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深空彼岸 » 第四十一章 人生第一次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深空彼岸 - 第四十一章 人生第一次字體大小: A+
     

    瀕臨絕境,與生命的凋謝不過一線之隔,王煊已經聞到死亡的味道,在這種境地下激發超感狀態,雖然神覺敏銳到了驚世駭俗的程度,但是他依舊覺得會中彈,沒有把握避過這一劫。

    不過既然在絕境中感知猛烈提升,並看到了內景地,他也不用再去做其他選擇,迅速衝了進去。

    衝進來並不是爲了提升實力,他只是爲了接引神秘因子,讓重傷與力量枯竭的身體迅速恢復過來。

    虛寂之地依舊如故,常年死氣沉沉,沒有一點聲息,如果不能觸發超感,任你耗去漫長光陰,也無法抵達此地,立足最高冥想狀態,外界數分鐘,這裡便是數年。

    王煊站在這裡,沒有任何猶豫,運轉先秦竹簡上記載的根法,雖然這裡時間流速很慢,但外界的他與死僅隔一線,不能再像往常那般在這裡呆上數年。

    他嘆息,雖然有些可惜,但是他並不遺憾,畢竟這次觸發超感進來,最緊要的是保住性命。

    他立身空明時光中,接引神秘物質,無聲無息的飄落在內景地,讓他的精神迅速旺盛並強大起來。

    而在外面,他的身體也被濃郁的神秘因子注入,血肉活性猛烈提升,疲累的軀體剎那有了力量。

    王煊立身在內景地中皺起眉頭,時間未到,他能衝出去嗎?從來沒有主動這樣試過。

    畢竟,能進這裡就是機緣,很不容易,他從未想過提前中斷。

    最終,在王煊的主動嘗試下,他發現想要出去並不難,他的精神退出,迴歸自己的肉身中。

    內景地短暫駐足,外界時光像是還未流動,他再次感覺到全身各處要害都被鎖定了,如滴血的長矛抵在身上。

    不同的是,他的身體不再疲憊與枯竭,而是充滿新生的力量,他剎那間做出判斷,朝着某一個方向滾去。

    但他覺得時間還是晚了,有些來不及了,某些方向的子彈避無可避。

    不過,最爲關鍵的時刻,他做出了一些選擇,比如頭顱、心臟等部位是一定要避開的。

    此外,他覺得身體格外刺痛的方位,也有意躲開了,他覺得那可能是超級特種子彈,一發就足以摧毀人的胸腹。

    原地土石崩碎,泥水四濺,更有灌木等炸開。

    同一時間,王煊翻滾出去的身體連中兩彈,遭受到巨大的力量衝擊,身子顫動不止。

    他胸前的衣服炸碎,接着是三層防彈衣先後瓦解,其中一顆子彈在此過程中被擋住,而另一顆子彈則觸及到他的肌體,鑽進他的血肉中部分。

    但它終究被阻住了,王煊的體表流出一縷血跡,他稍微用力,彈頭崩飛,墜落在地,並有一股血液跟着衝擊出去很遠。

    果然是特種子彈,威力奇大,近期他一直都穿着三層防彈衣,再加上第四層的金身術,此時總算是防住。

    不遠處,有的子彈威力更大,也有能量槍打出的光束,將早先王煊躺着的那塊地帶打爛。

    嗖的一聲,王煊衝了出去,以岩石還有龐大的黑犼擋住自身,然後,他目露冷冽的光芒,總共有六名經驗老道的狙擊手,選擇的時機太精準了,待他力竭難躲避時射殺。

    黑衣男子倒在地上,還未死去,他親眼目睹這一幕,感覺不可思議,那個年輕人明明狀態糟糕,身體都快力竭了,但最後卻又生龍活虎般,逃過狙擊,並硬扛兩枚子彈,實在讓人震驚。

    噗!

    他從口鼻中噴出不少血液,呼吸暫時又通暢了,但是身體劇痛,胸口那個拳洞讓他只能躺在地上,不斷的大口呼吸。

    王煊沒有理會他,此時他沒有任何猶豫,再次進入內景地,因爲他發現超感狀態還沒有消散,但是快了。

    即便是在舊術璀璨的古代,這也是一種難得的機緣,如果有人觸發,教祖級人物都會親自相助,接引其進內景地。

    王煊不久前是因爲沒的選擇才退出,現在則抓緊時間再次進入,快速靜心,開始演練金身術,一遍又一遍,不斷強化自身。

    他並沒有練張道陵留下的五頁金書,那些刻圖過於深奧,僅第一幅圖就足夠他研究一段時間了。

    處在當下這個層次的他,估計也只能動用五頁金書上的第一幅圖,不久前生死大戰時剛催動片刻而已,就讓他精疲力竭,連五臟都劇痛了。

    他覺得,再持續一會兒的話,五臟有可能會四分五裂,這種體術太霸道,不是現階段的他所能全面觸及與運轉的。

    當然,他承認這幅圖的精妙與強大,居然釋放出一種新奇的秘力,讓他的實力驟然提升一大截,擋住並重創了黑衣男子。

    須知,黑衣男子那時簡直處在超神的狀態,也在催動一篇秘傳的絕學,威力實在大的離譜,稱得上恐怖。

    如果沒有練成張道陵留下的那個起手式,王煊今天必死,連第四層的金身術都擋不住黑衣男子的拳腳。

    黑衣男子也只看過那本經書第一頁而已,所學有限,可以想象那部經文何等的深奧莫測。

    王煊在內景地中不斷演練金身術,提升自己。

    在這裡時間充裕,他估算那六名狙擊手就是將龐大的黑犼打爛,一時間也傷不到他,這個位置還有數塊巨大的岩石阻擋。

    除非他們臨近,或者改換到較高的地勢去,不然的話難以射殺他。

    同時,王煊明白,如果這次再從內景地主動退出去,超感狀態多半就要失效了,今日再難進來。

    這次效率似乎極高,王煊立足空明時光中,近乎忘我,不斷練金身術,直到疲累時他纔會停下,去練根法,接引神秘物質飄落虛寂之地。

    每當他停下時,他都會仔細的感知外面,現在他完全是在爭時間搶速度。

    不遠處,黑衣男子心顫,他看到了王煊的狀態,見其周身瀰漫光暈,緩慢的動作着,他立時知道了那是什麼。

    “進入內景地,現在他處在最高冥想狀態中?”

    黑衣男子畢竟是舊術領域的大高手,而且是一個心有執念,想要蹚出一條路的人,見識自然廣博。

    他頓時明白,王煊爲什麼會在這個年齡段走到如此高度,一切都瞭然了。

    但是,他也有不解的地方,在現在這個時代,哪裡去找先秦方士,也沒有了教祖級人物,誰能接引王煊進去,從而常駐空明時光中?

    早先,他沒有想通,就是因爲這個原因,現世不存在那樣的條件了,很難再有人可以踏足內景地。

    直到片刻後,他嘆息,王煊這是靠自己進去的?!

    “這樣的人不能死啊,或許,他真的能在這個時代……爲舊術蹚出一條路!”他的雙眼綻放出異樣的光彩。

    他一邊吐血,一邊吃力而艱難的喊道:“停手……不要射殺他!”

    然而,他太虛弱了,聲音根本傳不出去,憋的臉色通紅,也沒有任何辦法。

    這時,內景地中,王煊有了收穫,他踏足金身術第五層了,不是他在這裡演練了很多年的原因。

    主要是因爲,他早就練到金身術第四層的後期,已經非常接近更高的那一層。

    現在不過是水到渠成,他攀升到第五層領域中,雖然只是初入,但這足夠了,畢竟突破了,他的體質全方位的提升,精神力也跟着更加旺盛!

    他沒有貪心,直接退了出去,雖有遺憾,但是所處環境不對,隨時可能會被人摸過來射殺,也只能如此了。

    他覺得在正常狀態下,金身術第五層應該可以保命了,但如果在無知無覺的狀態下被人爆頭,那肯定還是要死。

    當王煊退出時,他感覺狀態前所未有的好,他蛻下一層皮,子彈留下的傷口排出部分污血,傷口已經差不多痊癒,看樣子再過兩日連最後的痕跡都會消失不見。

    此外,他早先被黑衣男子震裂的雙手現在也都早已止血,傷口閉合,被恐怖力量震動而掀開的指甲,裂傷也都消失了。

    王煊估算,再有一兩夜的時間,他身上不會留下絲毫痕跡。

    主要是因爲,他剛纔進入內景地,金身術又一次突破,讓他的身體完成一次蛻變。

    同時,這與他體內旺盛的生機有關。

    王煊聽到黑衣男子嘶啞的聲音,不禁一怔,對方想讓狙擊手停止射殺他?

    瞬間,他明白了黑衣人的心意,這的確是一個對舊術有很深的情結、曾經懷着一腔熱血要將舊術路走通的人,對方在他身上似乎看到了希望,所以最後關頭想保住他?

    “要殺我的人是……”王煊開口。

    “快走,他們有……能量炮!”黑衣男子搖頭,焦躁的衝着他低吼了一聲,再次噴出一口血。

    幾乎是同時間,王煊感覺死亡陰影再次臨近,他所在的這塊區域都被籠罩了。

    不過,他現在正處在最強大的狀態下,精神感知到危險臨近,他第一時間就衝了出去,沒入密林深處。

    遠處,那幾人果然組裝了一個小型的能量炮,並在這時發動了。

    他們在抱怨,如果不是下雨,誤判王煊不會來了,他們早先根本不會拆卸掉能量炮,浪費了時間。

    咚!

    原地,黑犼被轟爛,徹底斃命,恐怖的能量掀起岩石等,有一塊直接砸在黑衣男子的胸口。

    他被撞擊的一聲悶哼,翻滾出去很遠,原本就被重創,現在更爲嚴重了,眼看活不成了。

    很快,他的眼神就暗淡了下去,就此死去。

    若是沒有這一擊,以當今的科技醫療條件,將他送到醫院或許還有救,只是可能要換上人造的心肺。

    王煊在林中飛快穿行,直逼能量炮所在地,身體不斷變換路線,敏捷與快到了極致。

    練成金身術第五層的他,無懼荊棘等攔路,一衝而過,體質強大的可怕,很快就距離那裡不遠了。

    “他……來了!”有人聲音都顫抖了,儘管有先進的儀器等,可以捕捉到王煊的身影,知道他在快速臨近,但是多次瞄準都無法鎖定,他在不斷變換位置。

    獵殺行動,最終成爲了反獵殺!

    半個小時後,王煊離開大黑山,心情十分複雜,因爲那幾人都死去了,人生第一次硬着心腸格殺同類。



    上一頁 ←    → 下一頁

    異能之紈?寧小閑御神錄蓋世帝尊海賊之最惡新星極品上門女婿
    我當道士那些年滄元圖大明帝國日不落帝道獨尊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