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冷情王爺的小醫妃 » 055 想要什麼賞賜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冷情王爺的小醫妃 - 055 想要什麼賞賜字體大小: A+
     

    055 想要什麼賞賜

    經過了三四天的顛簸,他們終於到達了京城,回到了煜王府。本來就三天的路程,由於南宮煜怕艾微受到影響,便放慢了速度,才導致慢了一天到達。

    “王爺,王妃,歡迎回來”管家一大早就在煜王府大門口等待着,一看見他們回來,趕緊迎上去,恭敬地說道。

    “微兒,累了吧?先去休息一會吧?”南宮煜溫柔扶着艾微下馬車,並輕聲說道。神情充滿了寵溺與疼惜。這麼遠的路程,幸好她堅持得了!

    “嗯,好,我先去休息一會吧”艾微點了點頭,一臉疲倦地說道,她似乎感覺到很累,去的時候或許是處於緊張狀態,卻絲毫沒感覺。沒想到這次回來,卻反而感覺到疲憊不堪。

    “煜王,這進宮之事?”一位去宣聖旨的公公一臉爲難地看着南宮煜,這煜王讓煜王妃去休息,就是現在不會進宮的,那他要怎麼交待啊?

    “你回去回稟父皇,就說煜王妃有孕在身,路途遙遠顛簸,需要休息,明日我們再進宮便可”南宮煜聞言,冷眸一掃,渾身散發出尊貴傲然,不容反駁的氣勢。

    “是,那奴才先告退”隨行的公公聞言,趕緊離去,額頭還似乎在冒冷汗,這煜王的氣勢實在太強悍,稍不小心會被冷氣所傷呢。

    “煜,你們終於回來了。太好了,你真沒事了吧,聽到消息可嚇死我了”書房內,東方雄一臉猴急模樣的站在南宮煜面前,左看看,右瞧瞧,慶幸着說道。

    “二哥,這次真的是瘟疫嗎?會不會是有人故意的?”南宮澈歷經了上次的重生之後,似乎變得更加穩重與深沉,不再嘻皮笑臉了。

    “的確是有人故意下毒的,並不是真正的瘟疫”南宮煜坐在書桌前,手指曲着邊說邊有節奏地敲着桌面,若有所思地看着他們。

    “什麼?居然不是瘟疫?是有人下毒?”東方雄聞言,震驚得不得了?這怎麼可能?不是說那症狀是瘟疫纔會有的嗎?

    “嗯,這次如果不是微兒,估計我現在也不在這裡與你們說話了,幸好有她”南宮煜看了他們一眼,淡然地說道,眸子裡閃過一抹溫柔與笑意,他此生有她,足已…

    “是啊,幸好有二嫂,不然我這條命估計早就沒了”南宮澈聞言,很有感觸地說道。神情亦是對艾微產生了無限的感激與敬佩之意。

    “得了你們兩個,別噁心我了,是在得瑟麼?”東方雄眼珠子轉了一眼,一臉搞笑地說道,故意輕諷着他們,心裡實際卻也是非常慶幸與敬仰呢!

    “哼,得瑟又怎麼樣?你想討打?”南宮煜輕哼了一聲,不滿地瞪着他,他誇自己的媳婦也關他事?是不是很欠教訓啊?

    “呵呵,他不是討打,是羨慕你有如此能力的媳婦吧?”楊季一直坐在一邊旁觀着,此時也正一臉好笑地調侃着,有點唯恐天下不亂的感覺。

    “呃,季,你說什麼呢?我可從沒想過”東方雄聞言,不滿地盯着楊季看,還撇了撇嘴說道。心想,要個女人多麻煩啊,還得寵着,他現在還沒那種興趣呢!

    “好啦,別鬧着玩了,趕緊說正事吧?”被忽視在一旁的歐陽平,一臉無奈地看着他們幾個,感覺似乎自己老了一樣,太不合羣了!摸了摸額頭,趕緊出聲制止着,眸子裡卻閃過一抹難得的笑意…

    “目前形勢越來越險峻了,那背後之人究竟是誰,這麼做的目的該不會是想除掉煜吧?”楊季聞言,輕皺着眉頭,有點疑惑?最先他出事,然後就是幾位皇子,現在是南宮煜,那麼接下來又會是誰呢?看來他們都得多加防患才行!

    “很有可能,你們說,接下來他的目標會是誰?”東方雄終於不再嘻皮笑臉了,而是換上了正經認真的表情,一臉深思地說道。

    “暫時不知道,不過,幕後之人是不會就此善罷干休的,你們幾個要注意點,別讓人鑽空子了”南宮煜眯起了雙眼,臉色凝重地說道。心裡卻在琢磨,這人會不會是他?

    “嗯,知道了,以後會小心點的”歐陽平會意地點了點頭,一臉深思地應着,他實在猜不出是何人要如此做?難不成是幾個皇子之一?

    “雄,你讓天門宮的人去查探下,最近是哪些人比較活躍?或許也是該好好打壓一下了”南宮煜忽想像想起什麼似的,面色陰沉地轉身東方雄,冷漠地吩咐着。

    “好,我回去後,就讓人去進行”東方雄瞭解地點了點頭,沒了剛纔的嘻哈表情,而是一臉認真凝重地應着。他雖好玩,但也知道分寸的…

    “哇,你們都在啊?”艾微休息夠了,便過來書房想南宮煜,沒想到他們幾個都在這裡,有點訝異地說道。

    “微兒,你醒了?怎麼不多休息一下”南宮煜見艾微進來,趕緊過來扶着她去坐下,怕她站太久,太累了!柔情似水地出聲問道。

    “呵,我休息夠了,出來走走啊”艾微一臉笑意地看着他,淡淡地說着,她知道他在緊張着她,不過,她似乎也沒那麼脆弱吧?

    “咦,嫂子,你的肚子幾個月了啊?怎麼感覺好大了呀,快生了?”東方雄一臉疑惑地看着她,他記得前些日子見到,並沒有這麼大啊?就算是營養再好,也不太可能吧?

    “呵,哪有?現在纔剛好5個月出幾天呢”艾微手輕輕撫摸着肚子,一臉幸福之意地看着肚子,輕聲說道。

    “啊,才5個月啊?那怎麼看起來像快生的感覺”東方雄一臉誇張地揉了揉他的眼睛,有點不信地說道。他不是沒看過孕婦啊,這艾微的肚子也太大了一點吧?

    “裡面有兩個寶寶,當然看起來就很大啦”南宮煜一臉鄙夷似的撇了撇嘴,不悅地盯着東方雄,這小子很欠揍是吧,用得着這麼誇張說嗎?

    “啊,什麼,兩個?”南宮澈和東方雄兩個人一下激動地站了起來,不可置信地看了看艾微的肚子,似乎很不淡定了。

    “喂,你們兩個小聲點,別嚇到他們”南宮煜聞言,不爽了,兩個怎麼了?他們用得着這麼激動大聲嗎?要是嚇到寶寶可怎麼辦?

    幾個人聞言,瞬間無語?嚇,嚇到他們?這話聽起來怎麼這麼怪異啊?難道他們聽得懂?簡直有點石化了,這是什麼跟什麼啊?

    “呃,那個,那個他們聽得懂?”東方雄還是忍不住地開口問道,實在太難接受了,難不成是他們沒當過父親,不瞭解?一臉疑惑之色地看着他們。

    “當然聽得懂,他們在裡面會活動的”南宮煜一臉自豪地看着他們說道,似乎很有經驗一樣,神情溢滿了幸福知足之意。

    “真的假的?會這麼神奇?”南宮澈也是一臉好奇之意地盯着艾微的肚子看,似乎也有點不信,但看到南宮煜的樣子,又覺得他應該不會說謊纔對!

    “呵呵,煜說的,其實是胎兒的正常胎動啦!現在5個月左右了,他們會出現適當的活動,這證明很健康在活着”艾微有點無語,她怎麼也沒想到來到這裡會扯上這個,的確也有點解釋不清呢!不知怎麼說他們才懂,特別是這羣還未成親的男子。

    “胎動?這又是什麼啊?嫂子,真這麼神奇嗎?”東方雄抓耳撓腮,還是十分不解地看着艾微問道,這,這實在不可思議了!

    “也算是吧?反正等你們娶妻生子就知道啦!到時候你們要是有什麼不懂再來問我,我可是大夫呢”艾微眼睛眨了眨,實在不知要怎麼跟他們才解釋得通,只能這樣含糊不清地說着,希望他們別再扯這個話題了!

    “呃,這個似乎還有點早,到時候再說了”東方雄聞言,有點不自然地說道,想着,成親,這還不知是多少年後的事了。他纔不想這麼快被女人綁着呢!瞧瞧那南宮煜,自從成親後,不知變了多少呢?簡直成了妻奴了,這實在不敢恭維呢!不過,人家似乎也是樂在其中,這也是他最不能理解的事了。

    “呵,艾微說得對,以後要是有什麼問題可以問她,現在咱們就別聊這個話題了,說回正事吧”楊季無奈地看着東方雄,這小子什麼都好奇,實在無語。便趕緊出聲說道,眸子裡卻閃過一抹淡淡的笑意。

    “二嫂,二哥真的是中毒嗎?”南宮澈聞言,便急急地開口,似乎很着急艾微的答案了一樣,神色凝重地看着她!

    “是啊,表面是瘟疫的症狀,可實際卻是中毒,這幕後之人,實在是心思太深沉了”艾微會意地點了點頭,若有所思地說道。

    “是嗎?他們究竟是何意呢?爲何要這樣做?”楊季也是一臉深思,這實在太令人有點非夷所思了!

    “不管他們的目的如何,你們一定要小心,他們的毒很變態,這次能救煜也是我誤打誤撞的,要不然真沒法解,誰也想不到這毒的藥引竟是眼淚”艾微心有餘悸地說道,如果不是碰巧滴落眼淚在藥裡,或許現在南宮煜早已散命了。

    “唉,這樣防患於未然也是好事,就是怕防不勝防啊”東方雄想了想,一副很有經驗似的說道。心裡在想着,這人每天都在走動,要真被下毒了,哪有可能知道?

    “這樣吧?過幾天你們再過來一趟,我幫你們研製一下抵制的藥,你們記得常帶身上,就算有突發情況,一般也傷害不了你們的生命”艾微想了想,沉思了一會,便淡淡開口,很堅定地看着他們。

    “那太好了,至少還有點保障”東方雄聞言,高興在說道,至少要是真有什麼意外,還可以備用,也可保命。

    “嗯,不過,這藥性也只能維持半年,你們到時記得拿回來換。至於這百解丹,如果不是很厲害的,一般都可以解掉的。不過,我現在這裡只有幾顆,先給你們吧,其它過些天你們再來找煜拿”艾微解釋着藥的用法,從懷裡拿出她先前研製的部分藥,遞給了他們去分,淡然地說道!

    “好,謝謝嫂子(二嫂)”幾個人同時感激地說道,這些藥品對他們實在太有用了,特別是對他們經常在外面行走的,有備無患總是好的!

    “不用客氣啦,不過,你們平常飲食還是要注意一點”艾微想了想,還是謹慎地交待着,最有可能就是在飲食方面最容易出錯!

    “好啦,沒什麼事你們可以滾了”南宮煜一臉不滿地瞪着他們,似乎很生氣他們吸引了艾微的注意力,一見話說完,便出聲趕人。

    幾人聞言,瞬間頭頂飛過一羣烏鴉,不是吧?這南宮煜不會連這個也吃醋吧?他們又不是跟他搶娘子,有必要這麼趕他們嗎?這在太讓人驚悚了…

    艾微無語至極,還好他們幾個是至交,瞭解他。不然還以爲是真討厭他們,在趕他們走人呢?這南宮煜實在不知怎麼形容他纔好呢?

    第二天一早,艾微還想睡懶覺呢,就被小靜挖起來了,她像揮蚊子一樣把她揮開,卻發現最後還是被她給弄起來,原因就是:王妃,你們還要進宮呢!一句話讓艾微像被澆了冷水一樣,清醒了。是啊,她怎麼給忘了呢?只好一臉興味索然地起牀,梳洗着…

    “微兒,還沒睡夠嗎?”馬車上,南宮煜好笑地看着還一臉睡意的艾微,便溫柔地問道。她在南方似乎沒這麼嗜睡,一回來怎麼就變得喜歡睡了?難不成想把全部補回來?

    “嗯,我覺得好累啊!估計是人一放鬆,就想睡了!前段時間精神太緊崩了,沒睡多少,現在得補回來”艾微有聲無力地看着南宮煜說道,似乎也很想再睡呢!神情疲倦地眨了眨眼。

    “那你在我懷裡再睡一會吧?到了再叫你”南宮煜寵溺地看着她說道,輕輕一攬,把她拉入懷裡,讓她找最舒服的位置靠着繼續睡。

    “你到了再叫我,我真的很想睡”艾微話音剛落,呼吸很快就變得均勻了,似乎真的很累一樣,小臉充滿了疲倦之意。

    南宮煜輕輕摟緊了她,面帶惑笑地看着她小臉,手輕輕撫摸着她的肚子,滿臉幸福之意。

    皇宮御書房:

    “兒臣(臣媳)見過父皇”南宮煜和艾微一進御書房便行着禮,似乎很有默契感一樣。

    “免禮,你們來了啊?”南宮霸天在書桌前淡淡地擡起頭,一臉深思地看着他們說道,心裡卻是非常高興的,畢竟看到他們平安歸來,圓滿完成任務了。

    “父皇,兒臣昨天回來,但由於太累去休息了,沒立刻進宮,還請父皇不要見怪”南宮煜看了一下南宮霸天,客氣地向他請罪。

    “無礙,煜兒,你身體全沒事了吧?”南宮霸天一臉關心地說道,似乎還有點話中有話地看着他們,目光深邃黝暗,意味不明!

    “回父皇,兒臣身體已無礙,多謝父皇關心”南宮煜看了一眼南宮霸天,淡然地應着,神情也慢慢爬滿了深意…

    “煜兒,這次瘟疫,你怎麼看?”南宮霸天似乎輕嘆了一口氣,威嚴的臉上似乎多了一分不明的哀傷,輕聲問着。

    “此次瘟疫並非天然,而是有人故意下毒爲之,幸好微兒能找到解藥,否則根本無法解決,兒臣也早已散命”南宮煜決定不隱瞞,把全部的事實都說出了南宮霸天聽,似乎也在故意提醒他多加防患。

    “是嗎?真是有人故意的?看來這幕後之人也猖狂了,得好好查上一番了”南宮霸天聞言,看似平靜的眼波下暗藏着銳利如鷹般的鋒芒,渾上下散着令人膽寒的煞氣。

    “煜王妃,此次你功勞最大,想要什麼賞賜呢?”南宮霸天忽然轉向了艾微,略帶深意地看着她,似乎有點若有所失的感覺。

    ------題外話------

    呼,還好趕得上。今天有點事,更新晚了,大家見諒哦!

    精彩不斷哈…



    上一頁 ←    → 下一頁

    絕世兵王霍太太她千嬌百媚重生之悠哉人生鄉村小仙農冷婚狂愛
    野性小叔,別亂來!地獄電影院異世妖姬:科學家的修仙妾本驚華:彪悍小王妃佛本是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