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冷情王爺的小醫妃 » 078 各方的計策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冷情王爺的小醫妃 - 078 各方的計策字體大小: A+
     

    078 各方的計策

    “閉嘴,是本王”南宮宣一身黑衣,滿臉陰沉地看着林立,他本來沒打算現身的,只是想看看南宮霸天是否安然無恙,可誰知人算不如天算,正打算離開時,卻被他發現了身影,才爆光的。

    “呃,宣王,怎麼是你?”林立被南宮宣突然而來的話音嚇了一跳,伸手擦拭了額頭的冷汗,心有餘悸地看着一身黑衣的南宮宣說道。

    “見過父皇”南宮宣見身份暴露,便淡定地上前行禮,眼裡閃過一抹不易被發覺的狠厲之色。

    “宣兒,你怎麼會在這裡,還這身打扮?”南宮霸天眯起了雙眼,有點意味深長地看着南宮宣,冷冽出聲。

    “回父皇,兒臣聽說您身體有恙,只是想過來看看,這樣只是方便出入而己!”南宮宣看着南宮霸天,眼神微閃,淡定地說道。

    “是嗎?那怎麼不白天進宮,反而是深夜過來呢?你這關心之意,實在有心了”南宮霸天眸光一冷,略帶深意地看着南宮宣,話中有話地說道。

    “是兒臣顧慮不周,請父皇恕罪”南宮宣聞言,哪裡會聽不出南宮霸天的話意,便低頭,神色不明地請着罪。

    “宣兒,父皇是老了,可心還沒老,你是什麼意思父皇現在也不計較,不過,希望你自爲之吧?朕累了,你先回吧?”南宮霸天看着南宮宣,略帶深意地說着,似乎也在提醒着什麼,淡然地說道,眼裡卻閃過一抹失望之意。

    “是,兒臣告退”南宮宣聞言,便行了禮,臉色陰沉地走了出去。

    宣王府:

    “該死的老傢伙,什麼叫好自爲之?”南宮宣憤怒地低吼着,手一揮,周圍的東西便噼哩叭喇全毀了,此時的神情更是陰狠與猙獰。

    “王爺,你這是怎麼了”許夢兒從不遠聽到聲響,便急急跑了進來,一看有點傻了,周邊都凌亂一片,仿若一片廢噓一樣,便囁囁地問道。

    “滾,別來煩人”南宮宣看也沒看地大聲怒吼着,似乎不發泄出來很不舒暢一樣。

    許夢兒看着這樣雙目眥裂的樣子,嚇了一跳,後退了幾步,又有點不甘心,便楚楚可憐,柔媚地說:“王爺是何事如此生氣,不,不如跟臣妾說說,說,說不定臣妾能幫你呢”

    “你能幫我?”南宮宣本來又想出聲讓她滾的,但忽然又想到,這些女人都會耍什麼後院心計的,說不定真能出個什麼鬼主意呢,便疑惑出聲。

    “嗯,王爺不如說說看,看看臣妾能不能想幫到你?”許夢兒見南宮宣的語氣有點溫和了,便更加自信地柔聲說道,神情似乎還充滿了一抹期待之色。

    “行,你過來,看看有沒什麼辦法?”南宮宣沉思了一會,便招手讓她過來,把他進宮的事,還要他想要做的事,都大概說了一遍。

    “王爺,你看能不能這樣?”許夢兒聞言微愣了一會,沒想到這南宮宣竟有謀朝篡位的想法。心裡瞬間有股驚慌,但又想想,她是宣王妃,這事若成了,她也有好處,若是失敗,她也得跟着遭殃的。於是,便大膽地附耳在南宮宣耳邊細說着…

    “哈,好,不愧是本王的王妃,這主意不錯”南宮宣聞言,滿意地點了點頭,似乎很是贊同許夢兒的計謀。

    “多謝王爺誇張,臣妾能幫到你也是很高興的”許夢兒一臉諂媚地看着南宮宣,似乎還有一抹含情脈脈之意。

    “哈哈,讓本王今晚好好疼疼你”南宮宣目光黝暗地盯着許夢兒,走了過去,一下子橫抱着她,面帶猥瑣之意地哈哈直笑着。

    “王爺…”寂靜的夜裡,瞬間只聽見許夢兒柔媚的聲音,不一會兒,便埋沒在曖昧無限的空間裡了。

    煜王府:

    “二嫂,你沒良心,我不過來,你就不會過去看我嗎?”南宮雲一進煜王府,見艾微過來,便大聲地埋怨着,似乎很委屈一樣,楚楚楚可憐地看着艾微。

    “呃,雲兒,我最近比較忙了點,不好意思啦”艾微一臉不好意思地看着她說道。南宮雲說得沒錯,她似乎很久沒看她了!現在又是懷着孕,還反而往她這邊跑!

    “嗯哼,你忙什麼啊?二嫂,你該不會只忙顧着和二哥談情說愛吧?”南宮雲輕哼了一聲,顯然有點不信她的說法,一臉不滿的看着她調侃道。

    “呃,談情說愛?我們有那麼浪漫嗎?”艾微無語地指着她自己,一臉好笑地看着南宮雲!這丫頭的想象力還真豐富呢!居然想到這去了…

    “沒有嗎?我看二哥整天粘着你呢!你還想騙人?”南宮雲一臉曖昧地盯着艾微,眼睛眨了眨,似乎在暗示着什麼一樣。

    “呃,沒騙人啊!雲兒,好了,你饒我了吧?沒去看你,是我的不對…”艾微無語撫額,趕緊安撫着她說道,要不然再這樣說下去,估計一天都計較個沒完的。這南宮雲耍賴的功夫可是日見越長呢!

    “哼,好了,不跟你計較了,記得以後多來看我啊!我真的很無聊呢,每天就只能呆在左相府,你看,你哥都把我養成什麼樣子了?”南宮雲一見艾微示弱,便又開始吐槽了。一臉楚楚可憐委屈之色卻又夾雜着濃厚的幸福感。

    “呵呵,那還不是哥哥疼你啊!你少給我裝可憐了”艾微見南宮雲的確胖了一圈了,看來他哥哥還真懂得心疼人兒呢!便輕輕一笑,調侃着。

    “哪有,他,他這是心疼肚子裡的寶寶呢”南宮雲精致的小臉,有抹淡淡的紅暈,有點不自然地說道。

    “呵,那不一樣嗎?寶寶可是在你的肚子呢”艾微輕笑出聲,哭笑不得地看着南宮雲。這丫頭可真是生在福中不知福呢!她爹孃也把她當作自己親生女兒一樣來疼呢!看得她這個當女兒都有點想吃醋呢!

    “那倒也是”南宮雲聞言,一臉幸福之意地傻笑着,那模樣的確讓人羨慕不已呢!

    “對了,我哥哥呢?怎麼沒見到他?”艾微四周環視了一圈,並沒見到上官流,便疑惑出聲。

    “他跟我一起來的,讓我在這裡等你,他去書房找二哥了”南宮雲聞言,有點不滿地撇了撇嘴說道,要不是她今天非纏着他,要跟過來的話,估計他是不肯讓她出門的。

    “哦,這樣啊!那走吧,我們後花園逛逛吧”艾微會意地點了點頭,便輕輕拉着南宮雲的手,兩人就這麼漫步在景色怡人的後花園中了。

    “你們都在?”上官流走到南宮煜的書房,卻意外發現其他幾個人都在這裡,有點意外地說道。

    “嗯,剛來,上官兄,好久不見了”歐陽平率先打了聲招呼,也很意外會在這裡撞見他。只是有點不明白,他來找煜做什麼?

    “呵,這下全到齊了呢,是不是有什麼喜事要說啊?”東方雄撫着下額嘻笑着,眼晴眨了眨,似乎很有期待之意地說道。

    “喜事?這個時候還有這個嗎?你就別鬧了”東方澈撫額,一臉輕撇之意地看着東方雄,真的很想撬開他的腦子,到底是想幹嘛呢?

    “呵呵,調節一下氣氛嘛,這麼緊張做什麼啊?”東方雄呵呵直笑,有點不好意思地說道。臉上卻有股不明的擔憂之意。

    “好了,別鬧了,說正事”楊季無奈地搖了搖頭,淡然出聲。這東方雄到哪都是一個笑星,總能無緣無故冒出一些讓人哭笑不得的事情出來。

    “煜,最近似乎有人在調查你,關於你身上的毒的”歐陽平見衆人都安靜了下來,似乎陷入了沉思,便開口說道。

    “是嗎?看來他們起疑心了”南宮煜眯着雙眼,冷冽出聲。他知道早晚他們會知道的,只不過沒想到他們竟動用那麼大的人力在查探。

    “二哥,那我們現在該怎麼辦啊?”南宮澈聞言,略帶着急之色地看着南宮煜,如果讓對方知道了二哥的毒解了,會不會引來更麻煩的事出來?

    “估計他們只是想了解情況而己,皇宮那邊出事了,父皇中毒,命在旦夕了”南宮煜看了眼南宮澈,淡然地說道。眼裡閃過一抹不明的深思之意。

    “什麼?父皇出事了?那現在怎麼樣?”南宮澈聞言,激動地跳了起來,似乎很難想象會這事。在他心裡,南宮霸天不是很謹慎,很小心的嗎?怎麼會中毒呢?

    其他幾個人也閃過一抹訝異之色,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皇上真的出事了,那到底是誰動的手?看來他們真的很着急了。

    “只能等死了,毒發作時,會讓他失去自己做過的事,而且會越來越癡呆了”南宮煜冷峻淡漠的臉閃過一抹動容,冷然出聲。

    “那,那二嫂沒辦法嗎?”南宮澈這下真急了,雖然南宮霸天給他的父愛有點少,但這畢竟是他的父皇,血融於水,這情是割捨不斷的。

    “嗯,沒辦法了,微兒說太長時間了,她也無能爲力了,只能順其自然了”南宮煜點了點頭,淡淡解釋着,心裡也很無奈,這誰也幫不了,只能聽天由命了!

    “究竟是何人所爲,真該死”南宮澈聞言,“砰”的一聲,一手生氣地拍在了桌面上,震得茶杯裡的水都溢了出來。

    “父皇的毒不只一種,似乎身上有幾種,應該是不同人下的,現在已到最後時期了”南宮煜不理會南宮澈的怒氣,繼續解釋着。眸光裡閃過一抹冷意與寒光。

    “什麼?還是不同人下的?這,這皇宮的戒備什麼時候這麼鬆散,讓人隨意動手了?”東方雄聞言,有點不可置信地說道,這實在太離譜了吧?

    “估計是人早已算計好的,宮裡有眼線與內應吧”南宮煜沉思了一會,淡然出聲。覺得只有這可能,纔會讓皇宮裡的人掉以輕心,否則根本是很難下手的。

    “這事父皇知道嗎?他有沒怎麼說?”南宮澈聞言,緊皺着眉頭,一臉擔憂之意地說道。幾個兄弟中,他最小,因此很多事他也只是略知,根本無涉及。

    “估計也心裡有數吧?目前是保持沉默”南宮煜心裡也有一抹訝然,父皇似乎不打算追究一樣,他這到底是在走什麼棋子呢?

    “是嗎?那這樣的話,豈不是坐以待斃?”東方雄覺得不太相信,這南宮霸天好歹也是一國之主啊?真就這麼算了,不追究下毒之人?

    “也不盡全然吧?或許父皇是在等什麼時機”南宮煜聞言,目光深邃地直視着外面,沉思了一會,淡然說道。

    “那我們呢?我們該怎麼做?”南宮澈比較心急,他不甘心就這麼被壓制着,便匆忙出聲。神情略帶着一縷不明的堅定之意。

    “目前我們只能以不變應萬變,做全萬全準備,以防宮變”南宮煜冷漠淡峻的臉瞬間變得更加冰冷,語氣冷冽,渾身散發出王者的霸氣。

    “嗯,看來天門宮的人也應該作下準備了,以備不須之用”東方雄會意地點了點,沉思一會,略帶深意地看着他們說道。

    “沒錯,我們現在只能靜觀奇變,等候時機了”上官流輕啜了一口茶,淡然地說道。一直以爲,他們表面是中立,實際卻已在暗中協助南宮煜了!不但是因爲他是他的妹夫,也是相信他會是一代明主。

    “拒消息傳來,近來好像有一羣不明的勢力一直往這京城而來,似乎扎定地這附近,估計他們是預計好的,在待命了”一直在一旁沉默的楊季,突然出聲。眸子裡閃過一抹不明的擔憂之色與深意。

    “這股勢力應該不會是三哥的吧?”南宮澈聞言,一臉疑惑之意地問道。心裡想着,這三哥平常也算是很規矩,真的有那麼強大的軍力嗎?

    “當然不是,他還沒那麼大的本事”南宮煜很肯定地否認了,他雖知道南宮宣有叛變之心,但他卻沒有那麼大的心思與霸氣。

    “那這人到底是誰呢?竟有如此大的勢力,估計是謀劃已久了?”東方雄聞言,也有點不可思議,一直以爲他都認爲爭權奪利的事應該就是他們幾個皇子,沒想到還有另一人的介入。而這人究竟是誰呢?

    “那是肯定,不然怎麼會出這麼多事出來”楊季贊同的點了點頭,略帶深思地說道。神情卻是出現在一抹凝重之色。

    “對方應該很快會出手了,尤其是聽到父皇出事,便會加快速度的。我們目前就得做好萬全之策”南宮煜啜了一口茶,放下茶杯,眸光一冷,冷漠出聲。

    “那這樣的話,我們也應該好好想好對應之策了”南宮澈聞言,緊鎖眉頭,略帶心急之色地說道。他們必須得思索該怎麼應付了。

    “自是當然,你們回去要做好相應準備,或許他們在這幾天會行動,而我們就是在神不知鬼不覺的破壞着,還要不被發現,明白嗎?”南宮煜目光掃視一圈,淡然說道。神色卻是淡漠如冰,一身寒氣。

    “好,那我們現在就好好計劃這次行動了”東方雄聞言,會意地點了點頭,看着他們,準備商量對策了。

    就這樣,幾個人埋頭在書房,一下子晃過了兩個多時辰,直至天色泛黑,才紛紛告別煜王府,各自回家去…

    皇宮內:

    “見過皇上”皇后眸光閃過,泛起淡淡的朦朧之色,這皇上有多久沒來他這裡了,今天怎麼會來她這裡呢?

    “免禮”南宮霸天沒忽視她那訝異的表情,只是當作不知情,淡然出聲。

    “不知皇上來臣妾這裡,有何事情呢?”皇后似乎有點好奇,也有點心驚膽顫。這皇上突然來她這裡,該不會是有什麼事吧?

    “沒事朕就不能來走走了?”南宮霸天聞言,挑了挑眉,略帶深意地看着皇后,眼裡卻也閃過一抹愧疚之色。

    自從封她爲後,他似乎一直沒怎麼過來這邊,現在離死亡不久了,卻反而不知爲什麼,竟顧念起親情了。想當初他也是極其喜愛她的,只是後來,慢慢淡化了心中的感情。

    “呃,臣妾不是這意思,臣妾只是有點意外而己”皇后聞言,一下子急了,便趕緊出聲解釋着。心裡卻是有股激動之意,這麼多年了,他終於想起她了嗎?

    “好了,坐下吧,陪朕聊會天吧”南宮霸天目光深邃地看着她,淡然出聲。並自然地招了一下手,示意她來他身邊坐下。

    “是,臣妾遵旨”皇后一臉意外之色地邁出步伐,輕輕走到南宮霸天的身邊坐下。

    “這些年辛苦你了,你心裡不會怨恨朕吧?”

    “臣妾不敢,臣妾知皇上國事繁忙”

    “是嗎?你可真體諒理解朕啊,若是那幾個孩子也能如此那該多好啊”

    “皇上也是爲了江山社稷着想,相信他們會理解的”

    “唉,希望是吧?朕倒是希望他們幾兄弟能夠和睦相處,不會爭權奪利,只可惜啊,一切都是朕的癡心妄想而己”

    “怎麼會呢?他們幾個不是相處得很好嗎?皇上是在擔心什麼嗎?”

    “咳咳…咳咳,希望是朕想太多了吧”南宮霸天一臉無奈之意,略帶哀傷之意地說道。

    “皇上,你這是怎麼了?是不是身體哪裡不舒服?”皇后見南宮霸天在喘着氣咳着,有點擔心地問道。趕緊倒了一杯水,遞給他。

    “唉,人老了,不中用了”南宮霸天輕嘆了一聲,淡然地看着皇后說道。似乎也有一抹深思之意,接過她遞過來的水杯,輕啜了一口。

    “皇上,要不讓御醫進宮瞧瞧吧?您這樣,臣妾不放心”皇后這時才發現南宮霸天此時的面色難看,憔悴了不少,不似以前那麼炯炯有神了,便擔憂之意地出聲。

    “不用了,都這樣子,不費這個心了”南宮霸天聞言,淡淡地揮了一下手,阻止皇后欲傳御醫的動作。

    “可是,皇上,您這樣真的行嗎?”皇后有點憂色地看着他,溫柔出聲,還有輕輕走到他身邊,爲他輕揉着腦穴。

    “皇后啊,你覺得太子可以勝任嗎?”南宮霸天沉默了一會,閉着眼睛,享受着難得的清閒,似有意無意地問着。

    “這,這臣妾不敢斷言,一切還是由皇上決定”皇后眼神閃爍,心裡有點驚慌之意,表面卻是鎮定,語氣肯定地說道。

    心裡忐忑不安,是不是皇上發現什麼不對勁?還是說有什麼事呢?不然怎麼會突然一下子來她這裡,這樣問她呢?可她似乎沒做過什麼啊?難不成是辰兒做錯事了?現在想試探她是否有其它想法或知情不報?

    “是嗎?不管朕作什麼決定,你都不會有任何怨言嗎?”南宮霸天目光幽深地看着皇后,略帶深意地似乎在提醒着什麼一樣,語氣充滿了質疑!

    ------題外話------

    親們,不好意思啦,這幾天忙,沒法萬更,每天只能更新一章了!

    希親們別放棄偶哦!此文即將結局了哦!新文在準備哈…



    上一頁 ←    → 下一頁

    曖昧技師男神抽獎系統超級神基因魔天記首輔家的小嬌娘
    戰天龍帝陰人勿擾女村長的貼身神醫絕品敗家系統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