一個遵紀守法的好青年!

    另外幾人見到王煊這麼果斷,毫不遲疑,將人胸骨踢斷,他們沒有任何猶豫,直接下死手,這是一羣狠辣的人。

    呼!

    空氣爆鳴,幾人練的都是通幽掌,從四面八方向着王煊的後腦、心臟、太陽穴等部位拍擊過去,歹毒而迅猛。

    王煊很鎮定,伸手格擋,他還真不怕所謂的通幽掌,練成金身術後連子彈都很難打穿他,就更要不要說這幾人,又不是什麼頂尖大人物下場。

    剋制很久了,王煊一腔熱血被激起,眼神越來越亮,像是利劍般刺人,沒有手軟,他數次格擋,這些人的手臂迅速就斷了。

    接着在砰砰聲中,他將四人踢飛,依舊是飛出去六七米遠,各自胸骨塌陷,全都在大口咳血,倒地不起。

    速度實在再快了,簡單接觸後,這些人就飛出去了,通幽掌雖然可怕,但是根本打不動練成金身術六層的人,王煊無懼。

    現場一下子寂靜了下來,所有人都吃驚,看着王煊的腳,不愧是在帕米爾高原踢死大宗師的人。

    從過去到現在,在人們的印象與認知中,這位最厲害的果然……還是他的腳!

    “你……”趴在地上的幾人全都羞憤,劇痛難忍,感覺五臟被撕開後,現在又要爛掉了。

    王煊宛若實質化的目光漸漸歸於正常,道:“如果不是你們對青木下手,並且很下作,欺他不懂通幽掌,暗中接觸,拍了他幾掌,我也不會找你們麻煩,我們只是被動反擊。”

    地上的幾人掙扎着要起來,眼睛噴火,他們自己也意識到,這次可能被廢了,再也無法動用舊術。

    王煊警告,道:“我勸你們都趴在地上不要動,你們的傷勢很嚴重,現在千萬不要起殺心,看向我時最好心平氣和,這種傷不能動怒,必須要保持一種平和的心態,不然五臟會多出不少裂痕。”

    同時,他強調自己已經腳下留情了。

    一些人都無言,這位的手段真不一般,讓躺在地上的幾人看到他保持心平氣和,這實在是考驗人的心性啊。

    王煊沒說假話,幾人五臟裂開,絕對不能大動肝火,不然的話性命都會出現問題。

    大吳點頭,道:“以小王的身手要殺幾人不難,但還是剋制了,可見本心良善,十分厚道。”

    老吳聽的腦瓜仁疼,這是什麼邏輯,都快將人打死了,而且還讓幾位仇人對他保持心平氣和,這麼難纏的小子也算厚道?

    不過,他倒是不反感,相反覺得很合他的胃口,他對付敵人也一直這樣,要麼老實的趴着,要麼去死!老吳雖然自己不出手,但是對敵從來不手軟。

    “如果這幾人真的如此下作,那是活該。”有人走了出來,這是一個四十歲左右的中年人,腳步很穩,臉色平靜,十分鎮定。

    王煊詫異地看了他一眼,道:“這幾人如果正面對決,都不可能是青木的對手,動用陰損手段令人不齒。”

    中年男子開口:“話雖如此,小兄弟出手還是重了,幾人不死也殘,甚至需要換上人造心肺,後半生堪憂,縱然要懲戒,還是有點過了。”

    “是啊。”有人附和並點頭。

    王煊冷淡的瞥過去,掃了他們一眼,道:“我看你與附近的一些人都有些面生,你們是誰?這裡練舊術的熟悉面孔大多去過蔥嶺,曾與陳大宗師一起衝殺,同新術陣營的人爭鋒。帕米爾高原大戰時,沒有見到你們,現在卻來這裡指點江山。你們的人先是傷青木,現在又說我下手重,怎麼不提起因在你等。陳大宗師爲舊術打出一片燦爛的前路後,自身生命垂危時,你們卻想害死他的弟子,這是多大的仇才能幹出這種惡事?心思何其歹毒!”

    雖然沒有什麼證據,但是王煊卻發現了這些人以眼神交流,知道他們的確是一夥的,所以他也就不客氣,先給他們扣上帽子。

    中年人神情微滯,他沒有想到這個年輕人這麼難纏,二話不說,先將他們給掛起來了,擺明車馬,說他們這些人心懷叵測。

    在場許多人的眼神都變了,的確沒見過這羣人,卻跑到舊術陣營中,這分明是要搞事情啊。

    中年男子搖頭,嘆道:“練舊術的人不算少,什麼樣的人都有。這次聽聞陳大宗師在蔥嶺的光輝戰績後,我等備受鼓舞,呼朋喚友,紛紛出山,要爲舊術盡一份力,所以趕到這裡。不過,許多人彼此間並不認識,你不能這樣將我等同練通幽掌的人聯想到一起,認爲我們都懷有惡意而來。”

    “你們要怎樣盡力?”王煊問道。

    “切磋交流,交朋友,將練舊術的人都聚到一起,形成一股強大的力量,讓舊術更璀璨!”中年男子平靜地說道。

    王煊寒聲道:“你們是看陳大宗師性命垂危,這是挖他後院來了?不僅要害死他的弟子,還要將這裡練舊術的人都納入你們的組織,併入你們背後的勢力,想的挺遠啊,但是不是太過一廂情願了?”

    中年男子臉色微變,覺得這個年輕人太敏銳了,他們確實有些心思,但也不可能立刻這樣實施,結果就先被人“扒皮”。

    他冷聲道:“你想多了,我們是爲切磋交朋友而來!”

    王煊掃視那些陌生的面孔,如一把出鞘的神劍般鋒芒畢露,強勢無比,道:“那就不要廢話了,你,還有你們,一起上吧,我與你們所有人切磋!”

    他向前走去,隻身面對一羣人。

    他很清楚,這場風波纔剛開始,有的人能量很大,居然鼓動一羣練舊術的人來這裡下黑手,後面的路數肯定遠不止這些。

    同時,他心中暗歎,又被老陳套路了,這老傢伙估計也在等着大風暴來臨呢,這是讓他提前先下場了。

    “年輕人,你真是狂妄的不得了,不要給我們亂扣帽子。”中年人死也不會承認那些。

    他寒聲道:“你是不是覺得,自己曾擊斃瀕死的大宗師,就真的以爲名動天下,實力無匹了?敢一個人挑釁我們這羣有意出山、爲舊術盡一份力的前輩,你太過分了吧!”

    王煊睥睨他們,道:“最起碼,我曾去過蔥嶺,敢與新術陣營大決戰,我心有一腔熱血,敢去搏命與流血,爲舊術而戰!你們這羣人那時還不知道躲在哪裡,現在因爲利益出來攪風攪雨,不嫌丟人與羞恥嗎?!”

    接着,他寒聲道:“廢話少說,你們是什麼東西自己清楚,不過是別人手裡的一把破刀而已,連利刃都算不上!今天我就站在這裡,你們有一個算一個,有一羣算一羣,都滾過來吧,我一個人全接了!”

    “你囂張的過分了!”那些人大怒,像是被戳中了肺管子,全都叫了起來。

    王煊沒有理他們,看向更遠處,道:“練新術的人,背後的攪局者,以及其他人,不服的都可以過來,我全接下了!”

    青木頭皮發炸,今天的小王完全不同了,這是真的要大開殺戒啊!

    小王準備出手了,求下月票支持啦。



    上一頁 ←    → 下一頁

    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
    萬年只爭朝夕末世大回爐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全職法師婚後相愛:腹黑老公爆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