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冷情王爺的小醫妃 » 069 煜王妃你可知罪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冷情王爺的小醫妃 - 069 煜王妃你可知罪字體大小: A+
     

    069 煜王妃,你可知罪?

    皇宮御書房:

    “臣媳見過父皇”艾微一進御書房,便見南宮霸天正一臉深思地盯着桌面的奏摺,似乎還皺着眉頭,便輕輕出聲。

    “煜王妃,你來了,坐吧”南宮霸天擡起頭,目光掃視了她的肚子,淡然出聲。眸子裡閃過一抹不易被覺的無奈之意與精光。

    “謝父皇,不知父皇找臣媳來,有什麼事呢?”艾微輕輕撫着肚子坐下,滿臉疑惑之色地看着南宮霸天,淡淡地問道。

    “煜王妃可知煜兒負責募捐一事?”南宮霸天也不再拐彎抹角,直接了擋地看着她問道,略帶探究之意。

    “臣媳略有所聞,不知父皇爲何提起此事呢”艾微斂下眉,不明白南宮霸提起此事是爲什麼?難道什麼問題嗎?

    “煜兒有跟你提起過是吧?然而這方法效果並不好,煜王妃可願幫煜兒分憂?”南宮霸天目光注視着艾微,意味深長地問着她,似乎也在期待着她的答案。

    “臣媳有點不懂,還請明示”艾微面無表情地看了一眼南宮霸天,若有所思地說道,他這是什麼意思?要她分什麼憂呢?

    “是嗎?煜王妃可知三大家族爲哪三家?”南宮霸天此時卻不急着說出答案,反而在問些無關緊要的問題,似乎是故意在試探着什麼?

    “臣媳愚昧,請父皇告知”艾微無語地挑挑眉,沉默了一會,便開口淡淡說着,似乎有點事關不已高高掛起的模樣,興趣索然地南宮霸天。心裡有點納悶,他到底想說什麼,難道就是爲了找她來聊天?

    “三大家族便是趙家,李家和黃家,其中趙公子趙延你應該認識的吧?”南宮霸天淡然地看着艾微,話裡有話地說道,眼裡閃着精光似乎在算計什麼?

    “臣媳的確認識趙家公子啊,煜也認識,這難道和這事有關?”艾微也有點疑惑不解,爲何她也好端端提起趙延做什麼?難道是嫌出錢不多?

    “是有點相關,你可知道他這次捐贈多少?他是這次募捐中支持最多的人”南宮霸天似乎也不想在拐彎抹角說話了,直接了擋地說出了艾微心中的疑惑。

    “是嗎?那很好啊!那父皇現在是想跟臣媳說什麼呢?”艾微實在有點不明白,那趙家捐贈多,難道不好嗎?爲何他卻是一臉深思,還似乎另有其意地說道,這到底在幹嘛啊?真累人呢。

    “朕今天找你來,也是關於三大家族的,不是趙家,卻是黃家,相信煜王妃有所聽聞到吧”南宮霸天放下了手中的筆,若有所思地看着她問道。

    “臣媳是有聽說過黃家,但不知父皇爲何提起這個呢?”艾微聞言,心裡噔的一下,這南宮霸天說的這黃家,該不會是那天去煜王府的花癡女吧?如果是的話,事情又有點麻煩了,他這究竟是什麼意思?

    “你真的不明白,朕聽說過,黃家的人去過煜王府,可有此事?”南宮霸天面色淡然地挑了挑眉,略帶深意地看着艾微說道,似乎也在提醒什麼事一樣。

    “回父皇,的確有此事,但也只是聊聊天而己,並無任何牽扯啊”艾微無奈了偷翻了一下白眼,這南宮霸天該不會又想打着讓南宮煜納側妃的主意吧?難不成想通過此方式獲取他們豐厚的銀兩?

    “是嗎?煜王妃確定只是在聊聊天而己,而不是爲了某事?”南宮霸天眯起了雙眼,似乎有點不滿艾微的裝瘋賣傻,不悅地出聲說道。

    “呃,臣媳不明父皇所指何事,還請明示”艾微無奈地撇了撇嘴,淡定地說道,心裡卻非常不爽,他不會真的是爲了納側妃之事吧?難道是那黃家的要求?

    “煜王妃,你不必裝傻了,明知朕在說什麼的,難道你就不能退讓一步,幫煜兒分憂嗎?”南宮霸天輕嘆息了一聲,這艾微現在懷着孕,他也兇不得,嚇不得,要不然要是出了什麼事,煜兒怎會善罷干休?而如今只能採取懷柔政策,希望能說服她。

    “父皇,煜也是臣媳的夫君,能幫忙分憂,臣媳自是一定會幫。然而有些事,不是說想分憂就能分憂的,還請父皇諒解”艾微聞言,心裡很確定他在說什麼,但也不明確挑明瞭說,只是話裡有話地看着南宮霸天說道。

    “諒解?你可知道你的無謂堅持,讓煜兒花費更多的精力嗎?如果你真爲他着想,爲他分憂的話,爲何就不能忍讓一步呢?”南宮霸天此時冷着臉,似乎也有點失去了耐性,便冷冽出聲,神情亦是非常的不滿與憤然。

    “此事不勞父皇煩心,兒臣自有主張”正當艾微想回答南宮霸天時,卻見南宮煜一路風塵僕僕走了進來,連禮都沒行,便一臉不滿的看着他憤然說道。

    該死,就知道父皇接微兒進宮準沒好事的,所以他一回去聽到消息,連水都沒來得及喝一口就追過來了。還真被他猜對了,父皇似乎還不死心,還想給微兒施加壓力和洗腦,讓她放棄堅持一妃的想法嗎?

    “煜,你怎麼來了?”艾微一見南宮煜來了,輕聲一笑,有點意外地看着他說道,心裡也略輕鬆了一口氣,他還來得真急時呢!

    “我回去,找不到你,聽說你進宮了,便進來找你了,也可以接你回去”南宮煜一臉柔情地看着艾微說道,伸手還溫柔地幫她弄了弄額頭的碎絲,輕輕解釋着。

    “咳咳…煜兒,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麼?爲何也如此固執呢”南宮霸天無奈地瞪着眼前的兩個人,這實在太不像話了。煜兒堂堂一位王爺,將來還要繼成大統的,居然這麼癡情於煜一個女人,這可不是什麼好事啊!

    “回父皇,兒臣已不是三歲小孩,自是知道事情的後果。不管怎麼樣,兒臣絕對不會更改自己所作的決定,還請父皇不要再爲難微兒”南宮煜此時也不想再拐彎抹角了,直接了擋地回絕了南宮霸天所謂的好意與分憂方式。

    “煜兒,不是朕想爲難煜王妃,而是她理應爲你分憂。要你納紀,也純屬無奈,你可知道那黃家怎麼說?如果你願意納她爲側妃,願意出五百萬兩作爲募捐,這…”南宮霸天此時也實屬感到無奈,這國庫虧空,真正需要銀兩也支持撐啊!他實在有點搞不懂爲何煜兒會如此固執?這煜王妃的魅力竟如此大,讓他如此堅定信念不動搖?偏偏那黃家女兒就是看中煜兒…

    “父皇,不管怎樣的條件都好,兒臣絕不妥協。難道兒臣的終生幸福就值這五百萬兩嗎?”南宮煜聞言,臉色微變,難不成他父皇找微兒進宮,就是爲了說明她放棄堅持一妃的想法,想讓微兒同意納紀嗎?更何況他才值這麼點銀兩嗎?這父皇也未免太小看他了吧?

    “呃,朕不是這意思,只是目前來說,咱們的確需要這銀兩來急用啊,只是個女人而己,到時你們不喜,不理她便是,爲何就不能…”南宮霸天突然感覺自己特別有心無力,堂堂一個帝王居然輪落到這種地步,該說成功還是失敗呢?

    艾微聞言,滿臉黑線,嘴角直抽,這怎麼感覺有點像在變賣女兒兒子一樣啊?納妃還能得五百萬兩,娶回去不理會?是在扮家家酒嗎?事情真會如他說得這麼輕鬆簡單嗎?

    “父皇,兒臣已經想到其它辦法,讓人自願捐贈了,你只需給兒臣三天時間”南宮煜見南宮霸天如此堅持她納妃的心思,便淡定地說道。

    “真的嗎?有何方法?三天真的能解決?”南宮霸天聞言,神色一亮,似乎有點心急地說道。在他心裡,這南宮煜就是他得意最寵愛的兒子,不管哪方面,都是最優秀的。因此,纔會對他寄予厚望。

    “黃家家主到”就是南宮煜正想解釋清楚時,卻聽見了外面一聲響亮的高呼聲,隨即進來了兩抹人影。

    “草民黃明見過皇上”

    “民女黃英見過皇上”

    只見黃明和黃英兩個人走了進來,並跪下恭敬地行禮。

    “免禮,賜坐”南宮霸天恢復了冷峻淡漠的臉,略帶深意地看了他們一眼,淡然出聲。

    “謝皇上”黃明聞言,趕緊道謝起身,往一旁的坐位而去。而黃英自然是跟在他的背後往一邊而去。

    然而,她此時的目光卻是直接含情脈脈地盯着南宮煜看,似乎很想得到他的關注一樣。讓她失望的是,南宮煜連眼擡一下都沒,只顧着爲艾微倒茶,甚至還端到嘴邊喂她喝着。實在讓她心裡很不甘,眼裡還閃爍着一抹怨恨與狠毒的精光。

    艾微知道南宮煜是故意的,本想阻止他的喂茶動作,但想想,或許這樣氣氣那花癡女也不錯,便一臉笑意的欣然接受他的體貼服務。

    “黃家主,不知這募捐一事,你可有別的想法?”南宮霸天坐在主位上,看着他們兩個人的互動,嘴角無奈直抽,這煜兒實在太胡鬧了,竟在外人面前還如此寵溺煜王妃?難道是故意爲之的?想着,便睜着眼閉着眼地佯裝不知,淡然地出聲。

    “回皇上,不知草民女兒的心願可否達成?”黃明滿臉精光,簡直像一隻老狐狸,不直接回答南宮霸天的問題,反而略帶深意地問道。

    “這…朕還有其他皇子,除了煜兒外,可任黃家主選擇,如何?”南宮霸天沉思了一會,似乎也想起南宮煜剛纔說想到方法了,便轉了個人情,略帶深意地說道。

    “民女對煜王一見鍾情,只想嫁於煜王,不喜其他王爺,還請皇上作主”黃英聞言,瞬間急了,不等黃明出聲,便急忙出聲。她要嫁的人是南宮煜,這皇上是什麼意思,想讓她爹選擇別的王爺作爲女婿嗎?那可不行…

    “是嗎?黃姑娘真的非煜兒不可嗎?要知道,此事可馬虎不得”南宮霸天面色淡然地看着他們說道,似乎也在有意無意地提醒着他們。渾上下散着迫人氣場,令人不敢視。

    黃明眯起了雙眼,看了看在另一旁,似乎事不關已的南宮煜夫婦,心裡已有了計較,畢竟是在外面打滾多年的人,聽這麼一說,便一目瞭然。估計這皇上也拿他們沒辦法吧?要不然爲何南宮霸天會突然改口讓他們重新選擇其他皇子呢?

    然而,他這女兒也非常執着,這事到底該如何是好啊?若是處理不好,也有可能惹禍上身的,真不該一時心軟,聽信了他女兒的話,來找南宮霸天的。唉,如今…

    “黃姑娘,你可要三思哦,煜王可是有潔癖的,而且偶爾還有點暴力傾向呢。唉,其實本妃本來也是不想說的,但想想黃家主就只有你一個女兒,若是以後出什麼事,那可就遺憾終生呢,所以不得不提醒你了”艾微輕嘆了一聲,有點無奈且委屈地說道。甚至還有一副大義滅親的感覺,實在令他們捉摸不定,不知到底真相如何?

    南宮煜聞言,不禁嘴角直抽,這丫頭究竟想玩什麼把戲啊?怎麼突然冒出這些話出來,故意損他形象的麼?不過,看見她那狡黠的眼神,也只能寵溺地配合着她,無奈地露出了一臉尷尬的無語表情…

    南宮霸天聞言,瞬間額頭劃過幾條黑線,這煜王妃說什麼話來着?怎麼這麼不按理出牌啊?她究竟想幹嘛?爲何如此損壞煜兒的名聲?心裡雖然疑惑,卻很也好奇她究竟爲何要這樣說?便沉默不語…

    “煜王妃,你這是什麼意思?你自己不是也嫁給了煜王嗎?你怎麼好好的?”黃英顯然不信艾微的話,便疑惑出聲。目光看向了南宮煜,麪粉含春,一臉癡迷。

    “唉,我也實屬無奈啊!黃姑娘應該有聽過煜王身中劇毒吧?就是他的毒惹的禍,作的時候,是不分你我的哦!不過,或許是我比較幸運吧?我現在是懷孕了,他不敢傷害到我,而你就不同了,你還是…”艾微輕嘆息了一聲,話到一半,也不說話了,留下空間給他們想象,一臉無奈哀怨之色。

    “這,這不可能,他既然可以不傷害你,那也可以不傷害我啊!我也可以避開的”黃英有些動容地看了看南宮煜,又看了一下黃明,似乎有點點相信。畢竟這煜王身中劇毒,他們也是略有所聞的!然而,具體有多嚴重,他們的確不太清楚的!

    “要是這麼容易的話,煜王早就姬妾成羣了,還用等到現在嗎?黃姑娘,本妃實在是不忍你身受其害才坦言相告的”艾微斂下眉,有點哀傷地說道,神情似乎還略帶着一縷無奈的傷感之意。

    “呃,這,我不相信你,一定是你騙我的對吧?你想讓我知難而退?我纔不上當呢”黃英聞言,還有有點不相信艾微的話,但心裡卻有點退縮之意了!只是面對南宮煜那妖孽魅惑的俊顏還是有點癡迷之意,讓她還是捨不得放棄。

    艾微聞言,心裡直嘀咕,這妖孽男還真會惹桃花,看來不下猛藥,這黃英是不會退縮的。她當然沒錯過她臉上的癡迷之色!

    “唉,既然是這樣的話,那我也沒法了,要是你哪天缺胳少腿的,那就別怪我沒提醒你了!你想想看,以你這樣的身份地位,要多好,多健康的男人會沒有?又何必選擇一個身中劇毒,又性情不穩定而且還隨時會散命的男子呢?雖然他是長得很俊逸,但這世上俊雅的男子也多的是啊,你這又何必拿自己的一生來賭呢?”艾微重重地嘆了一聲氣,有點無奈且可惜地看着她搖了搖頭,一副你很快就會後悔的表情,實在讓黃英心裡直慌。

    “這…爹,煜王妃是騙人的對不對?”黃英畢竟還年輕,被艾微一嚇一鬨,竟一時之間有點左右爲難,一臉不確定地看着黃明。

    “英兒啊,爹也覺得煜王妃有得有理,你條件這麼好,年輕又漂亮,這世上好男子多的是,更何況煜王也不喜你,你又何必冒這險呢?”黃明聞言,若有所思地看了一下南宮煜與艾微,便輕聲勸說着黃英。

    心裡微微一嘆,這強扭的瓜不甜,勉強得了又能怎樣?這一生還長着呢,要是那煜王真毒身亡可怎麼辦?豈不是要守寡一輩子?這煜王妃將來至少還有肚子裡的孩子可依靠,那英兒可怎麼辦?不行,他無論如何也不能隨英兒任性了。

    “可是,可是英兒喜歡他啊!那個…”黃英還是一臉不捨地看着南宮煜,眼裡還是閃着癡迷與傾慕之意。

    “既然如此,那就隨你吧?不過你可要作好心理準備哦,到時後悔都來不及了!他毒現在可是不定時的,而且隨時隨地都有可能殺死一個人。你想想,要不然以煜王身份,有可能沒其她妃子嗎?說他懼內,其實也不過是爲了掩飾他的惡行罷了!你若是不怕,那本妃也無話可說,三天後準備入煜王府如何”艾微一臉無奈,一副是你自願進煜王府的,到時可別反悔的表情,再加上自己有意無意的身子顫慄,看上去的確讓人有點忌畏了!

    “煜王妃,此事不急,小女尚年幼,這事以後再說”黃明聞言,瞬間急了,不瞭解實情也就罷了,現在知道了,他再怎麼說也不可能讓自己的女兒陷入這樣的處境的!

    “這樣啊?可黃姑娘不是很鍾情煜王嗎?本妃也不想拆散一樁好姻緣啊”艾微現在反而一副爲難的表情,似乎在說,我也很想成全你們啊!現在選擇權在你們身上呢!

    “英兒,你別胡鬧,這是不是鬧着玩的,你還年輕,這事以後再作決定吧”黃明怕黃英還癡迷不肯改變主意,便急忙阻攔着說道。

    “爹,女兒聽你的就是,那咱們還是先去吧?”黃英會意地點了點頭,心裡有些悔意了,她雖然很中意那煜王,可也不想賠送自己的一生呢,她還年輕呢!

    “皇上,捐贈之事,草民願意出之前承諾的五百萬銀兩,以表心意。至於,小女的婚事,請容草民自己作主”黃明一臉緊張之色,生怕南宮霸天會反悔一樣。雖然他在商界打滾很多年,但事關女兒之事,他不得不謹慎。就算上當受騙,他也甘願了!

    “這,好吧?那就隨黃家主了,這銀兩應急之事,還請黃家主儘量幫忙了”南宮霸天面色淡然地看着黃明,眼裡閃過一縷精光與算計。

    “是,草民領命,明天便會如數送過來的,皇上請放心!如沒什麼事,草民就先行告退了”黃明會意地點了點頭說道,一臉急色地拉着黃英想趕緊離開這是非之地,很怕他們會反悔一樣。

    “好,那就有勞黃家主了,慢走”南宮霸天冷峻淡漠的臉閃過一抹訝異之意,點了點頭,客氣地說道。

    “煜王妃,你可知罪?”南宮霸天見黃明父女離去,便一下子陰沉着臉,訓斥着艾微說道。眼裡似乎閃過一抹精光與意味不明的深意!

    ------題外話------

    這南宮霸天究竟是何意呢?親們,

    感謝親們的支持與陪伴哦!

    呵呵,愛你們…麼麼噠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的功法全靠撿婚不由己,總裁情深不負總裁的女人兩界搬運工深情不枉此生
    全服最強刺客吞噬星空東方夢工廠你是我的榮耀曖昧技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