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冷情王爺的小醫妃 » 014 溫韻兒的可悲下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冷情王爺的小醫妃 - 014 溫韻兒的可悲下場字體大小: A+
     

    014 溫韻兒的可悲下場

    “是一位叫溫韻兒的姑娘,她讓我們把煜王妃綁出來,糟蹋她後再送到春意樓去…”男子害怕地往後縮了縮,囁囁地說道,神色一片慌張地看着南宮煜。

    “真的是她?”艾微從裡屋走了出來,有點冷意地說道。雖然心裡猜測的人是她,但現在經證實是她,還是有點訝異,這女人究竟爲何如此針對她?難道真的只是爲了南宮煜?

    “微兒,你沒事吧”南宮煜看見艾微走了出來,便伸手把她攬入懷裡,擔心地問道,怕她剛纔在路上被顛簸着,會不會傷到哪裡?

    “沒事”艾微輕輕搖了搖頭,目光掃向了縮在昏暗舊屋裡的兩個男子,有點冷意。

    “你們兩個給我聽好了,這個藥給你們,把她綁來這裡,她怎麼交待對付我的,你們就怎麼對付她,天亮之前一定要搞定,否則,你們就等死吧”艾微輕推開南宮煜,走到兩個人的面前,丟了一包迷藥和一包春藥給他們,冷冽地吩咐着。

    “是…是,我們馬上去”兩個男子接過藥後,趕緊連滾帶爬地跑了出去。

    “煜,你不反對嗎?”艾微似笑非笑地看着南宮煜,故意語氣輕諷地問着他。

    “爲何要反對,她都可以這樣對你了,你這樣對她又有何不對?只不過以其人之道還其人之身而己”南宮煜輕輕走上前,一把把她給摟住,淡然地說着,眸子裡也閃過一縷寵溺與縱容…

    “你真的不心疼啊?有點不像你哦”艾微倚在他懷裡,繼續調侃着他,眸子裡閃過一縷戲弄的笑意。

    “是嗎?那怎麼纔像呢?這樣行不行?”南宮煜忽然把艾微轉過來,與他面對面,俯身靠近,一臉深情地凝望着她,灼熱的氣息噴灑在她有臉上,曖昧無限…

    “呃,那個,你突然靠那麼近做什麼?”艾微有點愣然,手輕輕地推開着她,臉頰上也泛出了一抹淡淡的紅暈,語氣似乎也變得有點撒嬌的味道。

    “呵,微兒,我想吻你”南宮煜話音剛落,不等艾微反應,便一下子緊緊地抱住,不讓她推開,熱情地吻住了她。瞬間變得曖昧無限,溫馨無限…

    大約半個時辰後,兩個男子一臉緊張之色,氣喘吁吁地把肩上的人毫不留情地往地上一丟,有點憤恨地說:“呸,這女人還有點辣,要不是有那迷藥,估計還綁不來呢”

    “好了,趕緊先綁着,免得她醒了,咱倆應付不來”另一男子趕緊跑去角落拿了一條繩子,丟給那另一個男子,提醒着說道。

    “這女人看似有點武功呢?這繩子能綁得住嗎?”男子看着已用繩子綁住的溫韻兒,有點擔憂地看着他的同伴說道。

    “應該沒事吧?她就一個糧們,我們兩個還對付不了她嗎?”另一男子雖有點擔心,但還是很有底氣地說道。

    然而,因爲艾微給的迷藥藥量不多,加上溫韻兒又有點武功底子,這時已漸漸有醒過來的意識了。她閉着眼有點模糊地聽到了兩個男子的話,有點怒氣地睜開眼,憤怒地說道:“你們兩個無賴,還不趕緊把我放了”

    “喲,這麼快就醒了?”男子有點意外地看向了聲音的來源處,猥瑣地呵呵直笑着。

    “快把我放了,否則,等會饒不了你們”溫韻兒此時一點也在意她的處境,反而一臉怒氣地威脅着他們。眼裡似乎還閃着濃烈的不屑和傲慢。

    “喲,這處境還能這樣威脅我們?等會讓你爽個夠”一男子聽到溫韻兒的威脅有點不爽,一下子走過去,掐住她的下額,讓她張開嘴,把餘下的另一包藥往她嘴裡倒進去。

    “咳咳…你們給我吃的是什麼?”此時溫韻兒的臉上露出一抹驚慌之意,有點顫慄地問道。

    “讓你爽的東西,你不是很嘴利嗎?等會看看這個會不會讓你更嘴利一點”男子一臉輕蔑地看着溫韻兒,這女人給臉不要臉,人在他們手上還敢威脅他們?不給她點教訓,怎麼息怒?

    “你,你們別亂來,我可是煜王府的人”溫韻兒此時感覺意識有點混亂,說過的話也有就變調了。本來凌厲的話,此時被他們聽到耳裡變成了帶有點呻吟的話音出來。

    “哼,還煜王府的人?你連煜王妃都敢讓我們綁,你又是什麼身份啊?”男子有點好奇地問着溫韻兒,這女人看上去不像是煜王的女人啊?爲何有權利住在煜王府,還一副高高在上的傲慢氣勢。

    “我是…”溫韻兒發覺說出的話有點不對勁,趕緊捂住了嘴,可不一會兒,藥真正發作了,她整個人也意識混亂,手不斷地亂扯着衣服,嘴裡自然而然溢出了曖昧的呻吟聲,讓兩個男子微微一愣,隨即都猥瑣地看着她笑了。

    “喲,這藥發作還真快,你先還是我先?”高個子一臉猴急模樣地看着另一個男子說道,腳步已經往溫韻兒的地方移去了,露出了一臉貪婪之色。

    “你先吧?我去外面守着”另一男子看着溫韻兒那柔媚臉蛋,還有瓏玲嬌軀,忍不住地吞了吞口水說道,然後急急跑了出來,怕自己會忍不住撲上去。

    “呵,看來是老子走運了,居然能碰到這麼一個猶物,這臉蛋,這嬌軀,看着都讓人爽”男子咧着嘴邊稱讚着邊走到溫韻兒的身邊,一臉姦淫之笑。

    “唔,給我…好熱…我難受…”此時的溫韻兒根本毫無主觀意識了,一下子攀到男子身上,低吟着,手也不規矩地亂動着。

    “哈,老子知道你急,總得把衣服給脫了吧?”說完便“嗤啦嗤啦”的聲音,她身上的衣服也被粗魯地扯開了,露出了一片雪白的香肩與大腿,實在是秀色可餐…

    男子吞了吞口水,再也顧不得那麼多了,一下子便把溫韻兒撲到在地上,漆黑的屋子裡瞬間出現了曖昧的呻吟聲,嬌喘聲和粗喘的低吼聲…

    “嘖嘖,沒想到她的身材這麼好呢?膚白如雪,玲瓏嬌軀,前突後翹的,的確有資本令男人瘋狂…”此時正和南宮煜趴在屋頂上的艾微,正一臉興味盎然地看着下面的美景自言自語地評價着。.83kxs.

    “你幹嘛啊?”艾微還沒看夠,正想繼續觀看下去時,卻忽然發現她的眼前一片黑暗,微微一愣。回神,發現是南宮煜用手擋住了她的視線,便一臉不滿地出聲。

    “你還敢看下去?不許看了”南宮煜此刻滿臉黑線地看着一臉憤憤不平的艾微,有點惱怒地說道。這女人居然敢毫不顧忌地評價着別的女人,更難以接受是,她還想繼續看下去?這是一個女子該做的嗎?

    “爲何不敢看,現場版的纔有刺激性嘛,不看白不看”耳邊似乎又傳來了下面曖昧地聲音,艾微不滿地輕撇了他一下,一臉興味地又想趴下繼續看下面令人噴血的曖昧畫面,哪知卻被南宮煜一下帶入了懷裡,動彈不得。

    “刺激性是吧?嗯?”南宮煜臉色驟變,妖孽邪肆的俊顏黑得如鍋底般,目光深邃地緊緊盯着艾微,心裡有一絲惱怒及無奈,這女人到底知道不知道她是在幹嘛?居然這麼大咧咧地說什麼有刺激性?

    “呃,那個,你怎麼了”艾微這時才後知後覺感覺到南宮煜好像在生氣,臉上雖然是迷茫,心裡卻噔的一下,糟了,她怎麼忘了這裡是古代,保守得很,要是在現代看這些還說得過去…

    “要不要現在回去,給你體會下刺激性啊?”忽然,南宮煜眼底滿是邪侫之氣,眼中閃過一絲興味的光芒。脣角微揚,低緩磁的嗓音帶着點兒威脅的味道,霸道中帶着輕佻,渾上下散發着濃烈的男氣息。

    “啊,不用,正事要緊”艾微聞言,嚇了一跳,趕緊擺了擺手急忙說道。心裡直早冒泡,這丫的也太霸道了吧?連這個都可以威脅她。可,偏偏她還這麼不爭氣地受他威脅着,不敢反抗。嗚嗚,真可憐…

    “哼,你還知道有正事啊?那還看不看?”南宮煜輕哼着,面色淡然地看着懷裡的艾微,略帶威脅之意地問着她。心裡此時卻覺得好笑,這丫頭似乎被他嚇倒了,瞧她一臉憋屈模樣。

    “呵,不看了,不看了”艾微輕輕一笑,有點退縮地說道。開玩笑,你都不讓人看,還敢說要看?這不是找抽嗎?只是這丫的也太霸道了…

    “啊,你看,有流星呢”艾微倚在南宮煜的懷裡,心總是癢癢地想去看下面的情況,可又不敢,怕他生氣,有點無聊地眼睛四處瞄着。忽然瞧見一顆流星嗖的一聲快速在眼前泛過,興奮地叫了起來。

    “煜,趕緊許願”艾微滿臉興奮之意,輕推了下南宮煜,自己便趕緊閉着眼許着願。

    南宮煜微微一愣,一時沒想到艾微會因爲流星而如此興奮,還讓他許什麼願,看着她那認真的神情,臉也漸漸露出了一抹惑人的淺笑…

    “微兒,你許的是什麼願呢?”南宮煜看艾微許完願,一時好奇地問着。

    “呵呵,不告訴你…”艾微調皮地眨了眨眼,雙手自然地環上了他的脖子,附耳說道。

    “唔…”南宮煜聞言,也不再說話,只是輕輕摟緊了她的腰身,想也不想地吻住了她…

    漆黑的夜空,閃爍的繁星,微弱的月光灑在他們的身上,彷彿披上了一層薄薄的銀光,此時此刻顯得有點溫馨浪漫…

    大約過了兩個時辰,天也朦瓏亮了,屋子裡面似乎也沒了聲音了。艾微在南宮煜的懷裡,微微睜開眼,有點慵懶地伸了一下腰,略帶點醉意地說:“他們搞定了沒?”

    “應該是完事了,咱們下去吧?”南宮煜抱起艾微,嗖的一聲,飛身而下,瞬間來到了屋子的門前不遠處。

    “嘖,真他媽的爽,老子第一次遇到這麼一個猶物,這女人可真是可遇不可求啊”高大的男子一臉回味無窮的樣子,眼裡還存着一縷貪婪之意。

    “得了,別太貪心了,現在咱們該怎麼辦啊?”另一個男子推了推那高大男子,一臉愁眉不展。

    “你們先走吧?這件事最好誰都別提起過,否則,後果自負”就在另一男子未得及說話時,艾微冷漠地聲音響起,本來是不想放過他們的,但想想,這兩個人也沒惡劣到死的地步,便也不想再爲難他們。

    “呃,是,我們會記住的”兩個男子見南宮煜他面前,一時竟嚇到了,渾身直哆嗦,趕緊點頭應好準備離開。

    “等等,至少得付出點代價”話音剛落,只聽見兩個人“啊啊”的幾聲痛苦哀叫聲,南宮煜毫不留情地往他們襲去,一下子一人一隻手臂掉落在地上,血濺了出來,頓時一陣血腥味聞鼻襲來。

    艾微輕皺了一下眉頭,捂着鼻子,冷漠出聲:“還不趕緊滾…”

    “是,是,我們馬上滾”兩個男子顧不得手臂的傷和地上的斷肢,趕緊連滾帶爬地竄了出去。

    艾微和南宮煜走近屋子時,只見那溫韻兒雙眼緊閉、蓬頭垢面,衣衫凌亂披在身上遮擋着,此時的她猶如一隻易碎地玻璃娃娃,實在讓人有一絲的不忍。

    “你真的不會在意她嗎?”艾微看着眼前的溫韻兒,若有所思地看了一下南宮煜,輕輕地問着。

    “微兒,你…她怎樣關我何事,爲何我要在意?”南宮煜聞言,眉宇微蹙,眼底閃過一絲惱怒,又透着陣陣凜然的寒意,冰涼刺骨,似乎很不滿意艾微的問題。

    “呵,你就不怕沒法和你師傅交待嗎?”艾微有意無意地繼續說着,無視着南宮煜的冷氣。心裡一想到她半年前所受的委屈就特麼的不爽,才故意挑釁着說的。

    南宮煜無奈地看着艾微那賭氣的小臉,不知她在生什麼氣?只好隱忍着怒氣,耐心地解釋道:“微兒,你信我好嗎?同樣的錯誤我不會再犯,以後也決不會讓你受到任何傷害”

    艾微聞言,有點愣然,她其實只是一時氣不過而己,沒有真正想怎樣?也不是不信他,只是故意氣氣他而己。

    “煜,救我,求求你…”就在艾微還想再說話時,便聽到了不遠處那溫韻兒柔弱可憐兮兮的聲音響起。

    南宮煜緊鎖眉頭,緊張地摟住了艾微,怕她生氣掉頭就走。看着溫韻兒,眸子裡閃過一縷厭惡與不耐煩之色。聲音冷冽地說道:“你這叫自作孽不可活,自作自受,何須讓人救?”

    “煜,你不能這樣對我,我爹他…”溫韻兒看着滿臉冷漠的南宮煜有點愣然,直覺地拿出她爹來說事,希望能再次得到南宮煜的同情與愧疚心裡來幫她…

    “你是你,他是他,再說了,這半年來,我對你也可算仁至義盡了。反倒是你,做了那麼多見不得人的事,你覺得我是三歲小孩子,那麼好騙嗎?”南宮煜一聽她提起他師傅的事,眼底閃過一絲凌厲,臉色驟變,渾身上下散發出冷冽的氣息,吐字如冰。

    “不,煜,我從不想騙你,我是真的愛你…”溫韻兒淚流滿面地看着南宮煜,楚楚可憐,抽咽着說道。

    “愛?我可承擔不起,你的愛太自私了”南宮煜毫不留情地拒絕着,臉上露出了一抹鄙夷與嫌棄之色。

    “不,我沒有,我只是想好好呆在你身邊,想保護你,不想傷害到你的”溫韻兒似乎神智有點混亂,說的話也越來越讓人不解。

    艾微輕皺着眉頭,有點疑惑,這溫韻兒說的是什麼意思?保護煜?難不成她還有什麼見不得的秘密嗎?

    南宮煜聞言,心裡更加確定他和楊季懷疑的人應該就是她了。只是,心裡還是有點意外,這事她竟然有參與其中…

    “保護我,你說的是什麼意思?”南宮煜冷漠的面容有一絲動容,有點疑惑地問道。

    “呵,你不知道我這幾年是怎麼過的?在遇到你之前,差點被人賣入了青樓,是一個黑衣男子救了我。從此,我便在他的門下,遇到你其實也是他刻意安排的,讓我接近你,幫他掌握你們的一切消息”溫韻兒一臉感傷地訴說着,此時滿臉污跡,分外可憐,疲憊不堪的身子似乎也在顫抖着。

    “可是,原本我可以好好呆在你的身邊,也可以保護你的。都是她,都是上官艾微,如果她死了,不再出現,那我也不會這樣子”溫韻兒突然又激動地說道,面露憤恨與怨毒之色,目光狠毒地盯着艾微。

    “那是你自以爲是,我愛的人一直都是微兒”南宮煜聞言,輕皺眉宇,有點不悅地瞪着以前那自以爲是的溫韻兒說道。

    “呵,我知道,但就算你不愛我,至少你也對我是特殊的,可是,她一出現,你就變了,就變了”溫韻兒一下子又大聲地嚷嚷着,不甘心地看着他們。

    “你想知道我背後的人是誰嗎?”溫韻兒忽然一臉神色古怪地看了一下外面,又看了看南宮煜,輕聲地問着。

    ------題外話------

    呵呵,親們,覺得這溫韻兒會不會順利說出幕後之人呢?

    而接下來又會怎樣呢?



    上一頁 ←    → 下一頁

    AWM[絕地求生]王者榮耀之最強路人王邪風曲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影視世界旅行家
    特種歲月斗羅大陸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洪荒歷異界極品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