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冷情王爺的小醫妃 » 027 生不生小孩的爭執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冷情王爺的小醫妃 - 027 生不生小孩的爭執字體大小: A+
     

    027 生不生小孩的爭執

    “估計是與昨天的事有關吧?”南宮煜微眯起了雙眼,淡定地說着。神情卻是冷若冰霜,渾身也散發出生人勿近的懾人氣息。

    “看來宮裡得到消息可真夠快的”艾微點了點,也覺得應該是這件事,只不過卻有點冷意,這麼快傳他們進宮,究竟是爲何?

    “嗯,咱們先去休息一會吧?一會再去宮裡”南宮煜看着一臉疲憊的艾微,有點心疼,便提議着說道。

    “不用了,不是說即刻進宮嗎?現在就去吧,在路上稍微休息一下就可以了”艾微想了想,還是算了,免得等會又惹出什麼是非出來,趕緊去了回來再補眠也行。

    馬車上,艾微一臉慵懶地眯着眼睛靠在南宮煜的身上,似乎在找合適的位置休息。整個人像渾身無力一樣,更像八爪魚一樣趴掛在他的身上。

    南宮煜看着一直往他身上鑽的艾微,有點無奈且好笑,眸子裡閃過一縷寵溺與縱容,任由她在他身上找舒服的位置,面帶淺笑地輕摟着她,慢慢地自己也閉上眼,似乎在閉目養神中…

    “兒臣(臣媳)見過父皇”皇宮御書房內,艾微與南宮煜兩人一進宮就往御書房而去,兩人還是都一臉疲憊的表情,淡淡地行着禮。

    “你們來了?可知爲何讓你們進宮”南宮霸天威嚴有力的聲音響起,目光掃視了他們一下,冷冽地問道。

    “不知父皇所謂何事”南宮煜面無表情,淡定地反問着,一臉興趣缺缺,毫不知情的樣子。

    “是嗎?煜兒,聽說你的毒昨天發作了”南宮霸天眯起雙眼,有點嚴肅地看着他們說道,眸子裡閃過一抹愧疚與深思。

    “是的,昨天的確是不明發作了,意想不到”南宮煜滿臉冷意,若有所思的說着,手握緊拳頭,似乎在隱忍着什麼?

    “你這毒不是固定時間發作的嗎?怎麼會突然這樣,是不是遇到什麼了?”南宮霸天聞言,沉思了一會,有點緊張之意地問着。

    “兒臣也不太清楚是怎麼回事,這件事還得有待調查”南宮煜似乎有一點點動容,語氣稍微有點緩和地說道。

    “嗯,得查下究竟是怎麼回事”南宮霸天凝重地點了點頭,似乎在回憶着某些事情。忽然,目光又看向了艾微,似乎有點期待之意地說:“煜王妃,煜兒身上的毒你可有方法解?”

    艾微稍有愣然,她一直站在一邊沉默着,以爲不會有她什麼事的,沒想到南宮霸天卻突然把話題轉到她身上,回神,淡定地說:“臣媳慚愧,目前也沒辦法,只能壓制毒性”

    “連你都無法解?不是聽說你醫術精湛嗎?”南宮霸天似乎有點不信艾微的說法,語氣略帶着一絲試探之意及不明的深意。

    “臣媳只是略懂皮毛而已,不算精通,更何況煜身上的毒非同一般”艾微一臉淡然地回答着南宮霸天,眸光裡卻閃爍着不明的深思。

    “是嗎?連你都沒辦法,那煜兒的毒豈不是無望了”南宮霸天威嚴的臉龐出現了一抹痛色與失望,輕嘆了一口氣,淡淡地說道。

    艾微心理閃過一抹詫異,這南宮霸天看來是真心在關心着南宮煜的,竟不介意在他們面前露出如此悲傷之情,甚至有點覺得他似乎對這毒有種急切想解又解不掉的無助表情。

    “父皇不必擔心,兒臣沒事,更何況這已經習慣了”南宮煜看着主位上的南宮霸天似乎有點動容,但卻還是選擇隱瞞。他不希望惹出更多的麻煩,爲了安寧生活着,只能如此。

    “可話雖說如此,但若能徹底解掉此毒,也算了結了朕的一番心願啊”南宮霸天有點感傷着說道,他這輩子最遺憾的估計就是無法爲煜兒找到真正的神醫解掉此毒了,坐在這高高在上的位置又如何,連自己最在乎的人都救不了。

    “父皇不必如此,兒臣並不在乎”南宮煜眸子裡閃過一抹不忍與動容,但卻還是鎮定地安慰着說道。心中有種歉意感,他能感覺得到他父皇的真心關愛與維護。這種親情實在難得…

    “嗯,好了,不說這個話題了,你們成親也快近一年了吧?”南宮霸天突然面帶深意地看着他們說道,神情似乎多了一絲絲不明的期待之意。

    “是的,父皇”南宮煜點了點頭應道,如果連着艾微失蹤的半年來算,他們的確可以說是成親將近一年了,只是不明白爲何他會突然提起這個?

    “煜兒,衆多皇子中,也屬你最早成親。父皇也老了,想有個曾孫來陪伴,你們既然成親已久,也是該有個子嗣了”南宮霸天臉不知不覺中露出一抹慈祥和藹的表情,不知是不是有了一定年紀的緣故,似乎很渴望一份親情。

    “父皇,這種事急不得,不過,我們已在努力了”南宮煜瞄了一下艾微,淡然地說道。發現她面無表情,心裡有點失望,她就一點都不在乎嗎?

    若不是他父皇提起,他倒忘了其實從艾微失蹤前他就跟她提過孩子的事,那時她好像並不很樂意一樣,而如今過了這麼久,爲何也沒有?難不成是她瞞着他另作什麼措施避孕嗎?不然怎麼可能到現在一點消息都沒?

    “嗯,朕很是期待啊”南宮霸天若有所思地看了艾微一眼,說出似乎很有深意的話。

    艾微聞言,有點無語,這兩個人居然在他面前提起孩子的事,把她當作透明瞭嗎?怎麼也不問問她當事人的意見啊?她是想要個孩子,但不是現在。在她的心裡,她才17歲多,不急着要小孩。雖然成親已久,這種事也算是水到渠成,但她還是有點接受不了,因此才總瞞着南宮煜避孕…

    “對了,太后過幾天就會從佛寺回來了,到時宮裡會有宮宴,你們記得來參加”南宮霸天似乎想起了什麼,淡淡地交待着。眸子裡閃過一抹意味深長的深意…

    “是,兒臣知道了”南宮煜點了點頭回應,眸光裡也閃過一縷不明的精光。心裡卻在想,這太后這個時候回來,有點不尋常啊,難不成是有什麼事?

    “聽說太后身邊有個侍女,很精通醫術,此次也會隨她而來,順便爲你看診”南宮霸天似乎看得出南宮煜的穎惑,又再一次淡然地開口,目光卻注視着一直站在旁邊的艾微,有點若有所思地看着她。

    “是嗎?太后如此關心兒臣,兒臣實在慚愧”南宮煜聞言,俊逸的臉龐閃過一抹不明的深意,嘴裡卻客氣敷衍着說道。

    “煜兒,你身上的毒,父皇不管付出多少代價,都會爲你尋醫問藥的,絕不放棄”南宮霸天似乎話裡有話地看着南宮煜說道。話裡的意思,就是隻要能解掉他身上的毒,絕不在乎付出什麼,或犧牲什麼。

    “謝父皇恩寵,兒臣感激不盡”南宮煜顯然也有點意外,這南宮霸天似乎在打什麼主意了,雖然是爲了他,但總覺得這事似乎沒那麼簡單,卻一時說不清楚。

    艾微心裡非常詫異,這南宮霸天的意思就是會不惜一切代價爲南宮煜尋醫問藥了?那他突然提那個侍女又是何意?爲何不說是大夫或御醫,而說是侍女呢?難不成在打什麼鬼主意?然而現在一切都爲時尚早,也不好多說什麼,只能靜觀其變了。

    “煜兒,父皇老了,有些事,你必須來承擔了。幾個孩子中,就屬你最能獨當一面了,也該儘早和煜王妃有個孩子了,若不是因爲這毒,朕早就…”南宮霸天似乎很有感觸地說出了這話,似乎在暗示着什麼。眸子裡有種不明的精光與意味深長之意,還順帶略帶深意地看了艾微一下。

    “父皇,請慎言,兒臣會盡力的”南宮煜似乎知道他要說什麼,果斷地打斷了南宮霸天的話。渾身上下散發出一種強勢傲然不容拒絕的氣勢。

    艾微聞言,有點訝然,這南宮霸天的話意,極有可能想讓南宮煜成爲太子,讓他以後接替他的位置,可他這話裡的意思,又似乎存在了很多玄機。難不成在暗示她南宮煜會不只她一個妃子嗎?

    南宮霸天被南宮煜打斷了要說的話,微微一愣,這煜兒的氣勢果真強悍。隨即很快回神,也瞄了一眼在旁的艾微,冷漠威嚴的臉上露出一抹無奈之意:“罷了,這事以後再說,沒什麼事,你們就先回去吧?”

    “是,兒臣(臣媳)告退”南宮煜牽起艾微的手,頭也不回地急着往外走,似乎有什麼事要說一樣。有種迫不及待的感覺。

    “你怎麼了,抓疼我了”艾微有點不明所以,輕輕地甩開被他抓得很緊的手。停下腳步,意味不明地看着他說道,似乎在等着他的解釋。

    “微兒,你告訴我,爲何你還沒有懷孕?是不是你瞞着我做了什麼手腳”南宮煜看着她的手有點微微泛紅,眸子裡閃過一抹心疼之意,然而,卻又略帶悲傷語氣地問着她。她自己是大夫,應該很清楚一切的。

    艾微有點愣然,沒想到南宮煜這麼急着拉她出來,就是爲了這事,而且似乎很惱怒的樣子。回神,便有點無奈全疑惑地問:“你就這麼喜歡小孩子嗎?爲何這麼急着要”

    “難道你不喜歡爲我誕子嗣嗎?爲何你總是避而不談這個話題”南宮煜看着面前一臉茫然的艾微,似乎有點惱怒地低吼着。

    “煜,我沒有,也沒有不喜歡,我只是覺得我們還年輕,不着急”艾微看着微怒的南宮煜,有點無語,她沒想到他會爲這事而生氣,看着他急急地解釋着,希望他能理解她的想法。

    “微兒,可我着急,你知不知道再這樣下去,父皇他…”南宮煜緊摟着艾微,似乎出於急切,想也沒想說出了一些不明的話意,只是話到一半,便發覺什麼不對似的,便停了下來。

    “煜,你說的是什麼意思?是不是你父皇想給你納妃”艾微是聰明人,一聽他的話意,便知道了。唯有這個可能,纔會讓他如此着急,也如此在意有沒懷孕的事。

    “不是,微兒,你想多了,我只想知道你究竟什麼時候肯爲我生小孩”南宮煜急切的否定着,眼神卻閃躲着,意味不明。似乎在隱忍着什麼,只是加緊了的手力,緊緊地抱着艾微,似乎在尋找一種安全感。

    “是嗎?你想當我是三歲小孩子來騙嗎?”艾微略帶點失望的語氣,淡淡地說着,輕輕地推開他的身子,略帶冷意地看着他。

    “我…我沒有,微兒,你別這樣,我只想要有個孩子”南宮煜此時有點煩躁不安,他不知道該怎麼解釋才能讓艾微理解他

    的用意。雖然沒人能強制他做什麼,可是,他也不想要她涉及到各方面的壓力與危險。而且心裡的確也想要他與她的愛情結晶。

    艾微聞言,有點失望地看着南宮煜,她都說得那麼明顯了,表明她知道了,爲何他還不能直接了擋跟她說清楚原因呢?就只說要個小孩,難道她真的那麼不值得他的信任嗎?不值得兩人彼此並肩好好面對所有的一切嗎?

    “既然是這樣的話,我暫時不考慮生小孩,如果你真的急的話,那就納妃吧”艾微生氣地看着他說道,臉色卻閃過一縷不明的哀傷之意。她其實不想這麼說的,可如果不說狠一點,他不可能跟她說實話的。

    “你說什麼?你讓我納妃?”南宮煜聞言,有點不可置信地看着她,彷彿在看外星人一樣,俊顏佈滿了濃烈的受傷之意。他沒想到艾微竟這麼毫無眷戀,毫不在乎的輕易說讓他納紀,這就是她對他的愛嗎?

    “沒錯,既然你這麼急要小孩,而我又暫時不想,最好的解決方法就是你納妃,你想多少個可以”艾微看了一眼受傷之意的南宮煜,心裡有點不忍。然而,卻還是狠下心,說出了違背心裡的話出來,爲的就是讓他能正視一下他們之間的問題。

    一直以來,她要的愛都不是單方面的付出,而是雙方都共同努力,並肩攜手去創造屬於他們的未來。或許他是爲了要保護她才這樣,但她卻不想讓他一個人承擔這些有形無形的壓力。

    “該死,你竟這麼大方,把我推給別的女人,在你心裡,你究竟把我當成什麼”南宮煜再也忍不住了,雙目爆紅,手握拳頭,緊緊地攥着,似乎在隱忍着什麼,憤怒地吼着她。

    “那你又把我當成什麼?什麼事都想瞞着我,別說什麼是爲我好,想保護我之類的,我沒那麼脆弱,不需要你這麼守護着。如果你覺得我只能趕緊懷孕才能保這煜王妃位置的話,那我也不稀罕,你請便”艾微也生氣了,她一直在等着他坦白一切,然後會告訴他,她會願意陪他一起面對所有的一切的,可是,他卻一直選擇不說,還在怪她。這實在是孰忍孰不能忍了…

    “你…我…微兒,你別這樣,我沒那個意思,不許你這樣放棄我,你不許逃開”南宮煜聞言,似乎有點急了,伸手緊緊的摟住她,霸道且強勢地要求着。

    或許他是急着要個小孩,但那也是他想要給她與他有個幸福的牽掛,而不是爲了要保住位置什麼之類的。或許他父皇有讓他納妃的意思,但他從沒想過,也不會同意,更沒人能勉強得了他。然而,卻沒想到她會如此想,還這麼生氣說什麼讓他請便之類的話。

    “你明明就是這個意思,不然又怎麼會說到你父皇就不說下去了?”艾微被他摟在他懷裡,緊緊的,似乎有點難以呼吸,無奈地扭動着身子,輕推着他,淡然地說道。

    “微兒,我承認有點是因爲父皇的原因,但這絕對不是我想要小孩的理由,我真的只是想要給你我一個幸福的牽掛而己,如果你真的不想要的話,那我也不再提了,更不會納什麼妃,你不許再說要離開之類的話了,好嗎?”南宮煜心裡閃過一抹慌亂之意,他沒想到事情會變成這樣,突然很害怕艾微會像半年前失蹤一樣,徹底消失在他眼前。不,他不允許,決不會讓這種事情發生。他不能失去她,她只能是他的,誰也別想肖想她。

    “我也不想這樣,誰叫你總什麼事都瞞着我,不讓我知道的”艾微心裡微微嘆息了一聲,有點無奈,這南宮煜似乎對她的感情太沒安全感了?

    什麼叫做他們的牽掛?無非就是想要有個孩子,把她永遠牽綁住,留在他身邊而己。怎麼突然覺得他的想法有點幼稚呢?若他們真沒感情了,小孩就真的能牽住彼此嗎?

    “我以後再也不會了,微兒,你也不許再說出那樣的話,我難受…”南宮煜略帶霸道且強勢地保證及要求着,語氣似乎還帶着點點哀求之意。

    “好,以後不許騙我或瞞着我任何事情,否則,我就…”艾微輕輕鬆了一口氣,兩個鬧矛盾實在有點累,他難受,她也好不了多少,簡直在自找苦吃。以後她更不想這樣了,可話說一半,卻被他截住了…

    “不會,以後再也不會了,不許你再說什麼離開或不要我的話,更不許你把我推給別的女人”南宮煜緊緊地抱着她,急切的打斷了她的下文,霸道地說着,渾身散發出不容拒絕與反抗的威懾氣息。

    “嗯,知道了,才捨不得呢”艾微輕輕一笑,心情愉悅地應着,這時才後知後覺發現他們正在御花園的一處角落呢,幸好這裡沒人經過,否則就被人看笑話了,便出聲:“好啦,咱們趕緊回去吧?”

    “好…”南宮煜聽到她的一句捨不得,還有看到她的笑容,煩悶的心情竟也一下子變得愉悅起來,攬着她,便宮門口的馬車而去…

    坐在馬車上,南宮緊緊把艾微抱在懷裡,彷彿一鬆手,她就會不見似的。俊顏埋在她的脖頸裡,溼熱的氣息盡數噴灑在艾微的脖頸內,惹得她渾身一僵,酥麻的感覺,如電流般流竄全身,舒服得彷彿全身的毛孔都張開了,又有一種無力感,臉瞬間紅得像熟透了的桃子,說不出的誘、人,仿若待人採擷一樣。

    南宮煜忽然邪魅一笑,眼底妖嬈魅惑,深邃絕美,很是誘人地凝望着她紅通通的臉,略帶興味的說:“微兒,你害羞了?”

    “呃,那個,你很想耍着我玩嗎?”艾微聞言,有點惱羞成怒地瞪着他說道。小嘴微嘟,此時的眼神,沒有一點威懾力,反倒像是撒嬌的嗔怪。

    “呵,沒有啊,我哪敢啊”南宮煜眸子裡閃過一抹笑意,輕輕的親了她一下額頭,寵溺地說道。

    “嗯哼…”艾微輕哼了一聲,有點不滿地看着他。靠在他身上的身子覺得有點不舒服了,便自然地移動着,選擇舒服的位置重新靠着。

    “救命啊,救命啊…”忽然,在馬車的前面響起一個女子急急跑過來的急切求救聲,聲音似乎還有些害怕顫抖音。一下子擋住了馬車前進的步伐…

    ------題外話------

    呵呵,親們覺得這究竟是發生什麼事的呢?這究竟又是什麼樣的插曲呢?

    天氣又變化了,一下冷,一下熱的,真麻煩,很容易不小心感冒的。

    親們,記得多注意保重身體哦!

    愛你們哦,麼麼噠…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大王饒命網遊之倒行逆施外室女民國小地主極品學生
    重生千金歸來網遊之虛擬同步縱天神帝惡魔校草:吃定獨家小甜極品小農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