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深空彼岸 » 第三十九章 黑山大戰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深空彼岸 - 第三十九章 黑山大戰字體大小: A+
     

    黑色雲層很厚,夾着炸雷與閃電,大雨像是瓢潑似的猛烈砸下來,落在普通人臉上都會生疼。

    王煊動作矯健,一躍而起,衝進密林中,徹底消失不見。

    雷霆炸響過後,天地再次黑暗下來,雖然相距很遠,但是王煊確定那頭黑色的犼身上是個男子。

    荒無人煙的大黑山,茂密的老林,還有那帶着戾氣的黑色兇獸,讓人感覺到一種瘮人的寒氣。

    常人若是見到,必然心生恐懼,有種深山遇老屍的氛圍。

    數十年來,大黑山附近的人都搬走了,可以說人跡越來越少,而在今天,竟有罕見的生物馱着人逼近。

    王煊悄無聲息,在山林中快速穿行,他迂迴曲折,不斷改變方位,他感覺到了異常,危險在臨近。

    “吼!”

    突然,一聲大吼像是驚雷在山林中響起,一頭龐大的黑影躍起,撞斷樹木,撲向王煊。

    王煊一縱就是六七米遠,躲開它兇猛的撲殺,後方地面劇烈震動,枝杈斷裂的聲響傳出,以及震耳欲聾的獸吼聲更近了。

    一道閃電劃過,照亮昏暗的林地,露出它的樣子,它長足有五米,高近兩米,滿身都是濃密的黑毛,猙獰無比,血盆大口張開,牙齒像是匕首般鋒銳,雪白森然。

    它移動身體時地面都在顫,一爪子向前揮過來,沒有碰到王煊,將一棵碗口粗的樹直接喀嚓一聲拍斷,倒在地面。

    王煊避開撲擊,迅速來到它的身側,揮掌向前拍去,砰的一聲,強如這頭龐大的兇獸也一個踉蹌,劇烈晃動,而後發出更爲憤怒的吼聲,比天上的雷聲還要響,震的人雙耳嗡嗡轟鳴。

    同時間黑犼身上的人躍下,快如閃電,凌空就是一腳,向着王煊的心口踹去,動作極爲凌厲與兇猛。

    王煊反應神速,不僅側身避開那頭黑犼的血盆大口,更是後退,躲開那沉重而有力的一腳。

    喀嚓!

    那個人凌空一腳踏空後,借勢踏在旁邊的一株大樹上,直接讓樹幹折斷,他藉此之勢人依舊在半空中,向着王煊迅猛的踢去。

    同時間,那頭黑犼也帶着驚人的戾氣撲了過來,龐大的體形震動山林,撞的枝杈等不斷碎掉。

    王煊雙目冷冽,他被一人一犼共同夾擊,避無可避,直接騰空躍起,一腳向着那頭兇獸踢去,同時雙掌划動,迎向那人掃過來的腳掌。

    “嗷吼!”

    五米長的龐然生物雖然很兇暴,但是在密集的山林中行動多少有些不便,被幾株水桶粗的大樹所阻,無法騰挪,它張開的血盆大口沒有咬到王煊的腳掌,反而被他一腳蹬在鼻子上,頓時痛的它慘烈嘶吼。

    鼻子對它來說最爲脆弱,瞬間被蹬裂,血流如注,龐大的頭顱都有些暈眩,踉蹌着後退,踩踏的矮樹折斷,灌木碎裂。

    當然,這也與王煊的那一腳的巨大力量有關,換成是常人來踢,哪怕犼鼻子脆弱,也根本踢不動。

    同一時間,王煊的手掌拍到那人的腳掌上,發出一聲沉悶的響聲,像是一道悶雷在林中震動。

    王煊感覺到右手發麻,但是,他沒有任何退避的意思,左手同時壓了過去,拍向那人的小腿。

    那人動作很快,身在半空中如同猿猴般敏捷,雙手抓住一條枝杈借力,收腿成功,避開小腿最爲脆弱的迎面骨,換成腳掌發力,猛烈踏了回來。

    砰的一聲,又是一次沉悶的聲響,王煊借力凌空飛出去數米遠落地,踩碎許多低矮的灌木,就是有些岩石都被他踏裂了。

    可想而知,兩人間的碰撞多麼可怕,王煊承受了何等恐怖力量的衝擊,在這種力道下,許多采氣與內養有成的高手都要大口咳血,手掌即便沒被踢碎,也要全面骨裂。

    王煊甩了甩雙手,感覺有些發麻,相當的疼,但是虎口沒有被震裂,手骨也不曾骨折。

    這就是金身術第四層的體現,連一般的匕首都不見得能劃破他的體表,防禦力非常驚人。

    不過,這也更進一步證明對面那個人的強大,身手很矯健,出手非常凌厲,腳掌的力量極大。

    那個人也很意外,甚至說在吃驚,通過彙總的資料分析,他已經充分高估王煊,認爲他很強,年紀不大,掌力就已經強過鐵砂掌等,在舊術領域中是一個難得的年輕高手。

    直到真正動過手後,他才意外的發覺,那所謂的高估還是錯了,這個年輕人居然能擋住他兩次進攻。

    “吼!”

    那頭黑犼咆哮,震的山林都在晃動。

    雖然大雨滂沱,但在這麼近的距離內,王煊還是看清了那一人一犼。

    那是一個看起來四十餘歲的中年男子,面色紅潤,滿頭黑髮,但是眼角的魚尾紋出賣了他真實的年齡,他只是保養的好,王煊猜測,他多半有五十幾歲了。

    至於對面的那頭黑色的兇獸,不是舊土的物種,是新星培育出來的,形體與神話傳說中的犼有些相近。

    據說在新星那邊,也是最近一二十年才人工培育與馴養成功,比雄獅與猛虎更爲強健有力量,一出現就深受新星不少富人的喜愛。

    最近幾年,舊土也有一些人開始養這種猛獸,顯然一般人供養不起,每天高品質的鮮肉就需要不下百斤。

    眼前這一頭比其他人工養大的犼還要龐大與兇猛不少,顯然算是異種,罕見的兇暴,許多舊術領域的高手都不見得能擋住它的撲殺。

    “小夥子,真是不簡單啊,我在你這個年齡段時,遠沒有你強,練了這麼多年舊術纔有所成,你再這麼走下去,有望成爲舊術領域的宗師級人物,甚至還能綻放出更爲絢爛的光彩,再現舊術傳說中的一些輝煌成就。”

    這個人身穿黑衣,完全融入到昏暗的林地中,他雖然可能有五十幾歲了,但是體力強大,兩隻眼睛炯炯有神,說話更是像是金鐘撞擊般,鏗鏘震耳。

    王煊眼神很冷,這是有預謀的來伏殺他,提前知道他要來大黑山,早就等在這裡了。

    他昨天晚上才和兩個發小聯繫,說要進山,結果這個黑衣人直接就知道了,騎着黑犼在山林中等他。

    王煊相信兩位發小,因爲,黑衣人不可能什麼都能查清楚,怎麼可能提前預料到他要找兩位朋友進山,應該是有人監聽了他的通話。

    “灰血組織的?”他冷漠地問道,最近這段時間,連續三次被人襲殺,他已經忍無可忍。

    黑衣人坦然,道:“不是,我對他們有些失望,在舊土的據點被連根拔起,逃出來的人最近躲躲藏藏,不敢見陽光,所以我親自出手了。”

    王煊聽到後,殺氣陡升,躲在幕後的人出現了?!

    他心中怒火焚燒,平白無故一而再的被人襲擊,想要殺死他,真當他容易揉捏,好欺負嗎?

    他自認爲沒有與人結過大怨,無論如何也不至於遭人暗殺纔對,結果對方接二連三來找人殺他,是可忍孰不可忍!

    既然正主親自找上門來了,那麼今天就算一算這筆賬。

    “我並不認識你,自認與你沒有過沖突與仇怨,你爲什麼一而再的針對我?”王煊沉聲問道。

    突然,他迅速朝着旁邊撲去,原地一株手臂粗的小樹斷了,樹幹崩碎,樹冠傾斜倒了下去。

    王煊眼神幽冷,這個黑衣人身手這麼強,也沒有託大,暗中居然還安排有狙擊手,剛纔說話不過是爲了穩住他。

    顯然,今天下大雨也出乎這些人的預料,早先他們都認爲王煊不可能來了,躲在山洞中避雨,直到感知敏銳的黑衣人眺望,發現王煊的身影,他們才又開始出動,找有利的地勢。

    在這些人中,自然屬騎着黑犼的中年人動作最快,他認爲一旦親自動手,在很短的時間內就應該可以解決掉王煊。

    王煊兩次進入內景地,將金身術練到第四層後期的同時,精神力量也變得格外旺盛,在危險來臨前感知超級敏銳。

    突然,他再次撲了出去,方纔立身的位置,一株大樹上出現一個非常恐怖的彈孔,子彈飛過,讓樹幹都爆碎了,顯然是禁用的特種子彈。

    短時間內,暗中已經有兩人開槍了,對他到底有什麼仇,正主開始親自走上前臺來了。

    王煊沒有任何的猶豫,直接撲殺向黑衣人與那頭兇犼,他就不信暗中的人能那麼精準的避開黑衣人與那頭犼,可以直接命中他。

    因爲他與黑人的動作都很迅猛,實在太快了,再有那個龐然大物撲殺與阻擋,想狙殺他,難度不小。

    王煊決定,先殺黑犼以及幹掉這個黑衣男子,再去找那些槍手。

    不得不說,這個黑衣人太強了,一雙手竟有淡淡的金色光澤,練成了某種極其厲害的舊術,拳掌力量巨大無比,偶爾拍擊在大樹上,直接打爆樹幹,實在是有些恐怖。

    另外,他的腳掌也一樣有力,踏裂岩石,借力在樹幹上騰躍起來時,大樹會發出喀嚓聲倒下去。

    王煊練舊術有成以來,第一次遇到這樣的勁敵,如果他沒有練成第四層金身術的話,今天必死無疑。

    兩人快速移動,撞碎不少林木,連那頭犼都快跟不上他們的節奏了,數次差點撲到它主人的身上。

    砰!

    又一株水桶粗的大樹折斷,倒落下去,兩人騰挪,拳腳不斷碰撞,像是一道道驚雷在林中炸響。

    王煊發現,自己的虎口都裂開了,有血水滴滴答答淌落下去,這讓他深感吃驚,對方的拳掌太堅硬了,連第四層的金身術都有點防不住。

    “大金剛拳?!”他露出驚容,猜測出對方練的是什麼了。

    他自己也練過金剛拳,但卻是初級的拳法,完整的是大金剛拳,是一門威力奇大的體術,屬於佛教秘傳經文。

    黑衣人帶着冷意,沒有回答,身體比猿猴還敏捷,比獅虎還兇猛,再次殺了過來,震的王煊手臂發麻,雙手都紅了,虎口那裡裂傷加重加深。

    轟!

    突然,王煊加速,拳掌猛烈,最後更是全身撞擊進黑衣人的懷中,等了很久,終於得到這種機會,喀嚓一聲,他用身體撞斷黑衣人兩根肋骨,讓他大口咳血,直接飛了出去。

    黑衣人在劇痛中深感震撼,他原以爲王煊與他一樣,練成某種秘篇絕學,拳掌堅硬,力量大的驚人。

    再加上王煊有意隱藏,沒有用身體去硬抗他的大金剛拳,給他造成錯覺,並沒有看出,這個年輕人全身都很堅韌。

    “金身術第四層?!”他震驚了,終於知道王煊練成了什麼,對方的拳掌之所以堅硬異常,拳法是其次,主要是因爲經過金身術的加持導致的。

    吼!

    那頭黑犼看其主人落在下風,兇猛的撲向王煊,張開血盆大口,非常的殘暴。

    砰砰砰!

    王煊落在它的身上,對着它的鼻子與額骨那裡猛烈揮動拳頭,血花濺起,將這頭兇獸的頭部打出一個血窟窿,讓它發出悽烈的嘶吼聲,轟的一聲倒了下去。

    感謝:哦豁Ovo、書友20210417051813882、皮皮辰起飛。

    謝謝以上盟主的支持,感謝。



    上一頁 ←    → 下一頁

    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寧小閑御神錄蓋世帝尊
    海賊之最惡新星極品上門女婿我當道士那些年滄元圖大明帝國日不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