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冷情王爺的小醫妃 » 020 你不離我便不棄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冷情王爺的小醫妃 - 020 你不離我便不棄字體大小: A+
     

    020 你不離,我便不棄

    艾微緊緊地回抱着他,心裡卻感觸萬千,她偶爾也會有患得患失的感覺,真不知道她的堅持是對是錯?他將來若是真的接替了那個位置,真的只有她一個女人嗎?心裡實在沒底。

    不過,算了,也沒必要想太多,一切順其自然吧,現在沒必要太豈人憂天,好好享受這好不容易擁有的幸福吧?至少現在,她會好好守護這段感情,悍衛這份來之不易的幸福,誰也別想來奪走…

    此時的艾微,輕仰起頭,下巴微擡,鳳眸瀲灩,黑色瑪瑙般的眸子閃着動人神彩,精緻捲翹睫羽覆蓋出一層淡淡的影,紅脣若櫻,感人地看着南宮煜,似乎在誘惑他一樣,隨即,雙手又輕輕環上了他的脖子,踮起腳尖,用力地吻住了他。

    南宮煜微微一愣,看着她那帶着小女人的憨,魅惑誘人的模樣,心直怦亂跳,閃出一縷炙的光芒。更讓他沒想到是她竟會這樣主動吻他,眸子裡更是欣喜與意外,手緊緊地抱住了她,被動改爲主動,深情地吻着她。

    寂靜的夜裡,顯得格外的溫馨,四周瀰漫着幸福的味道…

    第二天一早,蔚藍的天空,顯得格外清朗,艾微心情愉悅地坐在鞦韆上輕輕晃動着,嘴裡哼着不成調的曲子,享受着陽光的沐浴。

    “王妃,趙公子來了,在大廳等你”小靜從外面跑過來,有點緊張地說道,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

    “他回來了呀,走,快去看看”艾微沒理會小靜的表情,只是跳下了鞦韆,拍了拍身上的衣服,一臉喜色地說道,腳步也快速往大廳而去。

    “延,你回來了?”艾微走進了大廳便看見趙延正在悠閒地喝着茶,主位上居然還坐着南宮煜。心裡有點奇怪,這南宮煜怎麼也會在這裡?怪不得小靜一副古怪模樣呢。

    南宮煜聞言,臉色微變,她居然進門就只和趙廷打招呼,卻沒發現他似的。心裡也頗爲吃味,這微兒什麼時候跟他那麼好了,居然叫得那麼親熱。於是,一臉不滿在盯着艾微,略帶酸味地說“微兒,過來這邊”

    “呵,剛回來,就過來你這邊了,聽說你記憶恢復了”趙延輕笑着說道,當然也沒忽視南宮煜對他有敵意的目光。

    “是啊,我那天不小心撞到了柱子昏倒了,醒來後就恢復了,你的事情辦好了嗎?”艾微邊說邊走到南宮煜身邊,輕笑着說道。

    “嗯,都差不多了,所以趕過來看看你,還有想與你商量之前的事情,你有計劃怎麼弄嗎?”趙延似乎也不在意南宮煜在場,直接了擋地說着。

    “我只是想了個大概,其它具體操作可能還得麻煩你了”艾微有點不好意思地說着,她雖然有技術,可對經商之道還是有一定的界限,更重要的是,她不太清楚這行規是怎麼樣的?真要着手弄,估計得花點時間瞭解這裡的規則了。

    “呵,沒事,你先起草的事項,明天給我看看吧?我也可以安排動工”趙延點了點頭,若有所思地看了一下南宮煜說道。

    他的目光自然也遺漏南宮煜那陰沉的臉,忽然覺得這樣毫無顧慮地跟艾微商量事情,讓他生悶氣也是件樂事。想着,眸子裡也閃過一縷不明的笑意…

    果然被趙延猜到了,南宮煜是在生悶氣,而且還是很大酸味的悶氣。聽着他們的談話,讓他覺得自己根本就是個局外人,不明白艾微什麼時候跟他商議過什麼事了,難道是在回煜王府之前?

    於是,便目光深邃地看着他們毫無顧慮在他面前商議事情,他有種很想要劈開那趙延的衝動。可是,他只能強忍着,不能發飆,怕艾微會生氣。手握緊拳頭,面色變得更加冷峻淡漠,渾身散發着懾人寒氣。

    “我先回去了,明天再去醫館找你商量餘下的事情吧?”趙延溫柔地看着艾微說道,站起身,準備往外走,不理會陰沉着臉的南宮煜。

    “嗯,好,我明天把我弄好的資料拿給你看下,然後再計劃後面的事情吧”艾微點了點頭,面帶淺笑地應着趙延,並目送他的離開。

    艾微轉身,差點撞到了南宮煜,只見南宮煜手輕摟住她的纖腰,目光深邃,略帶哀怨之色,地盯着她,悶悶地說:“微兒,你有事瞞着我?”

    “呃,你生氣了?那個是我之前與他約定好的事情,要開一間美食店”艾微伸手回抱着他的身子,輕輕地解釋着。

    “沒有,我只是覺得有點像個外人似的。微兒,爲何要跟他合作?”南宮煜略帶不滿地說道,那是不是說明,以後他倆見面的時間會更多?

    “那個我不太懂這裡的經商規則,而他是經商的,很多事情有他幫着,會方便順利很多啊。而且我只提供技術,其它都是他負責的,還是我佔便宜了呢”艾微知道南宮煜是吃醋了,輕聲爲他解釋着,希望能得到他的諒解。

    “我也可以幫你啊,爲何一定要他?”南宮煜還是感覺到有點不舒服,爲何她寧可相信他,讓他幫忙,卻不選擇他呢?

    “哎喲,你是王爺,身份不方便啦,而且你也不適合出面。這件事只有他最合適,也不會引起什麼懷疑另有目的之類的”艾微想了想,還是跟他說清楚吧?免得他總會吃些不明的醋,生不明的氣。

    “可是,這樣的話,你不是經常要跟他接觸了?這樣不好,我不準…”南宮煜一想到她如果天天要與趙延接觸的話,他會受不了的,而且還怕他們產生感情,所謂日久生情也不是說說而己,便有點擔心且霸道地說道。

    “呵,不會啦,就這早期而已,等成功運行了,就不用啦!你要是擔心我們又被傳出什麼流言蜚語的話,要不我女扮男裝可以嗎?”艾微想了想,這時代比較保守,如果她天天以女裝出現的話,或許是真的影響很大,而且經過上次的事,基本上都認識她了。她也不能那麼自私給南宮煜惹來麻煩吧?所以女扮男裝是最好的決定。

    “微兒,這王府又不缺那錢,你就不能放棄這念頭嗎?”南宮煜還是不放心,他不是不相信她,而且看着他們在一起,他會忍不住吃醋,忍不住往不好的地方想…

    “煜,我做這些,當然不是隻爲了錢。如果這成功了,還會繼續開分店或投資別的之類的,我不要只當煜王府的米蟲,你明白嗎?”艾微看了一眼南宮煜,若有所思地說道。她說過,她要自強自息,不倚靠任何人的。

    雖然現在南宮煜對她很好,也不需要她出去做什麼?可她就是想要去創造自己的價值,說不定有一天還能成爲他最堅固的經濟後盾呢。既然是夫妻,那麼只有夫妻同心,才能其利斷金啊!

    “可是,微兒,我不想你那麼辛苦,也捨不得你那麼累,我會你是永遠的依靠”南宮煜以爲艾微不相信他,既心疼又擔心地急急解釋着。

    “我知道,煜,你不是說過要相信我的嗎?既然我們是夫妻,那麼就得無條件去支持對方想要做的事,不是嗎?”艾微知道南宮煜對她好,可她不想因爲這樣,而放棄她一直想要做的事。雖然會很累,但很充實…

    “微兒,你告訴我,你是不是不相信我?”南宮煜看着艾微的堅持,心裡總有一股煩躁不安的感覺。自從她失憶回來後,就感覺她變了,變得比以前更加自信,強勢與獨立自強。

    雖然是好事,可他心裡卻不踏實,有種抓不住她的感覺。不是他不自信,也不是他不相信,而是他在乎她,心疼她,比任何人更愛她,甚至把她看成比他的生命更重要的人。

    “沒有,我從來不覺得不能信你,就是因爲這樣,我現在纔跟你坦白這一切。煜,相信我,不管發生什麼事,我會一直陪你一起走下去,除非你先不要我,否則,你不離,我便不棄…”艾微仰起小臉,神情認真堅定地說道。

    “好,這可是你說的,你不許反悔,我絕對不可能不要你,不許先離棄我,否則,不管你逃到天涯海角,我都不會放過你”南宮聞言,眸子裡閃過一縷欣喜和堅定,霸道且強勢地看着艾微說道。

    “好,一言爲定”艾微輕輕一笑,點了點頭應着。臉上溢滿了幸福的笑意…

    大街熱鬧暄譁着,艾微一襲白袍,墨發高束,手中拿着一把紙扇,腰間佩戴着白色暖玉,儼然是一副玉樹臨風的公子模樣。

    艾微不理衆人的訝異眼光,走進了醫館,怕讓人引起身份懷疑,便開口跟小二說:“麻煩找下林掌櫃,我是他有朋友,有事找他”

    “公子,請稍等,我去請掌櫃”小二一臉好奇之色,一直都還沒見過林掌櫃有什麼朋友來找呢?沒想到他這個朋友這麼年輕呢。

    不一會兒,林業從裡屋走出來,便看到一身男裝的艾微,有點訝異,不明白她爲何這身打扮,還說是他朋友?不過,他想,艾微這樣做應該是另有目的吧?也就沒再多說什麼,直接請艾微進裡屋詳談。

    其實艾微去醫館也只是去交待一下林業注意一些事情而己,還有了解一下有多少庫存銀兩。以備不需之用。等一切交待完畢後,又淡淡地說:“等會趙公子來了,讓他去茶樓包廂房找我,就說我在那等他,明白嗎?”

    “好的,公子”林業點了點應道,表示明白。雖然有點好奇艾微的做法,但還是保持了沉默,相信她這麼做一定有她有理由的。

    “艾微,不好意思,讓你久等了”趙延一進茶樓的包廂房,看見艾微一襲男裝打份有點訝異,隨即也有點歉意地開口說道。

    “不會啊,我也剛到不久”艾微輕笑出聲,拿起茶杯淡淡地喝了一口,示意他坐下,也給他添了一杯茶。

    wWW T Tκan ¢ ○

    “呵,艾微,你怎麼這身打扮啊?”趙延實在好奇,本來不打算問的,但最後還是忍不住問出了口。

    “這身份方便啊,免得到時又惹出什麼麻煩事出來”艾微輕輕一笑,若有所思地看着趙延說道。

    “也是,不過你以後都以這種身份出來嗎?”趙延表示理解,畢竟上次傳出的流言,他回來的時候也聽他爺爺說過了,這次謹慎點也是應該的。他雖喜歡她,但卻希望她幸福,只要她幸福快樂,他也不會去打擾她,當一輩子的知心好友也是不錯的。

    “嗯,而且這身份做起事來也方便啊”艾微點了點應着,她想着以後出入新店,以這種身份出去,也可免了不少麻煩事。畢竟煜王妃的頭銜,不太適合出來走動的。

    “煜王肯讓你出來?”趙延忽然眼裡閃過一縷笑意,似乎很瞭解南宮煜一樣,略帶有點嘻戲地看着艾微說道。

    “呵,那個,我也是費了不少心思才說服他的呢,你就別取笑我了”艾微有點意思地看着趙延說道,她知道他的意思,也看得他眼中的笑意。

    “哈哈…看着他生着悶氣,吃醋的樣子,我可不敢恭維啊”趙延輕輕一笑,俊逸的臉顯得更加溫文爾雅,謫仙之姿令人動容。

    “呃,你不要告訴我,你昨天是故意的?”艾微聽他這麼一說,便覺得他昨天一定是故意在他面前提前他們合作的事的,他故意想看他吃醋的樣子嗎?

    “呵,是,也不是,他早晚要知道的,你不覺得讓他知道會更好嗎?”趙延看着艾微若有所思地說着含糊不清的話,神情裡卻略帶點嘻戲表情。

    “也是,他早晚也會知道的,省得以後難以解釋”艾微點了點頭,覺得趙延說得有道理,便不再說什麼了,表示認同他的話。

    “好了,艾微,咱們言歸正傳吧?把你的想法說說吧?”趙延心裡其實很好奇艾微爲何會有這種想法與念頭,她堂堂一位煜王妃,應該不缺這點銀兩,而且也無須拋頭露面來弄這些。心裡也實在有點訝異這次南宮煜怎麼會輕易答應艾微出來做這事?看來愛情的力量真偉大,能這麼寬容寵溺縱容她的一切。

    “嗯,我打算把店弄得特色一點的,讓顧客都有一種新鮮感,有種想來嘗試的慾望…”艾微開始把心裡的想法一一說給趙延聽,希望他可以參考一下作下整改,然後實施這些項目的運轉。

    “想法不錯,可是,這些菜式需要怎麼弄呢?還有吃法?你說的火鍋,燒烤是什麼樣的?”趙延本以爲艾微是弄那些像酒樓一樣的特色菜式之類的,沒想到她所說的是火鍋,是他從沒見過及聽過的名字。這該怎麼操作呢?

    “呵,這個不急,要不你明天過煜王府那邊,我請你吃一頓怎麼樣?”艾微想了想,一時半會也是解釋不了的,還不如真正去吃一下,再邊講解一下,應該更有助於他們的瞭解。

    “好,就這麼說定,我可有口福了”趙延輕笑着點了點頭,心裡卻很訝異,這艾微懂的東西還真多,難道都是簡爺爺教的?可不太可能啊,記得那時簡爺爺也在誇艾微做的菜很好吃,卻從沒說過是他教的呢。

    “艾微,你會的這些,簡爺爺有吃過嗎?”趙延實在好奇,便忍不住地開口問着她,眸子裡充滿了探索之意。

    “呵,他當然沒有,他只吃過烤雞,也就是他最饞嘴的東西,本來是想弄給他試試的,可惜他卻急着離開了,只能等下次了”艾微一提起簡林,便有點想念的味道,不知他怎麼樣了,好像回去快一個月了吧?

    “是嗎?那就可惜了,不過他過段時間還會來的,你知道爲什麼嗎?”趙延看着艾微,眨了眨眼地說道,面帶笑意,似乎在暗示着什麼,又似乎不是,那神情實在讓人說不出個所以然來。

    ------題外話------

    呵,親們,覺得趙延話裡的意思是什麼呢?

    求收,求收哦!

    親們,記得別再潛水,多出來加加油哈…

    嗚嗚,打滾賣萌中…



    上一頁 ←    → 下一頁

    斗羅大陸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洪荒歷異界極品紈?我修的可能是假仙
    我統領狐族那些年一劍獨尊大王饒命網遊之倒行逆施外室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