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冷情王爺的小醫妃 » 026 是毒藥你信嗎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冷情王爺的小醫妃 - 026 是毒藥你信嗎字體大小: A+
     

    026 是毒藥,你信嗎?

    “我是略懂而己,若是普通的可能解得了,但他的毒不是一般的毒,我根本無能爲力”艾微輕輕斂下眉,面帶擔憂之色地說道。

    “是嗎?連你也沒辦法?那他只能這樣下去?”南宮辰似乎也有點疑惑地問着,總覺得艾微有事情瞞着一樣,他也說不清這感覺從何來的。

    “嗯,暫時只能壓制,但不能治本,如果毒越發頻繁的話,有可能隨時丟了性命,也有可能一直持續着生命,但都得痛苦受折騰”艾微低聲無奈地說道,神情佈滿了淡淡的憂傷,讓人看了實在不忍…

    “難不成二皇兄就認命,不再找其他大夫了嗎?”南宮宣聞言,似乎很滿意在個答案,但卻又佯裝很關心地問道。

    “不認命又如何,找到的大夫都說無藥可解啊,只能順天由命”艾微斂下眉,看着牀上的南宮煜,有點哀傷之意。眸子裡卻閃過一抹凌厲的光芒與輕諷,這南宮宣用得着這麼虛情假意嗎?

    “嗯,現在能好好活着纔是重要的”南宮宣話裡有話地看了一眼牀上的南宮煜,淡然地說道,隨即也看向太子:“本王有事得先走了,太子你呢?”

    “本宮也回去吧?改天有空再過去看二弟”太子南宮辰眸光裡閃過一抹意味深長的深意,淡淡地看了一下艾微,輕聲說道。

    “嗯,兩位慢走,不送”艾微也不再說什麼,目送他們離開。神情瞬間變得更加冷漠與冰冷,難道在這些人眼裡真的就只有權利地位,沒有其它了嗎?

    “微兒,怎麼了?”南宮煜聽見他們離開了,便立刻起身來到了艾微身邊,輕摟住了她,看着她冷若冰霜的表情,有點奇怪。

    “沒有,就是心情有點不好”艾微看了一下南宮煜,再看了一下外面,淡淡地說道。心裡有點煩悶,這個時代的人真的得靠陰謀詭計過生活嗎?不覺得累嗎?

    “爲何心情不好,說給我聽聽”南宮煜有點奇怪地看着艾微,不明白她這是怎麼了?剛纔不是好好的嗎?

    “也沒什麼事啦,只是突然有點感觸罷了”艾微倚在南宮煜的懷裡,輕聲地說道。心裡卻有點忐忑不安的感覺,總覺得好像有什麼事要發生一樣。

    “對了,微兒,你剛纔給我吃的是什麼藥啊?”南宮煜忽然想起艾微在大廳時,她塞到他嘴裡的藥丸,有點好奇地問着她。

    他之所以會如此逼真演出痛苦的表情,全是靠自己的內力逼出來的。吃不吃藥都無所謂的,可爲了讓那些人更相信,只得配合她,吃了那藥。

    “呵,是毒藥,你信嗎?”艾微眼睛眨了眨,有點嘻戲地看着南宮煜。

    “不信,不過,就算是毒藥又如何,你給我吃什麼我就吃什麼,相信你絕對不會害我的”南宮煜堅定認真地說道,面帶淺笑地凝望着艾微。

    “呵,這麼相信我,不怕真被我毒死啊?說不定哪天得罪我,真被我下毒了哦”艾微擡起頭,仰着小臉,目光略帶深意,似乎有點認真地威脅着說道。

    “不怕,你捨不得的。而且就算你真想要毒死我,那也一定是我做了什麼不可彌補的錯事,若真死在你手裡,我也心甘情願”南宮煜摟緊了艾微的腰身,從沒有過的認真,神情專注地看着她說。

    “呃,我是開玩笑的啦,幹嘛這麼認真”艾微輕笑着說道,眸子裡閃過一抹訝然,這傢伙把她說的話不會當真了吧?

    突然,覺得有點口渴了,想去喝杯水,便輕推開了他,哪知還沒走出,反而被他摟得更緊,動彈不得。

    “微兒,可我是認真的,並不是開玩笑的”南宮煜親吻着她的額頭,深情而又溫柔地對着她說道。

    “呵,知道了,我口渴了,要去喝水,你放開我”艾微聞言,微微一愣,沒想到他這麼認真。回神,面帶笑意地看着他說話。示意他鬆開手,讓她去喝水。

    哪知,南宮煜根本沒想過要鬆手。忽然,一下子便橫抱起她,往桌子走去,此舉讓艾微嚇了一跳,啊的一聲,趕緊伸手攀上了他的脖子,臉瞬間變得通紅…

    “微兒,煜王怎麼樣了”正當艾微坐在南宮煜的腿上悠閒自在喝着茶時,一聲着急且擔憂的聲音從門外響起,隨即也走了進來。

    然而,在看到眼前的情景時,上官流微微一愣,沒想到會看到他們如此曖昧的情景,隨即一臉不自然地眼睛四處亂轉着,似乎在等着他們分開。心裡也有點訝異,這煜王的毒怎麼這麼快就過去了?

    “呵呵,哥哥,坐啊,幹嘛站着”艾微似乎也沒發覺有什麼不對似的,一臉自然地坐着南宮煜的腿上,好笑地看着上官流那不自然的臉色。心裡嘀咕着,她這哥哥可真純情,連這個都會覺得不好意思…

    “呃,那個…你們…煜王沒事了吧?”上官流臉頰上泛起了淡淡的紅暈,被艾微這麼一說,反而有點反應不過來,結巴地說道。

    “呵,你看他這樣能有什麼事啊?”艾微眼睛眨了眨,一臉神秘笑意地看着上官流,彷彿在暗示着什麼。

    “這是怎麼回事?”上官流愣然,有點不明白這是怎麼回事,爲何感覺他妹妹似乎一點都不擔心的樣子,和剛纔在大廳的表情完全不同啊!

    “哥,對不起,差點搞雜了你的婚宴,我不是故意的”艾微忽然像想起什麼似的,神情認真地看着他略帶歉意地說道。

    “爲什麼這麼說?難不成你們另有隱情”上官流看着他們的表情,似乎有點猜出是不同尋常的事情。便疑惑地說道。

    “呵,哥,你真聰明,這都能猜到”艾微輕輕一笑,誇着上官流,隨即也把她知道的一切一一跟他說了一遍。

    “什麼,竟有這種事?這府里居然還有別人的奸細在,看來得好好清理一下了”上官流聞言,非常震驚,眸子裡也閃過一抹寒意,他們也太大意了,竟讓奸細這麼自由自在在府裡生活,幸好他們還沒怎麼傷害到家裡的人。不然的話,可就麻煩了。

    “嗯,哥,以後你們得小心點,免得着了別人的道。回去後,我再讓人送些防身的藥品給你們,以備不需之用”艾微看着上官流,神色認真地說道。她現在自己也有自保的能力,唯一讓她擔心的就是她的爹孃及小妹。

    “嗯,我會的,府裡的事,待我跟爹商量好了再作決定,絕不能姑息這樣的事再次發生”上官流面露凝重表情,認真的說道。

    “嗯,反正你要小心就是”艾微聞言,點了點頭,神情認真地盯囑着他。

    “對了,那煜王的毒究竟是怎麼回事?能解嗎?”上官流似乎想起了什麼似的,一臉急色地看着艾微問道。

    “他沒事,今天只是爲了騙過他們,演戲而己”艾微輕輕一笑,淡淡地解釋着,一想到南宮煜的賣力表演,心裡突然覺得很好笑。

    “嗯,那就好,我還以爲是真的呢。微兒,你真的解不了煜王身上的毒嗎?”上官流略帶擔憂及關心地問着,心裡卻是非常期待的,他希望南宮煜平安沒事,微兒纔會更幸福。

    “哥,你放心,煜的毒已經解了,現在是正常人了,你不必擔心”艾微看着一臉擔心的上官流,心中一暖,便實話告訴了他。

    “什麼?煜王的毒真的解了?那太好了”上官流欣喜一笑,激動地說道,神情充滿了喜意,有點不可思議地看着艾微和南宮煜。

    “嗯,真的,不過,你暫時不能告訴任何人,包括爹孃,明白嗎?”艾微想了想,還是先別讓其他知道,不是信不過她爹,而是不想讓他爹涉及危險。因此,不知實情有時也是另一種最好的的保護。

    “好,我知道了,這件事我會保密的”上官流點了點頭,表示理解。他雖不明白現在他們的用意,但也知道這件事非同小可,不能隨便泄露出去,不然也不會有今天的小鬧劇了。

    “好了,微兒,這件事就到此爲止吧?別忘了今天是哥的洞房花燭夜呢”南宮煜一直沉默着,忽然摟緊了艾微的腰身,曖昧地說道。

    “呃,是啊!哥,你快去雲兒那邊吧?說不定她等得不耐煩了呢”艾微聞言,面露笑意地看着上官流,嘻戲着說道。

    “你這丫頭,又胡說八道什麼了?”上官流無奈地看着艾微搖了搖頭,宏溺地說道。心裡也有點期待且緊張着這一時刻呢,不知道雲兒怎麼樣了?

    “呵,哪有胡說八道,說的可是事實,今晚可是春宵一夜值千金呢”艾微調皮地向上官流眨了眨眼,彷彿在示意,你們儘管折騰吧,沒人會打擾你們的。

    “你們今天在此休息一晚,明天再回去吧,我先出去了”上官流被艾微這麼一戲弄,俊逸的臉龐露出了一抹尷尬之色,臉頰泛起淡淡的紅暈,無奈地看了艾微一眼,似乎有點落荒而逃地走出了他們的房間。

    艾微和南宮煜很有默契地對視了一眼,看着上官流有點狠狽逃出的模樣,竟哈哈大笑起來,沒想到他這哥哥這麼好玩,臉皮竟如此薄,經不起她的戲弄。

    “微兒,你太調皮了,竟這麼戲弄你哥哥”南宮煜表面看似在訓斥着艾微,臉上卻露出了一抹惑人的微笑,眼裡充滿了對她的寵溺與縱容。

    “呵,哪有啊?我說的可是事實啊!難道不是嗎?”艾微聞言,眼睛眨了眨,看着南宮煜的神情有點萌,似乎在問,難道有說錯嗎?今天可是他們的新婚之夜呢。

    “是沒錯,不過這些話出自女子口中,就變得有點不太適合了”南宮煜知道艾微並沒這種想法,便開口解釋着說道。他心裡也在好奇,這艾微爲何有時有些言語說得如此暢溜,就連一般男子都沒那麼爽快說得出口,她竟一臉不在意地隨口說着。

    “呃,是嗎?我倒沒想那麼多,順口而己”艾微無語撫額,忘了這裡的人,思想保守,說話也是知乎者也的,而自己太現代化了,說的話相對這裡來說,的確有點超前了,不該是女子能說出口的話。

    “微兒,你老實告訴我,你這些從哪學來的”南宮煜忽然眯起了眼,加緊了在她腰間的手力,略帶深意地看着她問道。

    “呵,沒有啊!我就是隨便說說的,難道有說錯嗎?”艾微滿臉無辜地看着南宮煜,表情要說多萌,就有多萌,裝傻着說道。心裡卻無奈至極,看來以後說話得小心一點了。

    “是沒錯,不過…”南宮煜面帶疑惑地看着艾微,似乎有點想深究她的話意一樣,可哪知說到一半,便被艾微用嘴給堵住了。

    艾微一看南宮煜似乎要深究一樣,爲了避免問題再延伸下去,便想也不想去伸手環住他的脖子,狠狠地吻住了他,堵住了他口中的話。

    一瞬間,似乎一切變得美好起來,四處瀰漫着幸福溫馨的氣氛…

    夜,漆黑如墨,寂寥的天空中掛着幾顆殘星,透出微弱的光芒。風吹樹葉沙沙響動,一切似乎變得更加寧靜。

    “見過主子”一漆黑的破屋裡,微弱的燭光倒映着窗口處,一男子跪在地上輕聲低語。

    “起來吧,事情辦得怎麼樣了”黑衣蒙面男子看着面前的男子,冷然地問道。

    “主子放心,一切很妥當,我已經證實了,那煜王的毒至今未解”男子一臉得意地看着眼前的黑衣男子說道,似乎在炫耀着他的辦事能力,希望能得到他的認同。

    “是嗎?你確定弄清楚了?不是聽說煜王妃很擅長醫術嗎?”黑衣男子有點疑惑地看着眼前的男子說道,似乎有點不相信他的話。

    “是的,已經弄清楚了,那煜王妃雖擅長醫術,但卻對煜王的毒無能爲力”男子很有把握似的急切地說道。似乎對於他的不信,有點不甘心。

    “你怎麼知道她無能爲力,而不是騙你的?”黑衣男子沉思了一會,又有點不確定語氣地問道,眸子裡閃過一抹冷意與嗜殺之意。

    “主子放心,我已經瞭解得很清楚了,而且這煜王今天發作時,那煜王妃只能乾着急,卻無能爲力,只給了他壓制的藥吃…”男子將今天在左相府發生的一切如實說給了黑衣男子聽,以示自己的能力與忠誠付出。

    “很好,只要煜王的毒無解就成,至於其它的事情不急”黑衣男子聽後,似乎沒有任何疑點了,便滿意地點了點頭說道。

    “主子,那接下來我們該怎麼辦?”男子看着眼前的黑衣男子,恭敬地詢問着。

    “暫時先按兵不動吧,有行動自會通知你的,這段時間好好盯緊左相府就成了,特別是那上官流,明白嗎?”黑衣男子深思了一下,謹慎地吩咐着。眸光裡閃一縷意味不明的精光…

    “是,屬下明白了”男子點了點應着,似乎又欲言又止的模樣。

    “還有什麼事嗎?”黑衣男子淡淡地掃了他一眼,冷言道。

    “主子,那個…那個能否給屬下一千兩,屬下有急用”男子看了一眼黑衣男子,有點輕微顫抖地說着,他心裡實在沒底,不知他肯不肯給他。要不是爲了急用救人,他也不會這麼冒險來問他。

    “一千兩,你做什麼事要這麼多的銀兩?”黑衣男子略帶冷意及疑惑地看着眼前的男子,似乎有點不明他的用處。

    “呃,是這樣的,屬下那幫兄弟這段時間沒怎麼賺到錢,但家裡卻有老人生病,需要銀兩,屬下也是出於無奈纔敢跟主子您開口的”男子有點緊張地看着黑衣男子,似乎在等待他的答案。

    “明天我會讓人送來給你,不過,下不爲例,再有下次,別來見我”黑衣男子沉默了一會,冷然說道,轉身便躍窗離開了此處。

    第二天一早,天氣晴朗,萬里無雲,陽光顯得特別燦爛明媚,到處一片生機勃勃,鳥語花香。

    艾微他們很早就起牀了,準備回煜王府。似乎有點認牀的感覺,一夜都睡得特別不好,總不停地翻動着,也把好不容易睡着的南宮煜給吵醒了,兩人似乎都有點同病相憐的感覺。

    “微兒,我們回去吧?”南宮煜輕摟着艾微,略帶疲憊的聲音在她的耳邊響起,灼熱的氣息噴灑在她的耳畔邊,讓她渾身有點僵硬,無奈地閃躲着。

    “好,回去吧,跟爹孃說一聲就走”艾微點了點頭,很是贊同的說道。心裡想着,回去趕緊補覺去,太累人了,要不是爲了更讓人相信南宮煜的毒未解,暫時無法回去。他們早就回去了,還真應證了那句話,金窩銀窩不如自己的狗窩…

    “王爺,王妃,你們終於回來了,宮裡來了旨意,讓你們即刻進宮覲見”管家一看到他們回來,立刻跑過來,急切地說道。

    南宮煜與艾微默契地對視了一下,淡然地開口:“有說什麼事嗎?”

    “呃,沒說,只是讓你們馬上進宮,不得有誤”管家擦了額頭上的冷汗,渾身有點僵硬,卻一臉鎮定地看着他們說道。

    “是嗎?煜,你覺得是什麼事這麼急着要我們進宮呢?”艾微聞言,看着南宮煜,若有所思地問道,眸子裡閃過一抹不易被發覺的精光與冷意。

    ------題外話------

    呵,親們,覺得會是什麼事呢?

    求收,求求哦…



    上一頁 ←    → 下一頁

    一劍獨尊大王饒命網遊之倒行逆施外室女民國小地主
    極品學生重生千金歸來網遊之虛擬同步縱天神帝惡魔校草:吃定獨家小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