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離婚無效:總裁前夫不放手 » 第一卷 婚不歡愉_第六十一章 難以喘氣(三)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離婚無效:總裁前夫不放手 - 第一卷 婚不歡愉_第六十一章 難以喘氣(三)字體大小: A+
     

    “龐昕怎麼會來了?”任凱拓看着不說話的沈雨晨,害怕在心底散開。

    他隱約的感覺到,沈雨晨的目光仍追隨着那個男人,這是一件讓他嫉妒的意識。

    “我不知道,不要談他了,好嗎?”有些累,沈雨晨舉步走向電梯,伸手按下鍵。

    “我仍舊記得第一次見你時,你被車撞後眼角流出的淚痕有多讓人心疼,我知道他對外宣佈了你是他的女人,還跟萬依嵐談了分手。可是有些狠心不會因爲時間的過去就磨滅的,他當初如何對你,以後就同樣有可能如何對你。”任凱拓皺眉跟着進入,忍不住的勸告。

    “任大哥,我知道,我都知道。我不是當初的沈雨晨了,哪怕我還愛他,我也不會再像以前一樣的笨笨的隨他逐流的。我有我的打算,我與他之間沒有你想的那麼簡單,也不如你想的那麼複雜,我想……我還懂得如何去處理這個男人吧!你就相信我,好嗎?”沈雨晨苦澀的裂開脣,有點薄弱的要求。

    她真的不想多談她與龐昕之間的事,特別是對着任凱拓。

    “好,我相信你的成熟。”任凱拓點頭,小心的將情緒隱藏。

    他不想讓沈雨晨知道,她剛纔說的那句‘哪怕我還愛他’已將自己刺痛了。

    她仍愛龐昕,他竟然到現在才知道,沈雨晨原來仍愛着龐昕。

    嫉妒,一種火燒般的嫉妒讓他無處發泄,緊握着的拳頭,他只感覺到心底對龐昕更加深的恨意。

    他不會讓龐昕如意的,他不會讓沈雨晨重新回到龐昕的身邊,不會。

    忙碌的分配着面前的照片,龐曉姿一邊看着坐在面前不說話的哥哥,深深的嘆了口氣後只好騰出一點時間來管管他。

    “大哥,你一大早的跑到我這裡來擺出一張臭臉,你就不用上班嗎?你知不知道你的存在讓我公司的那些女人無心工作了?”指了指外面的一大羣不停往這邊看來的女人,龐曉姿重重的嘆息。

    “我的臉很臭嗎?若真的如此臭,你公司的那些女人怎麼會無心工作?”龐昕隨便理的搭話,可是卻不知在想着什麼。

    “是誰讓你這麼不開心了,一大早的不上班不回龐氏,跑來我這裡浪費時間。”龐曉姿無奈的放下手上的工作,雙手環胸的看着自己的哥哥。

    “我被一個女人趕走了,還當着另一個男人的面前,我好像第一次感覺到什麼叫沒有面子。”龐昕看着自己的好妹妹,越發的苦惱。

    他就是一肚子的怨跟不快,在開車回龐氏的途中臨時改了主意,將早上的那個例會暫停了,往這裡跑來。

    他不知道還能去哪裡,在他的記憶中,跟沈雨晨稍稍熟悉的人就只有龐曉姿。

    可悲的他發現,在四年的婚姻生活中,他還真的完全不瞭解那個女人。

    “是誰讓你這麼沒面子了?總不會是萬依嵐啊!”龐曉姿好笑的看着自己的哥哥,這時間興致可來了。

    畢竟會讓她這大哥感覺到沒有面子的打擊,她是沒有見過的。

    “能別提那個女人嗎?”龐昕生氣的瞪着人,聽到那個名字心裡更煩。

    “那好吧!你說,是誰?”龐曉姿苦笑點頭,可還是要追問清楚。

    “剛纔我去沈雨晨家送早餐,結果任凱拓也去了,她就當着任凱拓的面前對我冰冰冷冷的,然後跟着任凱拓一起離開。”龐昕瞪着妹妹說,就感覺到越說越是不快。

    他龐昕還真是第一次被女人如此對待,至少他是第一次如此在乎。

    “什麼?真的嗎?”龐曉姿聽後,笑了,不相信的問。

    “你能別擺出一副如此心涼的表情來嗎?”龐昕冷冷的瞪着人,心裡可沒有妹妹的要好。

    “我的大哥,我的好哥哥,你就別擺出這樣的一張臭臉來。其實你認爲你有資格去怪雨晨這樣對你嗎?當初,你還不是一樣的對她嗎?你就給她面子了?她現在不過就是當着你的面前跟另一個男人走,不管你。可是你呢?你當初是當着她的面前跟她最好的朋友做那回事,事後你沒有道歉也就算了,你還直接跟她說離婚呢!你現在還好意思怪她沒有給你半點面子。”龐曉姿不客氣的給予自己的哥哥恥笑。

    龐昕恨不得要掐死她,可心坎裡也被重重的砍上一刀。

    事實是如此。

    “哥,我很高興你懂得爲別人而在乎了,可是我也希望你能明白,不管你現在承受什麼,都不會比當初雨晨受到的傷害深的。我看你擺出那麼多的誠意去送早餐,那就問你一句,你是不是想跟她和好了?你決定了嗎?”雖然沒有什麼戀愛經驗,可是見多了手下的藝人失戀鬧情緒了,龐曉姿感覺自己還算是一個戀愛高手的。

    “你不是存心想要讓我跟沈雨晨複合嗎?這還不是如了你的意,昨晚你讓我回去別墅裡,我看着她的眼裡心裡會疼,我想我還不要跟她離婚。”冷冷的看着自己的妹妹,龐昕直接的承認。

    “哥,男人追女人就要用點心思,特別是一個曾經被你狠狠傷過的女人,現在你受什麼苦都不是苦。你只要想着,將來她會成爲你的女人,會乖乖的聽你的,會像小貓咪一樣纏在你的身邊,會很可愛的對你千衣百順,你現在受什麼委屈都不是委屈。而且,本來你就沒有受過什麼委屈,我可不認爲你會讓自己受大委屈,所以你就少來我這裡浪費時間了,回你的公司去上班吧!”龐曉姿有點沒義氣的趕人。

    她不是想不管自家哥哥的,她也很感興趣看看這哥哥追女孩的好戲,只是她有更需要忙的工作啊!

    “我看,我是來錯了。”龐昕苦嘆,站了起來。

    他倒是被罵通了。

    受一點委屈,失一點面子算什麼呢?

    相比起沈雨晨曾經受過的痛苦,她現在如何對自己擺冷臉,都是理所當然的。

    “你沒有來錯,你至少讓你的好妹妹看到你被愛情煩惱的模樣,我第一次發現哥哥你是一個正常的人,而不是一個超人。”龐曉姿哈哈的笑,完全不客氣。

    龐昕轉身離開,決定少在這裡惹人嘲弄。

    怎麼他發現,面對他的煩心,他的好兄弟好妹妹都會變得如此的薄情呢?

    他們好像都喜歡看着他死。

    離開龐曉姿的辦公室,沒有管那些狂熱的目光,高大的龐昕徑直的離開。

    就是存心要躲任凱拓的,沈雨晨眼看下班時間到,就立即的收拾好一切離開。

    由於今天她是被任凱拓接送回公司的,所以她沒有帶車,也就擔心任凱拓又以這樣的藉口要送她回家。

    從VOB的大門口離開,直接的到對面打車,沈雨晨一邊等車一邊向着前方走,不想站在VOB的門口等任凱拓遇上她。

    她好像覺得自己這樣對任大哥的逃避有點忘恩負義,只是......她又害怕去面對任凱拓直白的態度。

    因爲她無法迴應,至少現在她無法迴應任凱拓的任何感情......

    “美人,怎麼步行下班啊?”一輛白色的跑車快速的開近,停在沈雨晨的前方。

    駕駛座內的男人回過頭來,帶着輕快的笑。

    傍晚的陽光曬落在他的臉上,那笑特別的暖和,讓人舒服沒有壓力。

    雖然比起那兩個男人,這位李公子也不見得有多客氣,可是對着他,沈雨晨就是感覺到沒有像對龐昕或任凱拓那樣的壓力。

    “我是在打車,可能是前面的車都被VOB的員工攔去了吧!走了這麼久還沒有截到一臺出租車。”沈雨晨苦笑,停下來。

    “那上班吧!如果你相信我不是壞人,我可以送你一程。”李銘深說着,已下車將車門打開。

    面對他這樣的熱情,沈雨晨也不好拒絕,只好順從的坐到車內。

    “李公子怎麼今天這麼巧合的也經過這裡。”沈雨晨低頭拉着安全帶,彎起脣微笑着問。

    作爲李家的公子,她當然不能怠慢。

    “我不是巧合的,我是太久太久沒有見你,想了你,所以就來找你的。”李銘深風眼微揚,笑得可壞的。

    “我不相信。”看他的笑那麼深,沈雨晨被逗笑了,知道肯定不是這樣的。

    “好吧!我承認我是來找你老闆任凱拓的,我剛剛跟他談完離開VOB,沒有想到就看到一個漂亮惹人心動的背,所以就停下車來想調戲幾句,發現原來是你。”起動着車,李銘深卻開得很慢。

    “你就愛拿我開玩笑。”沈雨晨失笑,又是一聲嘆息與無奈。

    “我對你是認真的,可你卻愛將我的話當成玩笑,對你,我還真的不能只用失落來形容。”李銘深擺出痛苦的表情,用力的嘆息。

    沈雨晨苦笑看他,並沒有反駁什麼。

    看着他那扭在一起的痛苦表情,倒是想笑.......

    這幾天來,她終於感覺到一絲絲的放鬆。

    跟龐昕相對的時候,她感覺到特別特別大的壓力,這種壓力可能來自本身內心的矛盾吧!

    她對龐昕又恨,卻又害怕曾經沉底的感情會觸動,所以在面對那個男人的時候就控制不住的緊張,害怕。

    對着任大哥的時候也是如此,這一年多來,只要跟任凱拓在一起,只要感覺到他傳遞而來的情感表示時,她都會特別的無措,害怕。

    她對任凱拓存在深深的感恩,可是那些情感只是恩情,不是愛情,所以她害怕面對任凱拓對她表示的絲絲愛意。

    而這幾天任凱拓也許被龐昕那直接的宣佈迫急了,他竟然也開始對自己明白的表示愛意,這讓沈雨晨感受到前所未有的懼意跟無助。

    現在,她越來越害怕面對任凱拓與龐昕了,她要怎麼辦呢?

    再這樣下去,她會被那兩個男人迫瘋嗎?

    “龐昕當衆宣佈你是他的女人,你跟他複合了?”車停在紅燈處,李銘深轉過頭來,帶笑的看她。

    “沒有,那只是他自己的行爲。”直截了當的否定了,對於這個話題,沈雨晨漸發的敏感。

    “哈哈,我就知道,那天在電腦上看那個視頻,我就有看到你那表情有多麼的不情願。”開心的笑了起來,李銘深的反應就好像聽到了什麼笑話一般。

    沈雨晨無語的看着他,伸手輕壓額頭。

    “我肚子餓了,我們去吃晚餐,如何?”李銘深看她那苦惱的樣子,再次開車後,有點決定的問。

    他的態度是堅強的,問的倒像是要吃什麼。

    或者他們這些有錢有權的男人,都是這麼的強勢霸道吧!

    “我想吃,......壽司。”想了一下,沈雨晨直接說。

    “好,我開了一間壽司店剛開業沒有多久,我帶你去試試,裡面所有的用料都是有專人處理的,絕對新鮮衛生。”

    “也好,反正你這老闆在,吃得再貴也不用給錢。”沈雨晨呼了口氣,並沒有什麼所謂。

    之前,她還會爲這個男人的熱情而感到無助,可是這兩天她已習慣了什麼叫男人的熱情,倒開始有點習慣如何去應付。

    而且經過幾次的相處後,她能肯定李銘深是那種不錯的男人,至少不會是那種特別過份的富家哥兒。

    “你這麼說,我是不是要考慮讓你請啊?”

    “都可以。”無所謂的,沈雨晨轉頭看着窗外。

    “鈴……”單調的手機鈴聲響起。

    低下頭拿出手機,盯着其中熟悉的號碼,沈雨晨咬了咬脣後立即接聽。

    他的電話她永遠不可以不聽的:“喂,任大哥?”

    “雨晨,你怎麼這麼快就走了,我還想來接你一起下班呢!你不是沒有開車來公司嗎?怎麼不叫我送你?”任凱拓的聲音,緩慢的從那邊傳來,聽不出情緒波動。

    “我……我剛好有事,就先走了,任大哥,你不用擔心我了,我自己會回家的。”沈雨晨皺了皺眉,隨意的找了個藉口。

    所爲的有事,就是不想多說。

    任凱拓當然是聽得明白的。

    “那好吧!”沒有勉強,他只好將電話掛上。

    放下手機,沈雨晨擡頭,對上一雙滿是笑意的眼。

    “任大哥?看來外面的人傳得一點都沒有錯,你跟任凱拓的關係不簡單,還真遠遠不止是老闆跟員工之間那麼清楚吧!”李銘深試探的說,看着沈雨晨閃動的眼眸。

    “男人有時候太八卦了,會不可愛的。”沈雨晨苦笑,沒有打算對這個並不熟悉的李公子說多餘的話。

    她與任凱拓的關係外界有多少人在猜測,她一直知道。

    只是早前龐昕又對外宣佈她是他的女人,所以現在外面的人才開始不能確定,她跟任凱拓之間是不是真有過那樣的關係。

    又或者說,外面的人都認爲她不是一個乾淨簡單的女人了吧!她現在的職位,也的確是很難說服人,她是乾淨簡單的......

    “人就會有八卦的心態,是這很正常啊!而且我還是一個對你特別特別感興趣的男人,我會想要八卦你,有什麼不可以呢?”李銘深不以爲然的,就是想要問到底一般。

    “我跟任凱拓之間有多麼的複雜,也當然不是輕易能說得清的,所以李公子你要好奇,我也無法幫你得到滿足。”沈雨晨無奈的苦笑,是真的不打算多說。

    反正她跟任凱拓之間,是沒有必要跟任何人解釋。

    她也不打算對任何人解釋什麼。

    一切的事情,她自己心裡清楚就好。

    “那你跟龐昕呢?從他的舉動不難看出來,他想要跟你複合,你難道就不心動嗎?不管他的身份是誰,他可是曾經是你的丈夫,是你的愛人。現在他都當衆宣佈你的身份了,你還能心硬嗎?”李銘深見此,接着又問。

    “李公子,如果你是記者派來的,我想這頓飯還是不要吃算了。”沈雨晨苦惱的看着他,皺起眉。

    她可不想一頓飯下來全是被人質問。

    那樣,這個男人她就不必去應酬了......

    “好,我不問,這總行了吧!”李銘深雙手舉起,表示投降。

    “你好好的開車。”沈雨晨被嚇了一跳,立即伸手去穩住他的方向盤。

    “放心,我不會讓你在我的身邊出事的。”李銘深笑了。

    又氣又是無奈的,沈雨晨瞪着他,說不出更多的話來。

    這個男人怎麼就像一個大孩子一樣呢?他雙起龐昕更讓人無奈,比起任凱拓更加讓她不知所措啊!

    可是,又不怎麼的討厭。

    至少跟着這個男人在一起,她不會感覺到不能自控的壓力,她還可以好好的應付着。

    現在,她不得承認自己是懦弱的,無能的只能選擇逃避着那兩個男人。

    對他們,她恨不得,好像又愛不得,其實真心的好累......



    上一頁 ←    → 下一頁

    歐神綴術修真路白月光男神自救系統[快百煉成仙重生軍營:軍少,別亂來
    重生之武神道修羅丹神我真的長生不老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