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冷情王爺的小醫妃 » 025 將計就計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冷情王爺的小醫妃 - 025 將計就計字體大小: A+
     

    冷情王爺的小醫妃 025 將計就計 天天書吧

    此話一出,衆人紛紛恍然大悟,這煜王原來是毒發作了。可是,怎麼會突然發作呢?剛纔不是好好的嗎?這疑惑佈滿了衆人的表情。然而,在座的各位,都聽說過南宮煜以前的情況,只是沒當場看過他毒發的樣子,如今,可以說是被嚇到了。

    只見南宮煜似乎很痛苦地在呻吟着,臉色發青,難看得要命。彷彿是一下冷得很輕顫抖着,一下子又臉紅通通地直冒汗,冷熱交織的,那難受痛苦的表情,讓衆人看了都有點不忍,只是大家也一時愣然,似乎是被嚇到了,竟就這麼呆若木雞地看着眼前的一切。

    “趕緊扶着煜王去客房休息一下”這時上官文最先反應過來,急忙在大聲喊着。神色鎮定地讓衆人讓出一條路出來,好讓艾微扶着南宮煜去休息。

    艾微在着急的同時,目光掃視了一下那丫環,只見她緊張地捏着手裡的茶壺,一臉慌亂的表情,卻又佯裝不知情地看着,身子也似乎又有點顫抖着。然而,在衆人的圍觀下,並沒有人會去關注一個婢女的動作與神情。

    “煜,先吃點壓制的藥吧?”艾微輕挑眉,瀲灩鳳眸劃過一縷厲芒,心想,既然要演戲,就得演逼真一點,免得讓他們起疑心。隨手便拿出一顆藥丸塞到南宮煜的口中。

    南宮煜心裡雖是很疑惑不解,有點不明白艾微的做法。不過,卻也很配合地吃下了藥,知道艾微是絕不可能會害他的。因此,先不問理由,只是盡力演戲就是。

    “爹,哥哥,我先扶煜去休息一下,你們繼續吧?”艾微面帶爲難之色地看着他們說道。心裡對他哥哥有一絲歉意,這畢竟是她哥哥的婚宴,竟弄出這些事出來,有點砸場子的感覺。不過,她知道,他們是不會見怪的。

    “好,趕緊去吧?這裡有我們就行”上官流也是面露擔心之色地急切說道。他是有聽說過,南宮煜身上有毒,卻沒想到會在今天發作,究竟是什麼原因呢?難不成是有人在這裡面動手腳?

    “嗯,那我們先出去了。煜,咱們走”艾微似乎有點吃力地扶起南宮煜,慢慢往左相府的客房走去,不理衆人的詫異眼光,路過那小丫環的時候,明顯感覺得出她的慌張與身子的顫抖。

    南宮煜表面是痛苦難受的心裡,心裡卻是很愉悅地享受着艾微的關心與體貼,整個人看上去像渾身無力的趴掛着艾微的身上,雖然南宮煜很想緊樓着她,但爲了不讓人起疑,只能儘量控制着身子的重量倚着她,免得她承受不了。

    南宮辰與南宮宣,看着離去的兩人,眸光裡閃過不同的不明神色,沉默着,各有所思地直視着前方,拿起酒杯繼續喝着酒。

    衆人看着眼前的情景,不禁紛紛議論起來:

    “這煜王的毒可真霸道啊,看起來很恐怖呢”

    “是啊,是啊,以前有聽說過,卻沒見過,如今見到了,可真嚇了一跳呢”

    “可這毒不是聽說是具體時間發作的嗎?爲何剛剛好好的就發作了呢?”

    “唉,誰知道呢,這又沒人是大夫,怎麼知道這究竟是怎麼回事呀?”

    “對了,聽說煜王妃不是很精通醫術嗎?你們說,她會不會解這毒啊?”

    “怎麼可能,你沒看到她也是着急嗎?而且只拿了壓制的藥給煜王吃,要是能解,早就解了吧?還會等到這個時候吃壓制的藥?”

    “也是,看來這煜王的毒是世人都無法解的啊”

    “看剛纔的情況,真嚇了一跳,真是天妒英才啊,竟中這種無解的毒”

    “對啊,對啊,煜王的戰神王爺稱號可不是叫假的,只可惜現在中了毒,什麼事都做不了啊”

    “噓,你們小心點,這裡還有兩位皇子呢,別亂說話,免得惹來麻煩”

    “呃,對啊,瞧我這張嘴,說什麼呢?你們當作沒聽到哈…”

    “說真的,還真有點爲煜王叫屈,你說好端端的爲何就只有他中毒了呢”

    “聽說,當年是爲了救皇上,成了替死鬼了,這事不知屬不屬實”

    “應該是,不然,你看皇上對他都是特別恩寵的,似乎在彌補着他”

    “嗯嗯,有道理,你看這全朝上去,就只有他享受最特殊的待遇呢”

    “我說你們不要命了啊,竟然在討論這個,要是被聽見了,會被砍頭的”

    “呃,是啊,還是別說了,免得惹來禍事”

    衆人也表示明白,一下子熱鬧的討論與猜測聲,安靜了下來,紛紛回到自己的坐位上,繼續吃喝着。

    “各位不必介意這插曲,還是隨意吧,繼續暢飲着,感謝各位的賞臉與祝賀”上官流響亮的嗓音響起,安撫了衆人的心思,繼續敬酒,保持着婚宴的正常運行。心裡非常擔心南宮煜的情況,卻不敢隨意走開,怕引起不必要的懷疑與宴會的慌亂。

    艾微賣力地扶着南宮煜在路上走着,兩人默契地對視了一下,似乎都發覺到背後有人尾隨跟蹤着。

    爲了讓後面的人更相信眼前的情況,艾微佯裝很擔心緊張地說道“煜,你沒事吧?快到房間了,等會好好休息一下”

    然而南宮煜卻沒有吭聲,只是偶爾發出難受痛苦的低吟聲,聲音不大不小,剛好被後面隱身的人聽到。

    很快地,他們便到達了客房,扶着南宮煜進了房間,艾微便開口對領路的丫環說道“你先出去吧,順便把門關上,等會不管聽到什麼都不要開門進來,明白嗎?”

    “是,奴婢知道了”丫環點了點頭,看了他們一眼,便快速離開,出了房間。

    艾微輕聲走到門前邊,聽着外面的聲響,感覺那人似乎還沒走,便示意南宮煜繼續演下去。

    這時尾隨在後面的男子看着他們進入房間有點着急,似乎還想驗證什麼似的,緊緊盯着他們的身影。正在發愁想辦法再怎麼確認時,卻又聽見了裡面噼裡啪啦摔東西的聲響,還有那煜王妃着急的擔憂聲。

    心裡不禁有了一陣心喜,這煜王的毒發應該不假了吧?就算剛纔不是真的,是在演給大家看,但現在在房間裡只有他們兩個人,也就沒必要再演了吧?聽裡面痛苦的呻吟聲,還有因難忍而靠摔東西來發泄的聲音不假啊!更何況還夾雜着煜王妃的急促擔憂甚至有點抽咽的聲音呢。

    男子神情專注地聽着裡面的聲響,一會後,便滿意的點了點頭,轉身離去。

    屋裡的南宮煜很配合地用力摔着桌面的東西,發出東西摔落地上的聲響,還時不時發出痛苦難忍的聲音,而艾微卻是坐着悠閒地喝着茶,時不時地配合着說幾句擔憂的話。兩個人就這麼戲劇化地演着,給尾隨跟在他們後面的人滿意的答案。

    一會後,艾微感覺到外面的人似乎離開了,便示意那南宮煜可以停下來了。其實她看着他的樣子,心裡真的很想笑。她還是第一次發覺,這南宮煜很有演戲的天份。如現在是在21世紀,估計他能成爲最受關注高級明星呢。

    “微兒,我演得怎麼樣啊,滿意不”南宮煜輕走到艾微的身邊,一下子摟住了她,灼熱的氣息索繞在她的耳畔邊,顯得特別的曖昧,渾身散發出男性的濃烈氣息。

    “呵,不錯啊,沒想到你演戲這麼有天份呢”艾微輕輕一笑,點了點頭戲弄着說道。

    “是嗎?還不是微兒你調教有方”南宮煜曖昧地輕咬了一下她的耳垂,溫柔地凝望着她說道。

    艾微沒想到南宮煜會突然來這招,有點愣然,身子無比僵硬,目光迷離地看着他,小嘴微嘟,臉頰呈現出微微的紅暈,格外誘人。

    南宮煜脣角微揚,妖孽俊逸的面上露出邪肆魅惑的笑,不等她反應,一下子便深情地吻住了她。瞬間,四周瀰漫着曖昧溫馨的氣氛…

    許久過後,兩人微微喘息着,南宮煜抱着艾微坐在榻上,疑惑地問:“微兒,你怎麼知道他們是針對我來的?”

    “我不是迷路了嗎?結果在一處假山後面聽到一男一女的對話,說什麼要試探什麼之類的。剛開始我也不太清楚,他們所說的目標是誰,是在大廳裡發現那女子時不時地往你身上瞄才確定他們的目標是你的,所以就將計就計咯”艾微靠在南宮煜的懷裡,淡然地解釋着,眸子裡卻閃過一縷凌厲的光芒與深思。

    “是嗎?這些到底是什麼人,試探我的毒是否解了的用意何在呢?”南宮煜聞言,緊鎖眉頭,非常不解,這裡面究竟涉及了什麼人,似乎從一開始就是個謎團。

    “你說有沒可能是怕你解毒之後,影響到他們什麼格局呢?”艾微想了想,覺得只有這個非常有可能,不然任何人都沒理由在乎他解不解得了這毒啊。還謹慎成這樣,找人來試探…

    “或許吧?我也一時沒法參透”南宮煜若有所思地說着,心裡閃過一抹人影,卻是非常不確定,看來得儘快去查證了。

    “對了,你當初是怎麼中這毒的,真的是救皇上嗎?”艾微疑惑地看着南宮煜,想聽他親口解釋。

    “嗯,也算是吧?當初父皇很危險,而我也一時沒考慮那麼多,就直衝上去,結果自然也就幫他擋到了這毒,而毒只是灑落在我手上的傷口處,本以爲只是一般的毒藥,卻沒成毒滲入身體後,就變成這樣子了”南宮煜陷入了回憶,表情凝重地解說着。

    “是嗎?這毒可真變態,那當時在你們身邊還有什麼人嗎?”艾微想了想,還是有點疑惑地問着,雖然不能確定是有人故意弄的,但也覺得沒那麼簡單,當時他們的目標是否真的是南宮霸天?或又許只是以南宮霸天爲掩人耳目,真正想除掉的人是南宮煜?

    “什麼意思?當時似乎也沒什麼人了,對了,好像還有十皇叔也在場,他只比我大5歲”南宮煜想了想,輕皺了下眉頭,覺得不可能是他有什麼動機吧?但還是說了出來。

    “十皇叔?我還沒見過是吧?他似乎也沒怎麼出現過吧?”艾微仰起小臉看着南宮煜,有點好地問着。心裡卻對這個從未出現過的人有點疑惑。

    “當然沒有,我們也一年很少見到的,他一年只回來兩次,就每年的清明節與中秋節,對朝政也似乎漠不關心,從不過問的”南宮煜輕聲解釋着,心裡卻也是疑慮一團團的,總覺得是不是漏了什麼重要線索了。

    “是嗎?那可真神秘呢”艾微點了點頭,有點好奇地說道,很快就清明節了,那是不是代表可以見到這個人了?不知他到底是長什麼樣的呢?

    “微兒,你怎麼突然對十皇叔這麼感興趣?不許你對他關注太多”南宮煜發現艾微一直繞着他十皇叔的事情問着他,一時有點緊張吃味且霸道地要求着。

    艾微聞言,瞬間黑線爬滿了臉,這傢伙能不這麼無聊嗎?連這個都吃醋。她只是有點好奇他的事情,還有就是覺得這十皇叔應該不是傳言般那麼逍遙自在吧?會不會也是隱忍不言,等待什麼時機呢?

    “煜,你在說什麼呢?我只是好奇啦,你不覺得奇怪嗎?誰會那麼在乎你的毒是否能解?”艾微無奈,只好解釋着,她可不想等會又受罪呢。

    “暫時不知,不過,應該有很多人也很好奇吧?你這次將計就計的棋子走得好,這次毒在他們面前發作,估計再也不會有人懷疑是真是假了”南宮煜若有所思地說着,冷峻淡漠的臉龐閃過一抹悲傷之意。似乎在感傷着什麼…

    “怎麼了?感慨很深?”艾微發現了南宮煜突然身子變得僵硬,還有一股淡淡的憂傷,不明白是不何,便疑惑地問着。

    “沒事,只是覺得是不是皇家的人,真沒有親情存在,有的只是勾心鬥角,爭權奪利呢”南宮煜手輕輕撫摸着艾微的秀髮,淡淡地說着,似乎多了一份不明的傷感之意。

    “呵呵,或許是吧?有時候明哲保身也不一定安全。煜,不管你的決定是什麼,我都會支持你的”艾微伸手輕撫着他有臉,溫柔地看着他說道。

    “微兒,不管我作什麼決定,你真的會陪我走下去嗎?”南宮煜有點不確定地看着艾微,心裡卻緊張得不得了,緊摟着她問道。

    “嗯,我說過,只要你不離,我便不棄,除非是你先負我了,否則,我一定會陪着你走下去”艾微點了點頭,堅定且認真地看着他說道。

    “好,這可是你說的,不許反悔,我是絕不可能負你的”南宮煜聞言,神色一亮,霸道地要求着,堅定地承諾着,心裡輕輕鬆了一口氣,表情更是欣喜若狂…

    就在這時,門外響起了“篤篤”的敲門聲,兩人有點詫異地對視了一眼,不知外面來的人是誰,艾微趕緊示意南宮煜躺到牀上去,然後,輕聲開口:“是誰,有什麼事嗎?”

    “煜王妃,是太子與本王,我們想看下二皇兄怎麼樣了”門外響起了南宮宣那略帶試探之意的聲音。

    “哦,那進來吧?”艾微輕撇了一眼南宮煜,回頭淡淡地應着。

    南宮宣和南宮辰一走進來,便看到眼前狼藉一片,四處凌亂,到處是碎片的地面,還有躺在牀上似乎在暈睡地南宮煜,兩個的眼中閃過一縷訝意與不明深意。

    “二皇兄,怎麼樣了?這裡怎麼弄成這樣?”南宮宣輕皺着眉頭,似乎有點緊張且疑惑地看着艾微問道。心裡卻閃過一抹狠意,希望他永遠好不了。

    “剛纔來到這裡,毒還在發作,他一時難受,忍不住發泄了一下,現在昏睡過去了,只要不再發作,應該暫時沒事了”艾微略帶擔憂之意地斂下眉說道,神情也充滿了哀傷之意。

    南宮辰站着一直沒說話,看着艾微的表情,心裡有點微微抽痛,他知道她在擔心着南宮煜,可他多麼希望自己能給她依靠,能攬她入懷。讓她幸福開心地笑着,然而這一切都不可能發生,他與她,永遠只能是平行線了…

    “是嗎?你不是也很精通醫術嗎?真沒法幫他解毒嗎?”南宮宣看似在擔憂問着,其實卻是略帶試探之意,想知道艾微能不能爲南宮煜解掉此毒,好另作打算…

    ------題外話------

    接下來又會怎樣呢?敬請關注哦!

    潛水的親們,趕緊出來冒泡哦!

    偶想你們了…(:麼麼噠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統領狐族那些年一劍獨尊大王饒命網遊之倒行逆施外室女
    民國小地主極品學生重生千金歸來網遊之虛擬同步縱天神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