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冷情王爺的小醫妃 » 024 是不是毒發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冷情王爺的小醫妃 - 024 是不是毒發了字體大小: A+
     

    024 是不是毒發了

    “恭喜上官尚書,以後可就是一家人了,名副其實的附馬了”南宮宣一進門便淺笑着跟上官流道喜。笑卻不達底,似乎話中有話地看着一身紅色新朗服的他。

    “恭喜,祝你和雲兒白頭偕老,早生貴子”太子南宮辰也是一臉笑意地看着上官流,輕聲道喜着。

    “多謝太子,宣王,請裡邊請”上官流一臉笑意地開口說道,眸子裡卻閃過一縷不明的精光與深思。

    “哥,當新朗的感覺怎麼樣啊?會不會很興奮啊?”艾微一進門便看見一身新朗服的上官流,一時起了興致,面帶笑容地開口嘻戲着說道。

    “你這丫頭,一來就想戲弄哥哥嗎?”上官流見艾微和南宮煜進來,一臉欣喜地朝南宮煜點了點頭,又有點寵溺及無奈地看着艾微說道。

    “呵,哪有?我是說真的嘛!你今天是新朗,問一下不爲過啊”艾微一臉好奇的看着臉頰出現淡淡紅暈的上官流,繞了一圈,興味盎然地看着他。

    “咳咳,微兒,別鬧了,你哥被你嚇到了”南宮煜有點好笑地看着他們兄妹倆,接收到上官流求救的眼神,便開口對艾微說道。

    “呵呵,是嗎?看在你今天是新朗的份上,放過你,我去看下雲兒吧,你們聊?”艾微面帶喜意,輕輕擺了擺手,往新娘房而去。

    走在路上,艾微心裡有點訝異,這裡可真美。雖然說是她的家,但其實她卻還沒真正瞭解過,畢竟她是嫁過去後再過來的,也根本沒時間參觀過這左相府。

    只見四處生機盎然,鳥語花香,淡淡的霧氣瀰漫,縈繞在花叢樹木之間,高的山,遠的水,神秘的石窟洞,各種不同風格的園林組合,一塊兒一塊兒,一區區,雅緻清新、豔麗卻不奢華,地上鋪着紅色絨毛地毯直延到新人房。

    “見過煜王妃”新娘房的丫環看着艾微走了過來,便趕緊行禮。

    “嗯,公主呢?”艾微點了點頭,心情愉悅地輕聲問着。

    “公主在裡面,王妃請進”小丫環聞言,忙答道,輕快地打開了房門,讓艾微進去。

    “雲兒,感覺怎麼樣啊?興不興奮啊?緊不緊張啊”艾微一進門,便嘻戲地問着南宮雲,神情閃過一抹笑意。

    “呃,二嫂,人家緊張死了,你還來取笑人家”南宮雲頭遮着蓋巾,聲音悶悶地傳出來,似乎有點惱羞成怒的感覺。

    “呵呵,恭喜哦,祝你和哥哥百年好合,早生貴子”艾微收起嘻戲的表情,神情認真地祝賀着。

    “嗯,謝謝二嫂,我有點害怕呢,是不是第一次都是這樣的啊?”南宮雲聲音既興奮又擔心,似乎又有點激動地顫抖着。

    “呵,要是心裡緊張的話,深呼吸幾次,就不會了”艾微輕笑地看着她,安慰着說道。心裡也爲他們高興,他們終於心想事成,有情人終成眷屬了。

    “好,我試試”南宮雲緊張地點了點頭,試着艾微說的方法緩解着心情的緊張。

    艾微看着南宮雲有點好笑,不過,這種感覺她沒嘗試過,她當初可以算是獨守空房呢,但也是樂在其中,所以並沒什麼緊不緊張的問題存在。如今想起來,似乎有點遺憾呢。

    “呼,終於不會了,太好了,這個方法真有效”南宮雲不敢拿掉頭上的蓋巾,聲音悶悶着,似乎也帶着點喜悅之意。

    “呵,有效就好,別太興奮了哈。我得先出去了”艾微看了一下外面,淡然地對南宮雲說道,心裡覺得外面應該很熱鬧纔對,而且也快到時用膳了。

    “啊?你不能再陪我一會嗎?我無聊呢”南宮雲聞言,有點依依不捨地說道。她一個人呆在這裡好沒勁啊,又沒人陪說話,只能發呆。

    “呵,我得出去了,不能在這裡呆太久的,要不然等會你二哥會來找人的”艾微看着南宮雲,眸子裡的笑意更加明顯,淡淡地說着。

    “那好吧?你去吧?”南宮雲有點失望地說,本來她還希望艾微能再陪她一會呢,她自已一個人實在太無聊了。可想想也是,外面還有其它賓客呢,不可能總留在這裡的。

    “嗯,那我出去了”艾微點了點頭應着,便輕聲走了出去,並關好了房門。

    走在回宴會廳的路上,艾微邊走邊感嘆着,這時代的建築工人可真是高智慧呢。絲毫不遜色於現代的設計。雖沒有高科技設計,但卻蘊含古典精巧的設計,實在讓人意想不到…

    然而,突然卻被眼前的分叉口給弄蒙了,她該往哪條路走啊?記得剛纔來的時候好像沒有分叉路口的啊,現在的怎麼有蔓延三條路口啊?暈死,她又犯路癡了。竟然邊走邊想事情,沒注意腳下的路,現在成了謎了…

    算了,隨便走一條吧?不對再往回走就是,艾微心裡嘀咕着。腳也自然地邁向了右手邊的一條路去。只是結果卻是令人失望的,這路根本不是向大廳的,而是另一處景點。似乎也快到盡頭了,沒什麼路可走了。唉,看來真得往回走了…

    然而,就在艾微轉身想往回走時,卻意外聽到旁邊不遠處的假山後面似乎有人在說話,心裡很詫異,這裡怎麼會有人?一時好奇便躡手躡腳走了過去,想看看是什麼人在那裡?

    “你一定要小心點,趁現在人多,纔有機會下手,不然以後很難找到機會了”一個男子小心地壓低聲音吩咐着,似乎有點着急。

    “可是,我該怎麼做呢?我害怕”一個女子輕聲地說道,似乎有點顫抖着。

    “你怕什麼,這又不出人命,只是試探而己,主子吩咐了,不許出錯”

    “可我還是害怕啊,要是失手了,那不是連命都沒有了”

    “你笨啊,這些只要下點在茶水裡或湯裡,無色無味的,沒人會發現的,而且又毒不死人”

    “不會死人,那爲何還要下呢?”

    “都說啦,這只是試探的,不會有事的,你大膽去辦吧”

    “好吧?你確定不會出人命?”

    “不會不會,這只是針對某人用的,其他人就算喝了也沒事的,放心吧?你要出事了,我還能活命嗎?”

    “好,那我趕緊去吧,要不然等會更沒機會下手了”女子說完,但便匆忙地跑了出來,直往大廳而去。

    艾微聞言,趕緊四處瞄了一下,躲在了假山的另一邊,不被他們發現。只見一女一男先後離開,可惜看不到他們的面貌。

    等到確定他們走遠了,艾微才從假山後面走了出來,心裡疑惑不解,他們到底要對誰下藥,想試探誰呢?不行,她得趕緊回去,心裡有種煩躁不安感。他們的目標最好不要是她的家人,否則她不會放過他們的。

    艾微好不容易看到了人來來往往的走動着,知道終於找到了會客大廳了,然而卻已經過了半個時辰了。心裡無奈地嘆氣,她這路癡毛病就是麻煩,連這點路都能走半個時辰,真是無語極了。

    “微兒,你怎麼去那麼久”南宮煜輕皺着眉頭,有點鬱悶地看着她說道。她不是說過去一會嗎?怎麼好像都有快一個時辰了呢!跟雲兒真有那麼多話聊嗎?

    艾微輕輕地走到他身邊坐下,一臉無奈地說:“我迷路了,走了半個時辰才找到這裡”

    “什麼?迷路了?這不是你家嗎?你也會走錯路?”南宮煜輕攬着她的肩,有點意外地看着她說道,顯然對於她的說法有點質疑。

    “是真的啦,我走出來的時候,只顧着邊走邊想事情,結果走到了分叉口,就不知怎麼走了,只能再返回來,這來來回回就這麼久了呀”艾微看南宮煜的表情,知道他不太相信,但還是無奈地解釋着。

    “呵,看來以後去哪裡都得把你綁在身邊了,免得你迷路找不到回家的路”南宮煜附耳輕聲戲謔着,灼熱的氣息索繞在她的耳邊,看上去有點曖昧呢。

    “呃,不用這麼誇張吧?”艾微雖知道南宮煜是在說着玩的,有點不太情願地迴應着,可心裡卻也有點動容,以後若真的去些不熟悉的地方,絕不能隨便亂走,免得真找不到路。

    “這可不是誇不誇張的問題呢,而是你的確是路癡啊,不放心你,就只能這樣做”南宮煜脣角微揚,妖孽俊逸的面上露出邪肆魅惑的笑,淡然地說道。

    “唉,也是,誰叫我偏偏是路癡呢?真有點不公平,爲何我會對路線如此白癡呢?”艾微無奈地撫額,一臉哀怨地看着南宮煜說道。

    “呵,好啦,開玩笑的。微兒,我會是你一輩子的領路人”南宮煜輕輕撫摸着她的秀髮,深情而又溫柔地看着她,略帶深意地說道,

    “嗯,這還差不多”艾微一點也不覺得有什麼不對,滿意點了點頭說道。他就她的領路人,她的指南針,她會一路好好跟隨的。

    忽然,艾微眼光被對面那位在倒茶水的丫環吸引了,似乎覺得她的側影有點眼熟,心裡卻在嘀咕着,在假山後面的人是不是她呢?

    “感謝各位今天能賞臉,抽空來參加犬子與公主的婚宴,在此敬大家一杯,以表謝意”左相上官文面帶笑意,聲音洪亮地在大廳響起,仰起頭,酒一飲而盡,隨即雙說:“各位別客氣,請隨意哈”

    衆人紛紛一飲而盡,連聲道喜,頓時場內一片喧華熱鬧聲。只見上官流一身紅服坐在上官文身側,一臉笑意接受着衆人的祝福。

    艾微的目光一直追隨着剛纔那個丫環,發現那人的確有點古怪,特別是看到大家都在敬酒時,臉上閃過一縷緊張慌亂之意,似乎也往這邊瞄了一下,急急地往他們這邊移過來。

    “微兒,你怎麼了,在看什麼啊?”南宮煜發現艾微目視着前方在發呆,順着她的方向看去,似乎是太子與宣王的位置,以爲她是在看他們,心裡便稍微有點吃醋地問着。

    “呃,沒什麼,在想些事情而己”艾微回神,低聲地回答着,擡頭卻看見南宮煜正低頭一臉不滿地盯着她看,而且神色不明,似乎在生什麼氣一樣。

    “真的?那爲何對着那太子的方向發呆?”南宮煜還是忍不住地開口說道,雖然他知道艾微不會再對他有什麼感情,但還是難免會吃醋,心裡泛酸。

    “呃,有嗎?我纔沒有看他呢”艾微聞言,微微一愣,回神,有點無奈撫額,怎麼那麼湊巧,那個丫環現在的位置就在他們附近,她只顧看着她,卻忘了她身邊的其他人存在了。

    “沒有嗎?你目光明明就是看向那裡的”南宮煜聽她這樣否認,以爲她是真的有在看他而進行辯解,便更加不悅地肯定說道。

    “唉,真的沒有啦,我是在看他們身邊的丫環,她有點奇怪”沒辦法,艾微只能選擇實話跟他說,免得他總是糾纏着這個話題,便附耳輕聲解釋着。

    “怎麼奇怪法?”南宮煜聞言,輕皺了一下眉頭,看艾微不似在說謊,便輕聲問道。目光也略帶深意地看了一下那丫環。

    “暫時還不知道,也說不清楚,等等看吧,多留點心,覺得她可能另有目的”艾微傾着身子往南宮煜靠去,低聲地說道。然而,她卻沒想到這姿勢,在外人的眼裡是多麼曖昧…

    南宮辰眸子閃過一縷傷痛與悔意,目光深邃地盯着斜對面的兩個人,面色微變,心裡煩悶地直倒着酒,一杯一杯往嘴裡灌。

    南宮宣似乎也發現了南宮辰的異常,略帶深意地看了他一眼,手也拿起酒杯喝着酒,臉上卻露出一抹深思之意。

    熱鬧的氣氛一直在延續着,艾微突然發現,那個丫環一直往他們這邊移動,而且似乎眼光也似有似無地緊盯着南宮煜看。心裡噔的一下,有點恍然大悟的感覺,他們的目標該不會是南宮煜吧?所謂的試探,難道是想試探煜的中毒情況?

    “煜,等會那丫環過來,幫你倒茶水的時候,記得假裝喝下。然後接收到我的提示時,你假裝你身上的毒突然發作,明白嗎?”艾微輕聲附耳說道。既然他們想試探,那就讓他們試好了,還得演逼真一點呢。

    “好…”南宮煜雖然有點疑惑,但也知道艾微讓他這麼做一定有原因的,現在沒時間解釋清楚,只能等演完戲再問清楚是怎麼回事了。

    不一會,那穿着丫環衣服的女子,趁着衆人都在喝酒時候,很快移動到南宮煜的身邊,並很有禮貌性地爲他加滿了酒杯後便往別處移動着,然而目光卻是不斷地往南宮煜的杯子瞄,似乎在等什麼…

    南宮煜輕撇了那丫環一眼,面露不明之色,若無其事地與艾微聊着天,似乎沒發現有什麼不對勁一樣,任由着那丫環添滿酒。眸子裡卻閃過一縷不易被發覺的冷意與嗜殺之意。

    過了一會,那丫環站在不遠處,看着南宮煜悠閒地拿起酒杯,往嘴邊而去時,緊張得不得了,手攥得緊緊地,似乎有點緊張的微顫着。

    南宮煜趁着仰頭喝酒的瞬間,把酒倒在了袖口裡艾微剛纔偷偷塞給他的布上,然後一臉醉翁之意不在酒的滿足表情,喊着:“再來一杯”

    那丫環看着南宮已經喝下酒,頓時欣喜了起來。聞聲,又趕緊上前加滿酒杯,便又急急退了出去。

    突然,熱鬧的宴會氣氛卻出現了一種另類的聲音,衆人紛紛不解地往聲音發源處看,只見南宮煜面帶痛苦之色,正趴在桌面上,而桌面的東西也因他的動作,全部散落在地上,發出混雜難聽的噼哩叭喇聲響摔破聲。

    衆人不解,不明白好端端地,煜王怎麼會突然面帶痛苦之色,趴在桌面呻吟着。還因此摔掉了桌面上的所有東西。

    “煜,你怎麼了,是不是毒發了,怎麼會突然發作呢?”艾微一臉急色地扶起南宮煜,聲音不輕不重,剛好讓在座的人都聽到了。眸子裡卻閃過一縷精光與戲謔之意。

    ------題外話------

    呵,親們,接下來會怎樣呢?敬請繼續關注哦!

    不得不提醒一下,請投評價票的親們,記得選5分投哈,別沒選擇,就默認選3分評價啊!

    偶淚崩啊,昨天收到一位親,不小心投的三分票了…(:

    另推薦下,好友的上架文《古墓皇后》,親們有興趣也可以看下哦…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我統領狐族那些年一劍獨尊大王饒命網遊之倒行逆施
    外室女民國小地主極品學生重生千金歸來網遊之虛擬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