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冷情王爺的小醫妃 » 040 有驚無險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冷情王爺的小醫妃 - 040 有驚無險字體大小: A+
     

    040 有驚無險

    “煜,什麼事這麼急,救誰啊?”艾微被南宮煜這樣一抱,嚇了一跳,趕緊雙手攀住了他的脖子,免得掉下來摔倒了。心裡卻很好奇,這到底是要去救什麼人才這麼着急啊?

    “微兒,是澈出事了,詳細的以後再跟你說,你先跟我去救他再說”南宮煜冷漠淡然地俊顏出現了一抹動容,速度快得驚人,一下子到了一間寂靜的小屋裡。

    “煜,你們來了,嫂子,你趕緊看看澈該怎麼辦?”東方雄一見南宮煜抱着艾微進來,便急急地迎上去,目光急切地看着不遠處牀上的南宮澈。

    艾微輕皺了一下眉頭,只見南宮澈臉色發黑,似乎是中了毒,最麻煩的事,他的胸前還有一支箭,黑血也正滲出來,如不趕緊把箭頭拔出,生命更危險的。

    “怎麼這麼嚴重,你們沒先請大夫嗎?”艾微趕緊走上前,查看了傷勢,有點不悅地說道。這箭得想辦法趕緊弄出來,再擔擱下去,命就沒了,而且還中毒。

    “呃,有,不過那些大夫都不敢拔澈身上的箭頭,煜,纔會急着去找你的”東方雄摸了摸自已的額頭,似乎很無奈地說道。他們本來不想麻煩艾微的,畢竟她還懷着孕,可是,實在是沒辦法了,纔不得已把她帶來。

    “這箭頭必須馬上拔出來,否則,他就活不了”艾微神色凝重地看着牀上的南宮澈,他的呼吸似乎有點微弱了,不能再拖下去了。可這拔箭也很危險,必須一步到位,若有差池,會流血不止的,那就更危險了。

    “微兒,怎麼樣,你能拔出來嗎?”南宮煜急急在來到了牀邊,似乎有一抹期待之色地看着艾微。現在唯一的希望就寄託在她身上了,心裡有點害怕她會說不能。

    “我不能保證一定會成功,只能儘量試試,你們得有心裡準備”艾微也不想打擊他們,但這實在太危險了,她自己也不敢保證萬無一失。只能盡全力拼上一拼了。

    “嗯,知道,這個時候還擔心這個啊,你趕緊動手吧”東方雄一臉猴急地說道,箭不拔掉,等會人都沒了,現在還哪有時間計較成不成功的事呢?

    艾微聞言,知道他們是着急,所以也顧不上危不危險的問題了,可她卻有點遲疑,這畢竟是一條生命,如果她出手不能果斷一點,那這南宮澈也有可能因此而散命,所以,她必須謹慎行事。

    “先給我把匕首吧?”艾微回頭,看着他們說道,本來她身上帶有匕首防身的,可,知道懷孕後,便沒帶在身邊了,再加上覺得自己應該可以自保,便沒帶任何防身武器在身上了。

    “這個可以嗎?”東方雄不知從哪裡拿了一把匕首,很是鋒利,急急地遞給了艾微。

    “可以”艾微接過匕首,淡淡地應了一句,她只是想用它來弄掉他胸前的衣服而己,並沒其它用處,只要能用就行。

    “還需要什麼嗎?”南宮煜見艾微還是皺着眉頭,一直沒動手,便急忙出聲,想看看還需要準備什麼東西。

    “暫時不需要,不過,你們一個人過來按住他的身體,等會我拔出來的速度必須要快,而他的身子在那瞬間也會跟着顫動,你必須按住他的身體不要動,明白嗎”艾微看了看南宮澈的傷勢,鎮定地解釋着。

    “好,讓我來吧”南宮煜明白艾微的意思,便輕輕踏上了牀的另一邊,按照艾微說的方法,按住南宮澈的肩,準備讓艾微動手。

    “等會我拔出來的時候,你立刻把藥粉灑上傷口上止血,要訊速,明白嗎?”艾微轉身對着東方雄說道。伸手遞給他一瓶止血藥粉,語氣卻是很凝重,她自己心裡其實也很緊張,就怕出萬一。

    “好,直接灑下去是吧?”東方雄有點顫抖地拿着藥瓶,很緊張地說道。他似乎也在害怕,這可是他第一次這樣對面一個傷者,這感覺比上戰場還難受呢。

    “嗯,記得要快,而且箭頭拔出來時,有可能會噴血出來,你們記得要儘量閃開”艾微點了點,謹慎地交等了他們一番,這畢竟不是小事,一有差錯,他的命就會沒了。

    “嗯,知道了,開始吧”南宮煜凝重地點了點,示意她可以開始了。

    艾微深呼吸了幾次,手似乎還有點顫抖,但卻心裡一直告訴自己,你是大夫,不能着急,不能心亂,不能顫抖,不能害怕,要相信自己的醫術…

    艾微手握住那箭,訊速一拔,只見“噗”的一聲,血一下子濺了出來,東方雄嚇得手直抖,藥粉一下子全倒在了傷口處及四周,甚至連手和牀都灑到了一些。

    “微兒,怎麼樣了?有危險嗎?”南宮煜放開手,下了牀,看着手握箭頭的艾微,急急地問着。心裡擔心得不得了,這澈可千萬不能出事。

    “暫時沒有,箭頭已經拔出來了,還得幫他處理傷口,還有他身上的毒”艾微看着手裡沾滿血箭頭,淡然地說道,心裡卻輕輕鬆了一口氣,還好拔箭比較順利。

    “嗚,沒事就好,嚇死我了,這血可真令人心顫,好似水一樣,太嚇人了”東方雄拍了拍自己的胸,有點驚嚇地說道。他實在沒想到這麼刺激,居然看着血這樣直噴出來。

    “先給他喂下解藥吧?不然中毒太深,解就麻煩了”艾微從懷裡掏出一種藥,丟給了東方雄,似乎站了一會有點累,便從容地走到一邊去坐着,淡然地說道。

    “呃,好,馬上去”東方雄接過藥瓶,趕緊倒出幾顆塞進了南宮澈的口中,藥入口即化,神色緊張地盯着他的變化。

    只見南宮澈似乎輕皺了一下眉頭,臉色有點痛苦的感覺,突然一下子睜開了眼,把東方雄嚇了一跳,本能反應地往後退了幾步。然後,便“噗”的一聲,吐了一大口黑血出來,又暈了過去。

    “呃,嫂子,他沒事吧?”東方雄一臉茫然不解且有點着急地看着艾微說道。

    “沒事,毒吐出來了,只剩下傷口需要處理,應該沒生命危險了”艾微輕啜了一口茶,很淡定從容地說道。

    “太好了,終於可以放心了,實在太驚險了”東方雄鬆了一口氣,有點欣喜地說道。看向艾微的眼神變得更加崇拜了,這很多大夫都不敢動手,沒想到艾微是女子,竟如此有膽量,看上去還很從容鎮定,真是難得呢。

    “這是怎麼回事,爲何他會這樣?”艾微看了一下牀上的南宮澈,輕聲問道。

    “具體得等澈醒了才知道,我們趕到的時候,他已經暈倒在路邊了”東方雄擦了一下額頭的汗,有點心有餘悸地說道。幸好他們及時趕到了,否則他就沒救了。

    “這段時間似乎很不平靜了,看來有人等不急了”南宮煜手轉着杯子,眯起了雙眼,冷冷地說道。渾身散發出一種冰冷至寒的氣息。

    “是啊,拒消息傳來,似乎太子也出事了,還有歷王,目前只有宣王和你還沒事”東方雄他坐到了旁邊的凳子,神情凝重地說道。

    “是嗎?估計我沒事,是因某人認爲我中毒了遲早會散命的,不需要動手,至於宣王嘛,還待查證”南宮煜冷靜地分析道。現在事情越來越多複雜了,這些到底是誰出手的,背後之人是誰,暫時都是個謎。

    “煜,你身上的毒解了,暫時還沒人知道嗎?”東方雄有點好奇地看着南宮煜,按說他解毒也有一些時日了,應該有人知道纔對,難道是他故意隱瞞,不想讓人知道。

    “嗯,隱瞞了,不想惹太多事非了,想過平靜的生活”南宮煜淡淡地點了點頭,溫柔地看着了艾微和她的肚子。他本就不喜這些東西,要不是被逼無奈,他甚至連皇宮都不想進去。

    “可是,這遲早還是會被人發現的,能瞞多久啊?”東方雄有點不解地說道,這能永遠瞞着是不錯,可是,真能瞞一輩子嗎?明顯是不可能的。

    “能瞞一時算一時吧,至少現在算清靜”南宮煜話雖這樣說,實際心裡卻是有點擔心,要是他一個人還好,問題是他現在還得好好顧慮艾微和孩子的存在。

    “說的也是,現在是非常時期,儘量避免鋒芒吧?”東方雄贊同的點了點頭,神色凝重地看向了牀上的南宮澈,有點擔心地說道。

    “澈的傷勢挺嚴重的,需要休息。要不,你們暫時封鎖他的消息,說他中毒太深,沒救了也行,至於去處,相信你們會有更好安排的”艾微聽着他們的話,沉思了一會,便嚴肅地開口說道。這樣既可以讓他好好養傷,也可讓對方放鬆警惕,以後做事或許會更方便一點。

    南宮煜和東方雄兩人默契地對視了一眼,點了點頭,似乎也很贊同艾微這個說法。眸子裡閃過一抹詫異,艾微的想法可真謹慎,也不得不說,目前是最好的處理方法。

    “微兒,澈要多久才能醒來,傷勢需多久能恢復呢?”南宮煜看着艾微,溫柔地問道。神色卻有點緊張,似乎很擔心着南宮澈。

    “他身上其他的傷口,估計幾天就可以恢復了,不過,他胸口的傷口,估計要半個月以上,那個地方靠近心臟,如果箭在心臟上,早就沒命了”艾微看了一眼牀上的南宮澈,淡淡地解釋着。對方似乎是想讓他置命的,只不過,他可能也沒想到,射的地方會偏差了一點點。

    “嗯,那就讓他好好休息吧?雄,到時讓他去天門宮吧”南宮煜聞言,點了點頭,沉思了一會,便開口說道。

    “好,等他醒過來,我就送他過去”東方雄會意,神色不明地點了點頭。

    “這藥給你,他的外傷你處理吧?我要回去了,滿身污漬,味道很難聞呢”艾微站起身,把身上擦外傷的藥丟給了東方雄,便想往外走。

    “什麼?我處理?我又不是大夫”東方雄手忙腳亂地接住了艾微丟來的藥,大聲地嚷嚷着,似乎有點不滿地瞪着他們兩個人。

    “微兒,等等我”南宮煜見艾微往門外走了,便一下子追了出去,來到她的身邊,摟住她的腰身準備和她一起回去。

    “啊,你們真的就這樣回去啦?我真不懂啊”東方雄見他們真要走了,一下子急了,又追了幾步,大聲地說道,似乎怕他們沒聽見似的。

    “笨啊你,你不會,難道不會請大夫嗎?他現在可只有外傷呢?別告訴我,大夫連外傷都治不了?”艾微回頭,眸子裡閃過一抹笑意,有點戲弄着說道。

    “對啊,我可以請大夫嘛,真是笨”東方雄聞言,用力拍了一下自己的額頭,喃喃自語。等回神時,已經不見他倆的身影了。無奈的搖了搖頭,轉身走到南宮澈的牀邊,有點哀怨地看着他。南宮澈啊南宮澈,看你以後怎麼報答我…

    “微兒,澈交給雄,應該沒事吧?”南宮煜有點擔心地問着艾微,那東方雄看起很急躁,而澈現在還暈迷不醒呢。

    “沒事,他的重要傷口已經沒事,以後準時上藥就好,至於外傷,隨便找個大夫就行了”艾微擡眸看了他一眼,知道他說的是南宮澈的傷勢,便解釋着說道。

    “那就好,澈這次算是有驚無險了”南宮煜聞言,輕輕鬆了一口氣,稍微放心地說道。眸子裡卻充滿了欣喜與意外之意。這微兒看來很鎮定,似乎沒什麼事能讓她害怕的一樣。

    “嗯,算是吧?不過,這事你應該要好好查查了,總不能讓他們這麼囂張吧”艾微看了一眼南宮煜,若有所思地說道。忍讓只能是一時的,但按目前的情況來說,再忍下去,估計他們的處境會更加危險。有時候先下手爲強也只能算是自我保護的最好辦法。

    “嗯,這件事會好好調查一下的,你放心,好好養胎,別太傷神了”南宮煜有點心疼地看着艾微說道,今天把她帶到這裡來也實屬無奈,她懷着身孕,必須很小心纔是。

    “嗯,沒事,我自有分寸,你不必擔心我”艾微知道他在擔心她,便輕笑地對他說。示意他不用擔心她,畢竟她自己也是大夫,一般是不會出什麼事的。

    “微兒,你累了吧?要不休息一下,一會就到了”南宮煜輕輕橫抱起艾微,腳尖借力,一下子飛身往煜王府而去。

    “好”艾微雙手輕輕攀上他的脖子,臉靠在他胸口處,靜靜聽着他的心跳聲,和耳邊傳來的呼呼風聲,似乎有點疲憊地閉着眼休息着。

    回到煜王府時,艾微竟真的睡着了,南宮煜輕皺着眉頭,看着熟睡的艾微有點爲難。想讓她繼續睡,她全身似乎沾到血了,想叫醒她嘛,又有點捨不得。

    “到了嗎?怎麼不叫醒我”正當南宮煜在糾結時,艾微卻悠悠轉醒,有點愣然地看着他說道。

    “你醒了?剛到而己”南宮煜輕輕抱着她坐在榻上,親了親她的額頭,溫柔地說道。

    “嗯,渾身覺得不舒服,我先去沐浴”艾微糾着小臉,有點厭惡地說道。渾身似乎散發出淡淡的臭血腥味。

    “好,我讓人幫你準備,你等會”南宮煜聞言,似乎也覺得自己也渾身不舒服,便輕輕放下艾微,讓她坐着,輕輕走了出去。

    當艾微沐浴完出來的時候,南宮煜已經沐浴好後正坐着悠閒地喝着茶呢。只見他如墨的髮絲柔順地披散在肩上,有幾縷掃過側臉,使其頻添了幾分魅、惑;他的鳳眸微眯,透着幾分邪氣,眸子猶如一潭瀲灩的湖水,緊緊地看着走了出來的她。

    “你也沐浴好了?”艾微眼裡閃過一抹詫異,有點好奇地問道。心裡卻在感嘆,他的速度還真快呢。

    “嗯,剛過來一會”南宮煜輕輕一笑,放下杯子,走到艾微的面前,輕輕地抱住了艾微。臉埋在她的脖頸處,聞着她身上淡淡的幽香,柔情似水地說道。

    “別,癢”艾微輕推了他一下,有點往後仰,她感覺到他灼熱的氣息索繞在她的耳畔邊,癢癢的,一陣酥麻如電流般流竄全身,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呵呵,會嗎?我怎麼不覺得呢?”南宮煜故意摟緊了她,不讓她逃開,曖昧地戲弄着。眸子裡閃過一縷笑意與滿足…

    “你耍賴啊,當然不覺得啦”艾微看似在生氣,然而,此時的眼神卻沒有一點威懾力,反倒像是撒嬌的嗔怪。一雙黑眸,蒙着一層淡淡的水霧,說有多嫵媚,就有多嫵媚;通紅的小臉,猶如兩個紅蘋果,格外誘、人。

    “微兒,我想吻你”南宮煜看着俏皮的小臉,附耳輕聲說道,不等艾微反應,便捧起她的小臉,一下子深情地吻住了她。

    瞬間,一切都變得很美好,四周瀰漫着一種濃烈的幸福味道…

    “王爺,您在嗎?太后來旨意,讓您現在進宮一趟”管家有點爲難地敲了敲門,大聲地說道。心裡卻在擔心,會不會打擾到王爺的好事?

    “有說什麼事嗎?”冷冽淡漠的聲音從裡屋傳了出來,似乎語氣稍帶着濃濃的不滿。

    “沒有,就說讓您獨自一個人馬上進宮,現在溫公公還在等你呢”管家聲音似乎有點顫抖着說,心裡直嘀咕,看來真打擾到王爺了,瞧他的語氣多不爽,多冷呢。

    “我一會過去,讓他先等着吧”南宮煜緊鎖眉頭,這個時候皇奶奶找他何事?都快接近黃昏了,難道有什麼要緊的事?

    “煜,你要進宮嗎”艾微嘟着小嘴,有點疑惑地說道,爲何太后這個時辰讓他進宮,有什麼重要事需要這個時辰進去?

    “嗯,可能是有什麼事吧?皇奶奶平常不會這樣的,我稍後進去看看,會盡快趕回來的”南宮煜摟着艾微輕輕地解釋着,心裡雖有疑惑,卻也沒說出口。

    “哦,是嗎?那你早去早回,路上小心點”艾微點了點頭,也沒再說什麼,心想或許真的是有什麼事吧?去看看也無妨。

    “好,如果累了,你就先休息一會,醒了我就回來了”南宮煜看着似乎有點疲憊的艾微,柔情似水地看着艾微說道。神情多了一縷寵溺與疼惜。

    “嗯,那你去吧?小心點”艾微點了點頭,神情多了一份淡淡的疲倦之意,打着呵欠地看着南宮煜說道。便蓮步輕移,往牀上而去,準備去睡一覺再說了。

    南宮煜看着走進內室的身影,臉上露出了一抹淡淡的笑意,轉身便輕輕離去,關上門前往大廳與溫公公進宮而去。

    艾微一覺醒來,發現天色已晚了,身邊似乎也沒南宮煜的身影,輕皺了眉頭,現在是什麼時辰了,爲何南宮煜還沒回來?

    “小靜,現在是什麼時辰了?”艾微起牀,伸了伸懶腰,走了出去,淡淡地問着小靜。

    “王妃,您醒了?現在是戌時了,再過半個時辰便進入亥時了”小靜有點不解地看着艾微,不明白王妃爲何一醒來就問什麼時辰,是有什麼事情嗎?

    “是嗎?這麼晚了?王爺回來了沒”艾微此時更加疑惑不解了,有什麼事情需要進宮那麼久呢?進入亥時,也就是21世紀的現代,晚上的9點後了,他居然現在還沒回來?

    “好像沒有”小靜聞言,便輕聲回答着艾微。心想,原來王妃是在擔心王爺啊?怪不得一起來就在問時辰呢。

    艾微聞言,臉色微變,從這裡到宮裡,半個時辰,他到現在還沒回來,有什麼事情需要這麼久呢?已接接近2個多時辰了。

    忽然,心裡有種不好的預感,他會不會在宮中發生了什麼事?爲何心裡越來越有一種忐忑不安的感覺。不行,她得進宮去看看…

    皇宮內

    “煜兒見過皇奶奶”南宮煜一進宮,便往太后的宮殿而去,見到太后正在悠閒地喝着茶,便輕聲行禮着。

    “煜兒,你來了”太后一見南宮煜來了,便滿臉笑意地看着他說道。眸子裡閃過一縷不明的精光與算計。

    “皇奶奶讓孫兒這個時辰進宮有什麼急事嗎?”南宮煜面色淡然地看着太后問道。看她的樣子不像有什麼事啊,爲何這個時候讓他獨自進來呢?

    “你這小子,沒什麼事,就不能讓你進來陪陪哀家嗎?”太后聞言,似乎有點不滿地說道,眼神卻閃爍不定,有點意味不明。

    “孫兒不敢,只是有點意外”南宮煜抿着嘴,有點訝然,這皇奶奶難不成沒什麼事,只想讓他進宮來陪她聊天?

    “呵,哀家今天準備了一桌菜,想讓你和哀家一起吃,好久沒人作伴了”太后似乎很有感嘆地說道,隨即似乎也有一抹期待之色地看着南宮煜。

    “皇奶奶的意思是,您是想讓孫兒在這裡陪你用晚膳?”南宮煜看着滿臉感嘆的太后,便有疑惑地問出了聲,他怎麼覺得有點奇怪呢?卻又一時說不清楚爲什麼?

    “怎麼?難道不行嗎?看不上哀家了?”太后故意有點生氣地看着南宮煜說道,神情又似乎有點哀怨,又有點孤獨之感。

    “煜兒不敢,皇奶奶別見怪”南宮煜聞言,急忙說道。他知道這皇奶奶算是在衆多兒孫中,對他最好的的。如今她既已開口這樣說了,他還能有什麼理由拒絕呢?更何況只是陪她用晚膳而己。只不過,晚回去了,怕微兒會擔心。

    “既然不是,那就留下陪哀家吧,順便聊下家常”太后眸子裡閃過一抹精光,看着南宮煜看似在商量着說道,語氣卻是威嚴,不容拒絕。

    “好,那煜兒先讓人去通知微兒今晚不回去用晚膳了,讓她不用等孫兒”南宮煜無奈的點了點頭,解釋着說道。

    “嗯,也好,免得她擔心”太后似乎也很善解人意地點了點頭,表示贊同。神色卻閃爍不定,似乎有點看不清說不明的愧色。

    ------題外話------

    呵,接下來又會怎樣呢?

    太后真的只是單純讓南宮煜留下陪吃晚飯嗎?

    親們,明天就是五一節了哦,祝大家節日快樂哈…

    愛你們…麼麼噠



    上一頁 ←    → 下一頁

    西遊大妖王最強妖孽三國之召喚猛將會穿越的流浪星球唐朝好地主
    明天下我的大小美女花爆萌小仙:撲倒冰山冷上電影世界私人訂制這個大佬畫風不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