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離婚無效:總裁前夫不放手 » 第二卷 前夫不放手_第七章 二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離婚無效:總裁前夫不放手 - 第二卷 前夫不放手_第七章 二更字體大小: A+
     

    或者,在王琳與任凱拓之間,我的確是偏心的。

    “你認爲我對任凱拓就沒有半絲的在乎嗎?如果我真的不在乎他,你以爲他怎麼能一直如此順利呢?這些年來他一直追着我們龐氏來攻擊,以各種方式去得到我們龐氏的發展方向,總想要試着去捷足先登,總想着要超越我。可是你看看,他出來社會有多少年呢?他現在的成就除了一天是因爲他的努力以外,你以爲我對他的縱容就沒有半絲的作用嗎?”龐昕冷笑,碗放下。

    他已經吃完一碗了。

    放下碗,盯着我,他接着又說:“如果換作是別人,而不是他,我龐昕早在他第一次存心要跟我作對的時候,就足夠的能力讓他永遠無法在這個圈子裡面站得穩。你難道會不明白,這是一個權勢能控制一切的社會嗎?只要我是存半點壞心腸,有半點想要對付他的念頭,他怎麼會有今天這樣的成就?”

    震憾的看着他,我沒有再說什麼,心裡有許多的波動,第一次覺得我真的不太瞭解龐昕。

    至少我從來沒有想過,任凱拓處處要龐氏相爭相鬥,可是龐昕卻從來沒有對他作出過任何的還擊或報復。

    這不是一種縱容,又是什麼呢?

    若說龐昕心中對任凱拓沒有半點的兄弟情宜,像他這樣的人又何須對着一個對自己窮追猛打的人客氣呢?

    放任跟縱容,就是一種愛的表現吧!

    哪怕龐昕一直不肯承認任大哥的存在,可是他仍是對這個不同一個母親所生的弟弟有着相讓跟容忍的大量。

    “別用太感動的眼神看我,我會認爲你已經重新愛上我了。”伸手輕挑我的下顎,他笑得特別的得意。

    第一次,我痛恨着這張餐桌桌子太小了。

    “我纔不會愛你,從來都不愛。”倔強的低下頭,嘴裡替自己爭取着絲絲尊嚴:“我當初也只是爲了孩子才嫁給你。”

    “我知道,你嫁給我是因爲你愛我。”龐昕笑得輕笑,他的手伸來,將我的手握在他的掌心中。

    用力的掙扎,我卻怎麼也掙不脫,我越是用力,他握得越緊,緊得讓我有些痛。

    “你胡說。”我皺起眉,反駁。

    “你的日記我看了,不小心的看到你說你愛我,看到你說那一天晚上對你來說有多麼的重要跟幸福。”笑得很壞,壞得讓人氣得牙癢癢,龐昕貼近我,在我的脣邊小聲的訴說。

    我意外的看着他,大腦有些遲鈍,不太明白他在說什麼。

    什麼意思?我的日記?

    立即的,我想到了前些天去我們以前住的那別墅的時候,我偷回來的那本日記,心跳就差沒有立即停止,臉色肯定很難看吧!

    我想,若現在有一面鏡子在我的面前,肯定能看到我的臉色很慘白吧!

    “你......”我又羞又怒,一時間不知道要說什麼,想罵又罵不出來,更多的羞澀讓我氣得無法發作。

    “其實,我現在也好像愛上你了。”輕輕的笑,他的說話從脣邊掠過。

    吻,很輕的落下,緩慢的貼着我的脣,如不捨一般的吮吸着。

    我錯愕的睜開了眼,看着眼前放大了的五官,心跳屏住了,呼吸也屏住了。

    也許不是這個吻有多麼的震憾,而是他說話裡的那幾個字吧!

    這看似輕淡的說話,對我來說卻從不輕淡的。

    “啊!”意識慢慢的回攏,我用力的將面前的男人推開,整個人彈跳站起。

    “我又不是妖怪,你用得上這樣的反應嗎?”龐昕皺眉冤枉的問。

    “龐昕,請你記清楚,我們離婚了,你以後都別在我這裡胡鬧了,出去。”生氣的指着大門的位置,我只想立即的,快速的,將人給趕出我的地方。

    “法律上沒有明文規定,離婚了就代表以後要老死不相往來的,在我的心裡那離婚紙也只不過是一張紙,可是你跟我的關係卻最真實的存在。”不知羞恥的人,說這些笑話的時候臉也不紅。

    “我們以後就老死不相往來好了。”我只想趕人,將他煮的東西全倒到一起:“你快走,我還要去應酬,你若想吃宵夜回龐家去吃。”

    “能不要這麼生氣嗎?”看着我激動的動作,龐昕站在原地沒有動,語氣特別的溫柔用心。

    “不,我這不是生氣,我是沒有耐性跟你胡鬧下去了,請你離開我的世界好嗎?我要離婚不是跟你鬧着玩的,請你走。”伸着手,我鄭重其事的宣佈。

    “我會跟你離婚,爲的不是老死不相往來,而是給一個機會我們重新再來。我想要以一個男人的身份,重新的追求你。”低下頭,龐昕坐下,拿起筷子將那些我倒在一起混亂不堪的菜繼續吃起來。

    “你這不是在追求,這叫死纏爛打,很讓人討厭。”我生氣的瞪着這樣的他,心裡有些難受。

    其實他何需這樣呢?想他龐昕又怎麼需要如此放下架子,在這裡看我吵鬧,聽着我將他的心思倒掉的菜呢?

    “我知道你也許很討厭我,可是無所謂了,因爲我不捨得看你去應酬那些有的沒的的人。”龐昕繼續的吃,彎起的笑特別輕。

    “你別吃了。”生氣的將他的筷子奪走,我不想看着他吃那些菜。

    “可是我餓了,怎麼辦?我今天忙了一整天,就早餐吃過一個湯麪,到中午秘書給我買了一個外賣,可是我才吃了一會就接到一個國外的電話,結果談了兩個小時,那飯就涼了沒有吃,下班以後我趕到醫院裡,因爲萬依嵐給電話我,說要跟我商量一點事,我想知道她在想怎樣,所以就趕過去,之後就在醫院裡一直等你,就到現在了。”龐昕平淡的解釋着他今天什麼都沒有吃,看着那些髒亂的菜,最後衝着溫柔的一笑:“雨晨,你讓我吃一點吧!還是很餓。”

    “我去給你重新煮一點吧!”放下筷子,我失去力氣的,低嘆。

    可悲的發現,我拿他沒有辦法。

    有時候人就是如此犯賤吧!自己吃什麼都無所謂,可是......看着自己心愛的男人吃得委屈,心裡不好受。

    愛?是啊!就如龐昕剛纔所說的那樣,我跟他結婚就是因爲愛他。

    我無聲無息的跟着任凱拓離開這裡,就是因爲愛他,不敢回來面對他,害怕面對要離婚的事實。

    到最後,我放下恨,決心離婚,也是因爲愛他,所以才更想入過自己。

    不顧一切結婚,是因爲那時候太年輕了;帶着害怕逃跑,是因爲那時候還不懂得處理情感;現在爲了愛情放過自己,是因爲人成熟了那麼的一點點。

    我不想承認都難,不肯接受任大哥,是因爲不能放下龐昕。

    “別煮了,你廚房裡能煮的東西我全都煮了出來,裡面什麼都沒有。”站起來,龐昕牽着我的手,笑得有點狡猾:“不如我們到樓下的咖啡廳去吃吧!”

    “隨你喜歡。”看着被倒在一起的菜,那各種味道跟顏色混在一起,其實真的很難入口。

    “走吧!我請你吃飯。”拉起我的手,龐昕笑得特別的開心。

    “你打電話過去說一聲,說你今天有事不能應酬。”拉着我走,他在前面叮囑道。

    我無聲看着他的背,沒有應聲,心裡有很重的挫折感。

    我......就真的拿他沒有半點的辦法了嗎?

    他......若是愛我,我是否可以跟他重新來過?

    “打個電話回去說,你今晚要應酬我,懂嗎?”走進電梯內,龐昕將我用力的拉近,讓我幾乎要貼在他的懷中。

    “我爲什麼要應酬你啊?”眨着眼,我無辜的看他。

    不想推開他了,忽然間不想再爲難自己。

    “因爲你愛我。”龐昕想了一下,好看的眼眸微動,笑了。

    “胡說八道,那是八百年前的事。”我忍着笑,拒絕承認。

    “那好吧!就因爲我有有可能已對你着迷到不行了,所以你就好心的用點時間來陪我。”看我不反抗,龐昕就像更如意了,微用力,讓我完全的掛在他的身上。

    “好了,別亂來,電梯裡有閉路電視的,我可不想明天整幢大樓的人都在說我隨便跟一個陌生男人在電梯裡亂來。”我仍忍着笑,裝着微冷的將他推開。

    可是我的說話,早已不冷了。

    “那好吧!我們在沒有閉路電視的地方纔恩愛。”龐昕卻沒有忍笑,笑得那麼的得意。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統領狐族那些年一劍獨尊大王饒命網遊之倒行逆施外室女
    民國小地主極品學生重生千金歸來網遊之虛擬同步縱天神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