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冷情王爺的小醫妃 » 065 懼內又怎樣我樂意至此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冷情王爺的小醫妃 - 065 懼內又怎樣我樂意至此字體大小: A+
     

    065 懼內又怎樣?我樂意至此

    “嗯,就是這樣,雖然也不是什麼好的方法,但也是目前最有效的,試試再說”艾微很是滿意地點了點頭說道。她要的就是這種效果,在這時代,權勢地位就是他們最看重的,出來外面吃喝當然也會有一種虛榮心作怪,這正好滿足了他們的消費心理。

    “好,就這麼決定,回去我讓人重新裝修一下,再適當宣傳一下,應該會有很大效果的”趙延會意地說道,心裡更是驚歎不已,這艾微就是鬼點子多,雖然算不上很上好的方法,但卻是有實效的辦法。

    “對了,吃火鍋可能比較上火,到時店裡還可以免費提供一人一碗涼茶,藥方我給你,你去民間醫館找林業拿藥材就行,我會交待他的”艾微想了想,若有所思地說道。她心裡想着這樣會不會讓更多的人感覺到店的服務至上呢?

    “好,等會回去,我順道去那裡一趟吧?”趙延似乎也覺得這主意不錯,便點了點頭應着。心裡想着,還是艾微想得比較周到,看來來問她的意見,這個選擇是不錯的!

    “嗯,那要不然我讓小靜陪你去,林業認識小靜,會知道是我傳達的”艾微想了一下,她不方便出去,只能讓小靜去一下吧?畢竟小靜是她的人,讓她去傳話是最好不過的。

    “好,這也行,那現在就去吧?我也該回去了,改天再過來看你”趙延看了一下外面的天色,站起身輕笑着說道。不知不覺中,他已經來了一個多時辰了,這時間還過得真快。

    “好,那慢走,有空過來”艾微會意地點了一下頭,輕聲說道。她知道這趙延平時似乎也很忙的,能在這裡呆這麼長時間,也算意外了。

    “嗯,好”趙延看着艾微,溫柔地應着。眼裡閃過一抹不易被覺的淡淡的感傷與失意,看到她幸福,或許就是最好的結局吧?

    “微兒,趙延走了?”南宮煜聽到消息趕來的時候,卻只見艾微一個人在大廳喝茶,目光掃視了一圈,沒見到趙延,有點意外地問着。

    “呵,剛走啊!你怎麼有空過來?”艾微很是無語,這傢伙該不會又是吃醋了,不放心他們相處,才跑過來的吧?

    “呃,我沒什麼事了,就過來看看”南宮煜眼神微閃,有點不自然地說道。他心裡其實是有點酸味,不過,他卻不敢表現出來,怕艾微生氣,說他不信任她!其實他並不是不相信她,只是一想到他們獨處,心就癢癢的,特不爽。

    “哦,是嗎?煜,你說謊”艾微忽然來到他的身邊,一臉笑意的盯着他的俊臉看,似乎也是故意戲弄他的。眼睛眨也不眨的,就這麼看着他。

    “呃,哪有?”南宮煜被艾微這麼一看,臉竟不自然地微微泛紅,語氣略帶着無奈及不好意思的意味!

    “呵,就有,你臉都紅了”艾微手輕輕地撫摸着他俊臉,調戲着說道。似乎也很樂在其中,滿臉嘻戲之意。

    “微兒,很好玩是吧?”南宮煜臉色微變,知道她是在戲弄着他的,伸手攬住了她。眉宇微蹙,眼底閃過一絲惱怒,低緩磁的嗓音帶着點兒威脅的味道,霸道中帶着輕佻,渾上下散着濃烈的男氣息。

    “呃,不好玩,就是好奇而己”艾微見南宮煜似乎在惱怒了,趕緊很狗腿地否認了!開玩笑,再這麼下去,等會遭殃的一定是她!

    “好奇是吧?我就是吃醋了,怎麼樣?”南宮煜挑了挑眉,乾脆直接了擋地說道。心裡覺得好笑,是你說我說的,我不說還真對不起你了…

    “呃,不怎麼樣,是你想太多了吧,我們只是朋友”艾微聞言,微微一愣,隨即輕笑出聲,解釋着。眼裡閃過一抹難得的笑意與暖意…

    “我知道,可我就是忍不住要吃味,怎麼辦?微兒,你的心裡只能有我,不許裝別人進去”南宮煜摟着艾微,把臉埋在了她有脖頸處,霸道地說着。灼熱的氣息索繞在她的耳畔邊,顯得更加曖昧不清…

    “呵,那可不行,這裡還有別人呢”艾微眼睛眨了眨,指着自己的心臟處,拒絕着說道,眼裡閃過一抹戲謔之意,似乎還意味不明…

    “別人?你還想裝誰?”南宮煜聞言,瞬間急了,語氣更是霸道與陰森,她的心裡就只能有他,不能有別人,任何人都不行。誰敢來,他就滅了誰!

    “呵,寶寶啊!難道他們也不行麼?”艾微見他急了,也不再戲弄他了,直直地看着他,笑嘻嘻說道。

    “呃,寶寶?微兒,你故意找茬是吧?”南宮煜聽了,瞬間有點無語,這丫頭故意耍着他玩是吧?明知道他最在乎什麼,她居然卻拿寶寶來唬弄他?真的很想教訓她,只不過看着她那萌萌的可愛模樣,卻捨不得呢!

    “呵,沒有啊!我是實話實說呢!你剛說別人,沒說寶寶除外啊!”艾微一臉無辜地笑着說道,似乎在說,本來就是你的錯,還能怪她嗎?

    “你…”南宮煜無奈地看着艾微的耍賴模樣,竟不知拿她怎麼辦好?輕輕嘆息了一聲,把她摟進懷裡,緊緊地抱着。心裡卻是愉悅不已,看着開心幸福的模樣,他亦是滿足心安。

    “咳咳,那個,王爺,黃家家主來訪”管家有點不好意思地看着眼前緊緊相擁的兩個人,若是可以,他纔不想來打擾他們兩個人的恩愛呢!額頭直冒冷汗,希望王爺不要怪罪才行…

    “請他進來吧?”南宮煜與艾微默契地對視了一眼,有點詫異,這黃家雖是三大家族之一,但平常似乎也沒怎麼來往,爲何會突然來訪?

    “黃明攜帶小女黃英見過王爺,王妃”黃明一走進大廳,便客氣地行着禮,旁邊跟着他的女兒黃英,目光深沉地掃視了一下艾微,似乎略帶着深意。

    只見黃明四十來歲,濃眉醒目,身型微胖,一副慈祥模樣,蒼桑的臉似乎又夾帶着銳利的精光,給人的第一感覺便是很精明的商人。

    他身邊的女子,一襲淺黃色的裙裝,彎彎的眉,大而狹長的桃花眼,高挺的鼻子,粉紅而小巧的櫻脣,鵝型的臉蛋,看上去絕對是一個溫柔似水的女子,然而她看向南宮煜的目光也不知何時染上傾慕與迷戀。

    “免禮,不知黃家主今日到訪所謂何事?”南宮煜挑了挑眉,客氣冷冽地說道。神色冷漠如冰,沒有一絲動容,自然更不會去注意那女子。

    “老夫今日帶小女過來,是來向煜王求親的”黃明看了一眼艾微,笑呵呵地朝南宮煜說道。也不拐彎抹角了,直接了擋說明了來意。

    “哦?這話怎麼說?求親?本王府裡有哪位被黃家主相中了?”南宮煜挑了挑眉,看了一下艾微,有點意味不明地說道。

    “呵,煜王說笑了!老夫替小女求親的,便是您,不知您可願意?”黃明很是自豪地看了一下自己的女兒,笑呵呵直言道。在他的心裡,他親自上門求親,是很給足面子了,要不是這女兒是他最寶貝的,也是他最得力的助手,現在是不可能上門求親的。

    “黃家主不覺得太過突然了嗎?不知貴家小姐怎麼看上我家王爺的”艾微輕輕一笑,風輕雲淡地看着黃明說道,眼裡卻閃過一抹冷意與輕諷,又來一位花癡女嗎?

    “呵,王妃,您還記得你暈倒在街上那一次嗎?我那時就見過煜王了並對他傾心了,希望煜王妃能成全”黃英清脆好聽的聲音響起,含情脈脈地看着了南宮煜,語氣略帶乞求之意卻又似乎是不明的堅定意念。

    “街上暈倒?煜,你見過她?”艾微聞言,輕皺了一下眉頭,難道是她回來不久撞到頭部那天?南宮煜有見過她嗎?她似乎一點印象都沒呢!

    “沒有,那天我只是去找你而己,剛好碰到你撞到頭,便抱你回來了,根本沒見過任何人”南宮煜聞言,臉色微變,他可沒見過她,這女人想來挑撥離間嗎?撇了那黃英一眼,有些憤然出聲。

    “呵,你們可能沒注意到,那天我剛好在街上,看見煜王着急地抱着煜王妃回來的情景,見煜王如此情深意重,小女子實在是傾心不已…”黃英說着說着,竟不顧艾微在場,直接面粉如春,含情脈脈地看着南宮煜,似乎還略帶羞澀之意。

    艾微聞言,無語至極,這都是什麼人啊?這樣也能讓她春心大動?這,這實在太令人難以接受了吧?目光瞟一了下南宮煜,不滿地撇了撇嘴,這妖孽男實在太會招蜂引蝶了…

    南宮煜似乎接收到艾微不滿的眼光一樣,一臉無辜且無奈地回望着艾微,心裡噔的一下跳動,糟了,又惹麻煩了!這微兒似乎要怒了。可他也實在很冤好不好,怎麼知道這樣也能招惹這麻煩事出來?

    “黃姑娘,說笑了,本王可承受不起!這求親之事,黃家主還是就此作罷吧?本王只一妃就夠了,不喜姬妾”南宮煜考慮到那黃明的身份地位,忍着心中的不悅,客氣地回拒着,心裡希望他們能知難而退。否則,他們再不知識趣,就別怪他不給他面子了…

    “煜王又何必拒絕這麼快呢?我爹只有我一女兒,到時嫁妝各方面都不會虧待我的。難道煜王就不能給小女子一個機會麼?”黃英輕屑地撇了一眼艾微,心裡想着,這女人雖有點姿色,但也沒有傾國傾城之色,憑什麼霸佔煜王獨自的愛?她就不信這麼好的條件,還不夠吸引煜王的目光。

    “是嗎?條件是不錯呢,煜,你要不要考慮一下啊?”艾微挑了挑眉,故意看向了南宮煜,一臉爲難,可惜的表情。似乎很糾結一樣,左右爲難。

    “不需要,本王做什麼決定從不更改,多謝黃姑娘的美意”南宮煜有點惱怒且哭笑不得地看着艾微,冷漠出聲。他知道這丫頭一定是故意的,可就是拿她沒辦法。

    “呃,黃姑娘你看,煜王都已經這麼說了,本妃也幫不了你呢”艾微故作一臉無奈地看着黃英說道,心裡卻在冷哼,這女人太意想天開了吧?當她那麼好欺負是吧?那條件的確很誘惑人,或許是別人的話,有可能答應,只可惜南宮煜偏不屑她們那豐厚的嫁妝。

    “這,煜王當真不願意?小女子不在乎名份,只求能呆在您身邊相伴終生就行”黃英見艾微這麼一說,瞬間急了,竟脫口而出說不要什麼名份之類的。

    “英兒,別胡鬧!既然煜王無意,那老夫也不多加勉強,就此告辭”黃明畢竟是在商場打滾過的,一眼便能看出這其中的貓膩,便憤然出聲制止着他的女兒。隨即也無奈地拉着她急促離開,生怕他那女兒再說出什麼大逆不道的話出來。

    “慢走,不送”南宮煜冷着臉,客氣地應着。眸光一冷,這女人該慶幸有個好父親,否則,再這麼糾纏下去,他非劈了她不可!

    “爹,女兒話還沒說完呢”

    “閉嘴,還嫌不夠丟人啊”

    “可是…”

    “沒有可是,趕緊回家去”

    兩個漸行漸遠的人影,似乎還伴隨着那女子不滿的話音,男子的訓斥聲,不一會消失在他們面前。

    “煜,你的桃花似乎總斬不完呢,怎麼辦?”艾微忽然站起來,一臉哀怨之色地看着南宮煜,似乎很委屈一樣,兩眼萌萌地眨了眨說道。

    “呃,微兒說怎麼辦就怎麼辦,都隨你可好?”南宮煜見艾微如此嗔怪的表情,瞬間心都軟成一片了,急忙摟住她,哄着她說道。雖然有點知道她是故意賣萌的,可他還是心甘情願被她戲弄,溫柔哄她!

    “真的嗎?你真不怕被人說你是懼內啊?”艾微眼睛眨了眨,似笑非笑地看着他說道,似乎在盤算着什麼一樣,渾身散出意味不明的氣息。

    “呵,這有什麼?懼內又怎樣?我樂意至此”南宮煜脣角一勾,揚起了一抹好看的弧度。毫不介意地看着艾微,寵溺地說道。

    “可我介意啊,我可不想當悍妃,妒婦的”艾微一臉無味地靠在他懷裡病殃殃說道。心裡嘿嘿直笑,眼裡卻閃過一抹戲弄之意。

    南宮煜聞言,臉色微變,更是點哭笑不得,這丫頭得了便宜還賣乖!現在居然說什麼不想當悍婦了?她以前可一點都不在乎的,現在他順她的意,她竟然還嫌棄,這是要鬧哪樣呢?

    “好,我不懼內,你也不用當悍婦,我們不許別人插足就行了”南宮煜無奈,摟着她哄着霸道說着,一臉哭笑不得的表情。

    “呃,這不一樣嗎?”艾微聞言,額頭劃過幾條黑線,這廝說的是什麼話啊?說來說去還不是一樣的結果?不過,心裡卻是甜滋滋的…

    “當然不一樣,這是我們彼此心照不宣,心甘情願的,那些懼內,悍婦說法,通常都指單一方面的意願啊”南宮煜終於找到了一個具有說服力的說法了,趕緊說道。心裡卻實屬無奈和寵溺之意,這丫頭就會找茬…

    “哈哈,真的嗎?煜,你太搞笑了”艾微聞言,竟不顧形象地哈哈大笑起來,似乎很意外他的說法,更是沒想到他竟能把這些詞解釋成這樣?

    “有嗎?我怎麼不覺得呢?”南宮煜見艾微哈哈直笑,心情很是愉悅的。手輕輕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有點滑稽模樣,一臉委屈之色地看着艾微。

    “呵呵…”艾微看着南宮煜的搞笑模樣,更是笑個不停,甚至還有點誇張地捂着肚子笑,如山澗泉水般清澈空靈的聲音顯得特加更加動聽與迷人。

    “王爺,皇上讓人來傳旨,說有要事相商,命您即刻進宮”管家從外面急喘吁吁地跑進來,面色着急地說道。

    ------題外話------

    究竟是生什麼急事呢?



    上一頁 ←    → 下一頁

    豪門小妻子情陷極品美女上司:無限初婚有刺魔禁之萬物凍結我的功法全靠撿
    婚不由己,總裁情深不負總裁的女人兩界搬運工深情不枉此生全服最強刺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