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冷情王爺的小醫妃 » 041 賤人就是該打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冷情王爺的小醫妃 - 041 賤人就是該打字體大小: A+
     

    041 賤人就是該打

    “皇奶奶,今晚就我們兩個人嗎?”南宮煜蹙眉,心裡總有一種怪異的感覺,卻又說不清,便隨意地問出了聲。

    “是啊,咱倆好好吃吃聊聊,好久沒伴了”太后似乎很感嘆地看着南宮煜說道,話裡有話地輕聲說着。神色帶有了不明的尷尬。

    “好,今晚就煜兒好好陪皇奶奶聊聊吧”南宮煜聞言,似乎也很有感觸,畢竟像這種親情實在也難得,特別是在皇家子嗣當中。

    “嗯,就知道煜兒懂皇奶奶。來人,上菜”太后滿意地點了點頭,有點欣慰地看着南宮煜說道。原來嚴肅威嚴的臉龐瞬間也變得慈祥起來,目光卻是意味深長。

    “皇奶奶,你此次回來,準備呆多長時間?”南宮煜見坐着也無聊,便淡淡地問道。這太后一般回宮時間都不定時的,這次又不知準備呆多久了,

    “呵,怎麼,想哀家趕緊走?免得煩人?”太后略帶不滿地瞪着南宮煜,似乎在指責他的問題,但臉上卻出現了一抹淡淡的笑意,又似乎在開玩笑。

    “孫兒不敢,孫兒只是好奇問問而己”南宮煜有點無奈,他知道這太后是在說着玩的,有時候覺得他這皇奶奶比小孩子還難搞定。

    “呵呵,知道了,哀家也是說說笑而己,你也不必這麼認真。對了,煜兒,你真的決定只娶一妃?”太后笑呵呵地看着南宮煜說道,突然卻又是臉色微變,有點認真及嚴肅穆地問道。

    “是啊,煜兒從未這麼認真過,而且這也是孫兒給微兒的承諾,希望皇奶奶不要介入煜兒感情的事”南宮煜聞言,輕皺了一下眉頭,這皇奶奶看來還是不死心,便嚴肅認真地盯着她說道。心裡也希望她不要強人所難…

    “是嗎?可你好歹也是位王爺,只娶一妃可不符合規矩呢!她真的有那麼好嗎?值得你這樣?”太后眼神閃爍不定,意味深長地問道,她心裡卻在感嘆,這皇室的子嗣太癡情了也是一種累贅啊…

    “皇奶奶,規矩是人定的,而人是活的,爲何一定得照樣畫圖呢?有些時候,一些值得追求與得到的,那纔是珍貴的。或許在別人眼裡,她沒什麼好,但在煜兒心中,她是無人可代替的,希望皇奶奶成全”南宮煜聽到太后話意,覺得她似乎又想在打什麼主意了,便坦白告知,話裡也明顯挑明值不值得,他心裡有數,希望她不要介入此事。

    “是嗎?你也不必這麼緊張,哀家也是好奇問問而己。但你的身份不同,這樣真的好嗎?”太后雖然和氣地出聲說道,神情卻是威嚴與認真,似乎還是很不贊同南宮煜的決定,又再次重複了他的身份,彷彿在提醒他,這種決定不太可能一樣。

    “沒什麼好不好?孫兒決定的事,絕不反悔。希望皇奶奶能明白,不管將來如何,煜兒亦是無怨無悔,絕不負微兒”南宮煜挑了挑眉,神色淡漠如冰,直接了擋地回答了太后。心裡卻十分清楚,這太后似乎還有別的心思,也聽艾微說過她上次讓她進宮的目的,所以,現在他必須斷了她想爲他納妃的念頭。

    “唉,你是皇家子弟,癡情未必是好事啊”太后若有所思,有點感嘆地說道。她心裡也明白,一份真摯的感情,的確需要好好珍惜,不過,對於皇子來說,有時卻是一種奢侈,最重要的是權力與地位纔對。

    “皇奶奶,此事孫兒自有分寸,希望您不要介入”南宮煜目光幽深地看着太后,似乎也在有意無意地提醒着。他的心裡也是希望她能接受他的想法,別再去找微兒麻煩與施加壓力。

    “呵,好了,先不說這個了,用膳吧”太后面帶慈祥地看着南宮煜說道。心裡卻在想,煜兒啊,哀家也是爲你好,或許經過這晚後,你以後或許會感激哀家呢。然而,她意想不到的是,過了今晚的結果剛好是相反,差點讓南宮煜翻不認人而不是感激。

    “嗯,好,皇奶奶,請”南宮煜聞言,點了點頭說道,心裡想着,趕緊吃完,他也可以早點回去,免得讓艾微擔心。

    就這樣,兩人邊吃邊聊,一問一答,說說笑笑中竟不知不覺過了兩個多時辰。南宮煜因喝點酒,似乎有臉頰有點微微泛紅,此時,顯得更加妖孽俊逸,令人癡迷不悟了。

    “皇奶奶,天色已晚,煜兒該回去了”南宮煜看了一下外面的天色,輕聲地對太后說道。

    “煜兒,這麼晚了,要不留宿在這裡吧?我看煜王妃應該也是歇息了,你這樣回去反而會打擾到她”太后看着南宮煜急着要離開,便趕緊出言勸說,眸子裡閃過一抹急色與不明的精光。

    “不會,她會等我的,不回去等會她更沒休息”南宮煜站起了身子,似乎很急着離去。心裡更是有點焦躁,他竟不知不覺在這裡呆這麼久,微兒不知休息了沒?有沒在等他?

    “煜兒這麼急着回去幹嘛,怎麼也得喝杯茶再走吧?再陪哀家一會吧?就一杯茶的時間”太后看着南宮煜急着要回去,心想這小子看來真心把煜王妃放在心裡啊,這個時候還惦記着她。不過,一想到她們的計劃,又故意帶點孤寂的語氣,淡淡地看着他說道。

    “這,好吧?再喝杯茶”南宮煜看到太后那落寂的臉,便不忍拒絕下去。心想着,也就再陪她喝杯茶,應該擔擱不了什麼時間的,而且這麼久都呆了,也不在乎這一刻時間。

    “嗯,好,來人,上茶”太后聞言,滿意地點了點頭,有點欣慰地看着他。似乎在期待着什麼似的。

    不一會兒,一位小宮女緊張地端着兩杯茶進來,一杯遞給了太后,一杯遞給了南宮煜,卻在瞬間顫抖了一下,急急放下後,眼睛瞄了一下太后,便急急地退了出去。

    “皇奶奶,真的很晚了,我該回去了”南宮煜有點着急地站了起來,哪知卻忽然眼前一片模糊不清,似乎也有點站不住腳,意識開始泛散。努力地甩了甩頭,卻還是一樣,甚至有點站不穩地後退了幾步,手抵住了身邊的桌子。

    “煜兒,你這是怎麼了,不舒服嗎?”太后一目瞭然,卻又佯裝不知情,試探地問了一下,似乎也有點着急。

    “皇奶奶,我…”南宮煜腦海裡開始模糊,面前的人影也瞬間變得很不清晰,似乎還有點出現幻覺,一時之間也不知要說什麼了。

    “來人,扶煜王去廂房休息”太后見狀,知道真是那藥起作用了,便趕緊吩咐人扶着他去休息。神情卻出現一種不明的深思之意。

    “不,我…”南宮煜模模糊糊還有點意識,卻拒絕,卻發現自己渾身無力,有點力不從心的感覺,最後只能任由着她們扶着他走到廂房去。

    一到廂房,小宮女把南宮煜扶到牀上去,便急急地退了出去。南宮煜的精神已經很模糊不清了,忽然,卻聽到“吱”的一聲開門聲,映入眼簾的是一個模糊的嬌軀玲瓏的人影走進來,便脫口而出:“你怎麼來了?”

    顧環有欣喜地開門走進來,看到牀上的南宮煜,便急急地想走過去,卻忽然聽到他的聲音,有點僵硬,心裡有點着急,他不是喝了茶了嗎?爲何還會如此問,難道藥還沒發作?

    “微兒,過來,我難受…”正當顧環有點着急不知如何是好的時候,卻又聽到南宮煜溫柔低沉的磁性聲音。一下便欣喜起來,原來他意識已模糊,竟然把她當作煜王妃了?這樣更好,她更可以方便行事了。

    “煜王,我馬上就過去”顧環一臉欣喜地走了過去,看着牀上的南宮煜,竟這樣癡癡地看着他,心裡在感嘆着,他真的很俊美,終於可以如願了。

    “微兒,微兒,過來…”南宮煜精神晃忽地從牀上坐了起來,根本不知道這裡是哪裡?只知道眼有個模糊的女人身影,以爲是艾微,便溫柔地喊着他,身體也漸漸有了一種燥熱感,手慢慢地想扯開身上的衣服。

    顧環見狀,興奮得不得了,趕緊也脫去了外裙,只剩下肚兜,一臉羞澀地走了過去。一下子就往南宮煜身上撲去,想要去抱住他。

    南宮煜此時的意識已經很模糊,再加上渾身的燥熱感,忽然似乎很期待着那身段婀娜,嫵媚動人的身影,以爲是艾微,便迫不及待地等着她的到來。

    然而,隨着她的接近,正準備抱住她的時候,卻忽然覺得這氣息不對勁。瞬間,腦子一激靈,定眼一看,她不是艾微,心中怒火一下往上涌,怒瞪着那即將撲到他身上來的顧環。

    顧環一臉癡迷模樣,心裡興奮得不得了,她終於可以如願成爲他的女人了。她只顧着竊喜,卻絲毫沒注意到南宮煜的表情,正迫不及待往他懷裡而去時,卻被南宮煜憤怒用力一推,只見“啊”的一聲尖叫,“砰”的一聲撞到了桌角,竟不爭氣地暈闕了過去。

    艾微從煜王府趕過來的時候,又過半個時辰了。此時正鬱悶地站在太后宮殿的後花園裡,不知該往哪去?她知道南宮煜就在這裡面,可具體哪個位置卻無從得知。沒辦法,只能一處處慢慢找了,當然更不能地去驚動這宮裡的人,只能小心翼翼地尋找着。

    正當在一處廂房的轉角處,猶豫着,準備離開時,卻忽然聽到一聲尖叫聲,聲音不是很大,距離遠的人都沒有聽到,然而艾微卻聽到了,因爲就在她面前不遠處的廂房裡傳出來的。

    於是,她便懷着好奇的心裡,小心翼翼地往那廂房而去。發現那門竟然沒關好,便輕輕推開,想看個究竟。卻沒想到忽然有一陣風似的,氣勢洶洶地朝她襲來,艾微急忙閃開,躲開了對方的攻擊。

    南宮煜的身子原本就越來越燥熱難受,正想離開時,卻發沒自己似乎有點力不從心,意識又開始泛散。無奈之下,只得劃傷自己的手臂,讓自己清醒一點。然而,卻也在此時,發現了門外有動靜,便不管門外是何人,憤然出手。

    “煜,是我”艾微躲過攻擊,藉着燭光一看,原來是南宮煜,便趕緊出聲。只是有點奇怪,他的人似乎不太勁,好像是被下藥了。瞬間眸子裡閃過一抹冷意與寒光,這太后居然對他下手?

    “微兒,怎麼是你?”南宮煜聞言,有點詫異,她怎麼會來這裡?難道是專門來找他的?急忙停下了想再次攻擊的手,瞬間來到她的身邊,一下子緊緊地抱住了她。

    “你怎麼了?爲何這麼晚還不回去?”艾微輕皺着眉頭,有點冷意地說道。他的身子似乎很燙,難道被下了媚藥?想到這,便輕輕推開他,想看個究竟。卻沒想到還沒推開他,卻反而被他抱得更緊。

    “微兒,我難受,好像渾身無力,還有意識模糊…”南宮煜知道這人是艾微,便鬆了一口氣,也放鬆了警惕,抱着她喃喃自語。

    艾微聞言,趕緊抓起他的手,把着他的脈,發現他不僅是中了媚藥,還似乎有軟骨散和精神幻藥。臉色微變,這幾樣能這樣加一起配製的人,一定是懂醫理之人。

    隨即,想到剛纔聽到的尖叫聲,似乎是女人的聲音,目光也四周掃視了一圈,發現有個幾乎裸露的女人身軀倒在桌子旁邊,似乎是暈過去了。

    艾微瞬間眸子一冷,渾身散發出冰冷至寒的氣息。這女人該不會是顧環吧?難道這就是她所謂幫南宮煜解毒的方法?這太后居然幫着外人來算計自己的孫子?實在太過份了…

    艾微正在沉思時,南宮煜已經經受不住藥力的發作,意識模糊開始對自艾微上下其手了。等她回神時,發現自己的外衣早被他脫落掉在地上,只剩下肚兜,渾身幾站赤裸了。無奈,只得先掙脫開,並制止他:“煜,等一下”

    南宮煜意識已經開始產生幻覺,加上媚藥的發作,渾身發熱,卻似乎又有點無力感。整個人瞬間變得有點迷亂不清,卻在聽聞艾微的話時,微微停頓了一下,迷茫地看着她,似乎很不解。

    艾微掙脫開南宮煜的懷抱,彎身從地上的衣服掏出一個瓶子,拿出一顆藥,走到顧環身邊,把藥塞到她嘴裡,藥入口即化…

    “微兒,你在幹嘛”南宮煜用力拍了拍他的頭,似乎有點意識後,便走到艾微身邊,溫柔且不解地問道。

    “讓她更好的睡一覺,難不成你想讓她等會醒來,觀賞我們?”艾微站起身,無奈地看着南宮煜,他實在是太會招蜂引蝶了,居然被下這種藥,實在很難想象,如果她沒來,結果會怎樣?

    “微兒,我…我忍不住了…”南宮煜不理會那麼多,直接一下子抱起她,往牀上而去,嘴裡還喃喃自語道。

    “煜,你輕點,小心孩子”艾微知道,他的確無法再忍了,要是換成別人,沒他意志力那麼強的人,早就受不了了,他能等到這個時候,也算是極限了。

    “好,知道了”南宮煜下意識地應了一聲,整個人早已在艾微身上上下其手了。

    一時之間,屋裡響起了一陣陣曖味的呻吟聲,低喘聲,男子的低吼聲,兩種聲音交織一起,讓寧靜的夜瞬間也變得更加美妙起來…

    第二天一早,艾微悠悠轉醒,卻發現南宮煜還在沉睡,便輕輕起牀,走到了桌邊倒了一杯水喝着。目光掃向了還暈睡在地上的顧環,瞬間眸光變得更加冷,這女人可真夠賤的,居然想要這種方式來成爲南宮煜的女人。她是不是太過天真了?真以爲成了他的女人,就可以讓他納爲妃了嗎?

    “微兒…”南宮煜突然醒了,發現身邊的位置是空的,一下子坐了起來,驚叫出聲。神情似乎有些慌亂,怕昨天在自己身邊的女人不是艾微,而是別人。

    “我在這裡”艾微輕輕啜了一口茶,淡淡地應着。目光注視着一臉慌亂的南宮煜,心裡有着淡淡的笑意,看得出他還似乎在害怕着什麼?

    南宮煜聞言,神色一亮,昨晚真的是艾微,幸好不是別人,否則他真的不知該怎麼面對她了?瞬間穿好衣服,一下子來到了她的身邊。

    “微兒,昨晚真的不是故意不回去的,我也沒想到皇奶奶會這麼對我”南宮煜站在艾微的身邊着急地解釋着,他心裡也惱怒着,沒想到一時大意了,竟被自己的皇奶奶下藥了。

    “是嗎?我還以爲你樂中其中呢,說不定是我的到來,打擾了你的好事呢”艾微輕撇了他一眼,似乎有一絲不悅地說道。眼睛也不再看他,而是冷若冰霜地看向了暈睡在地上的顧環。

    “微兒,我沒有,我真的沒想到皇奶奶會這麼做?你相信我”南宮煜看着艾微冷漠的臉色,竟當真了,急得不得了,目光也隨着艾微看向了暈睡的顧環,臉色驟變,見地上的人竟幾乎赤裸,以爲艾微誤會了,便一下子擋住了艾微的目光,認真地說道。

    “是嗎?可我看到的似乎不是這樣呢?瞧那女人身材不錯呢?很是惑人,你捨得放棄她啊?”艾微輕蔑地撇了他一眼,目光又似乎看向了顧環,面無表情淡然地說道。

    “微兒,真不是你看到的那樣子的,我根本沒讓她碰到衣角呢,她身上的衣服也是她自己脫的,不關我的事”南宮煜這下真急了,急急地向艾微解釋道。雖然這種情況很難讓人相信,但他還是期待艾微能相信他。須不知,艾微其實知道,只是故意嚇他,讓他以後長點記性罷了。

    “哦,我還以爲是你迫不及待幫她脫的,是我打擾你們的好事呢”艾微看也不看他一眼,一臉漠然地看向了別處,語氣似乎也充滿了冷意,渾身都散發着淡漠疏離的氣息,明明很近,卻給人一種非常遙遠的感覺。

    “不,微兒,我真沒有,你要相信我”南宮煜一急,竟來到她身邊,單膝跪在她的腳邊,有點乞求之意地看着她說道。

    艾微一愣,沒想到他竟急成這樣,眸子裡忽然有了一縷笑意,淡淡地看着他,輕聲道:“你真以爲要是你真這麼做的話,我還會坐在這裡等你嗎?”

    南宮煜聞言,有點愣然,一時反應不過來。回神,眼晴一亮,一下子站了起來,緊緊地抱住了艾微,沒想到她竟是在戲弄他的,無奈且溫柔地說道:“微兒,你真調皮,嚇死我了…”

    “有嗎?你該慶幸我來得剛好,否則的話,現在也不會在這裡與你說話了”艾微心裡輕嘆了一口氣,沒想到昨晚真給她猜對了,這南宮煜被召入宮的目的真不單純,還好她能及時趕到,不然,後果不堪設想。

    “微兒,是我大意了,以後再也不會了,相信我”南宮煜心裡輕輕鬆了一口氣,她說的沒錯,雖然他是拒絕了那顧環,可如果不是艾微急時趕到的話,他真不知道會變成怎樣?

    “你打算要怎麼處理這事?”艾微輕推開他的身子,淡淡地問着。眸子裡閃着寒光與冷意,意味不明地看着南宮煜。

    “微兒,你想怎麼處理,我都隨你”南宮煜再次把她摟入懷裡,溫柔地說道,心裡有點惱怒,要不是他大意了,根本也不會發生這事。而且沒想到皇奶奶竟會如此算計他。

    “是嗎?真隨我,你不怕不好交待嗎?”艾微有點訝異地看着南宮煜,似乎沒想到他會如此回答呢。這顧環究竟是如何說服太后幫她的?她倒是很好奇呢。

    “有什麼不好交代的?那女人有什麼值得皇奶奶這麼幫她?是得給她點教訓了”南宮煜渾身散發出冰冷至寒的氣息,他真的那麼好唬弄嗎?皇奶奶也太小看了他吧?

    “哦,真是這樣嗎?真這麼不憐香惜玉啊?”艾微抿着笑意,看着他又是冷冷的一句,似乎有鄙夷地說道,眸子裡卻閃過一抹戲謔之意。

    “呃,微兒,你是什麼意思?憐香惜玉能用到她身上嗎?用在你身上還差不多”南宮煜沒想到艾微會這麼說,一時呆呆地愣了一會。回神,看見她眼裡的笑意,便知道她是說着玩的,一下子來了精神,也戲弄着說道,還不斷地向她拋了拋媚眼。

    艾微瞬間滿臉黑線,這廝也太妖孽了吧?竟這樣誘惑她?想用美男計嗎?居然還拋媚眼給她?這模樣簡直太令人有點想扁他的衝動呢。

    “你想幹嘛,美男計誘惑我啊?”艾微眼睛眨了眨,似乎有點疑惑地故意問着他。神情卻是愉悅不已,似乎在等待着他的答案。

    “呵,那是,只有你纔有這項福利呢,別人想要,都沒得要呢”南宮煜一臉自戀地說道,眸子裡卻是閃着認真與堅定,目不轉睛地看着她。

    “唔,好疼”正當艾微還想說什麼時,卻意外聽到一聲細微的柔媚女聲響起,瞬間有點冷意地看着聲音的發源處,只見顧環正醒了過來,撫着自己的額頭喃喃自語着。

    “終於醒了,還以爲要等很久呢”艾微撇了她一眼,淡然地說道,坐在南宮煜的懷裡,似乎有點累地靠着休息。

    “啊,你,你怎麼會在這裡,這,這是怎麼回事啊?”顧環聽到了艾微的聲音,一下子嚇得驚叫了起來,臉色蒼白,有點不可思議地說道。

    “你還是趕緊把衣服穿上吧?還嫌不夠丟人?”艾微輕蔑地看着她,語氣鄙夷地說道。這女人看來是欠教訓了,居然這麼不要臉,想來勾引人家的男人,還用下三濫的方法!

    “你…我是太后允許的,哪算得上不要臉?你私自進宮,不怕太后怪罪嗎?”顧環穿好衣服,便一下子來到了艾微面前,一臉怒意地看着破壞她好事的艾微說道。

    “哦,我很怕啊,煜,這可怎麼辦啊?要是太后怪罪,那我豈不是…”艾微故意佯裝很害怕的樣子,一臉擔心且柔弱地看着南宮煜說道,神情似乎很無辜很無助一樣。

    “微兒,乖,沒事,有我在呢”南宮煜眸子裡閃過一抹笑意,知道是艾微故意戲弄着那顧環的,便寵溺且縱容地安慰着說道。

    顧環一臉羨慕嫉妒恨地看着南宮煜懷裡的艾微,眸光裡閃過一縷惡毒與怨恨之意。面露狡獰而扭曲着,一聽艾微害怕的語氣,瞬間也有了得意與得瑟之意。

    “哼,怕了吧?就怕太后怪罪了,連煜王也保不了你吧”顧環得意地看着艾微,似乎很肯定太后會站在她那邊,而且一定會責罰艾微一樣。有點傲然地看着艾微,眸中更是藏不住的怨恨和幸災樂禍。

    “哦,是嗎?太后真會如你所說的一樣怪罪我嗎?”艾微的樣子疏離與淡漠,眼裡卻是濃濃的輕諷,似乎又有點疑惑地問道。

    “太后駕到”正當那顧環還想得意地炫耀着什麼時,卻聽到了外面的高喊聲,瞬間也來了精神,以爲爲她撐腰的太后來了,她更是可以大膽面對煜王妃了。

    “見過太后”顧環趕緊走出來迎接她,並行着禮。目光卻是極傲慢地看了看還坐在南宮煜懷裡的艾微,似乎有得意她的不懂禮數,期待她呆會受罰。

    “微兒,你怎麼也在這裡”太后見顧環來行禮,以爲是事情已辦成了,正滿意地點了點頭,想看看南宮煜怎麼樣,卻沒想到見到艾微一臉淡漠地坐在南宮煜的懷裡。一時錯愕,有點不自然地問道,語氣卻還是威嚴,不容抗拒。

    “太后以爲呢?”艾微看了一眼太后,淡然地問道。神色卻是冷若冰霜,眸子裡也閃過一抹冷意與輕諷之意。

    “呃,這,煜兒,你怎麼說”太后被艾微這麼一反問,有點愣然,目光看向了南宮煜,想讓他開口說句話。

    “皇奶奶需要孫兒說什麼呢?說沒想到您竟然幫着外人來算計自己的孫子嗎?”南宮煜冷眼瞧着她,語氣卻是冰冷至寒。渾身上下散發出生人勿近的氣息。

    “煜兒,哀家沒有,哀家只是想幫幫你而己”太后被南宮煜這麼一說,有點難過地解釋着。她雖然贊同了顧環的作法,但最主要的是想看看能不能解他身上的毒。並沒有他所說的什麼算不算計。

    “幫孫兒?那孫兒寧願不要你這樣的幫忙”南宮煜輕哼了一聲,冷漠地說道,如果她不是他的皇奶奶,他絕對不會這麼容忍着她。眸光裡閃爍着淡淡的寒意。

    “煜王,太后也是心疼你,你又何必如此對她惡言相向呢?煜王妃,你說是吧?”顧環眼裡閃過一抹算計,楚楚可憐且一臉正義凜然的樣子,還似乎有點挑釁地看着艾微說道。

    “怎麼她們祖孫倆說話也輪得到你插嘴嗎?你是什麼身份呢?”艾微不屑地撇了她一眼,冷靜地說道,似乎也不理會她的挑釁目光,還一臉疲憊之意地靠在南宮煜身上。

    “你…太后還沒怪罪你擅自闖入宮裡呢,你還敢如此囂張說話?”顧環被艾微這麼一說,臉上有了惱怒之色,便更是口不擇言地大聲指責着。

    艾微瞬間臉色微變,眸光一冷,一下子從南宮煜的懷裡竄出,來到了顧環面前,“啪啪”的兩聲,用力甩了她兩巴掌,冷笑着說:“再怎麼樣也輪不到你來威脅我,你…還不夠格”

    顧環一時之間懵了,她怎麼也沒想到艾微居然會當着太后的面打她,臉瞬間通紅,映着手印,實在是太驚悚了。她一臉委屈且楚楚可憐地看着太后說道:“太后,請給環兒作主啊,環兒沒別的意思,實在冤枉啊”

    “微兒,你怎麼樣了?手疼不疼啊?這種賤人哪值得你出手啊”南宮煜絲毫不理會顧環的哭訴,反而有點心疼地來到了艾微的身邊,溫柔地說道。

    太后看着眼前的情況有點愣然,這煜兒是故意的吧?被打的人是顧環,他居然無動於衷,反而在擔心他的王妃手疼不疼?這是什麼道理來着?

    “煜王妃,顧環再怎麼不對,你也不該當着哀家的面打她啊”太后有點無奈地看着了一下南宮煜,知道他現在一定是會護着她的。但是,還是開了口淡淡地責怪着艾微。

    “賤人就是該打啊,當着孫媳的面勾引着孫媳的夫君,又當着你的面,挑拔離間,這樣的人不該教訓一下嗎?難不成真是賤人當道了?”艾微冷漠淡然地看着太后,輕蔑着說道,一點也不懼怕她。本來她還是很尊敬這太后的,而她的做法實在讓她失望,如今爲了捍衛自己的幸福,她也不可能一直當弱者,任人宰割。

    “煜王妃,顧環只是實話實說而己,並沒挑拔離間啊,還請太后明鑑啊”顧環聞言,趕緊跪下,十分委屈地看着太后說道,似乎想要博取太后的同情與支持,眼睛卻是不懷好意地看着艾微。

    “是嗎?真是這樣嗎?我怎麼聽起來是某人似乎很犯賤啊,煜,難道我的耳朵出問題了嗎?”艾微一臉無辜地看着南宮煜,似乎也有點委屈,眸子裡卻閃過一抹狡黠之意。

    “呵,當然不會,誰敢說本王的王妃耳朵有問題,找死”南宮煜抿着笑意,一臉心疼地抱着艾微,溫柔地安慰着她,目光往顧環身上一掃,語氣也瞬間變得冰冷至寒,氣勢凌人。渾身上下散發出強悍與傲然的氣勢。

    顧環一愣,沒想到這南宮煜竟當着太后的面,這麼護着那煜王妃,一時之間竟不知該怎麼辦好?臉色青了又白,白了又綠,綠了又黑,不停地變幻着不同的色彩,可謂相當精彩。

    “唉,煜兒,這顧環也是對你一片癡情啊,你就不能看在哀家的面上,將她收了嗎?”太后看着錯愕的顧環,竟有點於心不忍,便無奈出聲,以長輩的身份看着南宮煜說道。似乎也在暗示着她是高高在上的太后,多少得給她面子。

    南宮煜聞言,臉色微變,神情淡漠如冰,冷冽地說道:“皇奶奶,我尊您是長輩,但不代表您就可以隨便替孫兒作主,這事免談。您這次跟別人算計煜兒,煜兒也可不計較,但請您以後少管閒事,否則別怪孫兒翻臉不認人,手下不留情”

    “這…煜兒,你怎能這樣說,太傷哀家的心了”太后聞言,一時之間驚愣住了,她怎麼也沒有想到南宮煜會說如此絕烈的話,甚至還放言威脅她。一時接受不了,竟不知不覺後退了幾步,一臉哀傷之意地說道。

    “是皇奶奶先傷孫兒的心,怪不得孫兒”南宮煜又是冷冷一句,毫不留情地說道。神色冷若冰霜,渾身上下散發出令人懼怕的氣息。

    “煜王,太后也是爲了你好,你怎能如此說太后呢”顧環似乎想討好太后一樣,一副知書達禮,賢良淑德的模樣,又似乎有點委屈求全,楚楚可憐地看着南宮煜說道。

    “滾,誰允許你在這裡多嘴了”南宮煜眼裡閃過一抹厭惡與不耐煩之色,憤然出聲,並毫不留情地一腳踢了過去。

    只見那顧環“啊”的一聲尖叫,倒在地上,狠狽至極。眼裡似乎還閃着驚嚇,面如死灰,渾身的力氣都像被抽乾了般,傻愣地盯着南宮煜看。

    “煜,我有點不舒服”艾微忽然輕皺着眉頭,有點着急地對南宮煜說道,臉色似乎有點蒼白,又略帶疲憊地說道。

    “微兒,你怎麼了?”南宮煜聞言,一下子來到了她的身邊,着急地問道。神色卻很慌張,看着艾微稍微蒼白的臉色,還有緊皺的小臉有點擔心,知道她這次不是鬧着玩的。

    “可能是昨晚有點傷到孩子了吧?趕緊抱我回去,得開點保胎藥”艾微有點無奈地說道,她肚子裡的孩子才三個多月,昨晚又幫那南宮煜解媚毒,估計是不小心傷到了,現在下腹似乎有點微痛,有種不舒服的感覺。

    “好,現在就回去”南宮煜聞言,更是急得不得了,臉色似乎沒了鎮定,一下子橫抱起了艾微,準備往門外走。

    “煜兒,要不…”太后聞言,似乎也有點着急,這畢竟是皇家的第一個子嗣,要是真出事了可怎麼辦?正想讓南宮煜抱着她去給太醫就診,話還沒說完,卻被南宮煜打斷了。

    “皇奶奶,你們最好祈禱微兒和肚子的孩子會沒事,否則,煜兒將不惜一切代價爲她們討回公道”南宮煜走到了門前,回頭,冷冷地看了她們一眼,吐字如冰。渾身散發出令人畏懼的冷冽氣息。

    ------題外話------

    呵,親們,覺得艾微會怎麼樣呢?

    接下來又會不會出現什麼狀況呢?



    上一頁 ←    → 下一頁

    最強妖孽三國之召喚猛將會穿越的流浪星球唐朝好地主明天下
    我的大小美女花爆萌小仙:撲倒冰山冷上電影世界私人訂制這個大佬畫風不對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