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離婚無效:總裁前夫不放手 » 第一卷 婚不歡愉_第七十五章 與任凱拓吵架(二)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離婚無效:總裁前夫不放手 - 第一卷 婚不歡愉_第七十五章 與任凱拓吵架(二)字體大小: A+
     

    這段時間,沈雨晨都在逃避他,他也沒着急,因爲他知道沈雨晨已經安排人處理離婚的事宜,而且聽說昨天已簽下協議書了。

    “可是地方你得到了,現在人家也讓你去發展你想發展的,我不過就想要你在商場那裡保留三層的地方,這難道就真的影響那麼大了嗎?”沈雨晨生氣的皺起眉,不服的想要爭取任凱拓的妥協:“當初我答應你去爭取那塊地,我負出了多少的努力,我是親口答應對方的,人家就是信任我們,所以才連個協議都沒有籤就賣給了我們,我們怎麼能現在說反口就反口呢?沒有誠信,以後怎麼做生意?”沈雨晨用力的吸了幾口氣,表示着她的不認同。

    對於她來說,錢並不是一切......

    “那只是你答應他的,並不是我們答應他的,再說了,我們不可能在那裡騰出商場裡的三層做什麼文娛中心的,要知道越是低下的三層,就越值錢。”任凱拓皺起眉,語氣也有點沉:“我不是教過你的嗎?別說什麼道義的,在商場上,贏跟能力纔是唯一的證明。你只需要替VOB賺最多的錢,而不需要面對什麼道不道義的。”

    “你......”

    “雨晨,你別這樣,其實那商場也不完全是我們VOB自己發展的,我們還需要集資,如果沒有更好的規劃,過幾天的集資會就不可能得到成功了。你也知道今年VOB所有的資金都放在南區那塊地上,現在這商場還要拆了重建,那可不是一個小項目,我們要顧慮的有許多。”劉威眼看情況不對,立即上前一步,擋住了憤怒的沈雨晨。

    “我知道,我理解,我也明白。可是當初人家有那樣的要求時,我有跟你們說過的,你們說只要能賣下那地方,什麼都可以答應。現在你們卻要教我反口?這是什麼意思啊?”沈雨晨重複的大口吸氣,無法接受他們二人的說話。

    也許她是有點婦人之仁,可是她實在無法說服自己背信棄義。

    她怎麼能忘得了,簽下出售書的那天,那個王老闆是怎麼對她叮囑的呢?

    若這規劃書跟招商書*以後,她要怎麼去面對那個王老闆?

    “我知道當初你答應了人家的,可是現在也是沒有辦法,要不......”

    “不必說了,我已經決定了,事情就是這樣算。”任凱拓沉下臉,打斷了劉威的說話。

    他向來是那種要怎麼就怎樣的人,他不習慣去遷就。

    而且他對這間商場寄予很大的希望,他若真的答應沈雨晨,那麼他想要找到大財團來支持他發展那商場就更難了。

    他不要出任何一點意外,這些年來他多麼拼命用力的在壯大自己,這一次是一個很好的機會,他絕對不允許半點出錯。

    他要讓龐家的那些人知道,他們母子並不如他們以爲的那麼低賤,他要替媽媽報仇,強大是他唯一的選擇。

    “好,你這麼決定就這樣決定吧!”沈雨晨用力的閉了幾次眼,最後無力的說。

    她知道,她再說什麼都沒有用了,任凱拓就是這樣的人。

    他決定的,就是一切。

    快速的離開任凱拓的房間,她已無心去工作了,只想離開VOB出去喘一口氣。

    房間內,劉威無奈的看着重新坐回去的任凱拓,重重的嘆了口氣:“看來,那位沈小姐裝得再怎麼強捍,也不過是一個小女人,她的心思其實不難懂,就一定沒有轉彎的餘地嗎?”

    “我在跟李家商議發展那商場的事,關於保留三層文娛地方的事,他們直接就否定了,認爲那是不可能的事。事情就只能這樣了,若沒有李家的幫助,我們是不可能抽出任何錢來發展那地方的。”任凱拓皺着眉,伸手輕撫額頭:“你知道的,我很着急這事,我們要趕在龐氏開發旁邊那兩間商場之前先搶先一步,先搶商機。”

    “我知道,可是她不知道吧!你就不想讓她知道你跟龐家的恩怨嗎?”劉威嘆了口氣,又問:“還有你爸爸,你就不想讓他知道,當年那份驗血報告被王琳換包了嗎?你就是他的兒子。”

    “他不是我的爸爸,從我媽因他的不信任而傷心死去後,我就無法再接受他們龐家任何一個人是我的親人這事實。”任凱拓皺起眉,想着當初的一切,用力的咬緊了牙。

    只能怪當時他太年輕了,不懂得保護自己的母親。

    他一直不相信,媽媽是一個水性陽花的女人,只怪那時候他太年少,不懂得如何幫助媽媽。直至媽媽死了,他仍執着於事,後來幾番調查才得知,原來那份DNA報告被王琳調包了,而那個所謂的‘爸爸’竟不敢相信媽媽的說話,將他們的血再驗一次。

    想着,他就無法原諒龐家的那一家的人。

    想到媽媽因冤枉而死,他就無法放下恨。

    現在,他只想要強大,然後一步一步的尋找機會報復龐家。

    他想要打敗龐昕,然後讓那個沒有心的男人知道,誰纔是他最棒的兒子。

    “我看得出你對沈雨晨還是挺緊張的,不是嗎?你何不讓她知道一切的真相,也許她能理解你。”劉威無奈點頭,知道要任凱拓放下恨是不可能的。

    有些恨太久了,就會刻進血肉之中,無法釋放。

    就像此時此刻,任凱拓眼裡的恨有多麼的重一般。

    “算了,就讓她先發發脾氣吧!我相信她很快就能明白我的想法。”任凱拓搖頭,決定不在這事上煩惱。

    他是在乎沈雨晨,可是跟沈雨晨相比,媽媽的仇更重要。

    他......不能出半點差錯的......

    離開了VOB,沈雨晨憤怒之中卻發現自己並沒有可以容身之處。

    開着她的車在市區裡轉了許多圈,最後停在李銘深說的那間新壽司店前,想要狠狠的吃一餐。

    將車停下,用力的打在方向盤上,聽着喇叭聲,才懶懶的走下車。

    坐上着電梯直達目的地的那一層,步出後向着那壽司店而去。

    上次她跟任凱拓來吃過一次,覺得還是不錯的,東西都是最新鮮的,雖然是貴,可也值得。

    懶懶的步入,找了個靠窗邊的地方坐下,由於現在還沒有到晚餐時間,這裡到是有點清靜。

    從窗邊看着外面的車水馬龍,心裡壓着的憤怒跟不滿一下子就泄了氣。

    她不是不理解任凱拓的商家想法,知道利益纔是最重要的。

    可是......她又無法說服自己,若無其事的接受這件事,畢竟當初她是那麼的信誓旦旦的。

    “怎麼一個人在這裡發呆啊?”李銘深意外的出現,很不客氣的就在對面坐下。

    沈雨晨苦笑的看他,問:“你怎麼知道我在這裡的?跟蹤我啊?”

    “還真是那樣,我去VOB的時候看到你開着車,快速的奔出公司,所以就跟上了,一路上看着你開的車多麼的快,就知道你的心情也許是不好,對吧!”李銘深不客氣的笑着說,大方的承認自己的跟蹤行爲。

    “你怎麼可以跟蹤我?”沈雨晨皺起眉,不認同的瞪他。

    “我這是關心你。”

    “關心的話,可以打電話給我,告訴我一聲你在後面,現在這樣無聲的跟着,就叫跟蹤。”沈雨晨懶懶的指出,也並不是要跟他計算什麼,就只是......心情不好罷了。

    “好吧!下次不會。”李銘深伸出手指,發誓一般。



    上一頁 ←    → 下一頁

    費先生,借個孕穿越諸天萬界惡漢贅婿當道重生軍嫂攻略
    遊戲之狩魔獵人第一神算:紈?顧少的獨家摯愛終極獵殺餘生皆是喜歡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