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冷情王爺的小醫妃 » 015 溫韻兒之死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冷情王爺的小醫妃 - 015 溫韻兒之死字體大小: A+
     

    015 溫韻兒之死

    “是誰”艾微聞言,便順口接上她的話,有點期待地看着那溫韻兒。如果她真的能說的話,那他們也可以省了不少事,只是她說的會是真的嗎?

    “我只能告訴煜,你先出去”溫韻兒一臉得意表情,柔美的小臉劃過一縷算計與狠毒之色,她似乎又在算計着什麼,神色也閃爍不定着。

    “你想說就說,不想說也就罷,絕不勉強你”南宮煜目光深邃黝暗地看了看溫韻兒,有點冷然地說道。他雖很想知道幕後之人,但感覺這溫韻兒現在有點奇怪,便想也不想地拒絕着她。

    “煜,要不我就出去一下吧”艾微也很想知道那幕後之人,心想,只是出去一下,應該沒什麼問題的吧?便開口提議着。

    “不用,外面有點冷,而且天還沒真正亮呢,免得凍到了,她愛說不說”南宮煜把艾微再次拉入懷裡,溫柔地輕聲說道。

    “可是…”艾微還想在說出去一會沒事的,卻被南宮煜堅定的神色給愣住了,一時竟不知要說什麼,只能乖乖呆在他懷裡。

    “呵呵,煜,你就這麼捨不得她出去一會嗎?難道你真的不想知道?”溫韻兒一臉不甘心地看着眼前兩個相擁的人,覺得特別礙眼。如果眼光可以殺死的話,估計艾微早死了不知多少遍了。

    “哼,你的話未必可信,說不定你也只是想騙騙我,我又何必上你的當呢”南宮煜冷哼了一聲,面色淡漠地看着她,有點輕蔑地說着。

    “你…你就這麼不相信我?”溫韻兒聞言,一臉哀傷,有點不可置信地看着南宮煜。她沒想到南宮煜會變得如此無情與冷漠。

    “你覺得我該相信你嗎?你瞞着的我事還少嗎?”南宮煜一想到她設計想傷害艾微時,便不知不覺地渾身散發出濃烈的戾氣與懾人寒氣。

    “不,我…我不是故意的,煜,我是真的愛你啊”溫韻兒聞言,一臉急色,似乎很糾結着什麼?目光還不斷在往外看,也有點閃爍着。

    “你不用總重複着這些話,我承受不起。你若不說,我們便走了,看在師傅的份上,你自行離去吧?別再讓我遇到你”南宮煜冷漠地出聲,他心裡其實很感慨也很矛盾,他不該總抱着愧對師傅的心裡去縱容溫韻兒的,這是最後一次。

    “不,煜,我說,我說,求你別趕我走,那人是…”溫韻兒一急,便激動地站起來想要去追南宮煜並一下子想說出那幕後之人。哪知,還沒說出名字,便“噗”的一聲,吐了一口血,昏倒而亡了…

    “誰在那裡”南宮煜看見有個黑影一晃而過,想去追尋,找已不見人影。又怕艾微有危險,也不敢追太遠,只得返回屋裡。

    艾微走近溫韻兒身邊,蹲下身查看她的身體,發現她是被含毒的暗器所傷,而且毒非常霸道,一入體便可令人即刻死亡。眼裡閃過一抹詫異與深思,這人究竟是誰,怎麼會在這關鍵時刻就把她給殺了,他到底來多久了?實在有點大意了,他們竟沒有發覺?

    “微兒,怎麼樣了?”南宮煜返回來的時候,看見艾微正蹲在溫韻兒身邊發着呆,一臉擔心地問道。

    “她死了,暗器上有毒”艾微站起身,走向南宮煜,淡然地說道。心裡有股不安的感覺,這人到底是誰,他們究竟是想幹嘛?

    “嗯,咱們回去吧?這或許就是她的命”南宮煜摟着艾微,輕輕地安撫着。他能感覺到艾微的身子在微微顫抖着,似乎在害怕什麼,便更加緊緊地抱住她。

    “煜,你說他們到底想幹嘛?”艾微似乎有點感傷地說道,難道真的是爲了爭奪那高高在上的位置嗎?

    “微兒,不管他們想做什麼,我都會讓你受到傷害的,相信我”南宮煜溫柔地對着艾微說道,冷漠的面容此時也柔和了不少,滿臉堅定之色。

    “嗯,我知道,我也會好好保護自己的,只是一時的感慨而己”艾微輕笑地點了點頭,擡頭看着南宮煜,認真嚴肅地說道。

    “咱們回去休息吧?別想太多”南宮煜輕抱起艾微,掠身躍起,往煜王府而去。

    某暗室裡,只見噼哩叭喇地的聲響,所有的東西都摔落在地上,地上狼藉一片,亂七八糟,還有一憤怒的聲音:“愚蠢的女人,被愛情衝昏了頭,差點壞了我的大事”

    “主子,是…是發生什麼事了嗎?”另一看不清面容的男子,看着發怒的黑衣蒙面人,有點顫粟地問道。

    “哼,又失敗了,還差點被那沒用的女人涉露了身份,要不是我出手快,說不定身份早就敗露了”黑衣男子手握成拳,生氣在大吼着。只見又“砰”的一聲,一掌便劈向了一張桌子而去,那桌子應聲而裂。

    “那,那我們現在該怎麼辦?”男子有點不可置信的說道,那溫韻兒看上去挺有心計的,沒想到還是失敗了,而且還敗得如此狼狽不堪。有點可惜了…

    “哼,還能怎麼辦,估計他們已起疑心,開始調查了,這段時間暫時別千舉萬動,免得被他們發現了”黑衣男子發泄過後,冷靜地分析道。

    “是,我們會小心的”男子恭敬地點了點頭,表示明白。

    “行了,我得走了,你們記得沒我的吩咐,千萬不可妄自行動,否則,要是惹出什麼事來,後果自負,明白嗎?”黑衣男子臨走前,似乎考慮到事情的嚴重性,嚴肅認真的交待着。

    “是,主子,我們知道了”男子低點應着,目送着黑衣男子的離開,額頭卻還直冒冷汗,這主人的氣勢太有威懾力了。

    艾微回到煜王府,睡到自然醒的時候,已經是下午了,睡了將近一天,精神飽滿意地伸了伸懶腰,顯得特別舒暢。看着太陽即將西下,從西邊映出了淡淡的紅暈,還有云朵的襯托,突然覺得特別有黃昏的美。

    “王妃,你醒了?”小靜從外面走進來,看着艾微正站在窗邊看外面的風景,有點驚訝地說道。

    “嗯,剛醒,王爺呢”艾微轉身,坐到桌邊倒了一杯水喝着問道。

    “王爺在書房,他出去的時候,交待不要吵醒你的”小靜輕聲說道,略帶點蒼白的小臉顯得有點脆弱。

    “小姐,你的臉色怎麼這麼蒼白,沒休息好嗎?”艾微輕皺着眉頭,看着比半年前更瘦小單薄身子的小靜,有點心酸,她不在這裡的這段時間裡,這丫頭估計是吃了不少苦吧?

    “不會啊,王妃,小靜很好”小靜有點愣然,沒想到艾微這麼關心她,一時感動得不得了,心裡更是激動萬分。

    “是嗎?過來,我給你瞧瞧”艾微招招手讓小靜來她身邊,準備幫她把把脈,看看有沒問題。

    “呃,不用了吧?王妃,小靜很好”小靜趕緊後退了幾步,不敢向前,她知道王妃關心她,可她不想讓她擔心。

    “過來,我看下傷口恢復得怎麼樣?”艾微看着小靜退縮的樣子,有點生氣地低吼道,這丫頭該不會是傷口變嚴重了,不敢讓她看吧?

    “呃,可是…”小靜還是有點愁眉不展,不敢上前。

    艾微無奈的站起身,直接來到她面前,掠起被燙的傷口,一看便是一愣,只見傷口處變得比以前更通紅,似乎是發炎了。一時之間,真的很想抽她幾下,這人怎麼這麼不愛惜自己啊?

    “不是交待你要休息好嗎?你怎麼又讓發炎了?”艾微看着小靜,有點生氣地說道。

    “王妃,小靜有聽話,只是怕休息太久不好,所以這兩天有出來幫忙,可能是不小心碰到了水,忘記上藥了吧”小靜看艾微生氣了,有點囁囁地解釋道。

    “你這丫頭,不是交待要小心嗎?好不容易不起泡,收幹了,再上些藥很快就會好的,被你這樣一弄,反而更嚴重了,你知道嗎?你怎麼這麼不聽話呢?”艾微忍不住大吼道。她就閒不了幾天嗎?居然把傷口弄發炎了。

    “小靜不是故意的,王妃不要生氣,小靜知錯了”小靜嚇得快要哭了,趕緊跪下說道。

    “你…你起來,誰讓你跪下了?從今天開始,好好養傷,好了再出來,聽見沒”艾微生氣地交待着,這丫頭看來是沒兇她,她是不會怕的,現在只能這樣嚇她了,她才能好好養傷。

    “是,小靜知道了”小靜起身,點了點應着,雖然被艾微罵,但她知道王妃是關心她,爲了她好,心裡更是感動得不得了,這王妃對她實在太好了。以後她一定做牛做馬來償還王妃的恩情。

    “嗯,好好照顧自己,我去下書房”艾微滿意地點了點頭,起身往外走…

    艾微到書房的時候,不知南宮煜在低頭寫着什麼,只見他神情似乎很凝重一樣,筆不停地揮動着。怕打擾到他,便躡手躡腳地走到旁邊的桌子坐着,等着他。

    艾微眼睛四處轉了一圈,覺得沒什麼看頭,便兩手託着下額,無聊地盯着南宮煜看。看他時而認真的思索着,時而皺眉,時而點了點頭,時而似乎又有點糾結着,此時突然他的表情可真是豐富多彩呢,只是這應該不是常人所以見到的吧?艾微心裡腹誹着…

    “微兒,你想去哪?”就在艾微實在等得沒耐性了,卻又不想打擾他,打算出去逛一圈的時候,南宮煜突然閃身到她身邊,並伸手攬住她,溫柔地問道。

    “呃,你忙完了?”艾微被他突然的到來差點嚇到了,拍了拍自己的胸脯輕聲地問道。

    “嗯,嚇到你了?”南宮煜輕吻着她的額頭,有點自責的說道,神情卻是非常愉悅的,他早就知道她來了,故意裝作不知道,就是想看看她會有什麼反應,卻沒想到她會選擇坐在一邊等他。直到發現她準備走出去時,才趕緊丟下筆,訊速來到她身邊。

    “呵,是有點,我還以爲你要忙很久呢”艾微輕輕回抱着他的腰身,淡淡地說着。

    “等得不耐煩了,想走了?”南宮煜輕笑着吻着她的頭髮,溫柔地問道。

    “呃,也不是啦,我只是想出去轉一圈,等你忙完再來找你啊”艾微仰起頭,面帶淺笑地看着他說道。

    “那如果我一直沒忙完,你就打算一直等下去,不告訴我嗎?”南宮煜看着艾微紅撲撲的小臉,面帶笑意地心疼問道。這丫頭什麼時候就變得那麼爲他人着想了?

    “呵,也沒多大的事啊,當然就不會打擾你啦”艾微臉微微一紅,有點不自然地說着。目光閃爍着,彷彿是多不光榮的事一樣。

    “可我喜歡被你打擾怎麼辦?”南宮煜忽然一臉哀怨之色,賣萌地說道,眸子裡閃過一縷戲謔之意。

    “呃,你很無聊麼?開這種玩笑?”艾微無語地看着他,這廝能不這麼逗嗎?喜歡被她打擾?估計說出去,人家一定會問這人是瘋子吧?

    “我不是開玩笑,我是說真的。微兒,以後過來書房陪我可好?”南宮煜抱緊艾微的腰身,附耳說道,灼熱的氣息噴灑在她的耳邊,說不出的曖昧。

    “不好,你想我在這裡看你發呆啊”艾微撇撇嘴,想也不想地直接拒絕着,她還有很多事沒做呢,哪有可能每天就呆在這裡發呆犯花癡啊?

    “呵,有什麼不好啊?至少你可以看見我,我也可以感覺到你的存在啊”南宮煜眨着眼說道,語氣似乎變得更加曖昧不明,面帶淺笑,深情的凝望着她。

    “呃,當然不好,粘這麼緊幹嘛,距離產生美,你不知道嗎?”艾微聞言,額頭劃過幾條黑線,有點無語的感覺,想了想,有點無力感的回答着。他是想逗她玩嗎?他們本來就天天見到面,如果還天天粘在一起,那豈不是成了雙體嬰了?

    “呵呵,距離很美麼?我不要,我要的是你時時刻刻在我身邊就行”南宮煜眸子裡閃過一抹笑意,語氣卻略帶霸道輕佻之意。實在讓人感覺到意味不明呢…

    “我們現在不是每天都有見到嗎?你不怕我時刻呆在你身邊防礙到你處理事?”艾微心裡甜滋滋的,滿滿的幸福感,可還是疑惑地看着他,如果她當真每天和他呆一起,他就不怕被她煩死了?她可沒那麼無聊,總呆在發呆呢。

    “呵,那不夠,再說了,你在這裡說不動我更有動力呢。還可以…”南宮煜摟着艾微的手更加緊的手力,曖昧地附在她耳邊說着,還略帶咬了她一下耳垂,停頓了一下,彷彿在暗示着着什麼。

    “你…色狼”艾微臉刷的一下變得紅通通的,一時竟找不到話說,直接冒出了意想不到的兩個字,出現了彆扭不好意思的表情。

    “呵,色狼,這個稱呼不錯,可我好像還沒怎麼色到呢?太對不起這個說法了,得試試再說”南宮煜眸子一亮,面帶惑笑地嘻戲着,轉過艾微的身子,讓面對面,雙手托起她的臉龐,凝望着,一下深情地吻住了她。

    許久過後,兩人微微喘息着,艾微忽然想起什麼似的,便開口問道:“那溫韻兒你打算怎麼處理啊?”

    “我已經讓人把她的屍體埋藏了,至於那蒙面人似乎沒什麼線索可查,不過我會讓人繼續跟着的”南宮煜聞言,輕皺了一下眉頭,淡淡地解釋着。

    “哦,這樣啊!那你以後要小心點哦,別不心小讓人鑽了空子”艾微有點擔憂地看着南宮煜,她似乎幫不上什麼忙,黑衣人一天沒找到,他們的危險一分也不會減少,得處處提防着。

    “嗯,以後不會那麼大意了。微兒,對不起,我的一時心軟,讓你受到傷害了”南宮煜有點愧疚地看着艾微,如果當初不是他把溫韻兒帶來,她也不用受那麼多苦。眸子裡閃過一抹心疼與懊悔…

    “說什麼呢?我現在不是好好的嗎?這事已經過去了啦”艾微知道南宮煜在懊悔着,心裡雖然有點難受,但甜蜜還是多過苦澀的。畢竟他還是在乎她的,也是愛她的!人誰無過錯,何況還是無心之過,要怪只怪他們當初的感情還不夠堅定,也沒有對彼此有足夠的信任與默契…

    “嗯”南宮煜緊摟着艾微,淡淡地應了聲。冷峻淡漠的臉龐也漸漸柔和了下來,露出了一抹釋然的笑。

    “見過王爺,王妃。宮裡人來傳旨,說是皇后生病了,讓王妃即刻進宮診治”管家從外面勿勿忙忙走進書房,陳述着宮裡傳來的旨意。

    “宮中不是有很御醫嗎?爲何找我?”艾微聞言,有點疑惑地看着南宮煜。不明白這又是走什麼節奏的路程了?

    “不太清楚。微兒,要是不喜歡,那就別去”南宮煜看着微皺眉的艾微,有點寵溺縱容地說道。他希望她永遠都開開心心的,絕不勉強她去做不喜歡的事情。

    “呃,既然都傳來旨意了,我就去看下吧?免得被人說閒話”艾微想了想,還是決定進宮一趟看看。雖然不知皇后是什麼意思,但也不能不給她面子,免得以後被人抓着把柄說事。

    “好吧?那你小心點,晚點我去接你回來”南宮煜點了點頭,還是支持了艾微的想法。或許是因爲開的醫館讓宮裡的人知道了,想試試她的吧?

    想到這,南宮煜的臉色微變,眸子裡閃過一縷深思及冷意,誰要是敢動他的微兒,他會讓他們生不如死的。艾微就是他逆鱗,誰也觸碰不得。

    “嗯,好,我會小心的”艾微點了點頭,示意他別太擔心。心裡卻有點忐忑不安,這皇后到底是什麼意思,真的只是單純想讓她去看診嗎?

    馬車上,艾微有點愁眉不展,她不知道這次去宮裡會不會又發生什麼事?這皇后是太子的母后,肯定是站在太子那邊。雖然他們現在還一直認爲南宮煜是中毒未解,無心爭位,但如果讓他們知道毒解了,會不會又惹來什麼麻煩呢?而這次究竟是不是她真的病了?

    “王妃,到了,請下馬車”忽然馬車外傳來了小靜響亮的聲音,並掀開車簾,讓艾微下馬車。

    宮裡似乎也有人走了過來,一臉驚訝地看着艾微,恭敬地說道:“煜王妃,老奴是皇后派來接您的,請跟奴才走吧?”

    “好,勞煩了”艾微也是客氣地迴應着,徒步不緊不慢地跟在他後面走着。

    “煜王妃,你稍等片刻,老奴這就去稟報皇后”領着艾微來的李公公一臉討好模樣地看着艾微,輕聲解釋着。

    “好…”艾微點了點,表示知道。

    艾微眼睛四處轉了一下,看着景色怡人的後宮花草,有點訝然,這皇宮就是奢侈,什麼都是最好的,連走廊也是用上好的玉石鋪設的,這究竟只是皇后的宮殿有,還是各嬪妃都有啊?一時之間,她心裡倒是很好奇呢。

    “微兒,真的是你嗎?”就在艾微對着花草腹誹時,一個不可置信的聲音在她的身後響起,讓艾微不禁一愣,是誰會這樣叫她?

    ------題外話------

    呵呵,親們猜得到嗎?接下來又會怎樣呢?敬請關注哦…

    求灑花,求鑽鑽,求評價,有票票哦…

    偶餓到了,親們賞點不?

    嗚嗚,打滾賣萌中…

    愛你們哦!



    上一頁 ←    → 下一頁

    王者榮耀之最強路人王邪風曲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影視世界旅行家特種歲月
    斗羅大陸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洪荒歷異界極品紈?我修的可能是假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