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冷情王爺的小醫妃 » 080 幸福美滿大結局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冷情王爺的小醫妃 - 080 幸福美滿大結局字體大小: A+
     

    080 幸福美滿(大結局)

    “不孝子?父皇,此話差矣,您看,這些天不都是兒臣在這裡盡孝嗎?”南宮宣此時面容扭曲,滿臉陰鷙,語氣很是不滿地說道。

    “你…若不是你隔絕了消息,他們會不進宮嗎?你還強詞奪理了”南宮霸天憤怒地大吼着,喘着氣,快要窒息的感覺。臉色變得更加難看,眼裡閃過一抹悲傷之痛。

    “哼,要不是你偏心,兒臣會如此做嗎?”南宮宣輕哼了一聲,憤憤不平的說道。他就不明白了,同樣是兒子,爲何會偏差如此大?現在能怪他嗎?若不是被他逼的,他也不會走這一步!

    “你們都是朕的兒子,憑良心說,朕有虧待過你嗎?”南宮霸天眼裡閃過一抹失望與痛色,他怎麼也沒想到竟是這個兒子把他逼得如此地步。

    “是沒有虧待過,但卻不是兒臣想要的,如果父皇真的是疼愛兒臣,那就把這位置讓給兒臣吧,否則一切都是廢話”南宮宣眼神微閃,似乎有點動容之意。便隨即又憤憤不平地說道。他不能心軟,做大事者必須得狠得下心,不拘小節才能成功。

    “你…這,這位置真的很重要嗎?竟讓你變得如此…”南宮霸天看着眼前的南宮宣,有點寒心,這就是他養的好兒子?爲了位置居然這麼逼迫他?

    “哼,重不重要難道你不清楚嗎?兒臣會如此,不也是父皇你逼的?現在又何必如此說呢?”南宮宣輕哼了一聲,面帶狠色地看着南宮霸天,視不罷休的感覺。

    “朕問你,歷兒的事是你做的嗎?還有朕身上的毒是怎麼回事?”南宮霸天見南宮宣態度如此強硬了,便也不想再跟他討論這個話題,便直接問出他最想知道的事情。

    “四皇弟不是兒臣做的,不管你信不信!至於,父皇身上的毒,兒臣的確有讓人做過,但似乎不是這效果”南宮宣聞言,便也不再隱瞞,直接告知。心裡其實也有疑惑,不知參與這些事的人到底是何方神聖?但現在他顧不得了那麼多,只要能把這位置坐上,其它以後再說。

    “是嗎?真的不是你?那事情就可能更加複雜了”南宮霸天看着南宮宣,喃喃自語着,似乎也閃過一抹無奈之色。

    “父皇,你什麼時候肯寫遺囑?別逼兒臣下狠心”南宮宣不理會南宮霸天的低語,凌厲出聲,他只能儘快解決此事。

    “罷了,只怕你只是爲他人作嫁衣了,再給朕一晚的時間考慮吧”南宮霸天眯起雙眼,略帶深意地看着南宮宣。心裡無奈嘆息,這宣兒太過急躁了,做不成大事的,希望他們來得及吧?

    “好,兒臣就再給父皇一晚上的時間,明天兒臣就要答案”南宮宣聞言,不理會南宮霸天的話意,便點頭同意着,並揮手轉身離開。

    “林立,現在是什麼時辰了?”南宮霸天見南宮宣走了出去,便問着一直呆在一邊的林立,淡淡地問着。

    “皇上,現在已接近子時了,您要休息了嗎?”林立看着南宮霸天有股心酸之意,這原本是高高在上的王者,如今卻只是病殃殃的老者,這似乎比常人的老人還不好呢,子女多又如何?真是世事無常啊!

    “嗯,歇吧,明天或許還有一場大戰呢”南宮霸天若有所思地說道,目光往外看,神情有着說不清的淡淡憂色。

    夜,漆黑如墨,寂寥的天空中掛着幾顆殘星,透出微弱的光芒。皇宮內一片靜寂,偶爾有幾個侍衛走過,便鴉雀無聲了。忽然,夜空中兩道黑影踏風而來,全身黑衣,顯得有點神秘。

    “是誰,竟敢擅闖皇宮”林立看着南宮霸天睡着,正打算出去拿點水進來,卻見到兩抹人影,便有點顫慄着出聲。

    “林公公,是本王”南宮煜和艾微一下子站在林立面前,兩人皆是黑衣裝扮,淡然低語出聲。

    “呃,煜王,煜王妃?太好了,你們來了,老奴一直在盼着你們來呢!快,快去看看皇上”林立聞言,緊張地看了看外面,激動地看着他們說道。天知道他每天都送不出去消息,心裡多着急。沒想到,今晚這煜王和煜王妃竟能進來了。

    “林公公不必驚慌,外面的現在都在昏睡,一時半刻沒法醒來的。父皇怎麼樣了?”艾微知道林公公在擔心被外面的人現,便輕聲說道。他們進來的時候,已經對他們用了藥,現在他們正熟睡着呢!

    “唉,皇上的情況是越來越糟了,你們趕緊跟他說說話吧,這宣王可多疑得很,說不定等會會過來呢”林立聞言,嘆息了一聲,便趕緊領着他們往南宮霸天的寢室而去。

    “皇上,皇上,您醒醒,煜王和煜王妃來了”林立緊張地叫着剛睡着的南宮霸天,目光還緊張地一直注視外面的情況,雖然說外面的人是昏睡了,便還是有點忐忑不安的感覺。

    “你們來了?”南宮霸天悠悠轉醒,有點訝異,沒想到他們居然這個時候冒險過來,心裡有點激動也有點擔憂。

    “父皇,這是怎麼回事?三皇弟怎麼會如此做?”南宮煜見一臉憔悴的南宮霸天,便急色出聲,他知道南宮宣行動了,便沒想到他竟會跑進宮來禁錮着他。

    “唉,別給提這不孝子,竟想趁朕這模樣來逼朕立遺囑”南宮霸天聞言,竟生氣地低吼着,他實在寒心,沒想到他會如此做。

    “微兒,要不你先幫父皇看看他的身體怎麼樣?”南宮煜見南宮霸天的樣子,實在不忍,便回頭,看着艾微說道。

    艾微點了點頭,走上前,把着南宮霸天的手脈,沉默着,臉色越來越凝重。隨即也快開了手,淡淡地出聲:“父皇的毒已蔓延全身了,估計拖不了多久了”

    “微兒,沒有其它辦法了嗎?”南宮煜聞言,略帶悲傷之意地看着艾微,眼裡似乎也閃過一抹期待之色。

    “沒有,目前我也無能爲力了,只能讓父皇再延長一點點時間壽命了”艾微無奈的搖了搖頭,她是人不是神,不可能每次都能化險爲夷的,這南宮霸天身上的毒已經滲入心臟及各個重要部位了,根本無法救治了。

    “煜兒,不必擔憂朕的身體了,朕這把年紀也夠了,現在能延長几天時間就不錯了,等事情解決完,朕也無憾了”南宮霸天聞言,便釋然出聲。他現在心裡最擔心的是怕這皇位會落入其他人手中,會引來不必要的殺戮。

    “父皇,打算怎麼做呢?”南宮煜聞言,按照南宮霸天的意思,似乎知道還有另一人的存在,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煜兒,你記得好好保護着這皇朝,將來就靠你們了。這件事明天必須解決了,朕的時間不多了,恩怨也該結束了”南宮霸天略帶深意地看着他們說道,也不管他們聽不聽得懂,獨自一個人喃喃自語着。

    南宮煜和艾微兩個人默契地對視了一下,眼裡閃過一抹疑惑之色,這南宮霸天說的是什麼意思?什麼恩怨需要明天解決?難道他知道下毒之人是誰?

    “煜兒,你過來,明天你們這樣吧,按照朕的想法,準備一下吧?”南宮霸天招手讓南宮煜來到他身邊,並讓他低下頭,附耳在他耳邊說着心中的計劃。

    “是,父皇”南宮煜眼裡閃過一抹詫異之色,沒想到父皇竟用這一招?可,那人明天真的會到場嗎?這消息若是放出去,他會信嗎?

    “好了,你們也回去作準備吧?明天只許成功不許失敗,趕緊回去吧,別讓那不孝子現了”南宮霸天此時變得渾身無力,有點噓弱的樣子,倒回在牀上微喘息着,卻還是揮手示意他們趕緊離開。

    “大膽,你們這裡在幹嘛?居然在睡覺?”就在南宮煜他們準備離開的時候,門外突然響起了一陣憤怒的大吼聲。

    南宮煜和艾微默契地對視了一眼,糟了,南宮宣來了,兩人看了一眼南宮霸天,便趕緊從窗外離開。

    只見大門“砰”的一聲,南宮宣走了進來,眼睛四處環視了一圈,並未現有任何不對,而牀上的南宮霸天似乎在熟睡。

    “宣王,您這是幹嘛,皇上在休息了,別吵醒他”林立見南宮宣走了進來,便趕緊迎上來,小聲地說道。

    “剛纔是不是有人來過?”南宮宣眯眼雙眼,陰陽怪氣地看着林立,還不忘再四處看一下,想看看有沒不對勁的地方。

    “呃,沒有啊!老奴一直在侍候皇上,並沒見過有任何人進來,宣王不會弄錯了吧?”林立一臉疑惑表情地看着南宮宣,小聲地說道,生怕吵醒南宮霸天一樣。

    “是嗎?你真確定沒有?”南宮宣顯然有點不相信林立的話,腳步也四處轉了一圈,並沒現什麼可疑的東西,便再一次疑惑出聲。

    “真沒有,宣王,您看這麼晚了,還是別折騰了吧?免得吵醒皇上”林立點了點頭,便低下頭,輕聲勸說道。心裡其實緊張得不得了,還好他們走得快…

    “哼,最好別耍什麼花招,否則,別怪本王對你不客氣”南宮宣輕哼了一聲,瞪了一下林立,便走了出去。

    林立見南宮宣走了出去,便趕緊去關門,心裡鬆了一口氣,好險,差一點就被他抓到了。趕緊擦拭了額頭上的冷汗,走過去牀邊,看看南宮霸天休息了沒?

    “他走了?”南宮霸天略帶疲倦之意地睜開眼,看着林立問道。

    “是的,皇上,還好他們走得快,不會被現”林立有點心有餘悸地點了點頭,看着南宮霸天說道。這實在太險了,幸好一切來得及。

    “嗯,你也下去休息吧”南宮霸天會意地點了點頭,輕聲低語,慢慢地閉上眼,休息着。

    第二天一大早,南宮宣一起牀,就往南宮霸天的寢室而去。心裡有種迫不及待的感覺,滿臉興奮之意地走了進去。

    “見過父皇”南宮宣一走進南宮霸天的寢室,看到南宮霸天已醒了,便禮貌性地行着禮。

    “宣兒來了?這麼早就過來看父皇,可真有心了”南宮霸天看着意氣風的南宮宣,意味深長地說道。眼裡閃過一抹輕諷與失望…

    “父皇,您就別跟兒臣打馬虎眼了,您知道兒臣此時此刻最想要什麼?”南宮宣見南宮霸天今天難得的精神氣爽有點奇怪,便也並沒多想。一心只想拿到他接位的聖旨。

    “宣兒,你真不後悔,你知道你自己在做什麼嗎?”南宮霸天面帶痛色地看着南宮宣,語氣略帶着哀傷之意。這是他的孩子呢,竟爲了皇位想置他於死地?

    “父皇,您若是現在心甘情願把位置兒臣,兒臣保證會好好孝敬您,直到您終老。如若不然,便別怪兒臣狠心了”南宮宣聞言,微愣了片刻。隨即想到了自己最終的目的,便又狠起心,陰沉地對着南宮霸天說道。

    “好,既然如此,那朕便成全你,去拿筆紙吧”南宮霸天目光深邃地注視着地南宮宣,淡然地說道。

    “來人,筆墨侍候”南宮宣聞言,眼神一亮,這一刻他終於等到了,便趕緊吩咐人把筆墨紙硯拿進來。

    “林立,扶朕起來吧”南宮霸天因吃了艾微給的藥丸之後,整個人精神了很多,手腳也暫時能緩解動得了了!只不過能維持的時間很短,也就一天的時間!不過,對於南宮霸天來說,一天已經足夠了,他可以處理很多事情了,已經心滿意足了。

    南宮宣因聽到南宮霸天的話,此時正心裡高興得很,並未去注意到他的變化,也沒正視過他的身體突然變好的原因,眼裡心裡就是要那一份聖旨。

    “宣兒,你真的決定這麼做,不後悔?”南宮霸天坐在書桌前,執起筆,還是不忍心地看着他,淡然地問道。

    “父皇,兒臣等這一刻已很久了,怎麼可能後悔?”南宮宣聞言,並未細想,便脫口而出。目光一直注視着那金黃色的聖旨…

    南宮霸天面帶失望之色地看着他,停頓了一會,便會意地點了點頭,開始低頭執筆揮霍着龍飛鳳舞的大字,擬着聖旨。

    不一會兒,只見南宮宣訊拿過聖旨,只看到“奉天承運,皇帝詔曰”幾個字,便哈哈直笑了起來,還來不及再細看下面的字,便被一陣慌亂之聲打斷了。

    “大膽,誰如此大膽,這麼大聲喧鬧做什麼?”南宮宣手裡緊緊攥着聖旨,憤怒地大聲責怪着,想看看究竟是怎麼回事?

    “皇兄,宣侄兒,這麼有趣的事怎麼可以缺了本王呢?”只見南宮靖意氣風,面帶笑意地走了進來,意味深長地對他們說道。

    “十,十皇叔?你,你怎麼會來這裡”南宮宣有點不可思議,這皇宮的人現已換成他的人,怎麼可能會讓他進來呢?難道是出事了?

    “呵,本王來這裡很奇怪嗎?你都可以來這裡,本王爲何不行?”南宮靖目光幽深地看着一眼南宮霸天,又一臉古怪之色地看着南宮宣,淡然出聲。

    “難不成皇叔也是想要這位置?可惜已經太遲了,父皇已民擬好聖旨了”南宮宣聞言,有點愣然。隨即又得意晃了晃手動的聖旨,一臉鄙夷之色地說道。

    “宣兒,你不覺得這位置很不適合你嗎?上至有叔叔,哥哥,下至有弟弟,怎麼也輪不到你吧?”南宮靖走到一旁的椅子坐着,悠然地說道。似乎在陳述一件很平凡的事一樣。

    “你…不管怎麼說,這聖旨已擬成,休想改變”南宮宣輕哼了一聲,一臉深沉,心裡卻略恐慌之色,外面究竟是出什麼事了?爲何他能夠輕易走了進來?

    “十皇弟,你終於來了,朕以爲你還要多久才肯出現呢?”南宮霸天不理會南宮宣的話,鎮定地看着南宮靖,淡然說道。

    “呵,看來皇兄一直在等臣弟啊?真讓人意外”南宮靖眼裡閃過一抹詫異,隨即變得陰霾,心裡的怨恨慢慢涌了上來。

    “的確讓人意外啊!朕沒想到其實隱藏最深的人竟是你”南宮霸天斂下眉,略帶傷感之意,甚至也有點不明之意。

    “呵,你沒想到的事情還多着呢,比如你身上中的毒,你該感謝你的好兒子也給你下毒,否則,你的命早已沒了”南宮靖冷冷一笑,神色淡漠如冰,一臉陰狠之色。

    “是嗎?只是朕不明白,朕一向待你不薄,你爲何要這麼做?”南宮霸天回憶起這一生所有的事,並不覺得有什麼事是針對南宮靖的,如今對他的說法,真的有點疑惑不解。

    “哼,皇兄可真健忘,你還記得7年前的陳家嗎?原本本王與萌兒情投意合,卻因你的好大喜功,竟抄了他們家,也讓本王不能與萌兒成親,導致她最後鬱鬱而終,這種痛你能體會得到嗎?”南宮靖此時面露狠色,一臉扭曲,又略帶着痛苦之意。

    “你…你是說陳家?這,這就是你想報復朕的原因?”南宮霸天有點愣然,當初年輕,一心只想一統江山,聽到陳家有叛變,便不顧一切抄了他家。沒想到卻是種下了這種因。

    “沒錯,如果你不那麼衝動,也不那麼固執,好好調查後再作決定,臣弟絕無怨言。可惜你…結果也證明陳家是被冤枉的,而你卻害死了臣弟最心愛之人,難道不該報復嗎?”南宮靖一臉恨意,他本不想爭什麼的。然而,而萌兒的死,卻大大打擊了他,讓他明白,只有得到至高權重的位置,才能保護自己想保護的人與物,所以便有了這一切事情。

    “十皇叔,這麼說,煜兒身上的毒也是你下的?”此時,南宮煜從門外走了進來,聲音冷冽,神色如冰地走了進來,淡然地看着他。後面跟着太子,南宮澈和艾微。

    “沒錯,這隻能說你是個替死鬼,本王的目標是你父皇,誰讓你自多作情跑去替他擋的。不過,父債子還,你中了毒,不是也讓皇兄很痛心嗎?”南宮靖看了一眼他們,也覺得沒必要再隱瞞下去了,便實話實說。

    “你…十皇弟,朕待你不薄,你怎麼可如此做?”南宮霸天聞言,滿臉悲傷之意,沒想到無心插柳,柳成蔭。他當初實在沒想那麼多,也並不知情他與陳家女兒的關係。

    “哼,不薄?這些年要不是本王裝瘋賣傻,四處遊走,你會放本王好過嗎?皇兄,你的不薄可真特別呢”南宮靖聞言,冷哼了一聲,鄙夷之色地看着南宮霸天,語氣非常的憤恨不滿。

    艾微站在一邊冷眼旁觀着,心裡卻很震驚,沒想到這十皇叔弄出這麼多事來,竟只爲了心愛的女人報仇血恨?可他的想法會不會比較偏激一點?那這麼說,小智真的有可能是他和那個什麼萌兒的兒子了。

    “不管你信不信,朕從來沒想過傷害你,至於你的四處遊走,朕以爲是你的興趣愛好,便縱容你自己的選擇,沒想到,如今卻成了這樣的說法,唉”南宮霸天聞言,有點訝然,沒想到這南宮靖對他的怨恨竟這麼深?而且還是爲了一個女人,看來,愛情這東西有時真會讓人散失最理智的念頭。

    目光隨即也看着了南宮煜和艾微,心裡嘆着氣,這煜兒不也把感情看得很重?把煜王妃當作比他命還要重要,嗜命如癡地守護着她。

    “哼,現在說什麼也沒用?你身上的毒也作了,估計也活不了多久,本王今天只拿想回本王想要的東西,誰也阻止不了”南宮靖重重地哼了一聲,顯然不信南宮霸天的說法。一臉陰沉之色地看着他說道。

    “十皇叔,你別忘了,父皇已經把聖旨擬好給本王了,這位置只能是本王的”南宮宣聞言,瞬間不滿了,他佈置了那麼多,怎麼可能就這麼拱手相讓?

    “是嗎?那也要看你有沒這本事拿走了”南宮靖輕撇了一眼南宮宣,淡然地說道。眼裡閃過一抹冷意與精光。

    “哼,既然大家都在這裡,也省事!來人,把這些人通通押入天牢”南宮宣顯然不聽出南宮靖的話外之意,一臉得意且信心十足地喊着侍兵進來。

    不一會,只見“砰砰”的聲響,屋裡瞬間圍滿了穿着盔甲的侍兵。然而讓他意想不到的事生了,只見衆人是進來了,卻絲毫沒有行動的趨向。

    “你們還愣着做什麼?還不趕緊手”南宮宣滿臉陰沉之色,既然他們都送上門了,那就別怪他心狠了,全部先扣留起來再慢慢處置。

    只見衆人還是站立着一動不動,甚至看也不看他,就這麼靜靜地把四周圍住了,直立着不動。

    “聽見了沒,還不動手”南宮宣見狀,臉是憤怒不已,心裡卻是慌亂不已,這到是怎麼回事?爲何這些人都不理會他的話了?

    “三皇兄,你現在還看不明白嗎?你的人早被換了”南宮澈實在看不下去了,便上前一步出聲說道。神情也略帶着失望之意,這三皇兄的做法,實在令人無法苟同。

    “不,這,這怎麼可能?你們聽見了沒,快動手啊”南宮宣聞言,瞬間急了,居然跑到那羣侍兵面前,拉扯着他們。而他們卻仍然屹立不動,似乎在等待別的命令。

    “宣王,宣王,不好了,不好了,我們的人,地盤都全軍覆沒了”這時南宮宣身邊的一位貼身侍衛沒看清屋裡的形勢,便急忙跑了進來,大聲地說道,一見屋裡的情景,瞬間也呆滯了!

    “怎麼會這樣?怎麼會這樣?”南宮宣聞言,踉蹌幾步,竟跪坐在地上,喃喃自語着,一臉不可置信,他佈置了那麼久,一瞬間竟全沒有了?

    “哈哈…本王還有這個”忽然,南宮宣一下子站了起來,揮動着的聖旨,得意地炫耀着。

    “你,你過來給本王念出來”南宮宣目光掃視了一圈,一把拉過站在一旁呆愣着的林立,大聲地吼道。似乎很逼不及待的感覺。

    林立被南宮宣這麼一拉扯,差點站不住腳,摔倒在地上。還好他及時穩住腳步,只是後退了幾步,一臉無奈接過南宮宣手裡所謂的聖旨,打開一看,更有點愣住了,這,這聖旨的內容竟是這個?他還以爲真的是皇上被逼寫着遺呢!

    “還愣着做什麼?還不快宣?”南宮宣見林立拿着聖旨呆愣着,便更加不滿地大聲怒吼着。

    南宮辰與南宮澈他們眼裡閃過一抹詫異之色,這聖旨真是父皇所擬的嗎?真的是繼承皇位的?爲何那南宮宣如此迫不及待呢?

    林立無奈,手中舉着聖旨,大聲誦讀:“奉天承運,皇帝詔曰,不孝子南宮宣逼宮造反,特廢除宣王之稱,即日起配邊疆,永世不得入京,欽此”

    “怎麼可能,你這狗奴才,亂念着什麼?”南宮宣聞言,微愣了片刻,有點不可置信,他費盡心思得到的這聖旨竟然是這樣?不,他不信!回神,便面露兇光地大聲怒吼着,並奪過林立手中的聖旨。

    “哈哈…父皇,你竟這麼狠心”南宮宣奪過聖旨,親眼看着聖旨的內容。忽然竟一下子接受不了地哈哈大笑起來,轉身面向南宮霸天,一臉怨恨地看着他說道。

    “這一切都是你咎由自取,怪不得別人”南宮霸天嚴肅的俊臉,沒有一絲動容,吐字如冰。眼裡卻閃過一抹不易被人覺的痛色與失望。

    “來人,把宣王帶下去”南宮靖冷眼旁觀着,撇了一眼精神有點失常的南宮宣,突然冷漠出聲。

    “啊,不,不,本王要當皇上的,你們滾開”南宮宣被人帶着走到半路,忽然醒悟過來一樣,掙扎着大聲地嚷嚷着。聲音也隨之越來越遠…

    “十皇叔,能問你一個問題嗎?小智是不是你的兒子?”艾微一直站在一邊沉默着,見南宮宣的事情解決了,便上前一步,淡然地看着他問道。

    “是又怎樣,不是又怎樣?難不成煜王妃打算拿他來威脅本王?”南宮靖轉身冷冷地看着艾微,眼裡似乎也閃過一抹詫異之色,她竟知道?

    “我只是想替小智問清楚身世而己,並沒那麼無聊,拿一個小孩當人質”艾微聞言,竟有點生氣的反駁着,這些人到底是怎麼了?這位置真的很重要嗎?實在太令人氣憤了。

    “是嗎?就算如此,那又怎樣,今天你們一個都別想從這裡逃脫”南宮靖看了一下艾微和衆人,突然憤恨出聲。他決不能心軟,他要得到所有的一切,才能給小智最好的將來。

    “十皇叔,爲何你要執迷不悟,若你真想要這皇位,我們兄弟幾個也毫無怨言,你又何必想趕盡殺絕呢?”太子南宮辰心裡震撼着,這十皇叔這麼做竟是爲了心愛之人報仇?可最終還是忍不住出聲,希望他能回心轉意,別把事情做得太絕。

    “哈哈,讓?本王需要你們的施捨嗎?現在這裡上下,不都是本王的人嗎?你們憑什麼讓?”南宮靖哈哈大笑出來,眼裡似乎還溢出了讓人不解的淚光,瞬間消失。一臉憤憤不平,陰狠地說道。

    “十皇叔,你確定這真是你想要的嗎?你有沒想過小智?”艾微實在不忍他這樣下去,便出聲勸說道。心裡也爲小智擔心,他好不容易得到一個親人,難道就這麼沒了嗎?

    “呵,本王心愛之人早已離去,你以爲本王爭的這些是要做什麼?只不過是爲了一口氣,還有彌補給小智,這一切都會是他的”南宮靖似乎一下子精神也崩到了更最高點,竟有點模糊不清地說着。

    “是嗎?十皇叔所言似乎早了些,事情還未定數呢”南宮澈聞言,有點無奈出聲。按理說,若小智真是他的兒子,那也算是小世子。然而得到這一切卻有點有失常理。

    “哈哈,是嗎?那就讓這一切有個定數!來人,把他們都給本王抓起來”南宮靖聞言,一揮手,冷漠淡然地聲音響起。

    然而,就在這時,外面起了一陣又不尋常的騷動。不一會兒,只見楊季穿着盔甲威風凜凜地走了進來,後面跟着東方雄,還有一羣侍兵,把南宮靖的人全部包圍了起來。

    “哈哈,你們原來只是在拖延時間,早算計好了是吧?”南宮靖忽然大聲地笑了起來,目光閃爍不明地看着他們,淡然出聲。心裡知道一切已成定局,多說無益了!

    忽然,目光看向了艾微,出現了一抹意味不明之色。身子忽然愰動,伸手往艾微襲去。南宮煜見狀,瞬間急了,想也不想地用盡全力出手攻擊南宮靖,他絕不可能讓他傷害到艾微。

    只見“噗”的一聲,南宮靖口中吐出了鮮血,踉蹌地後退了幾步。目光再一次看向艾微,略帶乞求之意地說:“煜王妃,麻煩你幫本王好好照顧小智,撫養他成人…”

    “好…”艾微聞言,竟想也沒想地答應着,她其實知道,如果剛纔南宮靖真想傷害她的話,她現在亦不可能好好地站在這裡了。雖然南宮煜是出手襲擊到他了,但還是沒辦法讓她不受傷的,唯有可能就是他故意的。

    “十皇叔,你這又是何必?”南宮煜站定在艾微的身邊,一臉不解地問道。看着他的樣子,一下子便知道他是故意如此的,便面色無奈地看着他。

    “這世上,本王早已無任何眷戀了,要不是當初有着怨恨和仇恨的支撐,說不定早已沒本王的身影了!唯一讓本王遺憾的就是,沒法給小智一個家。希望煜兒和煜王妃能好好栽培他…”南宮靖話音剛落,又“噗”的一聲吐出了鮮血,緩緩倒下。

    “不是吧?這,這十皇叔竟然是爲了一個女子才鬧出這麼多事?如今卻這樣了結了?”東方雄不可思議地看着地上的南宮靖,有點憤憤不平地說着!這實讓太令人意想不到了,想不到出這麼多事,竟是如此的因果!

    “咳咳…一切都有定數,當初是朕太莽茫了,才惹來這麼多事”南宮霸天嘆息一聲,無奈地說道,滿臉蒼桑之色,感傷之意。

    “父皇,您沒事吧?”南宮辰和南宮澈見狀,立刻上前一步,着急地問道。

    “無礙,父皇差不多到極限了!辰兒,按理說,這位置應該是你接替的,你可願意?”南宮霸天又是咳了幾聲,略帶試探之意地看着南宮辰,眼裡閃過一抹精光。

    “回父皇,兒臣心在不此,還此父皇另擇他人”南宮辰聞言,便急急下跪,鎮定地說道。

    “是嗎?你不後悔?”南宮霸天眼裡閃過一抹欣慰之色,要是那不孝子不那麼做的話,或許他也有機會的,唉。

    “是的,兒臣絕不後悔”南宮辰擡頭看着南宮霸天,滿臉堅定之色地說道。

    “好,既然如此,那就按朕的聖旨吧?煜兒,拿出來吧”南宮霸天會意地點了點頭,目光看向了南宮煜,欣慰地說道。

    “是,父皇”南宮煜從懷裡掏出那天南宮霸天交給他保管的聖旨遞給他,便退後了一步,攬住了艾微,站一邊。

    “林立,你來念吧”南宮霸天忽然微喘着氣,有點噓弱地開口說道。身體似乎越來越維持不住的感覺。

    “是,奴才遵旨”林立聞言,便走過去接過聖旨,準備打開宣讀。

    “奉天承運,皇帝詔曰,朕年事已高,決定退位!經深思後決定:此帝位將由次子南宮澈接手,擇日登基!另煜王南宮煜爲攝政王,輔助新皇打理朝政,不得有誤!欽此…”

    “呃,林公公你不會宣錯吧?我還小呢,不適合啊,應該給太子或二哥纔對”南宮澈聞言,瞬間錯愕不已,他怎麼也沒想到南宮霸天會把這位置讓給他,實在令人無法相信了!

    “呵,澈王,沒宣錯,你自己瞧瞧吧?恭喜了”林立一臉欣慰之意地看着南宮澈,並把聖旨遞給了他!目光看着了南宮霸天,卻瞬間臉色變了。

    “皇上,皇上你怎麼了?”林立趕緊跑了過去,只見南宮霸天早已倒在牀上,雙手垂下,臉帶微笑,含笑而終了。

    “父皇…”

    “皇上…”

    宮裡一時之間響起了驚叫聲與呼喚聲,混亂一片,顯得特別喧譁。一切已經不知不覺中成了定局…

    三天後,南宮澈如期舉行登基大典,成了新皇。而南宮煜名義上爲攝政王,卻也只在南宮澈登基那天出現過,後來便出現的次數瘳瘳無幾,這令南宮澈很是不爽,幾乎想天天往煜王府跑。其理由便是,請教治理辦法…

    五年後:

    “娘,娘,小智叔叔欺負我”南宮傲邁着兩條小蘿蔔腿,一臉不滿之色地告狀着,後面還跟着南宮樂和小智。

    “傲兒,小心點,別摔跤了!叔叔怎麼欺負你了”艾微輕輕一笑,手摸着南宮傲的頭,溫柔地問着。看着這南宮煜的小縮版,心裡有股濃濃地幸福感。

    “哼,叔叔就偏心小樂兒,他總是誇樂兒的字寫得好,老嫌棄傲兒的”南宮傲撇着小嘴,一臉憤憤不平地說道。目光看向了後面的兩個人,有點得意。

    “娘,纔不是哥哥說的那樣呢?是哥哥的字本來就很醜,叔叔才說他的”南宮樂嘟着小嘴,小臉粉撲撲的,因激動顯得小臉更加嬌嫩紅通,實在可愛極了。

    “傲兒,你是不是又沒認真學習了?”艾微聞言,無奈地看着南宮傲,這孩子不知像誰的,從小就調皮搗蛋,還專門欺負他妹妹爲樂。

    “娘,人家哪有,傲兒最乖的,有認真學習的”南宮傲拉着艾微的手,賣萌地撒嬌說道。

    “呵,姐姐,傲兒其實很聰明的,只是好玩了一點”小智從後面走了過來,面帶笑意地看着艾微說道。神情亦是充滿了濃濃的笑意與無奈之色。

    艾微聞言,擡眸看着小智,有些天不見,他似乎又長高了一些,難道是錯覺?自從5年前南宮靖死後,小智的性格變了很多。雖然還是天真可愛,聰明睿智,但無形中他的幼小心靈也似乎染上了一股受傷之意。

    雖然他沒有說過口,但艾微卻感覺得到!然而因爲他還小,卻也不知怎麼開導他,只能儘量引導他不要胡思亂想,讓他繼續過無憂無慮的生活。還好,這幾年的努力沒白費,他也漸漸淡忘了南宮靖。

    “小智,辛苦你了,總讓你陪着他們兩個”艾微會意地點了點頭,深有體會地對已經十歲多的小智感激地說道。這兩個傢伙實在太纏人,也太鬼靈精怪了!一般人可真沒法搞定他們兩個,除了那腹黑的南宮煜。

    “姐姐,這是小智應該做的,何況小智也很喜歡他們啊!他們也是小智的伴”小智有點不好意思地摸了摸自己的鼻子說道,小俊臉上也泛出了一抹淡淡的紅暈。

    “娘,你今晚陪傲兒睡好不?”南宮傲突然拉着艾微的手晃動着,仰着小臉,期待地說道。

    “傲兒,你是不是又想罰抄書了?”正當艾微想回答南宮傲時,卻意外地聽到了南宮煜低沉磁性好聽的聲音從背後響起。

    “嗚嗚,娘,你看,爹又欺負傲兒了”南宮傲聞言,哭喪着小臉,憤憤不平地向艾微告狀。眼睛眨了眨,眼裡閃過一抹狡黠之意。

    “呵,傲兒乖,你爹只是說說而己,你們過去那邊玩吧”艾微無奈地安慰着南宮傲,並示意他們過去那邊的草地玩。

    “好咧,娘,你可不許讓爹欺負傲兒哦”南宮傲一聽艾微讓他們去玩,便高興地想跑開。然而,又忽然折回來,小心翼翼地提醒着艾微。

    “好,娘知道了,快去吧”艾微輕笑地點了點頭,示意他趕緊過去玩,看着不遠處的三個小身影,心裡有股濃濃的幸福感。

    “微兒,你怎麼老是向着兒子啊?”南宮煜見狀,有點不滿地看着她。伸手也把她摟進了懷裡,聞着她身上淡淡的幽香,吃味地說道。

    “哪有?還不是你總是故意整他,他還那麼小,而且是你兒子呢,你怎麼老和他過不去啊”艾微聞言,滿臉黑線,這丫的在說什麼呢?真拿他們沒辦法,這一大一小,經常總爭鬧着,不過小傲兒哪爭得過這腹黑的南宮煜呢!可他還總是在她面前吃他兒子的醋,這簡直太沒天理了!

    “那還不是你總是偏向他啊!你看,小樂兒多乖”南宮煜聞言,咧開嘴笑着說。目光注視到不遠處的幾個小身影,心裡亦是滿滿地幸福之意。

    “你啊!真不知怎麼說你?這麼大一個人,還總跟小孩爭風吃醋的,你羞不羞啊?”艾微無奈地翻了翻白眼,沒好氣地看着他說道。

    “呵呵,這叫樂趣,懂麼?對了,微兒,咱們一家人出去遊玩了一圈可好?”南宮煜摟着艾微,面帶惑笑地看着艾微,低頭親了她一下額頭,溫柔地說道。

    “現在有時間去了嗎?太好了,我還在想着不知等到什麼時候才能出去呢?”艾微高興地仰着臉,看着南宮煜說道。這些年一直離不開,他必須協助南宮澈整頓治理朝綱。如今,5年過去了,或許也該是時候了。

    “嗯,5年過去了,澈應該能自己掌握了。我也該放手讓他自己去飛了”南宮煜點了點頭,若有所思地說道。手自然而然地摟緊了艾微,他當初承諾帶她們母子去四處遊玩的承諾也可以實現了。

    “好,那我們現在就去準備一下,明早出”艾微高興地說道,太好了,終於可以出去外面走走了,臉上不知不覺爬滿了笑意與幸福之意。

    “嗯,明早出”南宮煜緊緊地抱着艾微,點頭同意着,妖孽俊逸的臉露出了一抹惑人的魅笑。

    瞬間,四周瀰漫着幸福溫馨的氣氛,兩個相擁的身影,還有不遠處小孩的嘻戲聲,形成了一副美麗惑人的難得景色…

    昱日清晨,南宮澈一上完早朝,又和平常一樣,往煜王府而去。然而一進煜王府,便感覺不對勁,心裡納悶着,爲何今天如此清靜?

    “管家,傲兒和樂兒他們呢?”南宮澈一臉疑惑,平常他一進來,這兩個小傢伙就會跑過來抱着他的腿嘻戲的,怎麼今天卻不見他們的人影。眼睛瞄到不遠處的管家,便出聲問道。

    “見過皇上!皇上您不知道嗎?王爺一家人和小智世子一大早出游去了!啊,對了,小世子還讓奴才把這個給你呢”管家見到來的人是南宮澈,趕緊行禮,並想起南宮傲出去之前塞的小紙條,吩咐他的事。

    南宮澈一臉疑惑之色地接過小紙條,打開一看,上面歪歪斜斜寫着:親家的皇帝叔叔,我們去遊玩了,近期不回來哦!您要趕緊去討個媳婦,孃親說,要是回來,你還沒成親的話,就幫你挑媳婦了!你要趕緊找咯,不然小傲兒和小樂兒會幫你挑個醜醜的媳婦哦…保重!

    南宮澈看着手裡的小紙條,一臉哭笑不得,無語問天。他這是招誰惹誰了?居然全家跑了,把擔子都丟給他,還威脅他得趕緊娶媳婦?這是什麼天理啊?心中吶喊,無奈卻還是往皇宮而去…

    (終)

    ------題外話------

    親愛的各位,文文終於圓滿結束了!感謝各位一直以來的支持與陪伴哦!

    在此表示感謝哈!愛你們,麼麼達…

    另夢裡會在6月1號開新文,書名是《穆少狂寵高冷妻》,有興趣的朋友,到時記得來繼續支持夢裡哦!



    上一頁 ←    → 下一頁

    超級神基因魔天記首輔家的小嬌娘戰天龍帝陰人勿擾
    女村長的貼身神醫絕品敗家系統諸界末日在線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我的女友是聲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