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冷情王爺的小醫妃 » 037 陰差陽錯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冷情王爺的小醫妃 - 037 陰差陽錯字體大小: A+
     

    037 陰差陽錯

    “宣王妃,你這話是什麼意思?”正當艾微想開口說話時,南宮雲一臉憤意地看着許夢兒說道。本來她問這句話是沒什麼大問題,可就是她的目光,表情與語氣,與一般人的問法截然不同,纔會引起南宮雲的質問。

    “呵,哪有什麼意思,就是有點好奇而己,難道這也不行?”許夢兒面帶無辜,有點不自然地說道,神色閃爍,看向了不遠處的花樹。

    “也不是不行,只是你問得實在太奇怪了?讓人不得不懷疑你別有用意啊”南宮雲直接了擋地說出了心中的想法,一臉不滿地瞪着她。

    “公主,你太多心了,我只是一時好奇問問而己,你又何必咄咄逼人呢?”許夢兒一臉討好表情地看着南宮雲說道,似乎也有點乞求之意,讓南宮雲不要再質問下去了。

    “我咄咄逼人?是你說話語氣很怪異好不好?”南宮雲輕撇了她一眼,有點憤憤不平地看着她,似乎很鄙視她一樣。敢說又不敢承擔,膽小鬼,哼…

    “呵,好啦,你們別見討論這個話題了,這有什麼好吵的”高晨玲怕她們真吵起來,便只能無奈出聲制止她們。眼光卻也有點好奇的看着艾微,似乎也想知道爲什麼?

    “其實我也不知道,有可能是太吃好了,營養過多造成的,後續要注意飲食了”艾微挑了挑眉,眸光裡閃過一抹凌厲與冷意,淡然地說道,心裡卻明白,這許夢兒似乎是想質疑她肚子裡的寶寶不是南宮煜的吧?這不懷好意的心思實在在明顯了。

    “是嗎?還有這說法?那以後還得向煜王妃好好學習了”許夢兒眼裡閃過一抹不甘心,她的確是想懷疑她肚子裡的寶寶是不是煜王的?不過,這南宮雲實在太難纏了,也招惹不起,所以只能憋屈着,敢怒不敢言了。

    “你要學的東西可多了,不只這些東西,比如待人做事。”南宮雲毫不客氣地指責着說道,她也不知爲什麼,就是看她特不爽,總是要針對她放狠話,故意剌激她。

    “這,公主你這是什麼意思,是不是夢兒哪裡得罪你了?爲何總要針對我啊?”許夢兒一臉委屈之色,楚楚可憐地看着她說道。

    “哪有?我只是實話實說而己”南宮雲輕撇了她一下,一副若無其事的感覺,淡淡地說道。

    “好了,雲兒,你就別針對她了,又何必總跟自己置氣呢?”艾微眸子裡閃過一縷笑意,看似在勸和着,實際卻是在幫着南宮雲,讓她不必與她計較,似乎也在諷刺着許夢兒的無知。

    “哼,算了,不跟她一般見識了”南宮雲輕哼了一聲,不再看她,目光好奇地盯着艾微的肚子,彷彿在期待着什麼似的。

    “太子妃,公主,兩位王妃,請用茶”一位小宮女這時端來幾杯茶,神色緊張地看着艾微說道。

    “放下吧,正好口渴了”南宮雲看着茶,似乎覺得口很乾躁,很口渴了,便急急地說道。

    “是…”小宮女緊張地端着茶走近了南宮雲旁邊,將茶杯遞給她。正想把另外一杯遞給艾微時,卻被許夢兒給接過去了。

    “啊,宣王妃,這是煜王妃的”小宮女一見茶被許夢兒接過去了,急得驚叫了一聲,臉色着急地說道。

    “這茶有分誰的嗎?爲何這是煜王妃的?”許夢兒一臉不解地看着小宮女,似乎有點生氣她先端給艾微一樣,有點微怒地問道。

    “呃,不是,只是這茶…”小宮女囁嚅地看着許夢兒說道,似乎又欲言又止…

    “你這賤婢是怎麼回事喲?只不是過一杯茶而己,那裡不是還有兩杯嗎?難道是不一樣的?”許夢兒一臉不耐煩且輕蔑地打斷了小宮女的話。不明白只拿了一杯茶而己,用得着大驚小怪嗎?

    “可是,可是那是幫煜王妃準備的啊”小宮女似乎很爲難地看了一下艾微,有點怕她怪罪似的,神色卻閃爍着,渾身似乎也有點顫抖着。

    “沒關係,都一樣的,茶端過來吧”艾微淡然地看着那小宮女,輕聲說道,心裡卻在疑惑,這小宮女似乎神色有點不對勁,難道這茶有什貓膩?

    “是,煜王妃”小宮女無奈,只能眼睜睜看着那加料的茶與煜王妃擦肩而過,有點緊張地看了看那許夢兒手上的茶,走過去把另兩杯茶遞給艾微與高晨玲。

    艾微神色不明地看着那宮女,眸子裡閃過一抹凌厲與冷意,這小宮女身子好像在顫抖而且手也在緊張顫動着,似乎神色很慌張,總在盯着許夢兒的杯子。

    心裡越來越肯定,那杯茶肯定有問題。這杯原本是想給她的,那麼就是有人想對付她?而卻陰差陽錯被許夢兒拿走了。這該說是她幸運,還是許夢兒的不幸呢?

    不過,看那小宮女因茶被許夢兒拿走了,反而似乎也輕輕鬆了一口氣一樣,雖緊張卻好似不擔心不害怕了,只是面色古怪而已。艾微的心裡也有點好奇,這小宮女的反應倒挺怪異,難不成這茶而針對她有效?

    “各位請慢用,奴婢先告退”小宮女彎身行了禮,轉身打算離開,目光卻還是忍不住地看向許夢兒手裡那杯茶,神色不明,緊張地急急走開。

    “喲,這茶味道還不錯,還想來一杯呢”南宮雲喝完茶,大咧咧地說道。目光也在搜索着剛纔的小宮女,打算讓她再端幾杯上來,卻沒發現人影。

    “是嗎?味道很好嗎?那我也試試”許夢兒聞言,便把手裡的杯子遞到嘴邊,輕輕試了一口,點了點頭,似乎覺得不錯,便一下子喝完了那杯茶。

    艾微沉默地看着她們喝着茶,神色不明地撇了一下她面前的茶,既然已發現茶的不對勁,她是不可能再喝的。只是有點不明白,這到底是何人作的手腳?這人難不成是針對她肚子的孩子的?面色漸漸變得冷若冰霜,渾身上下散發出一種令人膽寒的煞氣。

    “啊,疼死我了,肚子疼”還不到一刻的時間,許夢兒一下子驚叫了起來,頭直冒冷汗,撫着肚子直哭喊着。

    “你怎麼了,剛纔不是好好的嗎?”南宮雲有點莫名其妙地看着許夢兒,不明白好端端地她在玩什麼遊戲,便有點不悅地說道。

    “我…我肚子…好疼…好疼”許夢兒的額頭直冒冷汗,撫着肚子渾身似乎也在顫抖,忍着疼痛,斷斷續續地說道。

    “啊,真的嗎?這怎麼回事,要不要緊啊?”南宮雲看着許夢兒的樣子,不像是在開玩笑,便急急地問道。

    “是不是你吃錯東西了啊,怎麼會突然肚子疼?”高晨玲看着許夢兒的模樣,也有點擔心地看着她說道。剛纔不是好好的嗎?怎麼會突然這樣呢?

    “二嫂,你幫她看下怎麼回事吧?”南宮雲忽然像是想到什麼似的,看向艾微有點着急地說道。她雖然有點厭惡這許夢兒,可是,看到她痛苦的樣子,也有點同情,便希望艾微能幫她看看。

    艾微走過去她的身邊,幫她把下脈,發現並沒什麼大問題,似乎只是像會拉肚子的藥,但又不像,目光便掃向了她喝的那杯茶,微微傾身,看似在爲許夢兒把脈檢查,實際卻是在聞那杯子的味道。

    忽然,似乎聞到一種奇特的淡淡香味,發現那杯茶似乎含有一種藥物,會致使自然流產的。無色無味的,若不是她精通醫術與藥物,估計也不會發現這茶裡有滲這種藥物。眸光瞬間變冷,這幕後之人真的是針對她肚子的寶寶的?

    “二嫂,怎麼樣?”南宮雲見艾微一直沉默着不說話,而且似乎臉色也不太好,便輕聲問道。

    “沒事,可能就會拉幾天肚子”艾微放開手,看了一眼許夢兒,淡淡地說道。

    “啊,我要去如廁了”艾微的話音剛落,便聽見許夢兒一臉着急且難爲情地大喊了一聲,尷尬地急急跑了出去。

    艾微目光掃視了一下四周,並沒發現任何可疑之人。心裡直冒冷氣,這些人到底是什麼人,居然也能這麼精通用藥?這藥無色無味,一般人發覺不了。

    若是平常人喝了,最多也是拉了幾天肚子,但若是像她一樣是孕婦的話,喝了,絕對會流產,而且不會當場發現,至少也得幾個時辰後才見效,會讓人自然流產,更查不出任何的蛛絲馬跡。

    “二嫂,你怎麼了”南宮雲發現艾微一直沉默着,而且臉色似乎變得很陰沉一樣,便奇怪問着她。

    “沒事,天色也不早了,咱們回去吧”艾微轉身,淡然地說道。這種事沒證沒據的,也不能說什麼,看來得暗中調查還有多注意飲食了。

    “好,走吧?太子妃一起嗎?”南宮雲會意在點了點頭,回頭也問了高晨玲是否一起走?

    “好,一起走吧,我也該回去了”高晨玲站起身,輕笑着迴應。目光卻也意味不明地看了一下艾微,便一起走回了宴會席。

    “你們這幾個丫頭都跑到哪去了,丟下哀家一個人”太后一看艾微她幾個人從不遠處走過來,便輕笑着開口,似乎在開玩笑一樣。

    “呃,皇奶奶,我們哪有丟下你啊,只是去逛一圈而己啦”南宮雲立刻走了過去,挽着太后的手,撒嬌着說道。

    “你呀,都成親了,還這麼愛撒嬌啊?”太后寵溺地拍了拍南宮雲的手,點了點滿意地笑了笑說道。

    “可我還是皇奶奶的孫女啊,難道成親了,您就不疼雲兒了?”南宮雲聞言,嘟着小嘴,有點不滿地看着太后說道。

    “呵呵,疼,當然疼,你們都是哀家的孫子,哪有不疼的道理”太后看了一眼艾微與高晨玲,慈祥地點了點頭說道。

    “太后,您要的人蔘茶已經好了”一位柔媚嬌滴的話音響起,似乎不是一個宮女該有的。語氣似乎充滿了驕傲與得意,又有點討好的感覺。

    艾微回頭,只見一襲粉色百蝶綺麗紗裙,腰間的碧玉絲帶系成一個粉色蝴蝶結的顧環正徐步緩緩走來。一副楚楚動人的模樣,着實讓人忍不住想要去疼惜的感覺。

    “呵,好,拿過來吧?”太后滿意地點了點頭,看着顧環說道。心想,這丫頭可真是溫順乖巧,還懂得照顧人,要是真能被煜兒收入後院,也是美事一樁啊。只可惜…

    “太后,你嚐嚐看,合不合味口,不行的話,環兒再去換”顧環輕輕地放下杯子,輕聲說道,似乎有種阿諛奉承的感覺。

    “呵,味道不錯啊”太后聞言,端起杯子,嘗試了一口,滿意地點了點頭說道。

    “太后喜歡就好,環兒以後天天給您泡”顧環一臉魅笑地看着太后說道,似乎還帶着一點點撒嬌賣萌的討好感覺。

    南宮雲聞言,覺得渾身起了疙瘩一樣,抖了抖身子,一臉不滿地瞪這個她,這個女人就是想當二哥側妃的女人?看她的樣子似乎很想討好皇奶奶呢。難不成是她打算從這裡先下手,然後再讓皇奶奶出面賜婚?

    “呵,環兒有心了,真乖”太后聞言,滿意地點了點頭,誇讚着說道。

    顧環這時眼光看向了站一旁沉默不語的艾微,眸子裡狠毒的精光一閃即過,似乎有點訝然她的淡然與從容。不知太后跟她說了沒?這讓煜王納妃的事,還得她點頭才行呢。

    “姐姐,你懷有身孕,不便站太久的,要不過來坐下吧?”顧環看一眼艾微的肚子,似乎有點討好的味道地輕聲說着。

    “是啊!看來哀家湖塗了,環兒想得真周到,微兒,趕緊過來坐下”太后聞言,滿意地看了一眼顧環,點了點頭對艾微說道。

    “謝皇奶奶”艾微輕聲應着,小心地走了過去。心裡卻非常謹慎,以防萬一,免得讓那顧環算計了,眸子裡也閃過一抹冷意與輕諷。

    “姐姐,你的肚子這麼大,還要照顧煜王,是不是很辛苦啊?”顧環一臉無辜好奇的表情看着艾微,目光卻瞄着太后,似乎有意在提醒她說什麼似的。

    “顧姑娘爲何這樣說?照顧自己的夫君是本份,哪來的辛不辛苦?顧姑娘未免管得太寬了點吧”艾微挑了挑眉,風輕雲淡地說道。眼裡閃過一抹淡淡的輕諷與寒意。

    “呃,顧環沒別的意思,只是問問而己,煜王妃又何必咄咄逼人呢”顧環一臉委屈之色,楚楚可憐地說道,目光卻不斷地瞄着太后,似乎在等太后爲她作主一樣。

    “有嗎?我怎麼不覺得咄咄逼人呢?只是實話實說而己,顧姑娘未免太敏感了吧?”艾微撇了她一眼,輕聲說道。神色卻是冷漠如冰,渾身散發出一種令人懼怕的氣息。

    “就是,二嫂只是說說而已,顧環,你是不是心中有鬼,想太多了?”南宮雲一臉不滿地接下了艾微的話,憤憤不平地看着顧環說道。這女人還真會裝,一臉嬌媚樣,這裡又沒男子,裝什麼可憐啊?想讓人憐香惜玉嗎?呸,真不要臉…

    “我…我沒有,太后,環兒,真的只是問問而己”顧環見南宮雲也針對她,便一臉委屈,面色難過地看着太后,似乎想得到她的同情與相護一樣。

    “好了,顧環也沒別的意思,雲兒你就別針對她了,要好好相處知道嗎?”太后有點無奈的搖了搖頭,語氣嚴肅穆地看着她們說道。卻也沒再說什麼,只是輕嘆息了一聲。讓人意味不明…

    “是,雲兒知道了”南宮雲輕撇了她一眼,有點厭惡且不耐煩地應了一聲。心裡卻是憤憤不平,這皇奶奶似乎很偏向顧環呢?看來,她得好好看緊點那顧環,免得二嫂被她算計了。

    高晨玲站在一旁一直沉默不語,心裡卻十分明白這顧環在打着什麼主意,無非就是想要成爲煜王的側妃吧?想博取太后的疼惜,讓她作主罷了。

    想到這,心更加泛酸苦澀,相信在不久的將來自己也得面對這納側妃的問題,不願意又能如何,違背得了聖旨嗎?目光看向了艾微,有一絲絲羨慕之意,這煜王妃真幸福,現在很受寵,煜王爲了她,聽說也放言一生只娶她一妃。

    雖然這對皇家子孫是不大可能做到的,但至少現在能得到也是難得的。至於以後會發生什麼事誰也不知道,又何必去擔心那些遙遠的問題呢?現在纔是最重要的不是嗎?

    “煜兒見過皇奶奶”就在顧環還想說什麼時,便聽見南宮煜低沉磁性好聽的聲音響起。

    “煜兒,你怎麼來了”太后眼裡閃過一抹驚訝,有點意外地看着南宮煜說道。

    ------題外話------

    呵,接下來又會怎樣呢?

    啦啦啦,親們哪去了呢?

    啦啦啦,都出來冒下泡呀…

    期待你們的加油與點評哦…。.。



    上一頁 ←    → 下一頁

    放開那個女巫三界紅包群寒門狀元西遊大妖王最強妖孽
    三國之召喚猛將會穿越的流浪星球唐朝好地主明天下我的大小美女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