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離婚無效:總裁前夫不放手 » 第二卷 前夫不放手_第八十四章 兩清了(二)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離婚無效:總裁前夫不放手 - 第二卷 前夫不放手_第八十四章 兩清了(二)字體大小: A+
     

    擡着頭,向着門外走,拉着我的行理箱,一切都要結束了。

    當日,我是爲了醫院裡聽到的那個秘密而回來的,我是要向龐曉娜報仇纔回來的,現在仇沒有報成,卻害了一個無辜的人。

    我知道,我就是有錯的,只不過龐昕的態度,也讓我特別的痛心跟死心......

    也許,我們就根本不適合在一起,他的世界太大了,卻容不下我。

    拉着行理箱,我還是原到原來住的地方。

    “誰啊!”在幾次的按門鈴之後,門終於打開了,謝子龍沒有耐性的問。

    他的上身是什麼都沒有穿,下身只穿了一條休閒的短褲,看來他剛纔在裡面洗澡。

    “雨晨?”意外的看着我,他的視線緩慢的落下,落在我的行理箱上,心裡已是有數。

    “我暫時回來住一個晚上吧!之前任大哥給我送了一個複式的洋房,那邊我很久沒有過去,需要打掃一下才能入住,明天我再找人打掃。”拉着行理箱,我直接進入去。

    這原本是任大哥送給我的房子,送給這傢伙後他倒是一直住得很心安理得,看不想搬走的意思。

    “龐昕知道你搬出來了嗎?”謝子龍看着我進入,關上門後跟在我的背後問。

    “他知道了,他說若龐家欠我一個孩子的生命,那麼王琳那雙腿就是還給我的,以後我跟他們龐家兩清了。”拉着行理箱,走到大廳裡,我卻不知道要去哪裡纔好。

    站在這裡,心裡苦苦的。

    這房子就只有一間房,當日任凱拓見我不肯要他送的地方,所以就給我安排這套房的。

    “什麼叫兩清了?他是要趕你走的意思嗎?他太過份了,他不是說自己有多麼愛你嗎?就算這一次王琳雙腳不能走路是很慘的事,但這也不是你一個人的錯,如果真的要趕人走,龐曉娜纔是第一個。”謝子龍憤怒的走到我的面前。

    擡眸看着他,我苦澀的笑了笑。

    是啊!我亦這麼想的,若我真的有錯,龐曉娜纔是最大的罪人。

    可是,龐曉娜是姓龐的,是他們家裡的人,而我是姓沈的,與他們無關......

    “我好累了,能讓我回去睡一會嗎?”看了看我的房間,有些泄氣。

    這大廳就已經這麼亂了,還別說那房間會是怎麼樣子的,不如睡大廳更好。

    “可惜清心是跟家人一起住,不然你可以先過她那邊住。”謝子龍看懂了我眼裡的嫌棄,苦惱的皺起眉。

    “我去住酒店吧!”想了一下,我轉身想要走。

    “去哪裡啊!去什麼酒店呢?你一個女孩子家去酒店多危險,而且你現在的情緒這麼不好,你還是在這裡休息吧!哪裡都別去,先好好的睡一覺,明天我跟你一起去打掃好任凱拓送你的那個複式洋房,然後你再住進去。”謝子龍拉過我的行理箱,嘴裡不停的在嚷嚷着:“還好當時任凱拓送你那房子的時候有轉到你的名下,要不然VOB真的被收購了,你就連個房子都沒有。”

    “你這麼說,我倒是記起來,這房子是在任大哥的名下的,如果他的財產將來真被凍結,你也得走。”我諷刺的笑了笑,走到沙發上坐下。

    “你還好意思開玩笑呢!我去收拾一下房間,你一會進房間裡睡吧!我一個大男人的,睡大廳好了。”任凱拓走向房間,想了一下又轉回來:“你到底有沒有吃飯啊?”

    “沒有。”想了一下,我喃喃的低語,搖頭。

    沒有想到吃飯,根本沒有那個胃口。

    “算了,我先去給你煮點什麼,然後再給你弄房間吧!”謝子龍嘆了口氣,走回到廚房去。

    看着他爲我而焦急,我軟軟的臥在沙發上,遠遠的看着前方,竟然看不到方向。

    心很痛,各種的凌亂,今天的一切事情不停的在腦海裡重複着,我不知道從哪一個環節裡出錯了,但一切都是無法回頭的。

    眼淚無聲的滑落,腦海裡仍記得龐昕昨晚的溫柔,他的細心說話,一切就好像剛剛發生的事,如此的深刻,纔會磨心。

    “怎麼又哭了?”從廚房裡走出來,謝子龍走到我的面前蹲下,不放心的問。

    他皺起的眉心,第一次看見他如此認真的表情,是因爲對我的擔心。

    “我在美國的時候,好不容易纔放下對龐昕的愛與恨,我本來以爲自己能重新站起來,過得很美好的生活。可是我卻因爲任大哥的私心而回來了,他要報仇,所以我跟着他回來。我本來對龐昕跟萬依嵐是很恨很恨的,我該一直那麼的恨他們,那麼不願跟他們二人接觸,那我現在就繼續是那個重新開始的沈雨晨,而不是像現在這麼的痛苦。”咬着脣,控制不住的是眼淚。

    我的心那麼痛,這是別人不懂的......

    “雨晨,幾年前,你能在美國重新站起來,過上光彩的生活,現在的你一樣可以的。”

    “我知道,我可以,明天我就可以去安排公司開業的事,我就可以繼續過得光彩。可是隻有我自己知道,我的心被人挖空了,我很難受,哪怕我笑得再燦爛漂亮,我再也不敢相信愛情了。”眼淚已失控,我的心痛得如刀在割,最恨的是負出的深情,得到的結果最後還是如此。

    “雨晨,你別這樣好嗎?你這樣叫我很擔心。”謝子龍戚起眉,伸手替我擦去眼角的淚。

    “我好不容易,才決定不恨龐昕的,我本來想要放下一切,跟他離婚,可以重新開始的。爲什麼?爲什麼要讓我聽到那個秘密?爲什麼要讓我知道我的孩子是怎麼死的?我知道我害王琳的雙腿那樣對龐家來說是不能原諒的罪過,可是我的心也很恨,我恨龐昕爲什麼要這樣對我?他所謂的愛情?就是這樣嗎?”放聲的痛哭,忍着一天的難受,不哭不夠痛快。

    我不想再忍了,就想狠狠的哭上一場,哪怕只是一場.......

    “你不開心,就哭吧!”謝子龍伸手握着我的手,暗暗的給予我力量。

    他的溫柔,更讓我失控......

    “我很愛他,我一直在心時提醒着自己,不能投入得太多,我們最後還是不會有結果的。可是我真的很愛他,他是我第一次心動的男人,是我第一個男人也是我唯一的男人,我用盡我生命所有的力氣去愛他。可是爲什麼他要這樣對我?就算我是欠了王琳的,可是難道他們龐家就沒有欠我的嗎?他憑什麼叫我說兩清了呢?他的好妹妹將我們的孩子害死,他明知道我們的孩子不是無端死去,而是被人害死的,可是爲什麼他卻一句話都不說?如果他能罵我對王琳過份,罵我瞞着他,那他爲什麼不想想我爲何要瞞着他?他爲什麼就能罵我,而容忍我們的孩子就是那樣的死去?什麼叫兩清了?如果王琳滾下山去是我的錯,那麼我們的孩子呢?龐曉娜害死我的孩子,就能隨便承認一下就過了嗎?什麼叫兩清了?”放聲的哭,我不知道我的難受是爲了龐昕的無情,還是龐曉娜的狠心,還是我的過失。

    我只知道,我很想很想放聲的痛哭一場......

    我的心,是那麼痛......

    每每想起龐昕說的那段話,心如千刀在割......



    上一頁 ←    → 下一頁

    最強兵王回到明末當梟雄程醫生,餘生請多指教北宋大丈夫最初進化
    超級神掠奪我和傲嬌空姐的荒島生活快穿逆襲:神秘boss萬古最強宗重生之貴女平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