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深空彼岸 » 第三十五章 近仙近妖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深空彼岸 - 第三十五章 近仙近妖字體大小: A+
     

    自己都說了什麼?王煊懊惱,在這種荒蕪的地方,恐怖的氛圍下,絕對不能亂說話。

    一點聲音也沒有,一輪白慘慘的月亮突兀的出現高空,昏暗的廢墟中蒿草叢生,景象越來越不對。

    那個女子披頭散髮,遮住面孔,凌空懸浮在夜空下,與王煊相距不足數尺,那雙紅豔豔的小鞋就在眼前。

    王煊心頭狂跳,這是女方士的精神能量殘留物嗎?還有,怎麼月亮都出來了?與皎潔不沾邊,像是一張沒有血色、十分蒼白的臉。

    他不說話了,這種關口沉默是金,以不變應萬變。

    他運轉先秦方士的根法,自虛無中接引神秘因子,星星點點,飄落在詭異而又恐怖的斷壁殘垣間。

    半空中那個女子也沒什麼動靜了,就懸在那裡,一身白衣在夜色中是如此的醒目,雖然身段修長,看起來很美好,但是長髮將面部蓋住,她有些像無面女鬼般,寂靜無聲,實在有些瘮人。

    王煊等了片刻,慘白月光下的女子始終無聲,一動不動,就這麼與他對峙。

    他覺得這樣等下去不是辦法,很認真與誠懇地開口:“我無意冒犯,只是意外進入這片內景地,作爲一個後世人,言行舉止可能與先秦時期的禮法不相符,但這並不是我本心不敬,只是時代變了,現今的人都這樣交談,如果你覺得需要什麼禮數,我可以補上。”

    然而,蒿草叢生的廢墟中,還是寂靜無聲,那個女子沒有什麼反應。

    王煊考慮,自己是不是該多活動下?腳下多帶起幾縷微風,說不定這些昔日的精神殘餘能量就會消散。

    他想繞過女子,離開這片廢墟。

    在他的帶動下,地面上的瓦礫以及一些半倒塌的牆壁等都消散了,但是那女子依舊懸空。

    並且她無聲無息,在他繞過去的剎那,又突兀的出現在眼前,那雙紅豔豔的鞋子與他眉心齊平。

    王煊意識到不妥,後背冒起寒氣,內景地中真的出狀況了,這女子有些不對頭。

    她剛纔是怎麼出現的?一掛雷霆從天而降,刺目之極,然後她就顯現出來了。

    真要是邪祟與妖鬼的話,應該懼怕雷霆纔對,她是什麼情況?

    精神能量殘留的較爲濃郁的一團嗎?王煊避開她,向廢墟外走去,結果在這個過程中女子跟着,始終懸在他的眉心前。

    王煊頭大了,這是被人盯上與鎖定了嗎,她想幹什麼?仔細想想,他又無懼了,人都死去三千年,殘留的精神能量還能怎樣?

    他不信邪,走出廢墟,自顧練金身術,就當沒看到她,周身力量運轉,斑斑點點的金光在他眼中閃過。

    他的精神力很旺盛,他平靜而從容,如果真有鬼怪之說,那麼他身上的陽氣應該濃郁的嚇人,畢竟他年輕而血氣鼎盛,無懼鬼物。

    王煊非常鎮定,演練金身術,這種體術的動作幅度自然很大,有次竟觸及到紅鞋、白衣的女子。

    刷的一聲,她消散了,就此不見。

    王煊很冷靜,沒有什麼喜悅,按照自己的節奏來,見怪不怪,其怪自敗!

    他的實力在穩步增長,立身在空明時光中,對先秦方士來說都無比重要,是他們力量的源頭之一。

    更遑論是現階段的王煊,隨着時間消逝,他的體表震動,運轉強大的體術時出現淡淡的金色。

    wωω•ttκд n•¢○

    直到他又一次無比疲累,停了下來,他該運轉根法來接引神秘因子了。

    突然,他覺察到異常,有股冷幽幽的風在他脖子那裡吹過,直到這時他才發現,不知道什麼時候起,懸在他身前的女子換了地方。

    他練金身術過於投入,忽略了外在的一切,現在轉身驚愕的發現,那個女子雪白長裙飄動,紅鞋刺眼,就在他的背後。

    “有風……”這讓他心頭悸動,情況越發不妙,女方士殘餘的精神能量可以干預內景地不成?

    他轉身,結果那女子如影隨形,跟着他在動,始終懸在他的背後,那雙紅鞋都要觸及他的肩頭了。

    真正的如芒在背,簡直讓他有些受不了。

    他開始分析,這到底是什麼狀況,理論上來說人死如燈滅,什麼都留不下。

    女方士在三千年前就死去了,如果她還能活過來,也不會等到現在。

    “殘留的精神能量……”他確信,問題就出在這裡,究竟是原本就散開在內景地中,還是說……不久前被帶他帶進來?!

    當想到後一種可能,王煊有些發毛,他震裂羽化石,其中的神秘因子與女方士的殘餘精神能量跟着衝了進來,所以導致出現異常?

    理論上來說,人死不可能復活,但是,內景地與現世不一樣,至今不可理解,古人都沒有清晰的描述,神秘莫測,在這裡如果有些異常,也不是沒有可能。

    “不管你是原本就在這裡,還是我帶進來的,你到底有什麼想法與訴求,可以明示給我嗎?始終這樣跟着我也不是辦法。”

    王煊背對着她,沒有再轉身,他很想弄清楚,這團殘餘的精神能量到底想幹什麼。

    他可沒有什麼旖旎的想法,什麼女大三抱金磚,女大三千位列仙班,真要有這種念頭,而女方士的精神殘餘能量也確實有嚴重問題的話,估計會立刻讓他慘死!

    可惜,女子始終靜靜的懸他的身後,場景的確有些瘮人,披頭散髮,白衣紅鞋,不見面孔,像是慘白月光下的吊死鬼。

    數次開口都不見迴應,王煊徹底絕了念頭,不再與她交流,真要有什麼事兒那就來吧,他不管這些了。

    內景地,神秘物質飄落,當王煊的精神重新旺盛起來後,他再次開始練金身術,任那女子飄在他的身後。

    就這樣,數年過去,王煊感覺進來七八年了,金身術第四層被他推向後期!

    他由第三層後期練到第四層後期,實力真正是提升了一大截,在他眼底深處偶爾會有金霞閃過。

    “一般的匕首都不見得能刺進我的血肉中。”王煊冷寂的心熱烈起來,一旦進入內景地,他的實力就會大幅提升,對他來說,這裡神秘,未知,蘊含着希望與強大的力量,神秘因子飄落,讓愈發沒落的舊術可能會因此而改變現狀。

    先秦時期舊術格外燦爛,強大的方士對抗可能會涉及到羽化層次的力量,而道教初立的年代也有各種神話傳說。

    時光流轉,到了當今這個時代,還在走舊術路的人沒有多少了,近代以來連出現個宗師都極其困難,更遑論是超凡。

    很快,內景地晃動,有些不穩了,王煊知道時間到了,他即將脫離這片虛寂之地。

    兩塊羽化石讓他在這裡停駐七八年的時間,可謂發揮出了極其驚人的價值。

    王煊鄭重地開口:“我要離開了,如果實力允許,我出去後會想辦法保你的肉身,儘量不會讓他們亂來!”

    馬上就要離開了,他希望這個女子不要鬧妖,讓他順利走出去。

    當然,他並不是隨口說說,而是真心覺得,如果將來他舊術有成,能夠干預到大興安嶺地下的實驗,一定會出手相助,他確實覺得女方士很慘。

    轟!

    天地間,一道璀璨的雷霆劃過,天空中白慘慘的月亮墜落,直接出現在女子的身後,竟化成血月,將她映現的越發的妖異。

    雷霆交織,血月前的女子擡起頭,臉上的長髮飄起,露出她的真容,果然是女方士,膚色雪白晶瑩,美麗的面孔近乎不真實,如同謫仙臨塵,挑不出一點瑕疵。

    她白衣紅鞋,懸在血月前,有種介於仙與妖之間的獨特氣質,給王煊留下極其深刻的印象。

    一個死去三千年的女子,在內景地中看着王煊,最後不知是他的錯覺,還是最後內景地消散前,光影扭曲與模糊,他彷彿看到那個女子在笑。

    近仙近妖,風姿絕世,氣質無比的獨特,讓王煊感覺絕美的同時,還激靈靈打了個冷顫,總覺得妖異。

    下一刻,他徹底離開內景地,倏地睜開雙眼,霎時間,房間中像是劃過兩道淡淡的金芒。

    王煊起身,眼底深處的金霞隱去,他感受到現實中自身的強大,他的體術的確提升到了金身第四層後期。

    他取了一柄匕首,在手臂上劃過,竟被迅速彈開,只留下一道淡淡的血痕,強大的生機涌動,滲出的血絲很快就消失了。

    第四層的金身術不僅全面提升血肉的堅韌程度,也讓他的精神力越發的旺盛與強大,此外還讓他身體恢復力更加驚人,生機勃勃,他的身體素質全面提升。

    至於他的攻擊力,想都不用想,遠勝從前!

    王煊微笑,這樣的成就沒有理由不喜悅,有種難言的收穫與滿足感,身心明淨愉悅。

    更爲重要的是,因爲兩塊羽化石,他探索出一條可行的路,讓見效很慢的舊術或許可以在他身上重新璀璨起來。

    “某些千年古剎屹立不倒,一直都有大德高僧化虹的傳說,是否等同於羽化?”

    “某些道教名山,以及他們的祖庭中,從來不缺少羽化飛仙的傳說,若無意外,應該留下了奇物。”

    王煊認爲,只要是發生過羽化大爆炸的地方,多半就會有羽化石這種奇物留下。

    所以,這一晚他帶着滿足的笑容進入夢鄉,直到天亮醒來時他還在笑,不過很快他又不得不迅速穿衣洗漱,因爲他今天要上班,去大興安嶺探險只請了一天假,再不走就要遲到了。

    感謝:林旭之王、jcwei1203、一生永慧、永恆安眠曲、喜歡吃牛肉的厚厚。

    謝謝以上盟主的支持!



    上一頁 ←    → 下一頁

    醫手遮天武器大師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陰陽鬼術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
    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寧小閑御神錄蓋世帝尊海賊之最惡新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