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深空彼岸 » 第七十四章 內景地第一次染血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深空彼岸 - 第七十四章 內景地第一次染血字體大小: A+
     

    老陳心情沉重,道:“來不及了,等青木搬來救兵,這裡一切都落幕了。”

    王煊蹙眉,確實疏忽了,他們立身在空明時光中,狀態非常特殊,等青木回來什麼都晚了。

    那個時候,紅衣女妖仙應該早已打穿大幕,她若是踏足在這裡,內景必染血,可能會殺了他們全部。

    咚!

    大幕又多了一縷裂痕,整片內景地都被撼動,這讓人心頭壓抑。

    兩千多年前的紅衣女妖仙身份來歷大概相當驚人,不然也不會自負的認爲後世的女劍仙聽聞過她的傳說。

    此時,被斬斷一隻爪子的白虎重新站了起來,看到紅衣女妖仙這麼無敵,堅定不移的開路前行,它頓時來了精神,無聲無息向着王煊他們走去。

    “大貓又來了!”青木身體發僵,他身上有好幾個血窟窿,前後透亮。這裡是內景地,他才能不死,換個地方被白虎叼着跑幾圈,早已成爲屍體。

    老陳也是恨的不行,剛剛超越大宗師沒多久,就被一頭大妖魔啃食,他小半邊身子都被咬穿了。

    白虎裂開大嘴,居然在笑,繚繞着戾氣,兇狂中也帶着戲虐與強烈的惡意,它的主人就要殺過來了,它現在有點剋制不住了。

    “你是不是還想吃一劍?”老陳喊話。

    王煊也開口,道:“被擼了很多年的小貓咪,再不聽話,屁股還想再被戳一劍吧?”

    青木附和,道:“誰說老虎屁股摸不得?第二劍是我砍的,可惜這大貓皮糙肉厚,只刺進去半截劍。”

    大貓有點懵,這三人在和它說話?居然主動作死,赤裸裸的挑釁啊,活膩了吧!

    它看了一眼大幕後面的那個持油紙傘的女子,彷彿再次回到當年那個時代,縱橫天下無敵,凡目光所至,各路頂尖強者莫不俯首!

    所以,它飄了起來,邁着優雅的步子,向着三人走去。

    王煊決定向女劍仙那邊喊話,他們三個之所以挑釁白虎,就是因爲想讓劍仙子出手,可大貓都邁着優雅的貓步過來了,她都沒動。

    “劍仙子,這頭妖魔冒犯了你,它居然不老老實實的趴在地上,聆聽你的教訓,竟站起來了。”

    大貓一聽身體微僵,但是更憤怒了,這是什麼混賬話,趴在地上纔算正常,站起來就是冒犯?另外,它覺得這三人狐假虎威,其心可誅!

    一時間,它虎目圓睜,昂首張開血盆大口,對着三人露出雪白的獠牙。

    女劍仙向這邊淡淡地瞥了一眼,大貓很果斷,直接就……趴在地上了,低眉順眼,耷拉着眼皮,一動不動了。

    “這虎很不要臉啊!”老陳驚歎。

    王煊點頭,道:“這隻大貓如果懂得羞恥,也不會讓你我擼了那麼多年。”

    大貓不爲所動,低着頭數自己大爪子上究竟長了多少根虎毛。

    咚!

    恐怖的聲音傳來,大幕中六道裂痕一起綻放,像是晶瑩的水晶要被打碎了,承受不住可怕的外力。

    現在的紅衣女妖仙從容而強大,僅動用右手,潔白晶瑩拳頭力量大到無邊,以肉身拳印要貫穿兩片天地!

    女劍仙動了,不過卻不是正面對抗紅衣女子,而是對着白虎的眉心刺了一劍。

    白虎痛吼,趴伏在地上猛力的甩頭,不過它未死,只是一下子萎靡了不少,並且身體變小許多。

    瞬間,紅衣女子竟然憑空不見,大幕上的裂痕漸漸消失,很遠處有一道模糊的紅衣身影顯現,可以想象有多遠。

    她緩緩邁步,重新走來,目光非常冷酷,盯着女劍仙。

    劍仙子不以爲意,持劍又戳了一下白虎的頭部,大貓慘叫,再次變小,而後紅衣女妖仙再次朦朧,站在更遠的地方了。

    王煊、老陳、青木都驚疑,很快他們意識到問題的本質,白虎的那塊骨果真就是鑰匙。

    當開啓這處內景地後,復甦的大貓成爲紅衣女子接近現世的橋樑。

    紅衣女子美目深邃,這次走近後沒有再出手,臉掛寒霜,冷冷的看着這一邊。

    女劍仙抱劍與她對峙,驕傲的挺胸,斜睨傳說中的絕代妖仙,一點也不怵。

    就在這時,鬼僧又出現。

    他在內景地入口那裡探頭,看了片刻,而後大步流星就衝了過來,依舊是二話不說,拖着趴伏在地上的白虎就走,像是拉死狗般,不知道要帶到什麼地方去。

    他實在是太會審時度勢了,看女劍仙與傳說中的紅衣女妖仙對峙,根本沒什麼事兒,他也來盡一份力。

    白虎毛了,這死和尚要帶它去哪裡?它劇烈掙扎,死活都不願走,它當年可是吃過那羣光頭的苦頭,再也不想進他們的寺院。

    大貓掙扎,而後撕咬,反抗,要與老僧搏殺。

    老和尚相當的神勇,最起碼對付白虎大妖他是信心滿滿,按住就胖揍!

    白虎怒極,很想大吼:光頭,關你什麼事?然後它就七竅噴血了,掙脫不出去,被老僧騎坐在身下暴打個不停。

    王煊:“……”

    他都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老陳也無言,這位神僧還真是不死板,懂得看大勢,謹慎觀察後,居然就這麼大模大樣的回來了,繼續“出力”。

    女劍仙看了一眼老僧,很嫌棄,舒展柔美修長的身體飄了過來,然後一語不發,哧的一聲,一劍將白虎大妖魔的一條後腿斬落了下來。

    老僧的身體頓時微僵,身上都被濺上了虎血,他的體魄快速蔓延出金霞,佛光普照,蒸乾僧衣上的血。

    女劍仙挑起那隻碩大的虎腿,在不遠處揮劍,居然剝下虎皮,以神秘因子沖洗,而後斬出一團火,開始燒烤,不久後就開始切虎肉,小口的品嚐了起來。

    這都能行?這裡可是內景地,別看流血,那都不是真實的,沒有什麼白虎肉身,那是精神能量殘餘的具現化。

    老陳與青木也是精神受創,而非真正的肉身被咬爛了。

    紅衣女妖仙的臉色變得極其冰冷,這一次雙手持油紙傘,而後猛然朝着大幕砸去,紙傘爆發刺目的紅光,像是汪洋滔天,將大幕淹沒,咚的一聲,無數裂痕出現,大幕差點炸開。

    哧!

    女劍仙一劍掃出,白虎大妖魔頭部又多了一道劍痕,身體再次變小,導致紅衣女妖仙無奈而又憤懣,她與這邊的聯繫越來越弱,被莫名力量隔絕,再次遠去一段距離。

    王煊語氣沉重,道:“白虎大妖魔很有可能是紅衣女子與現世聯繫的紐帶之一,能讓她在極其遙遠的地方感應到這裡的一切,從而踏足過來!”

    老陳鄭重點頭,發狠說道:“今天必須要除掉虎魔!”

    “沒錯!”王煊也嚴肅無比。

    然後,青木就看到,王教祖與老陳對視,無比默契地想到一塊去了,找回黑劍,嗖嗖跑過去狂砍被老僧壓制的白虎那條受傷的後腿,接着從那裡……向下割肉,然後兩人就開始嘗試……生吃!

    青木看得發懵,不是要斬妖除魔,幹掉白虎大妖嗎,你們怎麼先吃上了?!

    “青木,趕緊過來,你真當這是生肉啊,這是神秘因子的精華!”老陳招呼自己的徒弟,喊他過去一起大快朵頤。

    青木明白真相後,二話不說,直接衝了過去,抱住白虎的那條受傷的虎腿就啃,還沒砍下來呢!

    他居然比老陳與王煊還生猛!

    白虎怒吼,震動了整片內景地,悲憤無比,奈何它被老僧壓制,動彈不得,還在捱揍。

    老和尚看了又看,最後一咬牙,他也……開動了,抱住白虎大妖就想大快朵頤。這頓時看呆了老陳、王煊與青木!

    奈何,老和尚體外有一層淡淡的光幕,與這裡隔開,他吃不到虎肉,最後只能默默地……繼續打老虎。

    哧的一聲,一道雪亮的劍光閃過,將白虎頭顱劈飛出去,女劍仙冷着臉指了指虎頭,示意王煊等人不要動。

    何意?!

    最終還是王煊、老陳、青木三人一起琢磨,猜測出個大概,白虎大妖魔殘存的精神能量似乎都集中在頭顱中,身體內沒有。

    最起碼他們三人開吃後,吸收到的都是最爲純粹的神秘因子的精華,而沒有白虎的精神殘餘能量。

    這下他們更放心了!

    不久後,老陳與青木的傷體竟然全面恢復,效果驚人!

    老和尚不聲不響,把兩條虎腿給拆下來,嘆息着,遞給王煊與老陳他們。

    遠處,白虎碩大的虎頭耷拉着,它充滿怨念還有悲傷,很想虎吼,太倒黴了,遇上一羣狠人。

    “白虎”實在是大補物,奈何吃着吃着,三人就完全吃不動了。

    王煊起身,快速去練五頁金書中的第三式,他覺得身體狀態好的要爆炸,補的有點過頭了,必須得消耗下。

    最終,他的五臟不斷破損,又不斷被體內自動涌現的神秘因子修補好,也不知道過了多久,他居然練通了!

    老陳走了過來拍了拍他的肩頭,道:“別發呆,該走了,你練老張的體術時,沉浸在當中,未曾覺察到時光流逝,現在又過去了很多年。”

    然後他又小聲說道:“我們多半也該離去了。”

    他示意王煊看另一邊,劍仙子從內景地大幕那裡飄了過來,看了一眼王煊,而後一劍劈碎白虎頭。

    接着,內景地就開始劇烈動盪,即將消失。

    紅衣女子冷酷的笑聲傳來,內景地中的白虎被殺,讓她殺氣沖霄。她轉身向着大幕隔開的世界深處走去,前方可見神廟倒塌,斷壁殘垣,菩薩金身塑像破碎,她頭也不回踏着瓦礫遠去。

    讓人吃驚的是,在她的身邊跟着一頭尺許長的小白虎,回過身來,衝着王煊、老陳咧嘴冷笑,又揮動了幾下虎爪子。

    王煊神色凝重,道:“難道白虎大妖魔當年羽化登仙成功了,或者說它被雷霆轟碎也未死,反被女妖仙救走,在渡劫之地留下一塊殘骨,成爲與現世聯繫的紐帶?”

    老僧雙手合十,無比悲苦,最後發出無聲的嘆息,衝出內景地。

    女劍仙也飄了出去,劍光一閃便消失不見。

    王煊盯着兩人離去的方向,道:“老陳,你說的可能有道理,內外時間流速一致。女劍仙還有老僧出去時,他們速度不減,與在內景地時一樣。而我看你出去時,卻見你在外面速度極緩,應是實力的問題。”

    “這些問題以後再研究吧。”老陳站在內景地外的邊緣區域,催促他趕緊出來。

    很快,三人迴歸,都得到很大的好處。

    青木醒來後,第一時間做筆記:我曾與絕代劍仙同在,我曾看到劍仙子與兩千多年前的絕世妖仙大作戰,我曾與菩薩一起大塊吃肉,我們在有古代列仙的內景地中幹掉一頭白虎大妖魔!

    王煊起初想笑,但是,很快又悵然。這些經歷都是在內景地發生的,它似真似幻,一旦來到外界,一切都不可見。

    那些仙與妖以及佛,都是古人,都早已逝去了。他們的血肉被雷霆轟碎,殘留的精神力量異常,在今世顯化。是否有一天能夠真正見到他們,看到那片瑰麗的古代列仙世界?

    王煊忍不住嘆息,如果老僧早已死去,只剩下執念要去深空,那如今的一切不過是它殘留的念頭在共振。如果女劍仙在古代被雷霆擊碎,只有精神殘留在焦黑骨塊中,以後也只能在內景地偶現,彼此相遇猶若一場夢境。如果紅衣女妖仙真的過於特殊,她反倒有可能在未來某一天再現,那一切就真的太不美妙了。

    王煊希望老僧還在,更願女劍仙活着重歸人間,不想看到紅衣女妖仙這樣的恐怖生靈走出來。

    他擡頭看向窗外,月光皎潔,星斗滿天,有星際飛船遠去,也有銀色戰艦劃過天邊,瞬間他又有了鬥志,來了精神。

    這纔是真實的世界,一個科技燦爛的年代,醫學極度發達,未來就是生死人肉白骨也不是沒有可能,他在這種大背景下探索舊術路,不斷變強,未來一切都有可能!

    感謝:辰東書迷遮天、糖醋蘿蔔條、本愛呆呆,謝謝幾位盟主支持。

    章節評論,書評,似乎能發,但是不顯示出來,只有個別漏網之魚能被看到吧。你們可以發評,留言,我後臺能看到。這次的原因,可能與淨網什麼的活動以及特殊日子有關吧,過段時間這些評論會顯示出來。



    上一頁 ←    → 下一頁

    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
    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末世大回爐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