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離婚無效:總裁前夫不放手 » 第一卷 婚不歡愉_第六十四章 痛心疾首的回憶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離婚無效:總裁前夫不放手 - 第一卷 婚不歡愉_第六十四章 痛心疾首的回憶字體大小: A+
     

    看着面前的記者都變得特別的沉默,沈雨晨苦苦的咬了咬脣,想笑,又覺得特別的可悲。

    其實她根本沒有必要也不需要跟這些人解釋什麼,可她卻這樣做了。

    她唯一的目的,就是想讓龐昕知道,她沒有心,她也決心不會再跟他一起了。

    她如此鄭重其事的將事情鬧大,就是不想讓自己有任何轉彎的機會,她不允許自己回頭,絕對不可以心軟啊!

    “沒有道歉沒有解釋沒有哄騙也就算了,可是那天晚上龐總他除了要讓我知道什麼是背叛之外,他還讓我明白到原來欺騙也算是一種愛護,而他對我卻連欺騙的心都沒有。”深吸了口氣,就到這裡,沈雨晨委屈的咬了咬牙,覺得快要哭出來了。

    她不是鐵人,這兩年來如何逼着自己堅強,可她始終是一個女孩子,能忍得了苦卻不能受得了氣。

    “那天晚上,他回到家裡就跟我說要離婚,我那時候還不捨得,我還天真的對他說,要不我們再生一個孩子,可是他說沒有必要了,他說跟我在一起的婚姻就是勉強,他不想再勉強自己。”閉起眼,這些說話是很丟臉的,她是用了多大的勇氣纔敢當着這麼多人的面前揭開這傷口。

    “譁,太過份了。”

    “沒有想到啊!”

    記者們,又開始竊竊私語,雖然這裡的記者不算太多,可是大家一人一句的倒也是熱鬧。

    可是大家又很識趣,發表了心裡的嘆息後,立即又沉靜下來,讓沈雨晨有說話的空間。

    “那天晚上,我也不記得自己是怎麼撐過去的,我拿着親手爲他做的生日蛋糕,慢步在夜街裡,我分不清自己走的是哪一條路,也不知道目的是哪裡,就是在他離開那個他感到勉強的家後,我也不想呆在那裡了。後來,我出了意外,我受了很嚴重的傷,是任總將我救回來的,是他送我到醫院,是他讓我重新活過來的。”說着,沈雨晨轉頭看向一旁的任凱拓,感激的衝他一笑。

    她不敢提起車禍的事,畢竟那不是好事,當初任凱拓也並沒有報交警去的,所以事情的細節不提也罷。

    “我因爲意外而受重傷,我在醫院裡呆了三個月。我記得我醒來的時候任總問我,需要聯繫家人嗎?那時候我想了許久,我不知道需要不,我的心很亂也很痛。可是最後我什麼都沒有說,他也沒有幫我聯繫,而最重要的是龐家的人包括我的丈夫龐昕,他在我失蹤的日子裡,竟然並沒有找我。我那時候偶爾會傻傻的去看新聞,看報紙,可是從來沒有一則尋人廣告是找我。我真的想不明白,他對我就有那麼的痛恨嗎?哪怕作爲一個丈夫,心裡有別的女人了,也不至於如此吧?可是他對我就是如此的無情,如此的狠心,我躺在醫院裡的時候也會想,如果我死了,龐昕是不是就永遠不會想要去知道呢?”眼淚終於還是流出來了,當着這麼多人的面前,沈雨晨第一次表示出自己的軟弱。

    她很清楚,這一滴眼淚流出,她以後想要作出女強人的姿態就會很難。

    可是她已無法忍得住了,有些傷痛不是忘了,只是一直刻意的去遺忘逃避。

    “沒事的,如果不想說就別說了。”任凱拓伸出手,抱着沈雨晨的肩,輕輕的將她抱進懷中。

    沒有理會任凱拓的溫柔,也沒有反抗他的懷抱,沈雨晨再次吸了口氣後,才說:“我活過來了,經過三個月的治療,我平安出院了。而當時救了我的任大哥看我無意聯繫家人,也並沒有爲難我。他讓我跟隨他回家去暫住,我在他的收留下住在他那裡近半個月。後來他因爲生意要離開到國外去,我在沒有去路的情況下,請求他帶我一起走。那時候我心裡只有一個想法,我要讓自己變得堅強,我要讓自己變得更加強捍。而任總答應我了,他將我一起帶到國外,讓我上學,讓我學歷如何做生意,讓我學各種的本領,還訓練我成一個果斷敢當的員工。這兩年來,我是真心真意感激他對我的栽培,若沒有他,我不會知道自己是怎麼度過這兩年的。”

    “所以,沈小姐你現在是任總裁的女朋友嗎?”又一個記者立即心急的問。

    “我就是想跟大家說,任大哥對我很好,他當我如妹妹一般,也並沒有要我負出什麼。我對他來說也許只是一個員工,可是他對我來說就是一個恩人。我們之間是清清白白的,將來我們會不會成爲情人,我不知道,可是現在,暫時,我沒有打算戀愛,所以我跟李公子也只是朋友,請大家不要爲了我而煩惱李公子,我不想成爲別人的煩惱。”沈雨晨立即否定自己與任凱拓的關係,可是她眼尖的看到了任凱拓臉色微變,就又改了口,說將來不知道會不會成爲情人。

    事實上,她也真的不知道。

    將來的事,將來再算,若是有一天她真的會愛上任大哥,她也不會抗拒的,但得要她先放得下過去的那段愛情吧!

    “所以沈小姐你現在是單身嗎?那龐昕先生說你是他的女人,他現在是不是想回頭嗎?你會不會原諒他?”記者看沈雨晨作總結了,爲怕她離開,立即接着問。

    “我現在的確是單身的,我的感情還是比較空白。之於龐昕先生怎麼想我已經無心去管,他若真的想跟我複合,我也只想在這裡借大家的筆回他一句,不可能。”沈雨晨堅定的說,閉了閉眼後換上一雙銳利的眼眸,那麼的冷漠:“我是不會原諒一個如此無情如此狠心的男人,他曾經說過跟我在一起是勉強,那麼我們之間就誰也都不要勉強誰了。我今天站在這裡,就是想讓他知道,我們沒有可能,離婚的手續我會找人安排,謝謝各位的關心,我會好好的照顧自己,在將來若真的找到適合我的愛情,我不會刻意的隱瞞。”

    “好了,沈小姐累了,大家就放過她吧!她所說的一切都是事實。”任凱拓意識到沈雨晨不想再說什麼,於是拉着人往公司內回去。

    他們可以經過地下停車場走的。



    上一頁 ←    → 下一頁

    修羅丹神我真的長生不老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
    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