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冷情王爺的小醫妃 » 013 半夜被綁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冷情王爺的小醫妃 - 013 半夜被綁字體大小: A+
     

    013 半夜被綁

    “快說,這究竟是怎麼回事”幾個人一進楊季的書房,楊季便一臉急色地拉着東方雄說道。

    “哎呦,你們別急啊,總得讓我喝杯水吧?”東方雄自己倒了杯水,直接往嘴角里灌,還不忘停留一下說句話。他急忙從天門宮趕過來,渴死了。

    “半年前的那些黑衣人有一個倖存,前幾天被我們找到了。據他說,給他們錢的是一個女子,讓他們演一場戲,並聲稱如果能除掉嫂子,他們就能每人得到一萬兩,可沒想到最後,他們的兄弟都死在你手上,無福享受,而他也一直隱藏着,怕被滅口”東方雄喝完水一下子噼裡啪啦說出來了。

    他忽然略停頓一下,看了看南宮煜,又繼續說:“而最近這兩次,聽說同樣是一位女子出錢讓人辦事的,有九成把握是與半年前是同一個女人,只可惜那女子還未能真正查到她的身份…”

    “這麼說,半年前與半年後是同一個人的話,這人是一直呆在我們身邊了,纔會如此瞭如指掌,這人究竟是誰呢?”楊季聞言也輕皺了眉頭,這究竟是哪個女人跟艾微有多大仇恨才三番兩次想要除掉她?

    “我知道她是誰?”艾微從花園過來,來書房找南宮煜,準備進來時卻聽到他們的談話,便直接走了進來,肯定是說道。

    “是誰,嫂子你快說,急死我了”東方雄聞聲,一臉急色且好奇地來到了艾微身邊,差點就把她給撞倒了,還好南宮煜眼捷手快地拉開她,並輕攬她入懷裡。

    “雄,你能不那麼猴急麼?”南宮煜看了一眼東方雄,一臉無奈地說道。要不是他手快,微兒不就得給他撞上了嗎?

    “呃,我不是故意的啦”東方雄看了南宮煜一臉難看之色,有點不好意思地摸着後腦勺說道。

    “這女人是溫韻兒”艾微在南宮煜的懷裡,不再理他們,冷冽地出聲。她沒想到從半年前的賭約就是她蓄意準備的,她早就一直想要除掉她了。

    “什麼?是她?嫂子你確定?”東方雄一下又跳了起來,有點不可置信地說道,這溫韻兒雖很少接觸到,但在印象中,她是那種溫柔婉約,知書達理,頗有大家閨秀的樣子啊,怎麼有可能是一直以爲隱藏得這麼深的兇手?

    隨即,目光很快移到了南宮煜臉上,想看看他是什麼反應?卻沒想到他還是面無表情,面容冷峻淡漠,一點動容都沒?實在讓他摸不着頭腦,這煜是什麼意思?信還是不信呢?

    “因爲半年前的綁架其實是假的,是我跟她的賭約”艾微輕輕推開南宮煜,淡然地看了他一眼,冷言道。

    “你說什麼,假的?”南宮煜被艾微輕推開着,有點微愣,然而在聽到她說是賭約時,又訊速來到了她的面前,有點難以置信地看着她說道。怪不得當初艾微會一直想阻止他親自去救她,還一臉古怪之色。只是他們是爲何要賭?

    “是的,當初是她提出來的,說什麼要證明我倆在你心目中哪個比較重要?你會選擇救誰?輸的那個人就必須離開…”艾微回憶起她跟溫韻兒之間打賭的所有信息,略帶點哀傷之意。

    “只是,我以爲只是單純地打賭,卻沒想到她心思那麼歹毒,從那個時候就已經在算計想除掉我了”艾微輕輕斂下眉,有點冷意地說道。

    “對了,艾微,這麼說那半年前她說的傷口究竟是不是你弄的?”楊季似乎想起什麼似的,淡淡地看了一眼南宮煜,又回頭問着艾微。

    “當然不是,那天我只不過是好心去看她的傷口恢復得怎麼樣?臨要走的時候,她卻忽然喊疼,我才走近想看個究竟,她卻自己用力往身上傷口一抓,溢出了血,你們就進來了”艾微想着當時的情景,有點心酸地訴說着,看也不看南宮煜,似乎有點傷感。

    “不是吧?這女人可真狠,連自已都下得了手”東方雄聞言,有點不可置信,有見過狠的,沒見過對自己那麼狠的人。

    “後面纔有你跟她打賭的事出現對吧?”楊季聽完,又接下了艾微的話,沒理會東方雄的評論,直接問着艾微。

    “嗯,是啊,當時,我也只是一時賭氣,而且也沒想到會發生後面的事情”艾微點了點頭,如實說着。心裡有種淡淡的心酸,幸好她福大命大,老天沒收走她的命,給她重生的機會。這一次,她絕不會再讓任何人欺凌了…

    “既然現在我們都知道事情的經過了,那是不是該處理那女人了?”東方雄一臉認真地看着他們幾個說道,目光最後落在了南宮煜身上,畢竟這能不能處理,最大的阻礙與決定權在他手上。

    “看我幹嘛?微兒想怎麼處理就怎麼處理吧?”南宮煜此時面色非常難看,聲音冷冽如冰。心裡非常懊悔着,沒想到他的一時心軟,竟差點害死了艾微。

    “呃,那個,嫂子,你打算怎麼辦?”東方雄有點意外南宮煜的話,他不是很縱容那女人嗎?怎麼這次那麼狠心不理了?難道是怕艾微吃醋不成?

    “暫時先別動吧?看看她還有沒動作,我總覺得她的背後應該還有人似的,她應該不僅只想對付我一個人”艾微沉思了一下,把心裡的想法說了出來。神情也是淡漠而冷厲。

    楊季與南宮煜兩人默契地對視了一下,難道他們在猜測的奸細會是她?她的確是他們一直以爲遺漏的人選,就因爲相信,怪不得總找不到其它線索呢,原來問題是出在這裡…

    “嗯,我也贊同艾微的想法,先繼續調查着吧,到時可以一網打盡”楊季接收到南宮煜的示意,無奈地開口說道。他心裡十分明白,這次南宮煜不敢開口,是怕艾微誤會他還在乎她,想幫她求情。這愛情可真是讓人又愛又恨啊…

    “那好吧?就這樣吧?那我先走了,老子還得回去看我娘呢,再不回去,以後就難出來了”東方雄突然愁眉苦臉地說道,他實在太憋屈了,快給他娘逼得無路可退了。

    “呵,好,那你趕緊回吧”楊季輕笑着開口,示意他可以走了…

    “那我們也先走了,季,這件事,你繼續跟進吧”南宮煜看了一眼楊季,淡淡地吩咐着。

    “好,知道了”楊季點了點,一臉凝重的表情,似乎在深思着什麼…

    “微兒,我們回去吧?”南宮煜此時有點緊張地牽起艾微的手,心裡很怕她生氣,不肯讓他牽着。可,他也惱着,這微兒竟拿他當物品一樣,跟別人賭…

    艾微看着那糾結爲難的妖孽俊臉,有點無語,這傢伙該不會又在胡思亂想什麼了吧?算了,回去再說吧?心裡這麼想着,也就任由他牽着走出了楊府…

    一路上,兩個都沉默着不說話,艾微雖是靠在他身上,目光卻是一直往馬車窗外看,從沒注意南宮煜。而南宮煜一邊生着悶氣,一邊又不知如何開口,結果也只能保持沉默,靜靜地凝望着艾微的側臉。

    一回到煜王府艾微所住的傾雨閣,一進裡屋,南宮煜實在忍不住了,一把抱住了艾微,有點哀怨惱怒地說道:“微兒,你把我當什麼,竟拿着跟別人賭?”

    “這能怪我嗎?是誰先不信我的?”艾微不爽地撇了他一眼,似乎有點冷意地說道,神情充滿意了淡漠之色。

    “呃,那個,那你也不能啊,你有沒想過,你要是輸了怎麼辦?難不成真要離開我?”南宮煜被艾微的話賭住了,一時竟有點反應不過來。回神,也有點惱羞成怒成看着她說道。

    “要是輸了,離開也是正常啊!你都可以先救別的女人了,證明那女人在你心中比較重要,你認爲你還會在乎我離不離開嗎?”艾微有點無語卻鄙視地看了他一眼,故意輕蔑地說道。

    “那個怎麼可能?以後不許你再拿我跟別人賭,否則,後果自負”南宮煜聞言,霸道且強勢地摟緊了她,略帶點威脅與緊張之意。

    “哼,還敢威脅我?你難道就沒錯?”艾微這時也有點怒了,這傢伙是怎麼回事啊?明明是他的不信任先,現在居然還這麼威脅她,究竟把她當成什麼了?

    “微兒,是我錯了,以後也不會再犯了。你,你不許把我輸給別的女人,亦不能拋棄我”南宮煜聞言,似乎覺得自己有點霸道,便一下子改變策略,有點哀怨及可憐兮兮地看着艾微。那表情要說多萌就有多萌,似乎在尋求安慰與保護…

    艾微瞬間臉黑如鍋底,這丫的能不這麼逗嗎?拋棄他?她也想呢,可是,有可能嗎?怎麼說得她倒很像陳世美一樣呢。一時之間竟不知如何再生他的氣了…

    “哼,你會在乎嗎?你不是很憐香惜玉嗎?怎麼這下反而裝可憐了?”艾微忽然像想起什麼似的,一臉不悅表情瞪着他,聲音有點冷冽地說道。

    “微兒,我哪有?就算是憐香惜玉,那這個人也只會是你,現在是,以後也是,我發誓”南宮煜說着,爲了表明自己是真心的,一臉認真地舉起手想對着天發誓…

    “你幹嘛呢?說說而己,沒必要…”艾微看到他這樣,急忙拉下他的手,有點不捨地說道。

    “真的?那微兒可不許再生我的氣了?”南宮煜神色一亮,笑嘻嘻地看着艾微說道。心裡美滋滋的,終於把她給搞定了,不用再心驚膽顫怕她生氣了。

    “嗯,不過,你以後不許再懷疑我,不然,我就…”艾微輕輕地點了點頭,然後又語氣堅定且強勢地要求着。

    “以後絕對不會,我保證”南宮煜不等艾微說完,便急急截住她的話,一臉正色地承諾着。

    “哼,算你識相,這次就原諒你”艾微滿意地看着他點了點頭輕哼着,神情愉悅地站到了窗前看着外面膝黑的夜空,繁星閃爍,瞬間覺得天空很美…

    “微兒,我很乖吧?有沒獎賞”南宮煜從背後輕輕的抱住了她,附耳說道,灼熱的氣息瞬間索繞在她的耳邊,說不出地曖昧與溫馨。

    “你說呢?”艾微心裡有點好笑的轉身看着着,手自然而然地環上了他的脖子,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唔…”南宮煜看着她那略帶笑意又有點調皮之色的臉,想也不想的深情吻住了她。似乎有點不滿足,一下橫抱起她,往牀上而去。瞬間,室內一片溫情,四周瀰漫着幸福的氣氛…

    半夜裡,忽然出現了一陣細微的聲音,彷彿外面有人?艾微與南宮煜同時睜開眼,兩人很默契地對視了一下,艾微似乎嗅到有迷香的藥,趕緊撫住鼻子,用口型跟隨他說:你先躲藏起來。南宮煜會意,點了點,同樣回着:你小心點。

    過了一會,只聽見門“喀嚓”的一聲被打開了,躡手躡腳走進來了兩個黑衣影子,直往大牀而去。掀開牀簾,其中有一個納悶地說:“不是說煜王也會在這裡嗎?怎麼只有一個人?”

    “我們的目標是煜王妃,煜王在不在沒所謂啦,趕緊把人弄走”另一人低聲回答,伸手便想要去抱以爲暈睡的艾微。

    “嗯,管不了那麼多了,趕緊走吧”其中一個看看外面一圈,似乎有點着急地說道。

    漆黑的夜裡,有兩條人影在穿梭着,背上似乎還橫跨着一個人,快速地離開了煜王府。南宮煜眸光變冷,這些人是找死麼?竟然敢對他的人下手,閃身訊速追其後面…

    艾微感覺特無語,要不是想知道這兩人想幹嘛,才假裝暈睡,她也不會被弄成這樣吧?被掛在肩上一晃一晃的,有點想要吐的感覺,現在特麼想要把他們捏死呢。

    大約過一刻鐘,他們到了一個郊外的一間小舊屋裡,把艾微放下。其中有一個人氣喘吁吁地說:“真他媽的累人,這人要怎麼處理啊?”

    “呵呵,那邊讓我們自己處理,糟蹋她也可以,然後再下點藥賣到春意樓去,到時水到渠成,還不怕煜王休了她嗎?”另一個人有點得意猥瑣且幸災樂禍地說道,似乎又有點欲欲躍試的感覺。

    “你傻麼?我們動她?想找死啊?人家好歹是煜王妃,賣到春意樓已經極限了,我可不想先找死還先去動她,要去你自己去,別拖我下水”一個稍微矮小的男子有點退縮地看着另一個男子說道,其實心裡有些不忍,這麼好好的一個人,眼看就要這麼毀了…

    “這麼膽小,還敢出來混,她現在是暈迷着,就算動她又怎麼樣?更何況等會讓她吃了藥,還怕什麼?到時候她都被人糟蹋了,那煜王還會要她嗎?肯定會休了她的”另一個略高一點,健壯一點的男子一副不在意且鄙夷的表情說道。

    “可我總覺得不太好啊,這樣會不會鬧出人命的啊?”矮小的男子面露擔擾之色,他們只是想要點財,而且這人的身份不簡單,可不想因此而散命,那就得不償失了。

    “去你的,別這麼觸黴頭,老子不理你了”高大的男子一臉不在意地往艾微躺着地方走去。

    艾微閉着眼,心中特無奈,這丫的怎麼又遇到這事啊?這女人還真毒,居然說什麼糟蹋她後還喂些藥賣到春意樓,那玩意應該是技院吧?本來還想留她再蹦達幾天的,看來是時候解決了。想着,艾微的眸子裡閃過一抹冷意與嗜殺之意,她不再是任人欺負之人了。

    屋頂外的南宮煜此時面容冷峻淡漠,聽了他們的話,瞬間臉暗沉似鐵,手攥得緊緊地,似乎在隱忍什麼,這些人就是想找死,居然想用這種方式對待他的微兒?渾身上去散發出濃烈的戾氣與冰冷至寒的氣息。

    此時的男子正走到牀前,正伸手想要去碰艾微時,卻被她突然睜開眼,直盯着他看嚇了一大跳,竟一時愣住了。艾微卻訊速起身“啪”的一聲,用力甩了他一巴掌,腳也同時毫不留情地往他的下身重要部位狠狠地踹了他一腳。

    只見那男子後退跌倒在地上,撫着被踢的地方痛苦的哀叫着,眼睛瞄了一下艾微,有點不可置信地說:“你,你怎麼會沒事?”

    “哼,這點迷藥就想迷暈我,你們也太小看人吧?”艾微站在男子面前,面色冷漠,輕哼了一聲,渾上下散着迫人氣場,天人之姿,瀲灩風華,令人不敢視。

    此時,男子面如死灰,渾身的力氣都像被抽乾了般,有點悔意地看着艾微,渾身顫抖着,一臉驚慌失措地望了一下外面,似乎還在等什麼一樣。

    門外的人聽到屋裡同伴的慘叫聲,心裡納悶着,正想進去看下究竟,卻發出前面似乎站了一個人,揉了揉眼,有點不可思議,結巴着說:“你…你是…煜王”

    “說,誰讓你們這麼做的”南宮煜冷冽地出聲,渾散着令人膽寒的煞氣。

    “這,我們也是拿人錢財辦事的,不能說…”男子顫慄着抖動着身子,目光向四周轉一圈,在想着怎麼才能逃脫出去?

    “不說是吧?那就必須付出點代價”南宮煜話音剛落,只見他忽的一閃,來到他身邊,手毫不留情地用力給他一掌,瞬間那男子一下跌倒在地上,“噗”的一聲吐出了一口血,目光慌亂地挪地後退着。

    “說…”南宮煜再次冷漠地開口,駭人的氣勢壓向單薄的軀,聲音冰寒凍骨,眼底凌厲如刃。

    “我說,我說…”男子嚇得趕緊開口,額頭直冒冷汗,這煜王的氣勢實在太強悍了,他不得不說了,他還想活命呢。

    ------題外話------

    呵呵,接下來會怎樣呢?這人到底是不是溫韻兒呢?

    天氣忽冷忽熱的,大家要多喝點水,注意身體哈…



    上一頁 ←    → 下一頁

    餘生皆是喜歡你AWM[絕地求生]王者榮耀之最強路人王邪風曲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
    影視世界旅行家特種歲月斗羅大陸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洪荒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