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冷情王爺的小醫妃 » 016 巧遇太子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冷情王爺的小醫妃 - 016 巧遇太子字體大小: A+
     

    016 巧遇太子

    “太子,你怎麼在這裡”艾微轉身,只見南宮辰正滿臉欣喜地看着她,俊逸的臉龐出現了一種不可以思議的表情。

    “太好了,你沒死”南宮辰一見艾微轉身,確定是她沒錯,便高興地走上前,不顧一切地把她抱住,激動地說道。

    “呃,你放開我,請自重”艾微一愣,回神趕緊推開他,這可是皇宮呢?她可不想等會又傳出什麼跟太子有曖昧等等的事情出來呢。

    “我…我不是故意的,只是太高興了”南宮辰被艾微推開,有點錯愣。隨即也想到這是皇宮,人多嘴雜,被人訛傳出去,就不好了。便有點不好意思地解釋着。

    “沒事,我只是怕…你怎麼會來這裡”艾微輕笑地回答着,心裡也有一絲訝異,沒想到這南宮辰對原主的感情有那麼深,居然這半年來還會這麼惦記着。只是他悔之晚矣,因爲那都是回不去的。不過,現在卻有點好奇他怎麼也會來這裡?

    “我聽說母后病了,便過來看看,沒想到會遇到你”南宮辰一說起皇后,便露出了一臉擔憂之色。他太不孝了,母后總爲他操心這操心那的,而他卻還總是忤逆她。

    “哦,這樣啊”艾微眸子裡一閃,原來皇后是真的生病了?就連太子都過來看她了,估計應該假不了吧?只是,這皇后好端端地會生什麼病呢?

    “煜王妃,皇后娘娘有請”李公公一臉阿諛奉承的嘴臉,笑嘻嘻地看着艾微說道。隨即又看到一旁的太子,但趕緊說道:“太子,您也來了?一起進去吧?”

    “見過皇后,皇后金安”

    “兒臣見過母后”

    艾微和南宮辰一起走進去,同時行着禮。倒是皇后眸子裡閃過一縷詫異,愉悅地說道:“辰兒,你怎麼也來了?”

    “兒臣聽說母后病了,便過來看看”南宮辰面色淡色的看着皇后說道。目光卻一直在注視着艾微,似乎有點恍神。

    “嗯,辰兒有心了”皇后欣慰地點了點頭,面帶笑意地看着他。

    艾微有點無語,這算什麼情況來着?讓她一直看着他們母子聊家常嗎?唉,可又不敢隨便打斷他們的話,免得犯了什麼大忌之類的。

    “煜王妃,聽說你精通醫術,可否幫本宮看看”皇后突然看向艾微,一臉和藹地說着。

    “呵,臣妾略懂皮毛而己,皇后妙讚了”艾微聞言,客氣地說道。心裡卻在想,在宮裡說話就是太累了,句句都得小心謹慎,真累人。

    “快過來幫本宮看看吧?這些天總是失眠,精神特別不好”皇后一臉愁容,有點着急之色地看着艾微說道。

    “好…”艾微輕聲應着,便輕輕走到皇后旁邊,幫她把着脈,沉默着。

    過了一會,艾微鬆開了手,看了看皇后的臉,心裡微鬆了一口氣,這皇后似乎沒什麼大問題,可能是有心結,休息不好吧?便淡然出聲:“皇后娘娘,你身體沒什麼大礙,只是疲勞過度了,多加休息就可以了”

    “真的嗎?那爲何我總會睡不着,還頭疼?”皇后顯然有點不信,還是有點疑惑不解地說道。

    “皇后或許是有心結存在導致的吧?你要放鬆,別想太多,心裡放開了,自然就好了”艾微輕笑着淡然出聲,她雖不知道皇后是爲了什麼事而心煩,但後宮女人心計頗深,難免會心煩的吧?

    是嗎?”皇后聞言,有點不明所以地看了一眼太子,又沉思着。

    “母后,你這是怎麼了”南宮辰突然看着皇后皺着眉頭,好像很痛苦似的,便急急在問着,關心走上前看着。

    “我現在有點頭疼了,煜王妃,可有辦法緩解?”皇后的手撫着額頭,有氣力無聲地看着艾微,希望她能說出個好辦法。

    “我幫你按按吧?”艾微立刻起身,來到皇后身邊,幫她輕輕按摩着頭部。這皇后的身體根本沒啥大問題,會頭疼估計是沒休息好吧?

    大概過了一刻鐘,艾微停了下來,輕聲問:“皇后,現在感覺怎麼樣?”

    “呵,太好了,感覺不疼,還很舒服呢!煜王妃,這是爲何啊?”皇后睜開眼,有點不可思議地看着艾微說道,她還從沒試過這樣的診治方法呢。

    “您是休息不好,臣妾只是幫你按摩一下腦門而己,以後要是再會這樣,可讓人幫你按按,應該可以減輕的”艾微輕輕一笑解釋着,儘量說得簡單一點,要是說太多現代化的詞彙出來,估計她們會聽不懂的吧?

    “按摩?你這種方法叫按摩嗎?本宮還沒未聽過呢?”皇后一臉愣然,又有點恍然大悟的感覺,好奇地看着艾微說道。

    “呵,是啊!這其實很簡單,只是對着腦穴那裡輕輕按着,輕揉着就行,可以緩解疲勞”艾微有點愣然,沒想到還真被她估中了,按摩這詞,沒人懂。唉,以後說話得想想再說,免得多了被人當作另類人了。

    “嗯,舒服了不少,煜王妃,煜王能娶到你可真有福啊”皇后似有意無意地誇讚着艾微,目光卻掃向了南宮辰,有點意味不明。

    南宮辰聞言,看着小臉微紅的艾微,有股酸楚的柔情在心底瀰漫開來,他明白得太晚了,悔之晚矣。心裡也詫異着,這艾微什麼時候學會的醫術,他記得那時的她根本不懂,難道是這失蹤的半年學會的?

    “呵,是皇后妙讚了”艾微客氣在迴應着,心裡直嘀咕,這還要扯多久啊,她快受不了這種氣氛了。真是折騰死她了…

    “對了,既然煜王妃醫術這麼精通,那可否解得了煜王的毒?那孩子實在太苦了,居然中這麼久的毒至今還沒辦法解”皇后一臉哀傷心疼的感覺,語氣擔憂地說道。眸子裡卻閃過一縷不明的精光與算計。

    “呃,這個,我暫時還沒想到辦法”艾微一愣,沒想到皇后會這樣問,只能佯裝難過地回答着。心想,這皇后不可能是真心關心着南宮煜的,她這次讓她進宮,不會是想從她這裡打探什麼消息吧?

    “你也不能嗎?本宮聽聞你醫術精湛啊”皇后一副很失望的模樣,略帶點哀傷之意地問道。目光卻瞄向了南宮辰,變得更加意味不明與深思之意。

    “呃,這可能是訛傳而己,臣妾只是略懂皮毛,而且對解毒方面的東西,認識也有限”艾微低下頭,有點無奈地說道。神情也有了一副感傷,微微嘆着氣。

    “唉,好啦,都怪本宮,引起煜王妃的傷心事了。相信以後能找到爲煜王解毒的方法的,你也就別太傷感了”皇后突然一臉釋然的樣子,輕聲地安慰着艾微,又似乎很滿意一樣。

    “呃,謝謝皇后體諒,臣妾也只是一時感傷而己”艾微也是作作樣子,趕緊回答着,心裡直叫苦,這叫什麼差事啊,裝得可辛苦了。她快崩潰了…

    “好了,本宮想休息了,如沒什麼事,你們就先下去吧?”皇后突然一副很疲憊不堪的模樣,手撫着額頭說道。

    “嗯,那臣妾先行告退”艾微聞言,趕緊行禮退出來。心裡高興得很,求之不得呢,再這樣裝下去,估計會穿幫的。還是趕緊離開這鬼地方吧?

    走出了皇后的宮殿,艾微深呼吸着輕吐了一口氣,總算安全出來了。這皇后讓她進宮的用意估計是想試探南宮煜的毒是否能解吧?這皇宮真是吃人不出血的地方,以後還是少來爲妙…

    “微兒,等等我”正當艾微發着呆想着問題的時候,南宮辰急急地追了過來。一臉意味不明地看着她,不說話。

    “怎麼了?有事嗎?”艾微有點奇怪,這人追上來又不說話,是什麼意思?無奈只能自己先出聲。

    “你,你過得好嗎?”南宮辰直盯着艾微看,沉思了很久,才冒出了這句話。神情卻充滿了懊惱與沮喪,實在讓人不明所以。

    “呃,很好啊,謝謝太子關心”艾微有點愣然,這南宮辰追上來就爲了問這個?看他的樣子又像好很糾結似的,難道還有其它事不成?

    “那個,微兒,如果煜的毒真的解不了,你怎麼辦?”南宮辰沉默了許久,才一臉不自然之色地看着艾微說道。

    “呃,這個我還沒想過”艾微聞言,有點愣然,這南宮辰問這話是什麼意思?難不成有什麼別的用意?

    “沒想過嗎?微兒,如果說,我會等你,你會給我機會嗎?”南宮辰想了想,還是說出了口,並一臉期待着看着艾微,希望她能給他機會,讓他好好照顧她一輩子。

    “你…太子,我以爲我跟你說得很清楚了,不管以後如何,我們之間都不可能了”艾微有點錯愕,沒想到這南宮辰還沒死心,居然還說什麼要等她?這話要是被南宮煜聽到了,估計他要吃醋生氣了。

    “可如果他出事了,你還要一直守着他嗎?”南宮辰滿臉失望之意,手握拳攥得緊緊的,臉頰因爲難堪而氤氳着淡淡的紅暈,有點慍怒地低吼着。

    “這不勞太子費心,臣弟會一直好好的”南宮煜清冷至寒的聲音,從他們的不遠處響起。眸子耀着懾人寒芒,渾上下透着一股令人心驚的戾氣。

    “煜,你怎麼來了?”艾微看見南宮煜在不遠處,便轉身往他身邊跑去,不再理會南宮辰。嗖的一下撞進了他的懷裡,欣喜地問道。

    “我不是說過會來接你的嗎?忘記了?”南宮煜伸手摟緊了艾微,溫柔卻又帶點惱怒地看着她說。這丫頭,怎麼又招惹了太子,太不讓人省心了。

    “呵,沒忘,就是沒想到你這麼早過來啊”艾微有點不自然地輕笑着,目光掃向了太子那邊,有點無奈,怎麼那麼湊巧又給他碰上了。這叫啥事來着?

    “我看你是不是跟某人聊得太興奮過頭了,把我給忘了?”南宮煜面色冷峻,加緊了手力,有點酸溜溜且略帶冷章地低頭看着艾微說道。

    “呃,纔沒有呢!人家也沒想到會在這裡遇到他,正想走呢”艾微急急地解釋着,就怕跟上次一樣,他又跟她鬧彆扭。那可折騰死她了,嗚嗚…

    “是嗎?可我怎麼聽到人家好像在問我要是毒發身亡後,你以後怎麼辦呢?”南宮煜似笑非笑地看着艾微,語氣卻是冷如寒冰,渾氣勢外放,霸氣側露,懾人的威壓肆無忌憚。

    艾微聞言,有點無奈且耐心地說道:“那個他想這麼問,我有什麼辦法,更何況人家又不知你具體的情況,問一下也不見有什麼不對嗎?你在意什麼?”

    “我是沒在意什麼毒不毒發的,是在意他怎麼對你還不死心,還想等你,嗯?”南宮煜眉宇微蹙,眼底閃過一絲惱怒,又透着陣陣凜然的寒意,冰涼刺骨。

    “哎呦,我不是拒絕了他嗎?你就別再跟我咬字嚼根了”艾微抱緊了他的腰身,撒嬌着說道。神情還一副委屈賣萌樣子,實在讓人不忍…

    “你…算了,以後不準再招惹他”南宮煜看她賣萌的模樣,一時竟也生不起氣來,只能霸道且無奈地警告着她,以免以後再犯。

    “好啦,知道了,趕緊回去吧?免得讓人看笑話了”艾微聞言,立刻笑嘻嘻地拉着南宮煜往宮門外走,絲毫沒理會後面的南宮辰。

    南宮辰有點苦澀地看着眼前兩個離去的背影,心中一窒,墨眸轉深,臉上露出一抹痛色。她就這麼毫無顧慮地在他面前秀恩愛嗎?一點都不在意他的感受?微兒,你好狠…

    馬車上,南宮煜還是不放心艾微,可是又不知如何開口,冷峻淡漠的臉顯得更加冰冷,有種生人勿近的感覺。艾微坐在他的身邊,有點無語地看着他的側臉,知道他還在意着剛纔的事,看來不跟他說清楚,他心裡還是會不舒服的。

    “煜,你還在生氣嗎?我真的是無意中撞見他的,他也是去看他母后的,你就別悶不吭聲行不?”艾微一臉可憐兮兮,眼睛萌萌地盯着南宮煜說道,神情還多了一股淡淡的受傷之意。

    “我沒有,我只是…”南宮煜的確是在生着悶氣的,不過一看到那艾微委屈的模樣,又捨不得多說她什麼,只能無奈地解釋着。哪知,話還沒說完,便被艾微突然而來的吻給嚇到了。

    艾微聞言,想也沒想地雙手攀上了他有脖子,一下子吻住了他,堵住了他還沒話完的話,就這麼深深地吻着。哪知,艾微悲催地發現,他竟然沒反應,正失望地想退開時,卻又被他緊緊的摟住了。

    南宮煜顯然沒想到艾微這次會那麼主動,而且還是這麼急切,當場愣住了。回神卻發現她似乎要退開了,他哪肯放過這麼好的機會呢?便伸手扣住她,不讓她退開,繼續加深地吻着。

    此時此刻,有聲勝無聲,溫馨而曖昧,一切盡在不言中…

    “煜,不許懷疑我,你說過以後任何事都會相信我的”艾微靠在他的懷裡,有點霸道且不滿地仰頭看着南宮煜,清澈純淨的水眸覆上一層霧色,小嘴微嘟,小臉剎那變得可至極,帶着小女人的憨。

    “微兒,我沒有不相信你,我只是一時生氣而己,答應我以後你不許再單獨見那太子,好嗎?”南宮煜看着她因激動而泛起的紅暈,此時的眼神,也像是撒嬌的嗔怪。一時之間,霸道的語氣竟變成了商量,還有略帶深意的心疼與不捨。

    “好,那你以後不許隨便生我的氣,也不許生悶氣”艾微得寸進尺地嘟着小嘴要求着。眸子裡卻閃過一抹狡黠之意。

    “嗯,好”南宮煜面帶笑意地點了點頭,一時之間,心中所有的煩躁不安及陰霾也隨風而去。愉悅地親了親她的額頭。

    “王妃,你終於回來了,林姑娘一直在等你回來呢”艾微他們剛回到煜王府,就見小靜急急忙忙跑來來,氣喘息息地說道。

    “林素兒嗎?她這個時候來找我有什麼事嗎?”艾微輕皺了眉頭,有點不明白。她回來的這些天似乎也還沒跟她聯繫過呢?不知她現在來找她是單純來看她,還是另有其事呢?

    ------題外話------

    親愛的,你們什麼時候給偶加加油啊?

    嗚嗚,偶快萬更不下去了呢。

    要看得爽,記得出來幫偶加加油,多多支持一下啊

    別總潛水啊,啊,啊…

    天氣變化快,親們記得多喝點水,多注意身體哈…



    上一頁 ←    → 下一頁

    邪風曲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影視世界旅行家特種歲月斗羅大陸
    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洪荒歷異界極品紈?我修的可能是假仙我統領狐族那些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