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深空彼岸 » 第四十九章 招仙的體質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深空彼岸 - 第四十九章 招仙的體質字體大小: A+
     

    王煊肅然起敬,老陳這是要挺身而出,爲舊術殺出一條路!

    現在的大氛圍很差,舊術被正式拋棄了,許多人都認爲新術纔是希望,練舊術的人再無路可走。

    長此以往,沒有人再練舊術,這條路很快就會徹底斷掉。

    “鄭老三年前去世,苗老前年秋天去世,孫老去年冬季去世,鍾老今年春天去世,雖然都在百歲以上,但沒有一人能破開那道界限,都邁不過那道門檻,可惜了,都死去了。”青木嘆息,心情沉重,道:“多事之秋,舊術四老先後過世,一個時代幾乎徹底結束了。”

    有些話他沒有說出口,正是因爲這幾年,舊術這條路上的重要人物先後離世,才愈發顯得風雨飄搖。

    畢竟,那些人活着時名望非常大,與很多大勢力有往來,數十年前在他們個人實力最強的時候,更是與各大組織合作密切,與各方都有交情。

    而在最近幾年,他們先後死去,舊術與各方的人脈關係也差不多斷了。

    “不是還有我嗎?怎麼說,我也算是舊術領域的一老吧?”老陳開口。

    青木頓時變得嚴肅無比,道:“正因爲這樣,您更不宜出手,如果師傅你再倒下去,那舊術就愈發暗淡了,你們那批人所撐起來的時代算是徹底落幕,而在許多人看來,舊術也差不多算是終結了!”

    王煊真的有些吃驚,老陳這麼強嗎,看起來也就五六十歲的樣子,在名望上竟然能與一百多歲的舊術四老比肩?

    青木像是看出他在想什麼,開口道:“我師傅是以真實戰績打上去的,年歲雖然沒有舊術四老高,名望也不及,但是各方都知道他的實力。”

    王煊心頭劇跳,看來還是低估了老陳的危險性,強的離譜,難怪老陳說同年齡段的孫承坤見到他都得自動降一輩。

    “老陳你悠着點,我怎麼感覺青木很悲觀啊,你可別逞強。”王煊還真有點擔心他,問到底什麼情況?

    “太陽底下沒有新鮮事,舊術、機甲、基因超體,再加上現在的新術,每隔段時間就要看實力說話。舊土這次出土了一件歷史傳說中的寶物,各方要碰一下頭。估摸着,有人想打落舊術,徹底按下去,不再給我們翻身的機會。所以,老陳我也算是忍不住了,時隔多年,要再次出手。”

    老陳以很平淡的口吻說着,但是,王煊卻立刻意識到當中的恐怖與兇險,這次碰頭對舊術似乎很不友善。

    “總要有人站出去。”老陳依舊很平靜,但是,卻能讓人明白他堅定的信念,無所畏懼。

    青木自然知道其中的厲害關係,如果老陳不走出去,舊術領域其他超級強者也不敵機甲、新術、基因超體等,舊術自此後註定會慢慢死亡。

    王煊忍不住開口:“老陳,短期內你的實力還能提升嗎,需要什麼?”

    他是真的怕老陳被人打死,這麼一把年紀了,因爲心中的血未冷去赴會,最後千萬別將自己搭進去。

    老陳點了點頭,道:“如果有奇功,孤本秘法等,我或許可以參考下。”

    王煊想了想,道:“我有一種極其強大的體術,雖然不太適合練,因爲會死人,但是真的很深奧,不知道能不能給你啓發。”

    他提到張道陵的五頁金書,這種體術太難練了,但是毫無疑問,一旦有所領悟的話,絕對可掌握到恐怖無邊的力量。

    他才練成個起手式,就擋住孫承坤,熬過一場必死的劫難。

    青木嚇了一跳,趕緊攔阻,道:“不行,那東西一練就死人,我師傅當年練過半篇,自那時起頭髮花白後,就沒變回去,能不死已經算是奇蹟,現階段不可能再接觸它。”

    王煊驚異,老陳練過個級數的體術?

    這麼多年過去,老陳的頭髮雖然沒有轉黑,但也沒有全白,穩定在當年的狀態,沒什麼大礙。

    “當年,舊術四老一起登臨道教祖庭之一,聯手施壓,爲我求取那裡的鎮教秘篇絕學。恍若還在昨日,可惜了四老,都先後離世。”老陳一陣唏噓。

    王煊動容,舊術四老真的很關愛後輩,爲了老陳竟逼壓道教的祖庭之一,確實了不起,讓人感佩。

    “可惜,我研讀下來,練了半篇就支撐不住了,若非四老極力相救,也就不會有現在的我了。”老陳念及四老的好,有些傷感。

    青木也很難過,他自然隨師傅去拜見過那幾位老人,四老對他頗爲照拂,然而他在舊術這條路上卻走的不順暢,遠無法和老陳相比。

    王煊僅是通過隻字片語,就對那幾位老人相當的有好感,可惜了,他們在這幾年內都先後死去了。

    “我給師傅丟臉了。”青木低頭。

    老陳搖頭,道:“我對新術、基因、機甲等一切能強大自身的路都不排斥,可包容並學,你在舊術路上差不多走到頭了,今後如果能融合其他手段依舊算是正途。”

    青木心情低落,他埋頭苦練,拼盡潛力,最終的成就也就和受傷後的孫承坤相仿。

    最後,青木嘆道:“希望魏師兄能成功,在舊術領域走到足夠璀璨的高度,不讓師傅失望。只是他一走就是十年,一直沒有音信,我很擔心。”

    老陳沒再說這些,而是看向王煊,道:“張道陵留下的體術,我現在不敢練,我覺得道教源頭的東西現在不太適合我,反倒是從老僧那裡得到的神秘拳法讓我看清了一條路。”

    然後他又告誡王煊,道:“我認爲,你當下也不宜多琢磨那幾頁金書,我雖然沒看過,但是我知道,這種東西就算是到了羽化層次也是極其厲害的強大體術,你可不要亂來,將自己練廢掉。”

    王煊點頭,他現階段也就練了第一頁的起手式,這還是在內景地中藉助濃郁的神秘因子不斷修復五臟六腑,這才練成。

    “你還有其他舊法嗎?類似神僧傳的那種,比如女方士給你留下的東西,我覺得可能會對我有啓發。”老陳問道。

    王煊嘆氣,這果然很老陳,這纔像是他。

    早先,因爲舊術四老等,王煊還很有感觸,主動提起五頁金書,現在他發現可能被老陳套路了。

    “她什麼都沒給我留,等以後遇上合適的我再送你。”王煊坦然說道。

    老陳嚇了一大跳,他很清楚,小王一送新東西保準會出事兒!

    同時,他也實在忍不住了,問道:“你到底什麼情況?又能溝通女方士,又能送出來一個老和尚,你身邊該不會還有……”

    老陳有些不自然,相當的警惕,他嚴重懷疑,現在王煊身邊就有什麼東西,他實在是有點看不透。

    “沒了,等有機會我再送給你。”王煊露齒一笑。

    這一刻老陳有些發毛,青木更是直接驚悚,還來?小王到底什麼狀況,天生招鬼的體質嗎?

    “我覺得吧,我可能比較受列仙青睞,從天仙子到老神僧,似乎都間接證明了這一點。所以,老陳你別急,以後慢慢送你!”

    青木想轉身離去,還說不招鬼?!

    老陳也是後背冒涼氣,覺得這小子太古怪,如果沒事兒就向別人身上送鬼,這誰受的了啊?

    他親身經歷過兩次了,女方士不提也罷,就連老僧都是經過王煊提點,他才把握住機會。

    如果王煊暗戳戳的再放出來幾個“新神聖”,老陳感覺自己要瘋。

    老陳不願再想這種事兒,看向王煊,道:“你這幾天養精蓄銳,四天後我們去赴會,到時候沒準也有你出手的機會。”

    “好!”王煊點頭。

    接着,老陳又提到他去新星的事,道:“其實很簡單,都不用我們自己消耗什麼,讓吳家去解決就是了,他們很主動,下定決心要與我們合作。”

    “老陳,你把我賣了?”王煊看着他。

    “沒有。”老陳搖頭,反而問他,道:“你是不是和吳家的小姑娘發生過什麼?我沒賣你,怎麼覺得,反倒是她想主動買你,在安城中找人查你呢,看樣子是想把你招到她家的探險隊中。可以啊,小王,沒想到你和她不清不楚的,悠着點,別被老吳發現堵住你們倆個。”

    “什麼不清不楚的,大……吳,真記仇啊,這分明是想近水樓臺方便收拾我,太小心眼了,和她的身材不成比例。”

    王煊讓青木幫他留意一下,別真被吳茵折騰出什麼水花。

    接下來幾天,王煊過的相當平靜,將身體調整到最佳狀態,精神也養的格外旺盛,就等老陳喊他出發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帝道獨尊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重生校園女神:明少,太最強仙府升級系統妾歡
    龍王殿大唐貞觀第一紈 都市極品仙帝蛇王纏身:老婆,生個蛋我跟天庭搶紅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