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冷情王爺的小醫妃 » 010 甩她兩巴掌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冷情王爺的小醫妃 - 010 甩她兩巴掌字體大小: A+
     

    010 甩她兩巴掌

    “父皇,請慎言,微兒與趙家公子並沒任何不尋常舉動,她之所以會住在那,是因爲她失憶了,並不記得自己是誰,而救她的人恰好是與趙家有點淵源的人,一起暫住趙府而己,並沒有像傳言般一樣有染”南宮煜不悅地打斷了南宮霸天的話,他沒想到他會那麼直接,竟想提出讓他放棄艾微。眸子裡瞬間閃過一縷冷意,他不準任何人傷害到艾微,就連他也不行。

    “失億?你是說煜王妃失蹤半年沒回來,是忘記自己是誰,不知何身份才遲遲未歸的?”南宮霸天臉上露出了一抹訝異的表情,目光再次投向了艾微,的確發現她似乎看起來變得陌生多了,而且多了一份說不出的傲然氣勢。

    這半年說長不長,就短也不短,這上官艾微到底經歷了什麼,從她現在的氣勢來看,似乎變了不少,也比以前強悍多了,或許暫時來說,對煜兒也是好事吧?深沉的眼裡,閃過一抹不易被發覺的精光與算計…

    艾微面無表情地站在一邊,也不說話,就這麼靜靜聽着他們的對話,心裡卻明白的很,這南宮霸天的意思,是想放棄她,另爲南宮煜擇偶了?是不是覺得她沒有利用價值了,想借此擺脫她,名正言順的?心裡冷哼了一聲,看來皇家的人果然無情…

    “是的,所以這次的事情並不能怪她,根本與她無關”南宮煜看似風輕雲淡地解釋着,語氣卻聽起來十分的堅定與不容質疑。神情也多了一份意味不明…

    “煜王妃,這半年時間你是怎麼度過的?”南宮霸天忽然轉向了艾微,似乎略帶關心,又意味深長地問着。

    “回父皇,臣媳是被一位老者路過所救,這半年內一直跟他生活在山裡,不曾出來,這次出來會住入趙府也純粹意外”艾微面色淡然,一臉鎮定地解釋着。心裡卻在嘀咕,這老謀深算的老狐狸,究竟想幹嘛?

    “既然這樣,你們打算如何平息這場風波?”南宮霸天似乎也感覺到了南宮煜的霸氣與堅持,心中剛纔也有了計較,便不再與他對恃着,緩和了語氣,淡淡地試探着。

    “父皇請放心,微兒已經重新回到煜王府了,這風波自然而然也會隨之平息,兒臣會好好處理的”南宮煜面色淡然,語氣卻帶出有種說不出的傲然氣勢。

    “嗯,那就好,煜兒,你也知道,父皇年紀大了,有些事情,你得多擔待了”南宮霸天看着他這個渾然天成,冷峻霸道,狂妄凜然的兒子有點欣慰,甚至覺得比他當年更有王者風範。

    只可惜他的毒不知能不能解,想着,目光便看向了一旁的艾微,聽說她似乎懂醫,還很精通,不知能不能解掉煜兒的毒,如果能成,那就更完美了。威嚴俊朗的臉上露出一抹期待與精光。

    “煜兒,你的毒不知煜王妃可會解?”南宮霸天看着南宮煜,語氣略帶點緊張之意。從某個角度來說,他也只是一位父親,也希望自己的兒子能一直平安健康走下去。更何況,這煜兒是他最喜愛的一位。

    “暫時解不了,兒臣不會放棄的,父皇放心”南宮煜冷峻淡漠的臉似乎有些動容,但眸子裡卻閃過一縷讓人不明的精光與深思。

    “這樣啊,那隻能繼續再找別的方法了”南宮霸天臉上露出一抹失望與傷痛之色,語氣有點哀傷地說道。

    艾微有點訝異,這煜爲什麼不直接告訴他父皇他的毒其實已解了,看南宮霸天的樣子似乎也是真心關心着南宮煜的啊,難不成這裡面還有別的因素?心中雖然有些疑惑,卻也沒說什麼,繼續保持着沉默。她相信南宮煜會給她明確的答案的。

    “如父皇沒什麼事的話,兒臣等先回去了”南宮煜似乎不想再討論這些話題似的,淡然地開口說道。

    “嗯,你們那下去吧?”南宮霸天深邃的眸子略有深意地看了艾微一下,便揮揮手,示意他們可以出去了。

    馬車上,艾微一臉疲憊之色地坐着閉目養神,也不說任何話,保持沉默着。南宮煜輕輕拉她入懷,讓她舒服地靠着,略帶緊張之意地看着艾微問道:“微兒,你怎麼了,在生氣?”

    “生氣?爲什麼這麼說?”艾微聞言,睜開眼有點迷茫地看着他,不明白他所言何意? Wшw.t tkan.c ○

    “那你爲何一直沉默不語,也不看我”南宮煜親了她一下額頭,略帶委屈之色,裝萌地看着她低聲說道。

    “呃,我只是累了,想休息一下而己”艾微有點無語,他是不是太敏感過頭了,怎麼比女人還要敏感多疑?

    “微兒,不管別人是怎樣的說法與決定,永遠也改變不了我對你的堅定,你一定要相信我,好嗎?”南宮煜似乎想起了什麼,一臉正色,語氣嚴肅地看着艾微輕聲說道。眸光裡也閃過一抹堅定與寵愛之色。

    “好…”艾微輕輕一笑,淡淡地看着南宮煜,點了點頭應着。她知道南宮煜不會欺騙她,更不會隨意給人承諾,他能如此對待自己,也實在難得。心裡不禁有了甜甜的感覺,瞬間沉獨此時此刻幸福極了。

    “王爺,王妃,您們終於回來了,左相一家人正在大廳等着您們呢”纔剛回到煜王府,未踏入大門口時,管家就一臉急色匆忙跑過來,急喘着稟報着。

    “爹他們來了?”艾微臉上露出一抹詫異,沒想到她的家人會來找她,回來的這些天,她也還沒來得及聯繫他們,告訴他們,她還活着…

    “嗯,進去吧?”南宮煜溫柔地牽起她的手,往會客大廳而去。

    “爹,娘,大哥,柔兒”當艾微跟南宮煜走到會客大廳時,便看着他們幾個一臉急切與關心之色,似乎還在嘀咕關什麼,艾微心中一暖,走進去,看着他們輕笑出聲。

    “太好了,微兒,你還活着”左相夫人一見艾微站在他們面前,也不顧什麼禮節,一把抱住了她,痛哭流涕地抽咽着說道。

    “是啊,活着就好,平安就好”左相上官文也是一臉欣慰地點了點頭,手輕輕地擦了不易被發覺的眼角溢出的淚。

    “娘,爹,你們不用擔心,我好好的”艾微輕輕推開左相夫人,輕聲安慰着他們說道,心中更是一暖,這就是家人的感覺,這就是親人給的關愛…

    “你這丫頭,都回來幾天了,居然都不來找我們,要不是我們聽到大街上的流言,哪裡知道你還活着回來了”左相夫人看着艾微,輕拍了她一個後腦勺,略帶點責怪之意地說道,其實臉卻出賣了她的話語,她是在心疼與關心她。

    “你們不要怪微兒,她回來那時是失憶了,根本不記得任何人與事物,不找你們是正常的”南宮煜輕輕攬住了微兒的腰身,還略帶心疼地撫摸着她剛纔被左相夫人輕拍的後腦勺,淡淡地解釋着。

    “失憶?微兒,你現在好了嗎?會不會有什麼後遺症?”上官流也略帶緊張之色地看着艾微,神情凝重且急促地關心着。

    “嗯,現在沒事了,你們放心”艾微很自然地輕倚在南宮煜的懷裡,輕笑着看着他們安慰道。

    “那就好,這半年來可嚇死我了,也想死我了”左相夫人感慨地擦了一下眼角的淚,略帶感傷與思念地說着。

    “對了,微兒,你那天回來是不是有在大街上逛過?我記得似乎有聽到你的聲音,可是,在重新尋找時,卻沒見你的身影了”上官流有點疑惑地看着艾微,那天以爲是錯覺,現在倒覺得他聽到的聲音,應該就是她的聲音,因爲,時間剛剛好是她回來那天。

    “呃,是啊!不過,那時我並未恢復記憶,更不記得這裡的一切,是陪着師傅往趙家去的”艾微想了一下,覺得上官流說的應該是她第一天回來經過大街的時候吧,便輕聲解釋着。

    “師傅是誰?爲何以前沒聽過?”左相夫人聞言,一臉疑惑地看着艾微問道。

    “他就是救我的人,而且這半年來,他還教我武功,還有很多東西,似乎也把我當成他孫女一樣了”艾微一想到那老頑童似的師傅,眼底也泛眼了淡淡的想念,他離開也有幾天了…

    “是嗎?那改天有時間,咱們得好好謝謝他”左相夫人很是欣慰感激地說道。

    “好了,這事不急,目前是該怎麼解決這流傳出來的不雅流言”左相看着他們幾個,若有所思地說道,黑眸子閃過一縷讓人不明的深思與精光。

    “這事得好好查一下,看看到底是什麼人放出這樣的流言的”上官流聞言,也面露狠色,聲音冷冽地說道。他絕不允許任何人來傷害他的家人…

    “這事我已經讓人在查了,估計很快會有結果的,至於,怎麼讓這流言消失,其實也很簡單,只要我和微兒一起,多出現幾次在大街上,自然就會不攻自破的,民衆的眼晴是雪亮的”南宮煜面露淡然之色,不緊不慢地解釋着,似乎很有把握平息這風波一樣,眸子裡似乎也有一抹讓人不解的期待之色。

    “嗯,這個方法或許可行,就不知煜王打算何時開始?”左相聞言,滿意地點了點頭,覺得他說得有理,這民衆的眼睛是雪亮的,只要他們多出去轉幾圈,秀下恩愛,這流言自然而然就成了誤會一場了。

    “這個得看微兒了,她決定吧”南宮煜淡然一笑,面帶寵溺之色地看着艾微說道。

    “呃,看我?”艾微聞言,有點愣愣地擡頭看着南宮煜,似乎一時還反應不過來他的意思,但疑惑地問道。

    “呵,當然啦,要出去秀恩愛可不是我一個人能做的”南宮煜略帶笑意看着艾微,還不忘向她曖昧地眨了眨眼說道。

    “呵呵,姐姐,姐夫是在等你一起去秀恩愛呢,好棒…”上官柔兒一臉孩子氣地開心說道,表澀幼稚的小臉透出一種天真可愛的表情。

    艾微聞言,瞬間額頭劃過幾條黑線,她這能說不要嗎?可是,自己的臉頰居然也出現在淡淡的不自然的紅暈。

    “哈哈…”一時之間,大廳裡竟出現了響亮的歡笑着與喜氣洋洋。

    傍晚,夕陽西下,太陽懸掛天邊,將眼前的一切染成夕陽之色,橙色、紅色、黃色,三色交織,彷彿將大地披上了一層美麗的衣裳。不遠處的湖水,花草樹木全都暈染在夕陽的餘暉之中。

    艾微獨立一個人在煜王府的後花園閒逛着,看着生機盎然,鳥語花香,碧草藍天,花海搖曳的景色,心情特別愉悅與舒暢…

    “姐姐,你可真有閒情意致呢”正在艾微打算轉身回傾雨閣時,卻意外撞見了一襲米分色百蝶綺麗紗裙,腰間的碧玉絲帶系成一個米分色蝴蝶結的溫韻兒。她的眼底似乎還帶着輕諷與幸災樂禍…

    “本妃不是說過要不起有你這樣的妹妹嗎?怎麼還叫姐姐,你還是稱本妃爲王妃吧?”艾微回頭看見來的人溫韻兒,瞬間滿臉冷漠之色,輕輕看着她說道。

    這溫韻兒還以爲她是半年前的艾微嗎?那她就大錯特錯了。從此以後,她不會再任人宰割,凡欺她者,必萬倍還之。

    “姐姐又何必如此呢?難道是不自信,怕坐不穩?”溫韻兒此時見沒其他人在場,說話的氣場也變了很多,明顯擺出了一副高貴傲慢的模樣,彷彿很有把握把艾微拉下來一樣。

    “呵,這話怎麼說?只是不願被你叫姐姐而己,哪來的不自信呢?”艾微輕挑了眉頭,面帶笑意地看着溫韻兒說道。

    “難道不是嗎?要不你怎麼那麼在意這簡單的稱呼呢?更何況,你還不知只能坐多久而已呢”溫韻兒話中有話看着她說道,眸中是藏不住的怨恨和幸災樂禍…

    “哦,這樣啊?看來你還挺了解的嘛!就不知你是怎麼知道坐不久的呢?”艾微看似風輕雲淡地說着,語氣變得冰冷至極。

    “哼,你難道會不知,現在外面的流言多難聽嗎?你認爲一個男子會有多大的忍耐度,能容忍自己的妻子出軌,更何況他還是個王爺呢?”溫韻兒一臉得意忘形的樣子,輕蔑地說道。

    “嗯,似乎有點道理。話說,要是再多加一條罪名可能會更容易達到你的預言呢”艾微眼裡閃過一抹狡黠之意,故意裝成很迷茫不懂的樣子反問着溫韻兒。

    “什麼?”溫韻兒一臉茫然的樣子看着艾微,不明白她說的是什麼意思,只有下意識地反問着。

    艾微輕輕一笑,蓮步輕移到她面前,只聽見“啪啪”的兩聲用力甩了她兩巴掌後,淡然地說:“再加上這個,應該可以加快煜王的決定吧?”

    “你…你憑什麼打我?”溫韻兒怎麼也沒想到艾微會突然出手打她,一臉錯愕,撫着紅通微燙的臉,一臉不甘心與怨恨的表情,狠狠在瞪着她說道。

    “你不是想讓我呆不久嗎?那就要看看你在煜心目中有多重的地位了,說不定你撫着這臉去他那再哭訴一下,或許他就立刻休了我呢”艾微一副我也是爲你着想的表情,似笑非笑地看着溫韻兒說道,渾身上下散發出一種駭然氣勢。

    “你…”溫韻兒一時之間竟不知如何反應,手指着她卻說不出半句反駁的話。

    “好啦,你趕緊去找煜王吧?不然晚了,可就來不及了…”艾微脣角一勾,露出一抹玩味的笑來。轉身,笑意收斂,鳳眸微眯,渾身都散發出冷冽的氣息。

    溫韻兒原來被甩得通紅的臉,此時卻又是青了又白,白了又綠,不停地變幻着不同的色彩,可謂相當精彩。看着艾微離去的背影,柔美的面上劃過一縷陰鷙,眸子裡閃過一縷狠毒之光。上官艾微,你給我等着…

    ------題外話------

    呵,親們,覺得男主會站在女主這邊呢?還是幫溫韻兒討回公道呢?

    敬請關注哦,精彩不斷,親們要陪偶一直走下去哦…

    呵呵,話說,友友們,你們潛水潛到哪去了呢?

    咋就等不見你們的人影呢?嗚嗚…



    上一頁 ←    → 下一頁

    第一神算:紈?顧少的獨家摯愛終極獵殺餘生皆是喜歡你AWM[絕地求生]
    王者榮耀之最強路人王邪風曲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影視世界旅行家特種歲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