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冷情王爺的小醫妃 » 067 皇宮大殿上的爭議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冷情王爺的小醫妃 - 067 皇宮大殿上的爭議字體大小: A+
     

    067皇宮大殿上的爭議

    “呃,夠了夠了,謝謝姐姐,我會盡快還你的”林素兒聞言,趕緊出聲,她沒想到艾微還會問她夠不夠用?實在太令她感動不已了!

    “呵,沒事,不用急”艾微笑着出聲,這一百兩對她目前來說,根本不是什麼大錢,所以她也不會強求她到底什麼時候還之類的!能還就還,不能還就算了,就當是還她當初毫不猶豫獻血之情吧?

    “姐姐,真的謝謝你,那我先回去了…”林素兒看着手裡的銀兩,激動得連連眼眶都紅了,心裡想着,趕緊回去把事情辦了!這樣也不會總掛在心裡擔憂着。。しw0。

    “好,下次有空過來玩”艾微看得出她似乎在心急着去做某事,便不再挽留她,客氣地說道。

    “嗯嗯,姐姐,那我走了”林素兒滿臉感激之情地點了點頭,有點不好意思地說着,轉身便急急忙忙回去了。

    艾微看着林素兒離去的背影,沉思着,她本來是打算想把她介紹楊季的,可現在總覺得這林素兒的家庭背景太複雜了,到時候會不會給楊府惹麻煩啊?看來還是算了,免得到時候鬧出什麼玄蛾子就不好了…

    “煜,你還在忙嗎?”艾微走進了書房見南宮煜似乎緊皺着眉頭不知在沉思着什麼呢?便輕輕出聲問道。

    “嗯,你來了?過來這邊”南宮煜擡頭見來的人是艾微,便溫柔地朝她招手,示意讓她來他身邊。

    “怎麼了,看你愁眉不展的,遇到很難解決的事了?”艾微輕輕一笑,也不矯情地直接坐在他大腿上,雙手摟住他的脖子說道。

    “嗯,這籌集銀兩的事,的確有點傷神”南宮煜輕點了一下頭,淡淡地說道。覺得對於艾微來說,他不需要隱瞞她任何事,便直接坦言相告。

    “是嗎?需要籌集很多?這事要你負責嗎?”艾微聞言,有點不解,這事爲何落在他身上啊?該不會是那南宮霸天故意的吧?

    “嗯,父皇現在已知我身上的毒解了,再加上他原本就一直很想我接那個位置的,自然就把這些事交給我處理,當作磨練,我想推拖都沒辦法”南宮煜無奈一嘆,他也不想理這些的,可那父皇一直強調他是皇子,理應分擔,而且最後還是強制性下旨意的。

    “那太子和其他皇子知道嗎?這件事會不會引起他們的不滿?”艾微聞言,心裡有點擔憂,這件事會不會關注太多,引起其他人的嫉妒,惹來不必要的麻煩。

    “估計他們也是知道,這事也不是那麼容易解決,因此,這件事他們也當作默認了”南宮煜很是無奈,他知道他父皇的用心。可是,對他來說,卻是一種負擔,特別是有了艾微以後,他更想要的是一種平淡簡單的幸福而己。

    “是嗎?估計表面他們不敢怎麼樣,但心裡有怨氣吧?特別是那宣王”艾微想了想,若有所思地說道,想起那幾個皇子,估計心計最深的就是那宣王了。

    “呵呵,微兒,你怎麼不說太子呢?”南宮煜眼裡閃過一抹詫異,沒想到她竟能看得這麼清晰,這事的確讓那他三皇弟很是彆扭,心裡不服氣。不過,他還是很好奇,爲何她不說太子呢?

    “太子?我覺得他其實很無奈的,似乎並不想加入這些紛爭,只不過他的身份讓他無路可退”艾微沉思了一會,便淡然地說道。她也說不清爲什麼,就是能感覺到這太子無心紛爭,只是迫於無奈。就像南宮煜說的,有時候爭,只不過爲了自保一樣。

    “是嗎?你似乎很瞭解他呢”南宮煜聞言,臉色微變,很是吃味地說道。心裡有股酸味,似乎很在意艾微對他的瞭解,手力也不自然地加緊了…

    “呃,哪有?我只是實話實說罷了,不是你讓我說的嗎?怎麼吃醋了?”艾微感覺到自己的腰身有點泛疼,心噔的一下就知道糟了,這廝似乎是吃味了。可那不是他讓她說的嗎?幹嘛現在又這副模樣,實在無語呢!

    “嗯哼,怎麼不見你對我很瞭解?我就是吃醋了,你瞭解他還多過我”南宮煜一臉哀怨之色地看着艾微,似乎在怪她對他不夠了解一樣。俊逸的臉龐也變得陰沉起來,似乎很不滿艾微的關注…

    “呃,那個,我只是憑感覺說說而己,也不知道是對是錯?這算哪門子的瞭解啊?再說了,你確定我真的是瞭解他比較多嗎?”艾微無語撫額,她真的不是故意啦,哪知說實話也不行?突然,眼裡閃過一抹狡黠之意,眼睛眨了眨,話裡有話地問着。

    “難道不是嗎?你剛纔分析得很對啊”南宮煜沒錯過艾微的狡黠之意,但心裡還是不爽,微微泛着酸味,有點委屈地看着她說道。神情似乎有點不自然地微微泛紅着。

    “那個也不能證明就很瞭解他啊,只能說被我蒙對了”艾微看着南宮煜的表情,很是無語,這傢伙不是在煩那籌資的事嗎?怎麼這麼有空來吃這些無聊的醋啊?瞧他這一副哀怨的表情,彷彿是被欺負很慘一樣呢。

    “嗯哼,真的是蒙的嗎?我怎麼覺得不像呢?”南宮煜輕哼了一聲,顯然不信艾微的話,有點不滿的看着她。那樣子彷彿是有多大冤屈等着洗刷一樣,實在讓人汗顏。

    “好了啦,你別那麼無聊好不好,不要鬧了。你不喜歡,那我不說了,就當我沒說過好不?”艾微實在無語,覺得再這樣辯下去,黃花菜都涼了,趕緊制止着無奈說道。她撇了撇嘴,有點鬱悶地站起身,準備回去休息了。

    “你生氣了?好,不鬧了,咱們說正事”南宮煜聞言,錯愣了一下,趕緊抱緊了她的身子,不讓她起身,溫柔地說道,神情略帶點尷尬之意。

    “我哪有什麼正事,放手,我要去休息一會”艾微突然也覺得火了,不想再跟他呆下去了,她好心好意想幫他,結果被他這麼一鬧,都沒啥好心情了,便沒好氣地出聲,還一臉不屑之意。

    “呵,微兒,你捨得讓我一個人愁眉不展嗎?再陪我一會可好?”南宮煜見艾微似乎有點生氣了,趕緊賣萌裝可憐地看着她說道。

    “不好,要是等會又說錯什麼了,那豈不是得不償失,我還是去睡覺比較好”艾微見狀,略帶賭氣之意地撇了他一眼說道。

    “呃,微兒,真生我的氣啦?我不是故意的,你就別鬧了好嗎?”南宮煜手輕輕地把她的臉轉過來與他面對面,面帶妖孽惑人之笑地說道。眼睛還不斷地放着閃電,萌萌地看着她。

    艾微見狀錯愕不已,回神,滿臉黑線,這傢伙知不知道他到底在幹嘛,是想用美男計嗎?這怎麼看起來好像是在誘惑她一樣?

    南宮煜見艾微在發愣,脣角一勾,揚起了一抹好看的弧度。突然低下頭,在她的脣上輕輕一啄,柔情似水地看着她。

    “你…你耍賴啊,就會佔我便宜”艾微回神,竟一時之間該怎麼說他,最後,只能蹦出一句無奈的話出來。臉頰微微泛紅,感覺熱乎乎的一樣。

    “呵呵,那要不然,我讓你佔便宜?”南宮煜聞言,眨了眨眼淺笑着說道,心裡輕輕鬆了一口氣,還好把她搞定了,終於不生氣了。

    “呃,纔不要呢,別鬧了啦,你忙你的,我回去了”艾微見狀,無奈地輕推開他傾身而來的身子,打算起身要回去睡一會覺了。

    “微兒,你不是要幫我想想辦法嗎?怎麼又說要回去了啊?還在生氣?”南宮煜一臉疑惑不解地看着她說道,手更不可能鬆開,反而緊緊地抱着她,甚至把臉埋在她的脖頸處,溼熱的氣息噴灑在她的耳邊,頓時讓她渾身一顫。

    “哪…哪有?你別靠那麼近啦,癢”艾微有點不自然地扭動着身子,怒瞪着他,有點嗔怪之意地說道。

    “呵,那你再陪我一會,我就不鬧你了”南宮煜滿臉奸計得逞的腹黑模樣,抿嘴帶着笑意看着她,似乎在等待着她的答案。

    “呃,好啦,別鬧啦!我在這裡,真的不會打擾你嗎?”艾微無奈嘆氣,其實她也不是真的生氣,主要是怕影響他思考問題,所以纔打算回去的。

    “不會,你剛纔分析得很對啊!你有沒什麼好建議啊?”南宮煜收起玩笑的俊臉,認真地看着她說道。心裡總有一種感覺,或許她有辦法。

    “這個我也不太懂啊,還是不要亂說話比較好”艾微想了想,還是別湊熱鬧了,她對這裡的制度真的不太懂,免得等會又說錯什麼話還不知道呢!

    “怎麼會?你就說說看,對這籌資的事是什麼看法就行”南宮煜一臉認真的看着她,似乎很堅持她的說法。

    “不要,我對這個不懂。你還是自己琢磨吧”艾微一臉無趣地說道,她像是半桶水一樣,怎麼可能懂那麼多?還是別添亂了…

    “微兒,你是不是還在生我的氣啊?”南宮煜顯然不信艾微的說法,心裡覺得是不是她還在生氣,要不然怎麼一副興趣殃殃的樣子啊?剛纔來的時候,可不是這樣的,便一臉委屈之色地看着她,他都道歉了,她想怎麼樣啊?

    “呃,沒有啦,我是真的不懂,要不然你們搞個募捐怎麼樣?”艾微被他的表情嚇了一跳,她真沒有生氣好不好?無奈地脫口而出。

    “募捐?說來聽聽?”南宮煜聞言,神色一亮,趕緊出聲說道。他就知道她有辦法的,果然真的有呢!看來他是撿到寶了…

    “呃,就是讓所有人自願出資啊,看看能籌集到多少,還有…”艾微看南宮煜很感興趣,便把自己知道的都說給他聽。其實她也不知道能不能幫到忙呢。

    “這個主意不錯,明天我向父皇提一下,看看能籌備到多少”南宮煜有點激動地看着艾微說道,他怎麼沒想到這個辦法呢!目前來說,不管是什麼,都只能試上一試,只要能解決問題就好。

    “呃,真的能行嗎?”艾微有疑惑地看着他,這方法真的可行嗎?她怎麼覺得不靠譜呢?而且是主要的是,她不太懂這裡的制度與法制是怎麼樣的,實在太汗顏了,看來她得趕緊去惡補一下這裡的法章制度是怎麼樣的?

    “嗯,可行,總得試試再說”南宮煜神情愉悅地點了點頭說道。忍不住地低頭親吻了她一下額頭,柔情似水地着她。

    “哦,好吧?那你看着辦吧,現在陪我出去走一會吧?”艾微感覺在他腿上,有點不舒服了,便出聲要求道。

    “好,出去走走”南宮煜點了點頭,輕輕地讓艾微站起身,便起身牽着她往門外走去。脣角微微一揚,露出了一抹惑人的笑。

    第二天一早,天還朦朧亮時,艾微發現南宮煜早已起牀去上早朝了。她輕輕翻身,似乎嘴裡嘀咕了什麼着,又閉上眼繼續睡着。

    皇宮大殿內:

    “各位愛卿,北方振災之事,大家可有什麼好建議”南宮霸天坐在主位上,威嚴響聲的嗓音響起,迴盪在寬敞的大殿上,令人不禁一顫。

    場上所有的衆臣都低着頭,不敢多語,似乎不敢惹禍上身一樣。個個額頭滴落冷汗,脊背全溼透了,渾身僵硬不敢動。

    “怎麼?個個都沒意見嗎?”南宮霸天似乎在隱忍着什麼,微怒地看着場下的所有人,眼裡似乎也閃過一抹失望之意。

    “父皇,對於國庫虧空一事,兒臣有個建議”南宮煜上前一步,冷漠出聲,渾身上下散發尊貴傲然的氣息。

    “什麼建議,說來聽聽”南宮霸天冷峻淡漠的臉上終於有了一抹動容,挑了挑眉,若有所思地問道。

    “兒臣想說的就是採取募捐方式集資,把消息散佈出去,然後讓熱心人自願捐贈…”南宮煜終合了艾微給的意見,滔滔不絕地講解着這事的方法與注意事項以及捐贈最多以什麼作爲賞賜等等方案。

    “煜王,這個方法聽上去不錯,可真有人願意捐贈嗎?”其中一位大臣有點疑惑地問道,心裡在嘀咕,有人會那麼傻,把辛苦攢到手的錢捐贈出去?

    “不試怎麼知道沒有?相信善心之人還是有的,更何況相信朝中各位大臣也會獻出自己的一份愛心吧?”南宮煜聞言,若有所思地看了衆人一眼,淡然地說道。

    “說的也是,可若是沒人肯理會,那這事不是白忙活了”另一位大臣也上前一步,有點質疑地說道,心裡嘀咕着,這事多難搞定啊,而且還麻煩,真能籌到銀兩嗎?

    “什麼都不試,就不忙活了是吧?那銀兩會自動送上門嗎?天下會掉下陷餅嗎?”南宮煜冷然出聲,似乎也有一絲不悅,這朝堂的這些大臣,究竟能有幾個能用?看來似乎得清洗了…

    “呃,這…微臣不是這意思,還請皇上明察”大臣聞言,嚇得趕緊跪下求饒,他也只是順口搭上個話而己,沒想到惹到煜王了,這實在是出師不利呢!

    “好了,起來吧,其他人還有沒意見?若是沒有,就按煜王的方法試試吧”南宮霸天威嚴冷峻的聲音響起,渾身散發出不容拒絕與反駁的氣勢。

    “臣等無任何意見”衆人聞言,竟異口同聲地說道,有些甚至輕輕鬆了一口氣,彷彿是躲過什麼災難似的。

    “很好,既然是這樣的話,那這件事全由煜王負責吧”南宮霸天目光冷冽地掃視了衆人一圈,響聲有力的聲音響起,渾身上下有股威嚴霸氣的氣息。

    “兒臣領旨”南宮煜淡然地迴應了聲,心裡輕嘆息一聲,如果可以,他倒是不想惹這趟混水呢!要不是南宮霸天私下已找過他,估計今天他也不會出聲的。

    “此事就這麼決定,由楊季,上官流兩位愛卿協助煜王完成使命,不得有誤”南宮霸天掃視了衆人一眼,冷漠出聲,眸子裡卻閃過一抹不易被發覺的精光與凌厲光芒。

    “是,微臣遵旨”楊季和上官流兩人對視了一眼,異口同聲地應着。面色皆爲面無表情,毫無任何波浪式起伏…

    南宮宣一直站在一邊默不作聲,臉色卻陰霾得很。手緊握拳頭,手背上青筋爆起,雙眼目眥欲裂,帥氣的臉龐多了一抹猙獰一閃而過,隨即似乎又能恢復了原來的面無表情。心裡卻陰晴不定,這究竟是二皇兄想出來的,還是父皇早已算計好的計劃呢?他們到底還有多少貓膩呢?

    右相許雷一臉深思地看了一眼南宮霸天,心裡疑惑不解,這皇上究竟是意味如何?居然還把兩大勢力的年輕臣子也分配給了煜王。雖名義是協助,但其深意相信沒那麼簡單的,難不成他這是要分步給煜王實權了?看來得讓宣王趕緊行動了!

    “若是大家沒什麼事的話,就退朝吧?”南宮霸天掃視了大殿上的人一眼,淡然地出聲說道,冷漠的臉似乎閃過一抹疲憊之意。

    “吾皇萬歲歲,萬萬歲”衆人聞言,紛紛跪下行禮,目送南宮霸天的離開,各自若有所思地看了一眼南宮煜後準備離開。

    “二皇兄,此事你很有把握嗎?”南宮宣走出了大殿,一臉深意地看着南宮煜客氣地問道,似乎也有試探之意。

    “多謝三皇弟關心,此事也只是試試,談不上很有把握”南宮煜見南宮宣陰陽怪氣的臉,便佯裝不知何意,客氣地回答道。

    “是嗎?那祝二皇兄順利完成了”南宮宣一臉不信地表情,但也無可奈何,便憤然地出聲,準備離開。

    “多謝三皇弟的支持,本王先走一步了”南宮煜自是知道南宮宣不懷好意的,但也還是客氣地敷衍着,眼裡閃過一抹冷意與凌厲光芒。

    南宮宣看着南宮煜離去的背影,手緊握成拳,手背上青筋爆起,臉上像是被鞭子抽過,陰霾地可怕,猶如暴風雨即將來臨,眼底閃過的一抹詭譎光芒…

    艾微醒過來的時候,太陽早已日曬三竿,她精神氣爽地伸了伸懶腰,走出了房間。心情更是愉悅不已地看着蔚藍的天究,深呼吸了幾次,倍感舒暢呢!

    “王妃,十皇叔來訪,正在大廳呢,王爺還沒回來,王妃可否去見?”管家從外面急忙走了進來,臉色似乎很着急,氣喘吁吁地看着艾微說道。

    “十皇叔來了?有說什麼事嗎?”艾微聞言,緊鎖眉頭,有點疑惑不解,他這是來做什麼呢?難不成有什麼事找他們?還是隻是單純來訪呢?



    上一頁 ←    → 下一頁

    初婚有刺魔禁之萬物凍結我的功法全靠撿婚不由己,總裁情深不負總裁的女人
    兩界搬運工深情不枉此生全服最強刺客吞噬星空東方夢工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