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冷情王爺的小醫妃 » 048 出事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冷情王爺的小醫妃 - 048 出事了字體大小: A+
     

    048 出事了

    “王爺,王爺,不好了,不好了”南宮煜剛寫完信,讓風去飛鴿傳信,正想閉目養神一會,卻沒想到就聽到這聲響。

    “什麼事這麼慌張”南宮煜有點不悅地看着跌跌撞撞跑進來的侍衛,冷然出聲。

    “王爺,剛纔不知怎麼回事,突然又多了一批得了瘟疫的人過來,而且原先的人本沒什麼大問題,結果現在卻不知爲何加重了”待衛被南宮煜的冷意嚇到了,有點囁嚅地說道。額頭似乎還冒出了冷汗,乾巴巴地看着他。

    “是嗎?那太醫怎麼說?”南宮煜聞言,輕皺了一下眉頭,有點不解,這究竟是怎麼回事?心裡總有一股不安的煩躁感,但又說不清原因,總覺得是不是錯漏了什麼信息。

    “太醫讓屬下來通知王爺,他們正在想辦法呢”待衛顫慄地看着南宮煜說道,雖然也很敬佩他,但還是被他身上的冷氣所威懾到,脊背似乎還在微微冒着冷汗呢。

    “那走吧,去看看”南宮煜站起身,快速往那邊病患者的借住處而去。神色似乎也有點着急,他還想着能儘快處理好這裡的事,早點回去呢。

    “怎麼樣了?爲什麼會變成現在這樣?”南宮煜一到那瘟疫區那裡,便神色略帶着急地看着李太醫說道。

    “回王爺,微臣也不知是怎麼回事,這先前的本來喝了我們開出的藥有好轉了,可剛剛突然又變嚴重了,而且還出現了另一批患者,似乎又多了三分之一的人數了”李太醫緊皺着眉頭,有點無奈地說道。他實在也弄不明白這是怎麼回事,只能讓人去請王爺過來了。

    “是嗎?他們會不會誤吃了什麼東西呢?有沒這個可能?”南宮煜緊鎖眉頭,沉思了一會,有點疑惑着問道。

    “這不太可能,他們今天似乎沒吃什麼啊?難道是水的問題?”李太醫也是一臉茫然的樣子,這一時之間,真不知該往哪裡查?目前最重要的就是想辦法壓制,不會傳染別人。

    “嗯,讓人查下水從哪裡來的,檢查一下有沒問題”南宮煜似乎也覺得水該查下,便吩咐着說道,神情卻是非常凝重,他自己又不懂醫,做起事來真的很被動。要是微兒在這裡,那該多好啊!心裡有了一抹淡淡的思念。

    “是,微臣馬上讓人去查一下”李太醫會意地點了點頭,快速地往醫部處走去,打算交待人去測試下水質的問題。

    南宮煜見李太醫去查水質的問題了,自己一個人便打算四周轉一圈,看看其它地方有沒問題,需不需要再改善?

    “哇哇…”正當南宮煜走到一個轉角處時,卻聽到了一聲嬰兒的哭喊着,便隨着聲音的發源處而去,神情也有了一抹不明的深思。

    只見一位大約四個月大的嬰兒,哭聲帶有乞求感,聲音由小到大,很有節奏;張開小嘴做出找東西吃的樣子,並有吸吮動作;嘴脣發乾,時不時地小舌頭舔嘴脣,而且顯得很煩躁,眼睛不斷地轉溜着。

    或許是因爲父性的天然使性,看到這嬰兒,讓南宮煜想起了艾微肚子的寶寶,臉色也柔和了不少,腳步便快速向那嬰兒走去,看見旁邊還暈倒了一位婦女,或許是他的孃親吧。

    “來人,這是怎麼回事”南宮煜不悅地喊來了人,這些人到底是怎麼回事,小孩子哭成這樣,都沒人過來打理?是真聽不見,還是不願理會?

    “王爺,這,這我們也不知道,只知道這婦女可能是染上了溫疫,正打算把她帶入溫疫區裡呢!可這嬰兒實在太小了,不知如何處理?”顧平滿頭大汗,氣喘吁吁地跑過來說道,似乎很怕南宮煜的怪罪。

    “他們沒其它親人的嗎?這嬰兒讓人領養回去吧”南宮煜聞言,輕皺了一下眉頭,神色不明的對着顧平說道。

    “呃,似乎沒有,她們是孤兒寡母的,沒任何親人呢!現在人人都自危,哪裡還會好心撿小孩回去啊”顧平抹了額頭的汗,一臉爲難地看着南宮煜。

    “是嗎?那讓太醫先看看這小孩有沒事,然後就找一個奶孃,先把這小孩餵飽再說”南宮煜緊鎖眉頭,威嚴地說道,看向那嬰兒似乎還有一絲絲憐憫。

    “是,微臣馬上去”顧平聞言,趕緊點了點頭說道,心裡直嘀咕,媽啊,這王爺的氣勢可真是懾人啊,一不小心會不會被他冷凍到?

    “等等…”南宮煜似乎想起了什麼,從懷裡掏出了一個小藥包,攢在手裡一會後,便訊速入嬰兒的懷裡。心裡想着,這小孩抵抗力太差了,這藥包還是先給小孩吧?他是大人,身強力壯的,應該沒事的。

    顧平眼裡閃過一抹詫異之色,不是說煜王冷血無情嗎?怎麼對這嬰兒卻如此有愛心呢?難道傳聞有誤?唉,果然,這流言啊,還真不能信呢。

    “趕緊去吧?他似乎餓了”南宮煜看着顧平懷裡的小嬰兒,此時正揮動着小手,眼睛黑溜溜直轉,似乎有點聽得懂他說話一樣,還衝着他笑,彷彿在表示謝意一樣。

    “是,微臣馬上去”顧平會意地點了點頭,抱着嬰兒便往別處而去,留下了南宮煜一個人,站在那裡深思…

    “王爺,微臣查過了水源了,似乎沒什麼問題,目前暫時不清楚到底問題出在哪?”李太醫從不遠處走了過來,一臉愁眉不展地看着南宮煜說道,神色也出現了一抹緊張之色,這可怎麼辦纔好?

    “是嗎?那最後一批的人可有問過了?是何原因會這樣的?”南宮煜冷漠的面龐似乎有一抹動容,心裡有了一點點疑惑,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問過了,他們說是原本他們其中有一個人得了瘟疫,但兄弟情深,捨不得拋棄他,便留在一起,結果第二天起來,就變成這樣了,似乎沒人知道具體原因”太醫皺着眉頭,面色有點難堪地說道。他實在太虛有此名了,名爲御醫之首,卻居然連這個病因都查不出,實在是心裡有愧啊!

    “是嗎?那現在有沒辦法治?”南宮煜目視着前方,若有所思地淡然問道,心裡卻在着急,這該如何是好?

    “微臣無能,目前沒有解決辦法,只能先壓制,再慢慢研究診治方法了”李太醫一臉無奈地看着南宮煜說道。他也實在很無能無力啊!只能慢慢想辦法了!

    南宮煜聞言,輕嘆了一口氣,看來這件事很棘手,想要回去可能沒那麼快了!就不知道要等到何時才能處理完,希望不會讓微兒等太久。

    “看來目前只能這樣了,儘快查找原因吧?”南宮煜淡然地看着前方,輕嘆了一口氣,無奈地說道。神色也略帶了擔擾之色。

    “是,王爺,微臣會盡力而爲的”李太醫點了點頭,語氣堅定地說道。心裡想着,無論如何他都一定會想辦法的。

    “王爺,王爺,王妃來信了”風從不遠處跑了過來,手裡還揮動着信,激動地說道。他知道王爺從讓他飛鴿傳書到現在,一直在等着王妃的信。呵,沒想到王妃的速度真快,估計一收到就馬上回信過來了,不然他們怎麼可能現在就收到呢?

    “是嗎?這麼快,快拿來”南宮煜面帶惑笑地看着風,一下子搶過手,有點激動地說道。

    南宮煜拆開信封,便是一愣,隨即,脣角一勾,面上漸漸露出了一抹妖魅的笑。只見信紙上映出了清秀的字體,寫着:天涯地角有窮時,只有相思無盡處。一切安好,勿掛。

    風一臉不可思議地看着南宮煜在傻笑,有點抓耳搔腮地呆愣着。這實在太令人意想不到了,這王爺居然會有這種表情,真是百年難得一見啊!估計說給誰聽,誰都不會信的。

    南宮煜回神,不理會一臉詫異的風,直接轉身離去,心裡正急着回去書房,給艾微回信,這速度可真快得驚人。

    風回過神來,已經不見了南宮煜的身影,無奈地嘆了一聲氣,這王爺還是第一次這麼心急如焚呢!居然一收到信,就馬上想回去回信了,按照這速度,不會是想把飛鴿給累死吧?這夫妻可真會折騰人呢!

    南宮煜回到書桌前,對着面前的紙沉思了一會,便寫着:也想不相思,可免相思苦。幾次細思量,情願相思苦!安好,勿念。

    隨即摺好,塞入了信封,站了起來,往門外走,正好碰到迎面而來的風,便開口說道:“把這個傳回去,別誤了時辰”

    風聞言,無語撫額,還真被他猜到了,就知道王爺這麼着急回來,就是爲了給王妃回信。果真,現在真的又得讓飛鴿老兄再次跑路了。

    “是,王爺,屬下馬上去辦”風實在有點哭笑不得地接過南宮煜的信,人家用飛鴿是來傳重要信息的,王爺他們居然用來寫情書互贈的,真夠拉風的。

    南宮煜看着風離去的背影,臉上露出了一抹淡淡的微笑,心情瞬間變得很愉悅。然而,一想到眼前的事情,便是一臉愁眉不展了,這瘟疫到底怎麼辦纔好?

    隔天一早,南宮煜因睡不着便很早就起牀了,想着出去走走,散散步,順便調節一下心情也不錯。於是,天剛朦朧亮的時候,便見寬敞的花園裡有一抹白色的人影站在花叢中沉思,面容俊美邪肆、風華絕代,渾上下都透着一股妖孽的氣質,令人着迷。

    “見過王爺”正當南宮煜還在沉思時,一個輕柔的聲音在他的身後響起,似乎也有點意外會撞見他一樣,語氣充滿了訝然。

    “你是何人?”南宮煜轉身,便見一位少女一臉好奇地看着南宮煜,大概也只有十二三歲的樣子,便脫口而出。

    “民女是顧靈,顧平之女,沒想到會在這裡遇到王爺,不知是否打擾到您了?”顧靈微微低下了頭,似乎有一股害羞之意。看着南宮煜俊逸非凡的臉龐,更是心砰砰直跳,小臉瞬間紅了起來。

    “既然知道,又何必多此一問”南宮煜見她似乎有點羞澀的臉龐,以爲又是遇到了花癡女,便不悅且沒好氣地冷漠說道,轉身也離開了此處。

    顧靈有點愣然,不明白這煜王到底是怎麼了?難不成是她惹到他了?可她明明沒做什麼啊?也只是好奇想認識他而己!聽說他是戰神王爺,心裡崇拜他啊!顯然顧靈有點冤,根本不知道南宮煜把她當作花癡女了。

    “李太醫,這解瘟疫的方法可找到了?”南宮煜一臉凝重地看着面前的幾個御醫,淡然地問着爲首的李太醫。神情冷漠如冰,似乎在等在他們的答案。

    “回王爺,現在微臣們暫時還想不到辦法徹底解決,只能先壓制着,不讓傳染更多人,還有不讓病情惡化而已”李太醫一臉慚愧地說道,其他幾個人也是低下了頭,似乎也有點顫慄着,不敢看南宮煜。

    “是嗎?那就是大家還未能想到解決辦法了?你們必須儘快想出辦法,免得誤了最好的診治時間”南宮煜面色冷漠地說道,整個透着尊貴與優雅,天人之姿,瀲灩風華,令人不敢視。

    “是,微臣等遵旨”李太醫等衆人紛紛跪下應道,有個別人似乎還在冒冷汗呢!心裡想着,還好煜王不會隨便怪罪人,要不然他們就可有得受了。

    “下去吧,你們先去忙,有什麼情況再稟報給我”南宮煜掃視了他們一眼,淡淡地說道。手輕輕地捏了捏額頭的兩端,似乎有點疲憊。

    “是,臣等告退”李太醫他們會意地點了點頭,轉身退了出去。

    南宮煜看着他們離去的背影,若有所思地沉思着,忽然從懷裡拿出了艾微最近剛回的信,冷漠的臉,漸漸有了笑意,只見信上寫着:相思一夜情多少,地角天涯未是長

    轉眼間,快過去半個多月了,他每天都周旋在那些病患着中間。雖不懂醫,很被動,但好歹總出現在那裡,算是安撫人心吧?唯一期盼的就是隔兩天能收到艾微的回信,想着她的容顏,不禁心裡有了喜悅之意…

    煜王府

    “王妃,王妃,您在哪,王爺又來信了”小靜從外面跑了進來,一臉笑意地把手中的信遞給了艾微,興奮地說道。

    小靜心裡嘀咕着,自從王爺去了南方,王妃最大的樂趣似乎就是看王爺的信,還有回信。每隔幾天就有一封,他們的感情如此深,真羨慕死他人了。

    “小靜,你在這裡一會,我去回信”艾微看着手中的信,輕笑着說道。心裡更是愉悅不已,手輕輕撫着肚子的孩子,笑意更甚。

    轉眼間,時間一晃而過,一個多月過去了。艾微肚子裡的寶寶也有四個多月了,真的如她所想的一樣,是雙胞胎。心裡很想告訴他這個好消息,卻又想着想給他驚喜,等他回來再說。

    想到這,艾微心中似乎也有點不安,那瘟疫真的很難解決嗎?爲何一個多月過去了,他們還沒法回來?更讓她奇怪的是,他信上的字越來越少,原先還會寫情詩什麼的,而最近一兩次卻只有:勿念,兩個字。

    若說不是他寫的,那字跡又是他的,若說是他寫的,又怎麼會突然只寫兩個字,是真的很忙嗎?還是另有其因?最近心裡爲何總有一股不安的情緒在心裡蔓延着…

    “二嫂,你在發什麼呆呢?”南宮雲從外面走進來,便看見艾微似乎在傻愣着發呆。便好奇地走進去,輕聲問道。

    然而,就是艾微聞聲想轉過身去看南宮雲時,卻不小心碰到了桌面上的茶壺,“砰”的一聲,掉落在地上全碎了。

    “啊,王妃,你沒事吧?”小靜聽到摔破東西的聲音,以爲是發生了什麼事,急急地跑了進來,急促地問道。

    “呃,沒事,只是不小心摔破了茶壺而己”艾微輕聲地說道,神情卻是古怪不明,心裡更加忐忑不安,這種煩躁不安的感覺越來越明顯了,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嗚,嚇死我了,二嫂你沒事就好,不然可就沒法向二哥交待了”南宮雲輕拍了拍自己的胸脯,有點驚魂未定的感覺,輕輕鬆了一口氣說道。

    “王妃,不好了,不好了,出事了”就在艾微想出聲戲弄南宮雲時,卻意外聽到了雨急促的聲音傳來,似乎發生了什麼大事一樣。

    ------題外話------

    親們,覺得會出什麼事呢?這到底又是怎麼回事呢?

    敬請繼續期待關注哦!

    愛你們…麼麼噠



    上一頁 ←    → 下一頁

    電影世界私人訂制這個大佬畫風不對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重生似水青春恐怖修仙世界
    庶子風流星級獵人絕世兵王霍太太她千嬌百媚重生之悠哉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