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冷情王爺的小醫妃 » 079 逼宮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冷情王爺的小醫妃 - 079 逼宮字體大小: A+
     

    079 逼 宮

    “不會,臣妾亦不敢”皇后斂下眉,有一抹淡淡的憂傷之意。她如今又能夠做什麼?自從辰兒跟她坦白心意後,她也徹底醒悟了,人生在世,又何必苦苦追求一些奢侈的東西呢。她現在最希望的就是兒子和兒媳能夠平平安安的,生個一兒半女的,開過度過下半輩子。

    “是嗎?希望他們都能理解朕的想法吧”南宮霸天輕嘆了一聲,語氣略帶點無奈之意。

    “皇上,臣妾見你身體不舒服,您還是先回去休息一會吧”皇后看着南宮霸天,輕聲溫柔地說道。她現在已不豈望什麼了,反而心裡覺得輕鬆。

    “怎麼?想趕朕走了?”南宮霸天挑了挑眉,看着皇后有點慍怒之色。難不成他真老了,連在這裡休息她都嫌棄不成?

    “呃,臣妾不敢,臣妾以爲皇上你不喜在這休息,所以才…”皇后一臉驚慌之意,她沒別的意思,只是這南宮霸天已很久沒在她這裡了,所以纔出聲的。沒想到卻反而惹他生氣了,實在令她惶恐不安。

    “罷了,朕今晚就在這裡休息吧?走,扶朕過去”南宮霸天目光掃視了她一下,便輕嘆息了一聲,淡然出聲。心裡卻也出現了一抹愧疚,看來他真的忽略她很久了,才使她如此驚慌失措吧?

    “是…”皇后閃過一抹詫異,眼睛更是微微泛紅。已經不記得有多久,他們表面始終相敬如賓,心裡卻早已遺忘了對方是長什麼樣了?

    然而,就在皇后走近南宮霸天的時候,卻發現他的臉色不太對勁,似乎瞬間變得很黑青,神情古怪,還沒來得及問個詳細,便聽見他“噗”的一聲吐了一口鮮血出來。

    “皇上,你怎麼了?來人啊,快傳太醫”皇后緊忙走過去,扶着南宮霸天,心急如焚地大喊着。瞬間,四周的人都慌亂起來…

    “微臣見過皇后”李太醫一臉急色地跑了進來,見到皇后,眼裡閃過一抹詫異之色,隨即便趕緊行禮。

    “李太醫不必多禮,趕緊看看皇上怎麼了”皇后神色緊張地看着南宮霸天,心急地朝李太醫說道。心裡卻擔心不已,這皇上究竟是怎麼了?

    李太醫起身點了點頭,走近南宮霸天,看到他時,心裡嚇了一跳,這,這究竟是怎麼回事?纔沒幾天而己,皇上居然成這樣了?看來是命不久矣…

    他實在無能爲力了!就算讓那煜王妃過來,估計也是無計可施了吧?這可該如何是好啊?現在萬萬不能對皇后說實話的,只能皇上醒過來,才能作決定了!

    “太醫,怎麼樣,皇上怎麼了”皇后見太醫一直站在牀邊沒動,便急忙問着李太醫,想知道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爲何皇上好好的,就突然這樣了?

    “皇后,這,這微臣一時也說不清楚,只能等皇上醒來再說了”李太醫一臉爲難之色地看了一眼南宮霸天,又看着皇后說道。

    心裡實在是憋屈呢,這讓他如何說啊?

    “這是怎麼回事?難道你診治不出是什麼原因?”皇后聞方,緊皺眉頭,有點難以置信,這李太醫算是太醫府醫術最好的,爲何連他都面露爲難之色?難道皇上真得了什麼不愈之症嗎?

    “是的,皇后娘娘,微臣也暫時沒辦法”李太醫一臉爲難之色,囁囁地說道。他實在不知該怎麼辦啊!醫術有限,更何況皇上的病情已到很嚴重了!

    “咳咳…這是怎麼了?”南宮霸天醒了過來,看見皇后和李太醫正面色擔擾着看着他,便疑惑出聲。

    “皇上,你醒了,有沒哪裡不舒服?”皇后見南宮霸天醒了,便趕緊走了過去。面帶憂色地問道,眼裡閃過一抹慌亂與害怕之意。

    “這,這是怎麼回事?朕怎麼突然好像動不了,渾身無力?”南宮霸天正想動身,卻發現自己根本動彈不得,似乎手腳也沒什麼感覺一樣。

    “李太醫,你快過來幫皇上看看”皇后一聽,瞬間急了,這是怎麼回事?怎麼好端端人就動不了了呢?

    李太醫聞言,趕緊上前,仔細地替南宮霸天檢查着,臉色越來越凝重,心裡知道,這是毒開始發作了,他無能爲力啊…

    “皇,皇上,這,您以後可能再也無法走動了,這是…”李太醫一臉爲難之色地看着南宮霸天,囁囁說道,額頭直冒冷汗,顫抖地跪在地上。

    “什麼?怎麼會這樣?李太醫,你快想辦法”皇后一臉激動地說道,瞬間覺得眼前一陣昏暗,這,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這,這,微臣也沒辦法,還請皇后娘娘恕罪”李太醫趕緊跪下,額頭滴落着冷汗,一臉無奈之色。

    “大膽,你還不趕緊醫好皇上,不然拿你是問”皇后一下子急了,竟大怒地吼着。渾身也顫抖着,實在接受不了這事實。

    “這…”

    “好了啦,都別說了,讓朕靜一下,都下去吧”南宮霸天威嚴的聲音響起,略帶着疲憊哀傷之意。

    “是,皇上”衆人聞言,紛紛退了下去,只留下了皇后一臉茫然地站在那裡,一臉哀傷之意。她真的很難以相信,這南宮霸天就這麼癱瘓了?

    “皇后,你也退下吧?”

    “皇上,讓臣妾陪陪你可好?”

    “不用了,讓朕靜一靜吧”

    “皇上,求你了,臣妾不吵你,就讓臣妾陪着你吧?”

    “唉,好吧?坐下吧,朕累了”

    “謝皇上,您休息吧,臣妾就在這裡,有什麼事告訴臣妾…”

    南宮霸天點了點頭,心裡有股說不清地酸楚,沒想到到最後陪伴自己的,還是自己的結髮妻子,這輩子虧欠她實在太多太多了…

    煜王府:

    “姐姐,姐姐,什麼叫做高高在上啊?”小智仰起小臉,看着坐在涼亭沉思的艾微,一臉好奇地說道。

    “小智,你怎麼會問這個啊?誰告訴的啊?”艾微聞言,輕皺着眉頭,有點納悶,這小智去哪聽來的?爲何問這些問題呢?

    “是我在叔叔那邊,一位大叔跟我說的,說什麼以後叔叔高高在上,我也跟着沾光了”小智一臉疑惑不解地看着艾微說道,並把他知道的,都一一告訴了艾微。神情卻是神采奕奕,一臉好奇之意。

    “是嗎?小智,這段時間你別總外跑了,外面危險,知道嗎?”艾微想了想,心裡覺得還是暫時別讓小智出去了,免得出什麼意外!

    這小智的話裡的意思很明顯,那靖王府這位跟小智說這些話的人,肯定是知道一些事情的,不然不可能跟小智說這些事。然而,應該慶幸的事,他們對小智非常好,沒傷害到他。

    這段時間,她總是從側面瞭解那十皇叔,卻意外發現,他真的只是外表像21世的師兄,其他都沒有任何跡象,不知爲什麼心裡也輕輕鬆了一口氣。

    “姐姐,那叔叔那邊就不能過去了嗎?”小智聞言,不太懂艾微的意思,便一臉疑惑之意地看着她,語氣略帶着失望。

    “嗯,小智乖,暫時都別去,等以後再過去找他玩好嗎?”艾微輕撫着他的頭,溫柔地看着他說道。心裡也有了一抹心酸之意,不知這樣阻止小智去見十皇叔到底是對還是錯?

    “姐姐,是不是以後就可以去找叔叔,就現在不行?”小智仰起稚雅的小臉,滿臉期待之意地看着艾微說道。眼珠子黑溜溜直轉,狡黠得很…

    “嗯,以後就可以去,你現在要好好讀書知道嗎?”艾微輕笑地點了點頭,心裡想着,或許等事情結束後,一切恢復了平靜後,再見面也是可以的吧?

    “好,小智知道了!我會乖乖的”小智似懂非懂地點了點頭說道。心裡極其興奮,是不是自己好好讀書寫字後,就可以出去見叔叔了?不知爲什麼,他就喜歡呆在叔叔身邊,如果他是他的爹爹,那該多好啊!

    “嗯,小智真乖,那現在先回去吧?”艾微欣慰地點了點頭,剛纔心裡還有點忐忑不安呢,怕小智會哭鬧,沒想到他這麼小,竟這麼聽話,居然不吵鬧。

    “好,姐姐,小智先回去了”小智一副小人大人模樣地看着艾微說道,蹦蹦跳跳地往屋裡走去。

    艾微看着小智離開的小背影,沉思了一會,便轉身往書房而去,心裡想着,或許該問問南宮煜是什麼意見吧?

    “煜,你在做什麼啊?”艾微一走進書房,便見南宮煜正緊鎖眉頭,一臉深思地盯着桌面上的信件,便訝異出聲。

    “微兒,你怎麼來了?”南宮煜有點訝然地擡起頭,這個時候她不是在孩子那邊嗎?怎麼突然來了,難道有事?

    “呵,不能來嗎?打擾到你了?”艾微眼裡閃過一縷嘻戲,面色帶委屈地看着他,似乎有點不滿了。

    “呃,當然不是,我只是一時很意外而己”南宮煜見艾微嘟着小嘴,略帶不滿的樣子,趕緊來到她身邊,輕摟住她說道。

    “是嗎?我還以爲你不歡迎我,有什麼秘密怕我知道呢”艾微倚在南宮煜的懷裡,故意一臉怨氣,略帶感傷地說道。

    “你這丫頭,我能有什麼秘密瞞着你啊?別鬧了,乖”南宮煜聞言,有點哭笑不得,一看她那狡黠的神情,就知道她是在耍着他玩的,畢竟這麼久了,難道還不瞭解她嗎?

    “呵呵,沒有嗎?那怎麼一大早見你愁眉不展的?”艾微在他的懷裡仰起頭,面帶關心之色地看着他,想知道爲了什麼事而煩?

    “拒消息傳來,京城四處已有了動靜,似乎也有些官吏在稍然變動了”南宮煜摟着艾微,聞着她身上散發出的淡淡幽香,輕聲說道。

    “是嗎?這麼說,他們開始行動了?”艾微聞言,皺起了眉頭,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難道南宮霸天出事了?

    “嗯,是的,而且速度極快”南宮煜點了點頭,面帶凝重神色,似乎在思索着什麼一樣。

    “煜,難道是父皇出事了?”艾微想了想,便淡然出聲。據她那天在宮裡看到的情況,現在幾天過去了,估計若真有發作的話,應該是倒下了。

    “現在宮中還沒傳出消息,也不知是怎麼回事?感覺被人阻隔了”南宮煜聞言,似乎也覺得到不對勁,這件事實在太奇怪了!若是父皇真的倒下了,應該傳出消息纔對,爲何卻反而靜悄悄的?

    “會不會已有人在宮中下手了?把消息隱瞞了?”艾微聞言,也覺得很不對勁,按理說,若是南宮霸天出什麼事,應該會告訴他們的?可現在反而靜是悄無聲息的感覺。

    “很有可能,我們看看吧,侍機而動了”南宮煜眉宇緊蹙,略帶憂心地說着。手自然而然地摟着艾微,似乎在尋究一種安慰之意一樣。

    “對了,煜,我讓小智這幾天不能出去找十皇叔了,怕他有危險”艾微忽然想起她剛纔想來書房的原因,便淡淡地說道。

    “不讓他出去?那小智肯嗎?”南宮煜有點意外地看着艾微,她平常不是不反對他去找他嗎?怎麼這次反而阻止了?

    “嗯,小智很乖,倒沒什麼不肯啊!我只是擔心他…”艾微聞言,便把小智跟她說的話,全部說給南宮煜聽,包括說什麼高高在上的時候…

    “是嗎?看來他真的動手了,沒想到隱藏這麼深的人竟是他?”南宮煜輕嘆息了一聲,有點傷感之意。

    “爲什麼這麼說?你早就發覺了?”艾微聽南宮煜的語氣,直覺告訴她,他或許早就猜到了,只是沒證據,也不太願接受那事實才一直沒說的?

    “嗯,只是一直不太相信會是他,想不明白他爲何要這麼做而己”南宮煜臉色微沉,陷入了深思。父皇對十皇叔一向疼愛有加,而十皇叔又爲何總隱藏自己的行蹤,飄浮不定,這到底裡面蘊藏着什麼秘密呢?

    “按目前來說,他的行動似乎已經慢慢暴露,父皇會不知道嗎?”艾微聞言,微微一皺,這南宮霸天應該沒有那麼胡塗吧?可如果他知道,又爲何沒阻止呢?

    “這事越來越迷離不清了,我們只能靜觀奇變了”南宮煜面帶疑色,一臉淡定地說道,心裡也實在有點疑惑不解,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好吧,那先不想了,咱們出去走走吧”艾微忽然輕笑着,淡淡地看着他說道。心裡想着,一直說着沒結果的話題,還不如出去散散步,反而有頭緒呢!

    “好,出去走走”南宮煜摟着她,寵溺地說道。眼裡閃過一抹難得的笑意,深情地凝望着她。

    宣王府:

    “王爺,宮裡傳來消息,皇,皇上癱瘓了”一男子滿頭大汗跑進了南宮宣的書房,氣喘吁吁地看着南宮宣說道,臉上似乎還帶着一抹意味不明的笑意。

    “是嗎?消息屬實?”南宮宣坐在書桌前,微愣了一下,便激動地站了起來,大聲質問着。

    “王爺,消息屬實,屬下已向宮裡的人證實了”男子聞言,趕緊回答,神情亦是激動得不得了!這太好了,是不是代表王爺的大事很快就會完成了?

    “哈哈,太好了,那該死的老傢伙早該這樣了”南宮宣一聽,便不顧形象的哈哈大笑起來,他一直忍氣吞聲,等着這天的到來,終於給他等到了!

    如果那老傢伙真的癱瘓了,那就是行動不便,那他現在就必須馬上進宮,趕緊奪回主控權,免得錯失良機了!

    ◆ttкan◆¢Ο

    “來人,備車進宮”南宮宣沉思了一會,滿臉陰沉之意,眼裡閃過一抹狠意與精光,大聲地喊道。

    皇宮內:

    “來,來人啊”南宮霸天躺在牀上,渾身無力,說出的話也變得有氣無力,沒絲毫的威嚴感,成了病殃殃的樣子。

    “皇,皇上,您要做什麼?”林立從外面急忙跑了進來,着急地問道,額頭滴落着汗水,滿臉擔憂之意。這皇上的病情越來越嚴重了,這可怎麼辦?

    “去,去宣…咳咳”南宮霸天想讓林立去宣南宮煜他們進宮的,哪知話說到一半,便咳了起來,一時半會竟總說不出話。急得臉都變得黑紅了,但卻無可奈何,只是幹瞪着眼。

    “皇上,您別急,慢慢說,奴才聽着”林立見南宮霸天的樣子,便輕聲安慰着,心裡卻在猜測,這皇上是不是想見煜王呢?

    “宣王到…”就是南宮霸天還想說什麼時,便聽見外面傳來了高喊聲,瞬間,南宮宣一襲藏青色外袍,威風凜凜地走了進來。

    南宮霸天聞言,輕皺了一下眉頭,他似乎沒讓人宣這南宮宣進宮吧?隨即,目光看向了林立,似乎在詢問他。然而卻只見林立也是一臉茫然之意,似乎並不知情南宮宣的到來。

    “見過父皇”南宮宣一走近了,看了一眼牀上南宮霸天,和旁邊的林立,便行着禮,眼裡卻閃過一抹意味不明的精光。

    “你,你怎麼來了?”南宮霸天一臉訝然之色,無力地斷續問着,臉上的不悅之色顯而易見。

    “兒臣聽說父皇病了,便進來看看”南宮宣忽視了南宮霸天不悅的表情與語氣,淡定地看着他,佯裝關心之意地說道。

    “是,是嗎?朕,朕記得,記得沒讓人,宣任何人,進,宮啊”南宮霸天臉色微變,有聲無力地斷續說着。

    “父皇,兒臣出於一片孝心,來看看父皇不爲過吧?”南宮宣臉色陰沉,手攥得緊緊地,似乎在隱忍着什麼?隨之,便淡然出聲。

    “咳咳…你有心了”南宮霸天聞言,神色不明,略帶深意地眯起眼看着南宮宣,似乎想看透什麼一樣。

    忽然,目光看着了林立,眼睛眨了眨,似乎在示意着什麼。隨即,也恢復了正常,再次看向南宮宣,無奈地搖了搖頭,眼裡閃過一抹失望之色。

    “林公公,你這是要去哪?”南宮宣見南宮霸天的古怪神情有點疑惑不解,隨即見到林立一聲不響打算出去,便急忙出聲。

    “呃,宣王,奴才是想去給皇上拿藥,更何況,你和皇上聊天,奴才也不便在這裡吧?”林立低下頭,合情合理地說道,心裡卻在顫抖,這宣王難不成發覺了什麼不對勁。他接到皇上的示意,準備去傳煜王進宮,這,這宣王該不會想限制他的行動吧?

    “是嗎?那讓其他人拿就行了,林公公就不必出去了,免得不小心走丟了,那就不好了”果然,南宮宣聞言,便冷漠地拒絕着林立的出入自由。雖然是輕聲說着,但語氣卻是充滿了不容反抗的氣勢,渾上下散着令人膽寒的煞氣。

    “也好…”林立渾身一僵,看來這宣王是想限制他的行動了?罷了,先順他的意,他日再想想辦法吧?

    南宮宣滿意地點了點頭,轉身又走向了牀邊,就這麼定定地看着南宮霸天,似乎想說什麼,卻又欲言又止的模樣。

    “父皇,你先休息吧?兒臣就不打擾你了”南宮宣沉默了一會,突然冒出了一句話,轉身便往外走,眼裡也閃過一抹狠毒之意。

    南宮霸天此時臉色意味不明地看着離去的南宮宣,心裡有股無奈之感,這明顯的禁錮他難道會不知道嗎?心裡失望得很,這就是他養的兒子嗎?

    “皇上,你還是先休息一下吧”林立見南宮宣已走了出去,便走到南宮霸天身邊,輕聲地說道,並幫他蓋好了被子。

    “林立,朕老了,看來不中用了啊!你小心點,別硬碰硬了”南宮霸天嘆息了一聲,無奈出聲,心裡閃過一抹擔憂之色,看來是要變天了,希望煜兒他們會有所發覺吧?

    “奴才知道,請皇上放心”林立會意地點了點頭,滿臉感動之情,沒想到皇上此時還能關心着他的安危。

    “來人,從今天起,沒本王允許,任何人都不得進來控望皇上,可明白?”南宮宣一出門,便滿臉陰沉之色,冷漠地吩咐着。

    “是,奴才(婢)明白”衆人聞言,嚇得趕緊跪下應着,渾身顫抖着,這,這究竟是怎麼回事啊?怎麼宣王下如此命令呢?

    時間一晃而過,轉眼間,半個月過去了。南宮宣每天以孝順之名都跑來南宮霸的寢室坐一會,名義來照顧,陪伴他,這實際上裡面的貓膩,明眼人就能看得出他想幹嘛?

    此時,林立有點愣然地看着坐在一旁的南宮宣,這宣王究竟想幹嘛?這麼多天了,他一直堅持着每天都來看看南宮霸天,並且也把他們的情況全隔絕了。一點消息都沒法透露出去,他想了很多辦法,還是無法成功。心裡實在着急啊!

    南宮宣此時滿臉陰沉,渾身散發出懾人的寒氣,半個月過去了,那該死的許夢兒出的什麼餿主意?讓他盡孝?他快失去耐性了,不想就這麼等下去了。或許他該好好深刻地與他的父皇聊聊了。

    “父皇,你既已成這樣,爲何不盡快立遺囑”南宮宣已忍無可忍了,便走到南宮霸天面前,直接了擋地看着他說道。

    “用得着嗎?”南宮霸天聞言,挑了挑眉,淡然地說道。心裡卻頗爲失望,他終於忍不住了是吧?這些天看他天天來看他,對他噓寒問暖的,心裡還是有股淡淡的暖意。

    “父皇,兒臣就不明白了,你已經行事不方便了,爲何還要佔着那位置,不覺得有點浪費嗎?”南宮宣手緊緊攥着,隱忍着怒氣,有點不滿地問道。

    “是嗎?那宣兒有什麼意見啊?”南宮霸天佯裝聽不懂,有點詢問之意地看着他,蒼白的臉,輕皺着眉頭,神色淡漠。

    “父皇,你會不明白兒臣的意思嗎?爲何您總是偏向二皇兄呢?”南宮宣決定不再與他委婉盤繞了,直接了擋地說出了心中的不滿之意。

    “宣兒,父皇雖然老了,但不眼花,你又何必急在這一時?讓朕見見他們吧?”南宮霸天嘆息了一聲,無奈至極。這宣兒地意思他豈會不知?然而,他卻不想冒險,把這位置交給如此不孝之子手上。

    “父皇,你想見他們可以,先立遺囑吧?若是兒臣滿意了,自會讓他們進來見您”南宮宣站定在南宮霸天面前,滿臉陰沉之色,直接挑明的話意。

    “你…你竟敢威脅朕?”南宮霸天聞言,氣得直髮抖,沒想到他竟如此接說出了目的了!雖然心裡早有想法,卻還是憤怒不已。

    “父皇,兒臣這不是威脅,而是建議,您又何必執着於此呢?若是你就此放手,把它交給兒臣,或許兒臣也會繼續照顧供你吃好用好的,要不然,就別怪兒臣狠心了”南宮宣一臉陰霾之色,口吐狠言,目露兇光,彷彿此時正面對一位仇人一樣,不吐不快。

    “你…你這個…不孝子”南宮霸天聞言,氣得身子直顫,手指着他,斷續地怒吼道。然而,身子卻很不爭氣,直接倒回牀上,動彈不得,最後只能幹瞪着他,滿臉痛色。



    上一頁 ←    → 下一頁

    男神抽獎系統超級神基因魔天記首輔家的小嬌娘戰天龍帝
    陰人勿擾女村長的貼身神醫絕品敗家系統諸界末日在線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