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冷情王爺的小醫妃 » 023 南宮雲的焦慮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冷情王爺的小醫妃 - 023 南宮雲的焦慮字體大小: A+
     

    023 南宮雲的焦慮

    “呃,哪有,我不是還夾給你吃嗎?”艾微眼神閃躲着,不敢直視他,有點不自然地說道,她剛纔的確有一會是把他遺忘了,所以對於他的質問,她自是理虧。

    “哼哼,你明明就忘了我的存在,會那樣做,只是彌補而己”南宮煜輕哼了一聲,剛纔他一目瞭然,知道艾微是在忽悠他的,不過,現在心裡似乎也那麼生氣了,只是故意戲弄她一下而己。

    “呵,我錯了,你別生氣嘛,我只是一時顧着講解忘了啦,不是故意的”艾微眼眨了眨,一臉楚楚可憐地看着他,眸子裡蒙着一層淡淡的水霧,說有多嫵媚,就有多嫵媚;通紅的小臉,猶如兩個紅蘋果,格外誘人。

    南宮煜看着她那小女人的模樣,淡漠冷傲的臉龐瞬間柔化下來,修長白皙的手指輕輕劃過她微亂額發,輕撫至耳後,如星辰一般燦然的眸子深深地看着她。

    “這次放過你,以後可不許這樣對我”南宮煜低頭,灼的氣息噴灑在她耳畔,聲音極盡溫柔寵溺。面容俊美邪肆、風華絕代,渾上下都透着一股妖孽的氣質。

    “好,知道了”艾微輕輕一笑,點了點頭。心裡卻有點詫異,這次他怎麼這麼好說話,居然就這麼放過她了?

    “微兒,過幾天你哥要大婚了,想準備什麼樣的禮物給他們?”南宮煜忽然像想起什麼似的,深情地凝望着她,輕聲問道。

    “呵,你準備就好,我那天已經讓人打造了一條手鍊送給雲兒了”艾微倚在他的懷裡,輕柔地說着,心裡也有點好奇,他們的婚禮會是怎樣的?

    “微兒,你下月初八是我的生辰,你得準備禮物送我”南宮煜摟着艾微,忽然眼珠一轉,略帶點霸道且強勢地要求着她。

    “生辰?好啊,你想什麼要的禮物”艾微想了想,擡頭着着他,有點意外的問道。沒想到他居然會跟她討要禮物呢,

    “都好,只要你送的都行”南宮煜深情地凝望着她,溫柔地看着她。

    “這樣啊,那好吧?到時給你一個驚喜哈”艾微調皮一笑,說得很神秘似的。眼睛眨了眨,就這麼看着他。

    “嗯,好,這可是你說的哦,不許忘記”南宮煜聞言,眸子裡閃過一縷欣喜,嚴肅地要求着。

    “好,一定會記得的”艾微輕輕一笑,點了點頭。回抱着他,往他往裡鑽。似乎有點累了,想休息呢。

    “怎麼了,累了嗎?要不休息一會?”南宮煜知道她今天很早就起牀了,而且忙活了大半天,估計是累了,便溫柔地問道。

    “嗯,是有點困,想睡覺了”艾微點了點頭,眼睛似乎有點睜不開了,便輕輕閉上眼,倚在他懷裡睡着。

    南宮煜寵溺地看着懷裡的艾微,聽着她均勻的呼吸聲,便知道她是睡着了,心裡有點訝然,這丫頭竟這樣也能睡得着,真服了她。輕輕地抱起她,往臥室而去…

    時間一晃而過,轉眼間,到了臨近南宮雲與上官流的婚期前一天了。南宮雲一大早就往煜王府而去,人未到聲先到,大聲地尋找着艾微:“二嫂,你在哪裡,我有急事找你…”

    艾微獨自一個人在後花園閒逛着,手裡還捧着前些天撿到的那隻小白兔,正一臉興味盎然地和它逗着玩,卻沒想到聽到了南宮雲的高聲呼喚。

    心裡有點詫異,怎麼南宮雲這個時候還出來,不是應該呆在皇宮裡待嫁嗎?現在出來找她是有什麼事嗎?想着,便抱着小白兔雲與她碰頭。

    “雲兒,我在這裡,你找我有事嗎?”艾微看着滿臉通紅的南宮雲,向她招招手並輕笑着說道。

    “啊,二嫂,你在這裡啊,我正在找你呢,快,快,快來跟我說說明天應該注意什麼,我緊張死了”南宮雲一臉急色地拉着艾微的手,往傾雨閣而去。

    艾微無語,她能說她也不懂嗎?她記得她穿越過來的時候,婚禮也是簡單扼要,根本不知要注意什麼禮節啊!這要她怎麼說啊?嗚嗚,這種感覺還真憋屈呢。

    “二嫂,二嫂,你在發什麼呆啊?趕緊走啊”南宮雲有點奇怪地看着艾微在發呆,不明所以,這二嫂是怎麼了?反應好奇怪呢。

    “呃,沒什麼,走吧,去傾雨閣再說”艾微回神,便領着南宮雲往她住的地方去。心裡卻一直在嘀咕着,她等會該怎麼和南宮雲說啊?

    “二嫂,你快說啦,明天我到底該注意什麼,我緊張了一個晚上了,昨晚沒怎麼睡呢”南宮雲一到傾雨閣,便急切地拉着艾微的手說道。

    “呃,那個,在宮裡不是有人教你嗎?怎麼還跑來問我啊?”艾微有點莫名其妙,宮中不是有專門教的嗎?怎麼這南宮雲卻跑出來找她呢?

    “哎喲,是有啦,不過,沒你經驗多啊!你不是纔剛嫁給二哥沒多久嗎?應該記得比較清楚的”南宮雲根本不知道艾微當時的情況,所以一臉自作聰明地說道。心裡想着,她應該是比較清楚的,畢竟是自己經歷過的。

    “呃,其實我也不記得了,這都過快一年了啊!”艾微沒辦法,只能唬弄着,要直接說她不懂,估計這南宮雲也不相信的。說不定還會認爲是她故意不說的呢。

    “啊,也是啊,你失蹤了半年呢,算算日子,你也嫁給二哥快一年了。可是,這些事不是終生難忘的嗎?爲何你會不記得啊?”南宮雲一臉疑惑地看着艾微,有點不相信的感覺。目光一直注視着她,似乎想把她看透一樣。

    “呃,那個,其實我那時與你二哥並不是情投意合,所以也就沒在意婚禮的細節了”艾微被南宮雲看得頭皮直發毛,沒辦法,只能實話實說了。

    “啊,不是吧?你和二哥的感情不是很好嗎?”南宮雲一臉不信地看着艾微,彷彿在說,你在騙人,我不相信。

    “呃,那是後來啊!我成親那時,還不認識你二哥呢”艾微有點不好意思地摸了摸自己的後腦勺,淡然地說着。

    “不是吧?那我偷聽到的是真的了?你原先與我大皇兄有情?”南宮雲一臉不可置信的樣子,聲音略帶激動地看着艾微說道。

    “噓,你這麼大聲做什麼,別亂說啊,小心讓你二哥聽見了”艾微趕緊撫住南宮雲的嘴,四處張望着,就怕南宮煜突然站在她們身邊,那她可就有罪受了,那傢伙的醋意可不是普通的大呢。

    “那個,我沒亂說,你是不是真的與大皇兄有段感情歷史啊?”南宮雲有點好奇地看着艾微,左看看右瞧瞧,不明白爲何艾微有那麼大魅力,居然能迷到她的兩位皇兄,而且還讓他們爲了她爭峰相對。

    “都說你別瞎說啦,我與太子沒任何關係啦”艾微無語撫額,這算什麼事啊?不是在說她的婚事嗎?怎麼變成說她的了?

    “不可能,你騙人,我明明聽到大皇兄在自言自語說什麼他後悔了,希望你能給他一次機會,我還以爲是我出幻想聽錯了呢”南宮雲噼哩叭喇地說着她那天不小心聽到南宮辰的話,並一臉堅定地認爲是艾微沒說實話。

    “哎喲,雲兒,我是說真的啦,我的跟太子沒關係,估計你是聽錯了,他不太可能說這些話的吧?會不會是他喜歡另有其人,你沒聽清楚啊?”艾微決定繼續裝傻,堅決不承認這事,看她怎麼說。

    “呃,是嗎?難道真的是我聽錯了?可你又爲何說原先不認識我二哥啊”南宮雲看着艾微的表情,有點愣然,覺得艾微不可能騙她,可是,又覺得哪裡不對勁,卻又說不清楚。

    “嗯,當然是你聽錯啦。不認識你二哥也正常啊,你忘了當初是怎麼傳言你二哥的嗎?”艾微見南宮雲有點動搖了,便趕緊加快帶速度說服着南宮雲,不給她思考的時間,免得越問越多。

    “也是,二哥當初是被傳出很不好的流言,你能嫁給她,也算是他幸運了”南宮雲似乎想到了什麼似的,贊同地點了點頭說道。

    “嗯,所以說不認識也是正常啦,好了,這件事就到此爲止,還是說說你的事吧?”艾微趁熱打鐵,趕緊把話題轉移到她身上去,免得等會又扯出些麻煩問題出來。

    “呃,也是。我現在很緊張啊,怎麼辦,二嫂?”南宮雲一臉無助表情,眼萌萌地看着艾微,似乎想艾微幫她出些主意呢。

    “啊,那就別想太多,順其自然就好啊,明天自會有人教你怎麼做的?”艾微想了想,安慰着她說道,她實在沒經驗啊,哪裡知道要怎麼做啊?

    “可是,你說,左相他們會不會到時怪我不懂禮節啊?”南宮雲有點擔心地看着艾微,小臉皺成了不知什麼樣了。

    “呵,不會啦,我爹孃很隨和的,不會爲難你的啦”艾微知道南宮雲在擔心什麼,便輕笑着安慰她。

    “真的嗎?他們到時真的不會怪我不懂禮數啊?”南宮雲一臉愁眉不展的樣子,無助地看着艾微,似乎在尋求避護一樣。

    “當然真的,我什麼時候騙你啊。相信我,他們很好的,一定會待你如親生女兒般的”艾微輕輕一笑,看着南宮雲,她這樣子,真的有點像現代所說的婚前焦慮症了。

    “可是,我心裡總是很緊張,很害怕,怎麼辦呀?”南宮雲急得快哭出來了,一臉萌萌地且楚楚可憐地看着艾微,有點慌亂的感覺。

    艾微實在無語,這算什麼情況啊?她也實在不知怎麼教她啊?無奈,只能試一下了,便開口說:“你現在放鬆,然後深呼吸着吐氣,連續做幾次,看看會不會緩解你緊張的心裡壓力”

    “太好了,終於不會了,二嫂,你可真棒”南宮雲一臉認真地重複做着艾微教給她的方法,慢慢地似乎平靜了不少,心情也沒那麼緊張慌亂了。便高興地向艾微豎起了大拇指。

    “好了啦,你只是太興奮緊張了一點,現在沒事趕緊回雲吧?免得宮裡的人找不到你”艾微看着南宮雲恢復了笑意,便趕緊提議讓她回去,免得宮裡的人出來找人,事情就麻煩了,到時弄出烏龍一場,就不好了。

    “嗯,我現在就回去,改天再聊”南宮雲說完,便頭也不回地,急急地跑了出去。

    艾微看着這樣的南宮雲有點汗顏,她這性格,還變化得真快,一下風,一下雨的,估計沒人能猜出得她的心思。不過卻也是天真活潑可愛,深得人喜歡…

    “微兒,你在發什麼呆啊?”南宮煜從外面走進來,便看見艾微正不知在沉思着什麼,居然連他進來都沒發現,輕輕走過去,從背後摟抱着她,溫柔地問道。

    “呃,你來了?”艾微被抱住了,才後知後覺發現是南宮煜來了,便輕聲問着。

    “嗯,你還沒回答我呢,你在想什麼”南宮煜灼的氣息噴灑在她耳畔,聲音極盡溫柔寵溺。

    “呃,沒什麼啦,在想雲兒的事,她剛纔跑來這裡,剛走呢”艾微低着頭,輕聲說着,並把南宮雲來的目的也說給他聽,當然省去了關於聊到太子的事。

    “微兒,你會不會在意當初咱們的婚禮太過簡單了,是否會怪我?”南宮煜緊抱着艾微,在她耳邊輕輕吐着氣,有點緊張且意味不明地問着。

    “呃,不會啊,爲何突然這麼問?”艾微轉過身,雙手輕輕環上了他的脖子,有點茫然地看着他說道。

    “是嗎?你不怪我當初冷落你?”南宮煜似乎若有所指地看着她說道,心裡卻有一絲絲的歉意與不安。他從沒想過會與艾微有如此緣份,本以爲總有一天,他會因毒亡撒手而去的,因此也從沒奢望過什麼感情。卻沒想到這一輩子最幸運的就是遇到艾微,是她改變了他的一生,也給了他重生的機會。

    然而現在卻總患得患失,怕艾微會嫌棄他,丟下他獨自離開。就猶如半年前一樣徹底消失在他的世界裡。想着,不知不覺用力加緊了在她腰間的手。

    不,他決不允許再發生這樣的事情,更不允許艾微離開他,她只能是他南宮煜的王妃,妻子。任何人都別想肖想搶走她或傷害到她,他將是她這輩子最好的守護者。

    龍有逆鱗,觸之必死,她就是他的底線,誰也觸碰不得。

    “不會啊,幹嘛怪你,我當時也很樂意你的冷漠對待啊”艾微輕輕一笑,毫不猶豫地說道。她只是實話實說而己,當初她的確很享受那種生活啊!雖不受關注,但卻還是生活得好好的,而且自由自在啊!

    “是嗎?你就一點也在怨恨我?”南宮煜摟緊她,忽然想到什麼似的,語氣怪異地問道。眸子裡閃過一縷不明的光與擔憂之色。

    “幹嘛怨恨你?怪你不理我?”艾微有點茫然,不明白他爲何這樣問?當初剛到這裡時,是有點意外和無助感,但似乎對她也沒真正多少傷害啊!只不過是做個名義上的王妃,其它都不吃虧啊!

    “你真的不怪我?”南宮煜有點訝異,心中更是疑惑不解,爲何艾微一點也在意呢?是當時對他也沒感情,還是她是另有隱情,比如她心裡的人是南宮辰,所以纔不在乎他的做法?

    “這有什麼好奇怪的,當初我倆都不認識彼此,怪什麼啊?不過,說真的,那時是真就點莫名其妙,你既不喜我,爲何還要娶我?要不是因爲我誤闖誤撞進了那溫泉,估計咱們就沒戲了”艾微調皮地眨了眨眼,故意若有所思地說着。心裡卻直嘀咕,這傢伙該不會又想舊事重提,問她與太子是什麼關係了吧?還是趕緊撇清爲妙。

    “呵,也是,你註定只能是我的煜王妃,誰也別肖想搶走”南宮煜突然緊摟着艾微,似乎想到了什麼似的,霸道且強勢地說着。

    “呵,好啦,別鬧了,我是你的,你是我的,總行了吧?咱倆永遠都不分開”艾微輕輕一笑,緊緊回抱着他,輕聲說道。

    “嗯…”南宮煜心情愉悅地應着,嘴角揚着邪邪的笑,眼底妖嬈魅惑,深邃絕美,很是誘人地凝望着她。

    第二天一大早,艾微急急忙忙在催着南宮煜,有點嗔怪地大聲嚷嚷着:“都怪你啦,參加他們的婚禮快遲到了”

    “呵,不會啊,現在去剛剛好”南宮煜看着一臉急色的艾微,好笑地安慰着她。不明白她這麼急去做什麼?不是剛好趕去喝喜酒就行了嗎?

    “啊,那不同啊,那是我哥,我要早到的啊,我還想去看他們的婚房呢”艾微有點微怒地瞪着南宮煜,他難不成是故意拖延,不讓她那麼早過去的?可這是爲什麼啊?

    “呵,這有什麼好看的啊?你想看,要不回來,重新裝飾一個給你看個夠?”南宮煜看着因生氣而泛紅的小臉,有點好笑地戲嘻着。這丫頭這麼急着過去,不會是想去那看新房那麼簡單吧?

    “哼,你很無聊嗎?我們都成親那麼久了,還弄新房,莫非你想再娶?”艾微撇了他一眼,輕哼着說道。心裡卻嘀咕着,哼,故意找茬是吧?看你怎麼收場?

    “呃,沒有,我只是說說而己,你別生氣,有你這麼個悍婦的王妃,我哪敢啊?”南宮煜看着微怒的小臉,有點緊張。不過,知道她是不可能真正生氣的,便又戲謔着說道。

    “哼,我就是悍婦,那又怎樣?誰叫你惹上我的”艾微重重地哼了一聲,有點鄙夷地撇着他。心裡在想,你還不是就喜歡我這悍婦的模樣,還好意思說。

    “呵呵,也是,誰叫我這麼自討苦吃,賴上你這個悍婦呢?活該對吧?不過,我樂意”南宮煜輕輕一笑,把艾微攬入懷裡,親了她一下額頭,心情愉悅地說着。

    “哼,算你識相,你要是敢沾花惹草的,我就把你給廢了,看你怎麼招?”艾微輕哼了一聲,想也不想地脫口而出,似乎並沒有什麼不對的感覺。然而,在覺得不對勁時,想收回已經來不及了。

    果然,南宮煜聞言,臉色微變,有點惱怒地低吼着她:“微兒,你從哪學來這麼亂七八糟的話的?”

    “呃,這用學嗎?自然反應好不好?”艾微有點無語,這話算是亂七八糟嗎?她怎麼覺得沒什麼不對啊!可,看他的樣子,怎麼好像很嚴重似的?

    “自然反應?以後不許這樣說,聽到了沒?我除了你,也不可能再有別的女人,更沒興趣去招惹,明白嗎?”南宮煜有點無奈且惱怒地看着一臉茫然的艾微,知道她並沒其它意思,可這話聽起來覺得特別礙耳,只得嚴肅出聲敬告她。

    “呵呵,好了,別鬧了,咱們快走吧?不然真的遲到啦”艾微見南宮煜一臉認真地保證着,心裡甜滋滋,她剛纔的確是故意說那話的。要知道,在這裡,男子三妻四妾是很正常的,她雖可以阻止,但若他的心不在自己身上,有用嗎?那還不如分開過得自在比較好,當然這話她不會傻到說出來,她又不是想找罪受…

    “太子,宣王到…”當艾微和南宮煜到達左相府正想進去時,意外地聽到了一聲響亮的高喊聲,兩人默契地對視了一下,這兩人怎麼會來,而且同時到場。是單純來祝賀,還是另有目的呢?

    ------題外話------

    親們,

    話說,這兩人的到來,又來帶來或發生什麼事呢?

    好奇吧?呵呵…

    親們,天氣變化大,要多注意身體,多喝水,記得保暖哦…



    上一頁 ←    → 下一頁

    異界極品紈?我修的可能是假仙我統領狐族那些年一劍獨尊大王饒命
    網遊之倒行逆施外室女民國小地主極品學生重生千金歸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