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冷情王爺的小醫妃 » 012 狼狽的溫韻兒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冷情王爺的小醫妃 - 012 狼狽的溫韻兒字體大小: A+
     

    012 狼狽的溫韻兒

    “來恭喜王妃你啊,居然這麼幸運輕易地平息了那流言”溫韻兒柔媚地看着艾微輕笑,似乎有點高興地說道。心裡卻是恨得心癢癢的,眸子裡也閃過一抹不甘與狠毒之色。

    “是嗎?那可得謝謝你的費心了”艾微沒忽視她那變化多端的臉色,卻也是輕輕一笑,淡然地迴應着。

    “應該的,以後還得靠王妃多多關照呢”溫韻兒似乎臉皮很厚一樣,居然還不知羞恥地應着,不知是真聽不出還是假聽不出艾微的輕諷。

    “嗯,如沒事的話,我先走了”艾微實在有點忍受不了這種惺惺作態的模式對話,心想還是早點離開吧?免得噁心到自己,她以後是不是得該好好去學習一下這些課程了?

    “王妃,這麼急着離開幹嘛?有沒興趣再跟我玩個遊戲?”溫韻兒不甘心就這麼讓艾微離開,便再次開口挽留着,手也自動攔住了她的去路。

    “玩遊戲?拜託,本妃又不是小孩子,沒興趣”艾微輕撇她一眼,淡淡地迴應着。心想,這女人整天閒着沒事做嗎?她這又想幹嘛了?

    “王妃,我當然知道你不是小孩子,莫非王妃是心虛,不敢應了?”溫韻兒滿臉算計之色,柔美的小臉瞬間也變得更加陰霾難看。

    “呵,心虛,這是何意?本妃又沒做見不得人的事,幹嘛心虛,倒是有些人該好好收斂一下了,免得最後怎麼死都不知道”艾微似有意無意地輕笑着說道,眸子裡也閃過一抹冷意與輕諷之意。

    用激將法?呵,她就偏不如她意,氣氣她也不錯。這溫韻兒看來是不知悔改了,或許也該好好處理這個問題了,不能總是因爲看在她爹的份上,讓她不知好歹,得寸進尺下去。

    “你…你在說誰呢?”溫韻兒頓時臉色青了又白,白了又綠,不停地變幻着不同的色彩,有點心虛閃神地問着艾微。

    “沒有啊,哪有說誰,只是順口說說而已”艾微見她裝傻問着,也不急着揭開,淡淡地迴應着她。心裡卻在想,你最好能有反省,否則我不再手下留情了。她已不是半年前任人宰割,天真白癡之人了。

    “哎呦,疼死我了…”忽然,溫韻兒一臉痛苦地哀叫着,目光似乎向遠處瞄了一下,那楚楚可憐模樣簡直讓人忍不住想上前去疼惜與安慰。只可惜艾微的是女的,沒那麼憐香惜玉的習慣…

    艾微冷眼旁觀着,這女人又想幹嘛,難不成又想重演以前的玩意?她可不會再重蹈覆轍上她的當了。不過,她這樣子,或許是真的有戲吧?既然她想找死,那將計就計成全她,眸子裡閃過一抹戲謔之意…

    “你怎麼了”艾微瞬間一臉急色問着,急忙想走過去扶她,卻一下子把她給撞倒在地上,自己也直接撲到了她身上,只聽見“啊”的一聲,兩個一起倒在地上。

    “你沒事吧,我不是故意的,我拉你起來吧”艾微急忙從她的身子爬起來,不等她反應便拉着她的袖子,沒想到又聽到一聲讓人難以置信的“嗤啦”的聲音,袖子竟被艾微拉斷了,露出了她潔白的手…

    “你…”溫韻兒爬起來,坐在地上,看着自己的手臂,沒想到事情會變成這樣,竟一時之間錯愕不已,說不出半句話。

    艾微輕撇了一下手裡的袖子,又佯裝一副很難爲情的樣子,糾結萬分,有點不好意思地說:“那個,我不是故意的啦,我扶你去換件衣服吧?”

    話音剛落,艾微又急忙走過去她的身邊,只是,腳一下子剛好踩在她的腳裸上,原本欲拉起她的手又瞬間放手,她半起的身子又再次跌坐下去,只聽見她一聲“啊”的疼痛尖叫聲…

    南宮煜來到後花園涼亭的時,遠遠就看到兩抹人影,知道是艾微與溫韻兒,心裡有些訝異,這麼早她們兩個人怎麼在那裡?只是,還沒等他想清楚,便聽到了幾聲慘叫聲,心裡第一念頭就是該不會是微兒出了什麼事吧?

    南宮煜快趕到涼亭邊時,卻只見艾微一臉無奈且無辜的表情站在一邊,正糾結地看着那跌坐在地上滿身污跡,頭散亂,衣衫不整,淚流滿臉的溫韻兒。

    “生什麼事了”南宮煜滿臉疑惑地看着她們兩個淡淡地問道,目光卻緊鎖艾微身上,想知道她有沒受傷。

    “煜,嗚嗚…”溫韻兒看見是南宮煜來了,立刻一臉委屈之色,可憐兮兮地抽咽着,想尋求南宮煜的安慰與疼惜。心裡卻一直在詛咒着艾微,恨不得扒了她的皮,喝光她的血,居然把她弄這麼成狼狽,究竟是有意還是無意?

    “煜,人家不是故意的啦,只是好心想扶她去休息,沒想到手拉不穩,卻反而讓她跌坐下去,還不小心踩到她的腳,結果她就成了這樣了”艾微也是一臉委屈無辜地看着南宮煜,欲泣的楚楚可憐小獸模樣。

    南宮煜心裡忽然覺得好笑,眼前的情況,艾微哪像有事的人?只是她這個模樣還是第一次見到呢,心中不禁一軟,輕拉她入懷,溫柔地說:“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沒人怪你…”

    艾微倚在南宮煜的懷裡,滿臉委屈,眸子裡卻閃過一縷精光與笑意。溫韻兒,你活該吧?你會演戲,難道我不會?看你還敢不敢對我下手,不整死你纔怪…

    溫韻兒看着眼前相擁的兩個人,有點錯愕與不可置信。她纔是受傷的人吧?爲何南宮煜卻對她視而不見,反而在輕聲溫柔安慰着艾微。瞬間,臉色青了又白,白了又綠,綠了又黑,不停地變幻着不同的色彩,可謂相當精彩。

    “煜,人家疼…”溫韻兒不甘心,眸子裡閃過一抹算計,柔弱的聲音再次響起,希望能讓他憐香惜玉,抱她回去。

    南宮煜聞言,輕皺着眉頭,眸子裡閃過一抹厭惡之色,忽然覺得她這樣叫他有點反感。略帶不悅地看着她說道:“你的丫環呢?跑到哪去了,你弄成這樣她都沒過來扶你回去?”

    “來人,把溫姑娘扶回去休息”南宮煜不等溫韻兒的回答,便凌厲出聲,吩咐其他下人扶她回去,亦不等她任何反應,便摟着艾微離開了…

    溫韻兒滿臉不可思議地看着離去的兩個背影,這南宮煜什麼時候對她這麼狠心了?爲何她如此悽慘他都視而不見,以前都不是這樣子的。

    難道是因爲上官艾微?一想到這,便面露憤恨與怨毒,她一定要讓她再一次不明不白消失的,目光彷彿越過重重障礙把艾微的身影撕得稀巴爛,那雙平日裡美麗動人的雙眼,也如蛇蠍般的讓人心寒…

    “你就這麼走了,不怕人家傷心啊”艾微眨了眨眼,滿臉笑意地看着南宮煜,輕諷着說道。心裡也有了一絲絲訝異,這南宮煜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冷血無情了?

    須不知他一向就是冷漠無情,冰冷倨傲,生性潔癖,不苟言笑之人。之所以對溫韻兒例外,全是看在他師傅的面子上和自已的愧疚心裡。如今,他也想通了,這半年來,對她也可以說是仁至義盡了。

    “微兒,她傷心關我什麼事啊?難不成你還希望我去安慰她?”南宮煜站定了腳步,目光深邃地看着艾微,緊摟着她,語氣略帶着點威脅且輕佻地問道。彷彿在說,你要是敢說是,試試看…

    “你敢…”艾微稍微有點愣然,回神也惡狠狠在盯着他看,吐出了很有強悍的氣勢的話出來。

    “呵,當然不敢,微兒,我可是很乖的,有沒獎賞”南宮煜妖孽般的臉忽然一下子靠近她,面帶惑人的笑就這麼靜靜地看着她,一臉像小孩討要糖的討好模樣。

    “呃,沒有”艾微隨口反應,回神有點汗顏,他這是幹嘛?有像他這樣子的嗎?怎麼現在越來越覺得他像小孩子似的,陰晴不定的,變化多端的感覺…

    “那不可行,必須有”南宮煜霸道且強勢地看着她說道,不等艾微反應,便一下子熱情地吻住了她…“煜,我想去趟楊府”許久過後,艾微泛紅了臉,有點不自然地推開他,輕喘着說道。

    “楊府?要去幹嘛?”南宮煜有點訝異,不明白艾微突然想去楊府做什麼?難不成有什麼重要事不成?

    “沒什麼事啦,我只是很久沒見到奶奶了,想去看看她”艾微想了想,看着南宮煜認真的說道。她半年前失蹤了,估計她應該也很擔心吧,如今回來了,去看看她也是應該的。

    “嗯,好,我陪你一起去吧”南宮煜點了點頭,表示理解,這楊老夫人也算是艾微的奶奶,雖然是半路認親的,但她對艾微也是算是真心對待且疼惜的。去看她也屬正常不過了…

    “奶奶,我回來了,有沒想我啊”艾微一到楊府,便一副大咧咧的女孩子模樣往朝楊老夫人懷裡鑽,一點也不像大家閨秀,更不像什麼王妃…

    “呵呵,可想死老身了,你這丫頭回來這麼久,現在才記得我啊”楊老夫夫眼眶有點紅潤,激動地抱着艾微,略帶責怪之意地說道。

    “呵,好嘛,對不起嘛,現在纔過來,讓奶奶擔心了”艾微挽着她的手臂輕晃着,撒嬌着說道,充滿了調皮之色…

    “你這丫頭…”楊老夫人一臉笑呵呵地笑着,直拉着艾微住主位上坐。

    楊季的眸子裡閃過一抹詫異,這艾微可真是深不可測啊!現在回來雖然還是活潑可愛,但似乎又多了一份說不清的強悍氣息與冷漠之色,或許該說她獨立強大了不少,看來將來有可能也會是煜的一大助力呢。

    南宮煜也是深有感受,這艾微半年前與現在簡直判若兩人,雖還是調皮好玩,但遇到事情卻變得更有主見與冷靜,強悍,有種睚眥必報的感覺。心裡也欣慰了不少,至少她可以自我保護…

    “煜,有沒覺得艾微這次回來變了好多”楊季心思細膩,平常並不怎麼喜歡閒聊,沒想到這次倒對艾微的事好奇不少…

    “嗯,我也覺得她變了不少。不過,不管她怎麼變,她都只是我的微兒,無可代替”南宮煜看了看那不遠處的一抹人影,面露笑意,霸道且佔有慾地聲明着。

    “呵,煜,又沒人跟你搶,你也不用這麼強悍吧?”楊季略帶笑意地嘻戲着說道,心裡也欣慰了不少,煜終於找到了他的歸屬感了,而他呢?會不會也幸運遇到屬於自己的幸福…

    南宮煜聞言,輕撇了他一下,目光直視着不遠處的一老一小,淡然出聲:“那不是嗎?這比情敵更難處理…”

    楊季聞言,瞬間滿臉黑線,有點不可思議地看着南宮煜,這,他不會連這個也吃醋吧?這佔欲感也太強了吧?

    南宮煜又淡淡地看了他一眼,不理他的反應,目光直視遠方,有點深有體會,若有所思地說:“等你以後遇到喜歡的人,就能體會到了…”

    “呵,是嗎?”楊季聞言,略帶深思地迴應着,目光看向了一老一小的和諧相處氣氛,淡淡地輕笑着。

    “對了,這幾件事查得怎麼樣了?有結果了嗎?總不能讓他們如何逍遙吧?”楊季似乎想到了什麼,看着南宮煜,神情有點凝重地說道。

    “嗯,估計明天有結果了,我倒是很好奇,是誰這麼想針對微兒”南宮煜似乎風輕雲淡地說着,語氣卻是十分的冷冽與冰寒…

    “是啊,這微兒也不過回來幾天而己,怎麼就有人盯上她呢,會不會是…”楊季略帶擔憂之色地問道,他是怕把艾微牽扯到那些複雜的圈子進去。

    “還不知道,不過,我絕不允許任何人傷害到她,我會好好保護好她的”南宮煜一臉堅定之色,眸子裡閃過一抹冷意與嗜殺之意。不管是何人,都休想動艾微一根汗毛,她是他的底線,凡觸犯之,絕不饒情。

    “嗯,放心吧?艾微現在也不是弱者,她會好好保護自己的,我們現在最主要的是趕緊揪出幕後之人”楊季深思了一會,有點憂色地說道。神情多了一分凝重…

    “你說,這會不會跟給你下毒的人有關”南宮煜忽然想到了什麼似的,便一臉嚴肅地看着楊季,不太確定地猜測着。

    “你這麼說,也覺得有點可能,畢竟是微兒救了我,可這件事也過了半年了,難不成是有人一直在監視着我們?”楊季此時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他們也太大意了,竟沒注意到這個問題。

    這半年來,煜的心思都在找艾微,根本沒心思考慮這些細節的事。而他們居然也大意成這樣,沒深想這件事的關聯,竟被暗中監視那麼久還不知道,如不是這次提到,他們有可能到時怎麼死都不知道。

    “嗯,應該有可能,季,你要儘快清理一下你府中是否藏有奸細”南宮煜也神情凝重地看了一下楊季,嚴肅地交待着,眸光裡閃過一抹嗜殺與凌厲…

    “知道了,我會處理的。對了,你有沒想過,那溫韻兒是否不簡單”楊季經一提醒,便想起艾微出事前,那溫韻兒的不尋常舉動,覺得她應該不是表面那麼簡單,只是想接近煜而己。

    “什麼意思?你覺得她也有可能是對方的人?”南宮煜似乎也瞬間明白楊季的話意,緊鎖眉頭,有點冷意地問道。

    一直以來,他都把照顧她的責任當成是他師傅臨終前的囑託,沒卻一直沒對她進行調查瞭解,畢竟他們有好幾年沒見過面,這段時間足夠讓一個人改變很多的。再加上當初在路上碰上她也實屬巧合,難不成是有人刻意造成的巧合?

    而自從她進入府中後,便總與艾微有磨擦,他也從未細想,只當作他們是女人間的那點相處問題,直到她受傷,接着他們又同時被綁,艾微跌崖,這一系列問題看似簡單,現在細想,卻總覺得哪裡不對勁呢?

    “嗯,我知道你對你師傅存有愧意,但他是他,溫韻兒是溫韻兒,千萬別混在一起,以免錯過了什麼信息。當然,我也只是猜測,具體還得待查證”楊季一臉正色,若有所思地說着,他當然也不希望是溫韻兒。如果真的是她,那煜會不會很爲難?

    “嗯,我知道了”南宮煜點了點頭,神色不明,陷入了深思…

    “太好了,原來你倆都在這裡,可把我找死了,有消息了”東方雄急急忙忙地從外面趕過來,看見楊季和南宮煜便忍不住直吐槽和一臉哀怨之色。

    ------題外話------

    呵,親們,覺得這東方雄帶來了什麼消息呢?

    接下來又會怎樣呢?

    嗚嗚,今天昨天居然掉收了,這是爲啥啊?

    親們有什麼意見可以提下,別隨便棄文,隨便拋棄俺啊…

    打滾賣萌中…

    親們,千萬別捨得離開俺哦!



    上一頁 ←    → 下一頁

    終極獵殺餘生皆是喜歡你AWM[絕地求生]王者榮耀之最強路人王邪風曲
    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影視世界旅行家特種歲月斗羅大陸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