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冷情王爺的小醫妃 » 070 難產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冷情王爺的小醫妃 - 070 難產字體大小: A+
     

    070 難 產

    “臣媳愚昧,不知父皇所指何意?”艾微挑了挑眉,淡然出聲。目光卻看向了南宮煜,似乎略帶着一抹委屈之意。

    “你擅自損壞煜兒的聲譽,該當何罪?”南宮霸天面帶冷色地看着艾微,一臉不悅地憤然出聲,似乎也在等着她怎麼回答?

    “父皇,微兒何時損壞兒臣了聲譽了?我身中劇毒是事實啊,雖然是說得誇張了一點點,但現在也把麻煩解決了,而且還順利得到了五百萬兩,該是立功纔對吧”南宮煜聞言,瞬間不滿了,他雖然有點意外於艾微的誇張說法,但還是很滿意的,畢竟不費事地解決了一個花癡女人。

    “煜兒,此事事關重大,若是剛纔煜王妃此計不成功,那又該如何?更何況若是他們把此事說出去,那不是嚴重傷了你的名譽嗎?”南宮霸天聞言,嘴角直抽,這煜兒實在令他不知如何是好呢?居然這麼維護煜王妃,他才略提一下,他就如此着急出聲了,他還想看看煜王妃怎麼回答呢!

    “父皇,就算如此,那兒臣也心甘情願!嘴長在別人身上,人家想怎麼傳就怎麼傳啊,又不會少塊皮,缺塊肉的,而且以後再也不會被花癡女纏上,何樂不爲?”南宮煜挑了挑眉,聲腔有力地對南宮霸天說道,渾身上下散出天人之姿,瀲灩風華。

    其實心裡卻有點哭笑不得,這微兒估計是故意這麼說的,真正的目的也就是想讓他們傳出去,讓其她花癡女人不敢再貼上來,這樣以後可省了不少麻煩事。然而,剛纔剛聽到的時候的確有點愣然,不明所以。

    “這,煜兒,你可知道你在說什麼?要是真傳出去,以後還有誰也上門啊?”南宮霸天聞言,有點無奈地看着南宮煜說道,眼裡閃過一抹不明的精光,故意再一次難,就是想看看煜王妃怎麼出聲?哪知總被南宮煜搶着回答了。他哪裡會不知道這是煜王妃故意的?

    “父皇,臣媳不相信你會不明白臣媳爲什麼這麼做?至於損壞名譽一事,似乎在之前就已有傳說了,這又何來的損壞一說呢?正好也洗去煜懼內的說法,不是更好嗎?”艾微眼睛眨了眨,略帶深意地說道,似乎還一副爲他着想的無辜表情。

    “父皇,微兒說的有理,在兒臣未成親之前,早有這傳說了,現在只是證實而己,似乎並沒有訛傳啊,也不具備損壞聲譽之說吧”南宮煜溫柔地看了一眼艾微,很是贊同她的說法,冷然出聲。

    “好啦,朕知道你們夫妻同心,無須在說下去啦!說說你剛纔的方法是怎麼回事吧?”南宮霸天面帶笑意地看着他們說道,心裡卻是欣慰不少。其實他剛纔也只不過想看看艾微如何反應而已?沒想到這煜王妃如此冷靜,的確有皇者風範,將來煜兒真繼承大統,她會是一大助力的!

    “父皇,既然他們不自願捐贈出來,那麼我們只能從旁處敲打,讓他們心甘情願把銀兩吐出來…”南宮煜聞言,抿着嘴笑,隨即也滔滔不絕解說着解決的方法,渾身上去散出自信與傲然。

    “呵,不錯,這些人也是該時候吐一些出來了”南宮霸天聞言,滿意地點了點頭,似乎很是贊同南宮煜說法。此時,面露欣慰之色,這煜兒果然不同。

    “父皇,其實這些募捐方法以及解決辦法,都是微兒想出來的,沒想到吧?”南宮煜見南宮霸天很是滿意,便乾脆毫不隱瞞地把事實說了出來。神情亦是很得意得很,彷彿是在炫耀他的眼光獨到,能娶到如此賢妻一樣。

    “煜兒說的可是真的?都是煜王妃想的?”南宮霸天聞言,有點訝異地說道。這真的是上官艾微的主意嗎?可真令人難以置信啊!

    “當然是真的,兒臣沒必要欺騙父皇”南宮煜滿臉堅定之色,似乎有點不滿南宮霸天的反問,便冷然出聲。

    “哈哈,好,很好,若是如此,煜王妃果然是煜兒的得力助手啊”南宮霸天很是滿意地哈哈大笑起來,似乎很沒想到艾微是如此足智多謀之人。心裡不禁感到欣慰,實在太好了,如果他們夫妻同心,肯定可以把這皇朝打理的得更好,那他也可以放寬心了。

    艾微聞言,嘴角抽搐,這帝王果然不好惹,喜怒無常的,一會大脾氣,一會又讚賞不已,怪不得人家電視常演學說的伴君如伴虎,大概就是這樣了…

    “父皇,如沒什麼事的話,兒臣先回去了”南宮煜見南宮霸天似乎很滿意一樣,心裡也愉悅不已,目光注視到艾微似乎有點疲憊的樣子,便淡然出聲。

    “嗯,回去吧?朕也累了”南宮霸天聞言,掃了一眼艾微,和氣地說道,便揮了揮手,示意他們可以走了。

    艾微一走出御書房,便輕了鬆了口氣,深呼吸了幾次,每次來到這皇宮裡,她都感覺到一股快要窒息的感覺,非常不喜歡呢!輕皺着小臉,心想着,若是可以,她真的不願踏入這裡!

    “微兒,你怎麼了,累了嗎?”南宮煜見艾微一直沉默不語,還似乎糾着小臉,便疑惑問道。不明白她是怎麼了?難道在煩剛纔的事嗎?

    “嗯,是有點累了,我想睡覺”艾微覺得自己的眼皮快擡不起了,似乎很想睡覺一樣,滿臉疲倦之意。

    “那你先在馬車上休息一會吧,到了再叫醒你好嗎?”南宮煜溫柔地攬住了她,目光注視着她肚子裡的孩子,滿臉幸福之意。

    “好,那我先睡一會”艾微聞言,點了點頭,坐在馬車上,一下子便往他懷裡鑽,找個合適的位置舒服地靠着休息,精緻的小臉溢滿了淡淡地笑意。

    是夜,夜空繁星點綴,一輪明月高懸,灑下清冷的光輝,顯得格外的寂靜與安寧。然而卻有很多官家和商家的主人收到了不明的匿名信件,關於貪污受賄,行商偷稅漏稅等等相關證據,讓他們一直之間全顫抖不已,覺得太不可思議了,這是何人爲之?

    然而,卻絲毫沒有任何線索,爲求心安,他們不得不在隔天一早,趕緊以捐贈之名,把一些不法之財當作作善事,心裡肉痛地交了出去,以平息心中那股不安感。雖然覺得事有奇蹺,但也無可奈何啊,誰叫證據在人家手上…

    一時之間,所有收到匿名信的人不知是商議好還是不約而同,都6續損贈了一筆豐厚的銀兩,聲稱不忍看窮困潦倒的鄉親背井離鄉,因此想盡份心以表誠意。事實上,他們心知肚名究竟是啥原因才如此忍痛割愛?

    “煜,事情辦得怎麼樣了?”艾微一進書房,便出聲問道,心裡實在也好奇,這事究竟能不能成功?會不會遇到什麼麻煩?

    “呵,微兒,你來了,事情很順利,還出乎意料的好呢”南宮煜瞬間來到了艾微的身邊,輕攬住她,溫柔地笑着說道。

    “是嗎?那就太好了,沒想到這些人都麼貪生怕死啊?”艾微眼睛眨了眼,若有所思地說道。聽他這麼一說,還真有點感嘆,沒想到越有錢的人,心裡越有鬼,卻越害怕,爲求心安,竟如此大方損贈了出來,太不可思議了!

    “呵,是啊!原本只是想着,若他們多拿一點也就不錯了,沒想到他們竟然這麼大方,肯定是肉疼得不得了了,不吐出來卻又怕出事,只能忍痛割愛吧”南宮煜會意地點了點頭,略帶笑意地看着艾微,愉悅地說道。

    “呵,那不錯呀,這下你也不用爲此事費神了”艾微聞言,略帶笑意地說道。心裡也愉悅不已,終於解決了一個大麻煩了。

    “嗯,現在國庫一下子充盈了不少,這事也可以放一放了”南宮煜點了點頭,柔情似水地看着她,手輕輕覆在她的肚子上撫摸着,神情溢滿了幸福之意。

    “煜,街上是不是在傳言你的怪病呀?有沒影響”艾微輕擡眸,淡淡地問着。雖然是她故意嚇那黃英的,但實際心裡也不希望影響到他的日常生活。

    “呵,不會,不用理會,過段時間就好,你忘了之前是怎麼傳言我的?”南宮煜聞言,無所謂地說道。似乎早已習慣了那外面無謂的訛傳了。

    “呵,也是!反正也省去了不少麻煩,應該不算太大影響吧?說不定以後你去到哪,那些姑娘都會離你遠遠的呢”艾微眼睛眨了眨,一臉嘻笑之意地說道。心裡想着,希望此方法有效吧,她可不想一直爲他斬桃花呢,太累人了。

    “這不是很好嗎?我本來就不稀罕那些花癡女人”南宮煜滿臉笑意地撇了撇嘴說道,似乎很滿意這效果一樣。

    “是嗎?說不定以後你會遇到讓你更心動不已的人呢”艾微忽然斂下了眉,淡淡地說道,心裡好像有股煩躁感,她有時候真的不知在這時代,所謂地愛情能堅持多久?特別是他們這些位高權重的皇子…

    “那是不可能的,微兒,你不許胡思亂想”南宮煜聞言,緊皺着眉頭,摟緊了艾微的肩,有點霸道地要求着。看着艾微忽然變化無常的臉,有點心慌與無奈,這丫頭該不會又想懷疑他對她的愛了吧?

    艾微擡眸看了他一眼,沉默不語。心裡忽然有抹擔憂之感,她是穿越過來的,會不會到時也會回去?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他該怎麼辦?

    “微兒,你怎麼了,是不是有什麼心事?”南宮煜見她一直在呆,也不說話。瞬間急了,她這是怎麼了,剛纔不是好好的嗎?爲什麼一下子變得好像有點欲言又止的模樣,還一臉爲難表情。

    “呃,沒事啦,只是忽然想到一些事”艾微回神,見南宮煜正着急地看着她,便輕笑出聲,解釋着。心裡卻總有一股忐忑不安的感覺,讓她有點點煩躁。

    “是嗎?我怎麼覺得你似乎有心事一樣,你不許瞞我明白嗎?”南宮煜滿臉疑惑地看着她,緊張說道。心裡卻有種不安的感覺,忽然有種距離很遙遠的感覺,讓他不知不覺加緊了手力抱着她。

    “嗯,知道。煜,如果有一天我沒在你身邊了,你一定要好好照顧自己,知道嗎?”艾微輕輕地應着,沉默一會,又略帶憂愁地看着他說道。

    “不在我身邊?那你去哪?微兒,你這是什麼意思?”南宮煜聞言,有點微愣,回神有點緊張地問道,神情更是充滿了慌亂之意。

    “呃,你不用緊張,我說說而己,你答應我好不好”艾微見他急了,便趕緊出聲解釋並要求着,兩眼萌萌地盯着他看,似乎在期待他的答案。

    “不好,你休想離開我,以後不許你離開我半步”南宮煜霸道地回拒着,心裡更是堅定,以後得好好看住她,免得她真的失蹤了,還不知道。他絕不允許這種情況生…

    “呵,都說是說說而己,你別那麼認真啦,我挻着大肚子能去哪啊?”艾微訕笑着,無奈地說道。心裡卻是一暖,不管她最終的歸宿是什麼,她都會欣然接受了。只希望他也同樣能幸福快樂着…

    “哼,哪知你在打什麼鬼主意?反正你以後不許離開我半步”南宮煜輕哼了一聲,有點不相信艾微的話,緊摟着她,霸道地要求着。心裡想着,這段時間得好好陪着她,免得她胡思亂想。

    “好啦,知道啦,我餓了,去吃點東西吧”艾微輕輕一笑,看着南宮煜撒嬌着說道。神情充滿了狡黠之意,不想再談這個話題了!

    “好,咱們去找吃的”南宮煜會意地點了點頭,牽着她的手愉悅地往外走。

    指縫很寬,時間太瘦,悄悄從指縫間溜走。轉眼間,三個月過去了。艾微已經接近臨盆了,此時的肚子更是大得驚人,有時走動都讓南宮煜驚心不已,時時刻刻呆在他身邊,就算有事,也不敢離開太久,便返回來看着她…

    “微兒,怎麼樣,又肚子餓了嗎?”南宮煜從外面走了進來,一臉緊張之色地輕聲問道,也不知怎麼回事,這段時間感覺艾微更會吃東西了,隔一兩個時辰就可憐兮兮說她餓了。弄得他現在似乎有點神經緊張兮兮,沒隔一會就會問她是不是餓了?

    艾微聞言,滿臉黑線,嘴角直抽,她纔剛吃完好不好?好像還不到一刻鐘呢,就來問她是不是餓了?他是不是太緊張過頭了啊?

    “煜,你別緊張,我才吃完呢,真把我當成豬了啊?”艾微無奈地輕輕一笑,一臉委屈之意地看着他說道,那模樣實在讓你哭笑不得…

    “呃,是嗎?剛吃完啊?那要不我陪你走走?”南宮煜有點不好意思地摸了摸一下自已的鼻子,訕笑地說道。

    “好…”艾微會意地點了點頭,現在她每天堅持去外面散散步,希望到時生產會順利一點。

    “啊…痛”就是艾微站起身,想跟着南宮煜一起去後花園走走時,卻突然覺得肚子一陣陣痛,脫口而出。

    “微兒,怎麼了,哪裡痛?”南宮煜緊張地檢查着她全身,心急如焚地問道,神情更是慌亂不已,怎麼好端端的就突然說痛啊?

    “煜,趕緊叫產婆,可能快要生了”艾微撫着肚子,咬着牙,忍着痛說道。她的產期就是這幾天,卻沒想到會是在今天。

    “呃,好…來人,快叫產婆通通趕緊進來”南宮煜微愣了一會,趕緊出聲大喊着。伸手便攔腰橫抱着她,緊張地往牀上走去。

    “啊,王妃這是要生了,趕緊備開水,毛巾…”不一會兒,兩三個產婆急急忙忙地跑了進來,顧不得行禮,便緊張地往艾微牀邊走去,急忙說道。

    “王爺,請你出去外面等吧,這裡交給我們”一位產婆看了一眼南宮煜,有點顫慄地說道。心裡緊張得不得了,天啊,這煜王的氣勢可真嚇人,讓他出去不會把她怎麼樣吧?

    “煜,你先出去,我要生了,你不適合呆在這裡”艾微聞言,便忍着一陣陣的陣痛,有聲無力地看着南宮煜說道。

    “好,那我出去外面等你”南宮煜看了看艾微,又看了一眼產婆,淡淡地應了一聲,轉身走出了房間,在門外等候。

    “啊…”

    “王妃,別急,慢慢來,快開了”

    “啊…痛…”

    只見艾微的一聲聲疼痛叫聲,還有偶爾產婆的安慰聲從裡屋傳過來,讓呆在外面等候的南宮煜及剛剛趕過來的南宮雲他們急得不得了。特別是南宮雲,急得快要哭了,身子直轉圈,眼睛不斷往裡瞄…

    大約過了半個多時辰,忽然裡屋沒了聲音,似乎安靜了下來,他們以爲是艾微不會痛了,便輕輕鬆了一口氣。南宮雲正想說話時,卻見一個產婆一臉急色地打開門,跑了出來。

    “王爺,不好了,不好了,王妃難產,趕緊請太醫先進去看看”一產婆急得上氣接不上下氣,緊促地說道,神情充滿了慌張之色。



    上一頁 ←    → 下一頁

    婚不由己,總裁情深不負總裁的女人兩界搬運工深情不枉此生全服最強刺客
    吞噬星空東方夢工廠你是我的榮耀曖昧技師男神抽獎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