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冷情王爺的小醫妃 » 066 國庫虧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冷情王爺的小醫妃 - 066 國庫虧空字體大小: A+
     

    066 國庫虧空?

    “現在就進宮?不會又有什麼陰謀詭計吧?”艾微停住了笑,挑了挑眉,有點疑惑地說道,她可沒忘記上次太后召見他,就差點出事呢!

    “應該不會,我會小心的”南宮煜聞言,輕皺了一下眉頭,堅定地說道。?蠢過一次了,哪還有可能再上當,這次他可不會掉以輕心了!不過,這麼急應該是有什麼重要的事情吧?

    “嗯,那你小心點哦”艾微輕輕地點了點頭,略帶擔憂之色地說道。什麼事會這麼急,不能明天說,選這個快要天黑的時間?

    “微兒,你別擔心,我很快就會回來的,你等我”南宮煜知道她在擔心,心中一暖,安慰着說道。心裡更是警惕萬分,他絕對不會讓上次的事再次發生。

    “可你上次也是這麼說,結果…”艾微聞言,更是嗔怪地瞪着他,似乎很不相信他這次一樣,有點哀怨之色。

    “呃,微兒,我保證,這次一定會小心的,你相信我好嗎?”南宮煜見艾微一臉愁容,實在不忍,也起了愧疚心裡,上次若真不是她趕到了,也許他就真的中招了,趕緊輕聲哄着並保證道。

    “你確定你真的能做到?不會等會又被人迷惑得不知回來的方向了吧?”艾微故意撇着嘴輕諷着說道,明知他也是無辜的,就是心裡很不爽,很想調侃他幾句。

    “微兒,我知道錯了,這次絕對會警惕的,你就別再損我了好嗎?”南宮煜聞言,無奈地輕嘆息了一聲,他知道艾微是故意的,目的就是想讓他長記性罷了。上次的確是他的錯,他不該那麼大意的,不管這次進宮是爲了何事,絕對不會讓任何人得逞的。

    “好了啦,趕緊去吧?免得回來晚了!記得哦,一忙完就得回來,我等你”艾微知道再磨下去肯定會更浪費時間的,便輕輕推開他,催促着他離開。

    “好,我就這走,你記得多吃點”南宮煜看了一下外面的天色,便低頭親吻了一下她的額頭,溫柔地說道,轉身也離去。

    宣王府:

    “右相,你來了?王爺在書房等你”右相許雷一到宣王府,管家便急忙迎上去,恭敬地說道。

    “嗯,帶路吧”許雷輕聲應了一聲,腳步隨着管家往書房而去。

    “見過王爺”許雷一到宣王府,便恭敬地向南宮宣行禮,神色凝重地看着他。

    “右相不必多禮,請坐”南宮宣坐在書桌前,擡起頭客氣地說道。神情卻充滿了冷漠之色。

    “不知王爺這麼急找老臣來,所謂何事?”許雷滿臉精光地看着南宮宣,他當初把自己的女兒嫁給他,也就等於站在他這邊了,不知到底是對是錯呢?

    “右相可知剛纔父皇緊召二皇兄進宮的事?”南宮宣眯起了雙眼,話裡有話地說道。他實在不明白爲何父皇總如此偏坦於他?同樣是兒子,他這麼做究意是意味如何?

    “呃,這老臣並不知,還請王爺明示”許雷微微一愣,這宣王難道有眼線在煜王府,爲何消息如此靈通?眼裡閃過一抹精光與深思。

    “本王並不清楚具體所謂何事,但拒本王得到消息,似乎是關於北方振災的事,目前不明確到底是不是?”南宮宣寒着臉,一臉陰陽怪氣地說道。他實在不明,爲何父皇什麼事都要找南宮煜商量,難不成他們都不如那中了毒的南宮煜嗎?實在太令人氣憤了。

    “是嗎?這件事老臣略有所聞,不過似乎也很棘手,這難道煜王有主意?”許雷一臉深思地說道。他其實心裡是在懷疑這煜王的毒到底解了沒?爲何那皇上如此看重他?

    “這事本王還不太清楚,右相,你說本王下步該怎麼走?”南宮宣若有所思地看着右相說道,似乎也有一絲試探之意。

    “這,這老臣也不知,具體還得看宣王怎麼安排了”許雷畢竟是在朝上打滾多年的人,哪會聽不懂他的話意?而他卻只能裝傻,把問題反丟回去讓他自己說。

    “是嗎?如果本王打算起事,你說機率有多大?”南宮宣聞言,沉思了一會,冷靜出聲,心裡知道他是老狐狸,他不先說,他也不會說什麼的!他女兒是他的正妃,再怎麼說都不可能背叛他的。因此,他才肆無忌憚地說出來。

    “這,拒老臣所知,這事估計還時機未到,宣王不如多忍耐一段時間再看看”許雷聞言,沉思了一會,老謀深算地說道。他雖然很支持這宣王,但這事關重大,不是說成就能成的,必須多加小心纔是。

    “是嗎?再忍就怕什麼沒機會了?”南宮宣陰沉着臉,似乎很不滿一樣。話中有話地看着許雷說道。眸子裡閃過一抹寒意與精光。

    “宣王,你說煜王身上的毒到底解了沒?”許雷一臉深思地看着南宮宣說道,心裡一直很疑惑,聽說煜王妃醫術精湛,真的解不了煜王的毒嗎?

    “這事本王也有懷疑,一直在讓人追查,相信再過不久就會有消息的”南宮宣淡定地回答着,似乎覺得很有疑點一樣。

    “老臣總是覺得這事很有奇蹺,這煜王會不會毒已解了,皇上才如此看中他的”許雷心裡總有一種不安的感覺,這煜王現在是不是在扮豬吃老虎啊?爲何總覺得他似乎很高深莫測一樣。

    “右相的意思是,二皇兄有可能毒已解了,父皇才如此看重他的?”南宮宣經許雷這麼一提醒,心中似乎也有了一番計較,這看來得好好查查是怎麼回事了。

    “這只是老臣的猜測。你想想,以前皇上似乎很少找煜王進宮,可最近卻很頻繁,不覺得很奇怪嗎?”許雷想了一下,分析着說道。心裡越想越肯定,這皇上跟煜王一定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

    “嗯,的確是,看來我們得加快腳步把計劃實施了,不然晚了就來不及了”南宮宣聞言,滿臉陰沉地說道。似乎很恨不得此事現在就能解決一樣。俊逸非凡的臉此時也變得更加陰霾狠毒了。

    “如果那煜王的毒真的解了的話,我們的確得加快腳步了,不然怕到時竹籃打水一場空了”許雷會意地點了點頭,似乎眼裡產生了忌憚之色。

    “是啊,這事的確很火急,不管他的身體到底如何,我想,我的計劃必須開啓了”南宮宣眼裡閃過一抹狠色,俊臉此時卻變得很扭曲,還多了一抹猙獰。

    “這事還不能急的,至少等到查清楚煜王身上的毒是否解了再啓動也不遲,免得自亂陣腳,小心謹慎爲好”許雷想了想,還是謹慎爲好,不急在這一時,便出聲說道。

    “嗯,這事本王會查清楚的”南宮宣點了點頭,陰沉地說道。眼裡閃過一抹狠毒之色,似乎也在盤算着什麼。

    “如沒什麼事,那老臣先回去了”許雷突然站起身,看了外面的天色,若有所思地說道。

    “好,右相慢走”南宮宣眯起了雙眼,沉思了一會,便開口說道。目送着許雷的離開,臉色也似乎變得更加陰沉地盯着桌面。

    是夜,星空下,涼風習習,萬籟俱寂。南宮煜這次沒有失信,一在皇宮談完事,便馬上回到煜王府。只見艾微正站在窗前邊,似乎在深思着什麼。

    “微兒,我回來了”南宮煜輕輕地走了過去,從背後抱住了他,灼熱的氣息噴灑在艾微的耳畔,瞬間變得更加曖昧起來。

    “呃,回來了?我還以爲你又忘了回來了呢”艾微轉身,面對面地看着他,眼睛眨了眨,有點戲弄之意地說道。神情似乎也很愉悅,她的心裡其實一直在忐忑不安中,現在看到他回來,終於放下心了。

    “怎麼會,我答應過你的事,自是會做到的”南宮煜有點得瑟地說道。他緊緊地抱着她,聞着她身上淡淡的清香,心情更加舒暢。

    “嗯哼,現在回來就會這樣說了,有什麼可得瑟的”艾微輕哼了一聲,有點鄙視地着着他說道,心裡卻是哭笑不得,這南宮煜有時候的心性還真像小孩子呢!居然這樣也能拿出來得瑟着?

    “呵呵,是沒什麼好得瑟的。不過,微兒我可是很遵守約定回來的,父皇讓我留宿在那,都被我拒絕了呢,有沒獎賞啊”南宮煜眨了眨眼,一臉賣萌討好之意地看着艾微說道。眼裡似乎還閃過一抹嘻戲之意。

    “這本來就是你應該做的,怎麼還要獎勵啊?知不知羞啊你?”艾微聞言,額頭劃過幾線黑線,手輕輕捏了捏他的臉頰,有點好笑地說道。

    “呃,幹嘛要知羞啊?要不你給我香一個”南宮煜佯裝一副很疑惑的樣子,忽然,一下子低頭親了一下她的嘴角,嘻戲着說道。神情亦是欣喜不已…

    “啊,你耍賴啊,哪有你這樣偷襲人家的”艾微被他一吻,微微一愣,隨即驚叫起來,便嗔怪地看着他,似乎他犯了什麼大錯一樣,一臉憤憤不平的模樣。

    “呵呵,要不然給你香一個?我勉強將就一點成全你可好?”南宮煜看着艾微一臉委屈之色地說道,似乎這樣做很號虧一樣,一臉哀怨之色。

    艾微聞言,頭頂彷彿飛過一羣烏鴉,這妖孽男說什麼來着?怎麼這話聽起來很怪異啊?說得好像她強了他一樣,太沒天理了吧?嗚嗚,她怎麼遇到這麼一個腹黑男啊,被他吃了豆腐,還說成似乎他受欺負一樣。實在讓人無語…

    “煜,你父皇找你什麼事啊?”艾微決定不再跟他鬧下去了,便一臉認真地看着他問道。心裡很是好奇,那南宮霸天到底找他做什麼?

    “是關於北方振災的事,似乎很需要銀兩,而現在國庫虧空,父皇才急着讓我進去商量對策的”南宮煜牽着艾微的手,讓她坐在一邊,免得站累了,神色有點凝重地說道。

    “國庫虧空?很嚴重嗎?”艾微聞言,有點疑惑地說道,這皇朝歷代財富不是很豐富的嗎?怎麼會虧空呢?有點難以置信呢!

    “嗯,因爲幾年前,一統江山,花費了不少。再加上這幾年一直在整頓和減稅,所以才更嚴重的”南宮煜很是無奈地說道,雖然現在是一統江山了,可面對的問題卻也更多。而且有些是根本無從下手的才麻煩。

    “可我看宮裡的吃的用的似乎很奢侈啊,他現在要你想辦法?”艾微緊皺着眉頭,有點納悶的說道,這南宮霸天還真會選難題刁難人呢!自已想不出辦法,就讓兒子想?

    “嗯,讓我想想辦法,看能不能找到一筆銀兩應急”南宮煜輕聲解釋着,心裡其實也沒底,這筆銀兩不是小數目,究竟要怎麼找出來呢?

    “要很多嗎?就怕這銀兩是多多益善吧”艾微聞言,隨意地說道。心裡卻在打算,或許她可以拿出一筆錢,可要是數目太多的話,估計也沒法的。她的醫館現在是有收入,但有時候也在幫助那些貧困鄉民,似乎每天到賬的數也一般吧?

    “嗯,現在目前要一百萬兩,後續可能還要的,這才頭疼”南宮煜沉思了一會,淡然地說着,他一時之間竟也不知該如何下手找這筆銀兩。若是處理不當,反而會落下話柄的。

    “這樣嗎?那要不要我從醫館調出一些給你用?”艾微不想看到南宮煜爲難,便開口問道,心裡想着,目前一百萬兩是可以湊到,至於以後就只能靠他們自己想辦法了。

    “暫時不用,先看看情況吧?到時真沒辦法再說。好了,很晚了,咱們該休息了”南宮煜皺了一下眉頭,輕聲說道。心裡想着,目前要拿出一百萬兩很容易,問題是後續的事情要該怎麼處理纔是讓人疼的事。

    “好,先去休息吧”艾微會意地點了點頭,心裡想着,這事也急不得的,得慢慢計劃才行。還是早點休息夠了再說了。

    第二天一早,天氣晴朗,萬里無雲,陽光明媚地撫照着,似乎給大地增添着一抹金色的光彩,瞬間耀眼多姿多彩…

    艾微伸了伸懶腰,慢吞吞地走了出來,看着明媚的天氣,聞着清爽新鮮空氣,倍感舒暢呢!腳步不知不覺中往那後花園的涼亭而去。

    “姐姐,你今天怎麼那麼早呀?”艾微聞言,只見小智兩眼萌萌地看着艾微,似乎有點意外這個時候遇見她一樣。

    “呵,姐姐今天比較早起牀,出來散散步呀”艾微實在有點汗顏,很不自然地說道。她看着小智一臉好奇疑惑的表情有點無語,她是不是被這小智鄙視了?

    “姐姐,我今天可以出去玩,可以去找那位叔叔玩嗎?”小智仰起可愛的小臉,滿臉期待之色地問道。

    “小智很喜歡那位叔叔嗎?你知道他住在哪?”艾微有點試探之意地問小智,似乎也有點好奇。

    “嗯,我很喜歡叔叔。他讓我如果想找他,就是靖王府找他呢!姐姐,我可以去嗎?”小智天真可愛且有點囁嚅地說道。似乎很怕艾微拒色,小臉神采奕奕地很期待着什麼。

    艾微聞言,心裡訝異得不得了,這南宮靖居然還讓小智去找他?看來他也是很喜歡小智了。難道他不怕被人懷疑身份,還是說他這麼做另有其因?

    “你很想去是吧?那就去吧?不過記得不能太晚回來哦”艾微想了想,還是讓他去吧?畢竟如果真的是他的孩子的話,或許也是好事!更何況小智看起來似乎很喜歡他,也許真的是父子天然使性吧?

    “好耶,姐姐,我知道了,那我走了哦”小智見艾微答應讓他出去,高興得不得了,興奮地拍了拍小手,蹦蹦跳跳地跑了出去。

    艾微看着離去的小身影,有點若有所思。這南宮靖來接觸小智,究竟是出於真心還是另有目的?她該怎麼防範呢?

    “王妃,林姑娘來訪,似乎有急事找你,要見嗎?”小靜來到艾微的身邊,輕喘息着,有點好奇地問着。

    “林素兒嗎?似乎很久沒見過她了吧?去看看吧”艾微聞言,有點疑惑,她來找她是有什麼事嗎?自從上次幫她娘看了病之後,似乎很久沒見過面了。

    “素兒,好久不見了,最近好嗎?”艾微一到會客大廳,便熱情地打着招呼,雖然很訝異她的來訪,但待客之道還是懂的。

    “姐姐,你來了,你,你懷孕了?”林素兒轉身,神情似乎很高興,目光看向了艾微的肚子,有點訝異地說道。

    “呵,是啊,都六個月左右了呢,很意想不到吧?”艾微眼睛眨了眨,半真半玩笑地說道。目光看着似乎有點消瘦的林素兒,心裡有點詫異,這林素兒是有什麼事嗎?爲何變得如此憔悴呢?

    “嗯,沒想到我們這麼久沒見過了呢”林素兒斂下眉,有點傷感地說道。她今天來這裡,其實是想找艾微幫忙的,可是,現在又不知怎麼開口,怕被她拒絕,而且似乎每次來找她,都是有事情來麻煩她的!實在不好意思,可她又不知能找誰幫忙?

    “是啊,時間過得可真快。你今天過來是來找我聊天的,還是有事找我?”艾微見林素兒似乎有心事一樣,但開口問道。心裡想着,她是不是有什麼事找她,很爲難說不出口?

    “嗯,姐姐,其實,我…是有點事想找你幫忙,不知你方便不?”林素兒見艾微這麼一問,便趕緊囁囁開口,似乎也很期待。

    “什麼事啊?你說說看?”艾微輕輕一笑,淡然地說道。只要她能幫到的,她會盡量幫忙的。

    “就是,就是,您能不能借我一百兩,我需要急用”林素兒低下了頭,有點不好意思地說道。心裡卻是忐忑不安,這煜王妃到底能不能借她呢!她知道這樣冒然來借銀兩,是很唐突的,可她真的沒辦法了,只能厚着臉皮過來了。

    “就這麼簡單嗎?我還以爲有什麼大事呢!多我倒沒有,但這一百兩我倒是拿得出,現在就要嗎?”艾微聞言,面帶微笑地看着她說道。心裡還擔心着是不是什麼大事呢?沒想到是這點小事。

    “嗯,姐姐,真的可以借我嗎?”林素兒有點難以置信地說道,她這些天跑了很多朋友,每個人一聽到說借錢都找藉口推拖,沒想到她才聽到,也不問原因就答應借給她!

    “呵,當然是真的啊!這個忙我還幫得起,這錢夠嗎,還是需要更多一點?”艾微笑着點了點頭,她看着林素兒滿臉激動的表情就知道她可能是到處碰壁了,這下一聽能借她,反而有點呆愣,難以置信的表情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情陷極品美女上司:無限初婚有刺魔禁之萬物凍結我的功法全靠撿婚不由己,總裁情深不負
    總裁的女人兩界搬運工深情不枉此生全服最強刺客吞噬星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