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冷情王爺的小醫妃 » 005 毒發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冷情王爺的小醫妃 - 005 毒發字體大小: A+
     

    005 毒發

    艾微沒理會衆人的議論,轉身往裡屋走,她本來只是想出來看看而己,沒想到會惹出這些事。看來這些人都是暗中跟來的,到底是什麼人想要對付她呢?

    “微兒,等等我”南宮煜看着艾微突然轉身離去,有點愣然,趕緊追上去。

    “找我有事嗎?我很忙…”艾微停住了腳步,頭也不回地淡然說道,渾身下去散發出冷漠與疏遠的氣息。

    “我…微兒,你爲什麼突然又對我那麼冷淡?”南宮煜有點疑惑不解,想不明白這其中是出什麼差錯,一臉期待地着着艾微,希望她能給他一個答案。

    “有嗎?我不都這樣嗎?你認爲該怎麼熱情對待一個陌生人呢?”艾微冷漠地看着他,淡然地反問着他。

    “陌生人?微兒,你就這麼一口咬定我是陌生人嗎?”南宮煜有點接不了地低吼着,他就是不明白了,他有那麼令她討厭嗎?爲何她總對他那麼冷漠無情了?

    “不然呢?你認爲我該怎麼認定你?”艾微忽然覺得面對他的時候很累,竟不知道現在該怎麼跟他相處,心裡似乎總有什麼隔在那裡,跨不過去。

    “微兒,我知道你很在意出事的原因,再給我一次機會好嗎?我會好好補償你的”南宮煜心中一窒,滿臉痛色,有點哀傷地看着艾微說道。

    “補償?是你對不起我嗎?還是你想代替誰來補償我?”艾微忽然面色驟變,語氣變得更加陰森,不客氣地看着他。

    “不是的,我…”南宮煜被艾微的神情嚇了一跳,他從來沒見過她這樣的表情,一時竟不知該如何回答她,只是愣愣地,不可思議地看着她。

    “行了,我沒時間跟你扯這些,請回吧?”艾微突然又冷靜了下來,淡淡地看了他一眼,恢復了面無表情的樣子,頭也不回地直走進去。

    “微兒,別這麼冷漠對我好不好?”南宮煜看着艾微毫不留戀地往前走,有一絲絲難堪的惱怒,再次追上去,緊緊地抱住了她,略帶點乞求之意。

    天知道他快受不了,沒找到她之前,一直在努力找,心裡存了點希望和期盼;可如今現找到了,她卻說失憶了,總冷漠拒絕他的靠近,還一副生人勿近的氣息,彷彿是想跟他劃清界限似的,快把他給折磨瘋了。

    “你…你放開我”艾微渾身有點僵硬,她沒想到他會突然抱住她,有點愣然。

    “不放,微兒,我快受不了了,你別這樣對我好嗎?我心痛…”南宮煜此時顧不得他在別人面前是什麼形象了,一臉痛色及哀傷地抱緊着艾微說道。

    “先放開我再說”艾微深呼吸一次,無奈地勸說着,她其實心裡更矛盾,看着他這樣,她心裡也難受,可卻不知該如何迴應他。

    “你答應我別再這樣冷漠對我,我就放開,否則我不放”南宮煜忽然有點像耍賴的小孩一樣,討價還價地說道,語氣中還略帶着點霸道與強勢,渾身上下散發出濃烈的男人氣息。

    艾微聞言,瞬間滿頭黑線,這丫的說什麼來着?難不成她不答應,他就這麼抱着嗎?忽然有種覺得很難溝通的想法,算了,先答應着吧?不然還真不知道要磨多久呢。

    “好啦,放開”艾微有點微怒地低吼着,神情稍有點不悅,卻又拿他沒辦法。

    “真的,微兒,你笑一個給我看”南宮煜忽然眼晴一亮,咧開嘴,面露惑人的邪肆迷人笑容,深情地凝望着艾微。

    “呃,你…”艾微愣住了,她沒想到南宮煜變化那麼大,很想說你神經啊?無緣無故笑什麼?卻面對他的笑容時,竟說不出話來。

    就這樣,兩個人竟沉默不語,一直對視着,靜靜的看着對方,彷彿瞬間停留在這一刻中,那麼自然,那麼溫馨…

    “怎麼樣了,事情辦妥了嗎?”溫韻兒一邊修着指甲,一邊得意地哼着歌問着身邊的丫環。

    “小姐…事情…好像搞雜了”小丫環有點顫慄地說道,神色裡閃出了一抹驚慌。

    “什麼,竟失敗了,這是怎麼回事?”溫韻兒丟下手裡的東西,憤怒地站了起來,大聲在質問着。臉上出現了一抹與她柔美小臉很不協調的猙獰。

    “本來是很成功的,結果煜王來了,還有那上官艾微不知用了什麼鬼異方法,竟把那男子也給救活了。然後…”小丫環囁囁地把自己跟去看到的信息都說給了溫韻兒聽。

    “什麼?這上官艾微到底走了什麼狗屎運,竟這麼容易給逃過了,看來得加快腳步了”溫韻兒一臉不甘心地瞪了一下小丫環,嘴裡還吐出了狠毒的話。

    “小姐,那我們現在該怎麼辦?”小丫環有點戰戰驚驚地問着,眸子裡也閃過一縷驚慌,似乎很怕溫韻兒生氣似的。

    “你給我好好盯着她,有什麼動靜馬上告訴我”溫韻兒輕蔑地撇一眼小丫環,有點不悅地看着她交待着。

    “是,奴婢知道了”小丫環似懂非懂地點了點頭,急忙退出了房間。

    是夜,皓月當空,雖還沒到十五,然而月光很已經很膠潔了,朦朧亮着,彷彿給大披上了一層淡淡的銀光。夜空似藏青色的帷幕,掛着無數顆亮晶晶的小星星,星光閃閃。

    “你不是說那煜王妃絕無生還嗎?如今又是怎麼回事?”黑衣蒙面男子有點憤怒地指責着黑衣蒙面女子,似乎想讓她給個滿意的答案。

    “主子,屬下也不想啊,真的沒想到她竟如此好運,居然被人救了,只是失了憶”黑衣女子有點不甘心且妒忌似的說道。她一回來,南宮煜的目光就總繞着她轉,現在竟每天都出去找他,她根本很難看到他的影子。

    “哼,好不容易讓那煜王沮喪和失神了那麼久,現在竟又好了,你最好能再想出辦法對付她,讓南宮煜沒心思理朝政,否則,別怪我出手無情”黑衣男子惡劣地威脅着,眸子裡閃過一縷不屑與輕蔑。

    “是,屬下明白了”黑衣女子有點顫慄地應着,眸子裡閃過一抹驚慌之色。

    “行了,這次你注意了,不是讓你要她的命,只是讓你從中挑拔,讓南宮煜分神就行,別把事鬧大,讓他追究就不好了,明白嗎?”黑衣男子想了想,改變了原來的想法,嚴肅地吩咐着。

    “呃,主子的意思是挑拔他們之間的感情就行了是嗎?可是…”黑衣女子有點不可思議地看着黑衣男子,不明白他此舉是什麼意思,心裡也有點不甘心,她想要除掉那上官艾微。

    “嗯,你照我說的做就行了,切不可妄自行動,別破壞了我的計劃,明白不?”黑衣男子怎會沒注意到眼裡的不滿,只是並沒多說什麼,還是嚴肅地重複交待着她。

    “是,屬下知道了”黑衣女子淡淡地應着,心裡卻非常不悅,她一定不會那麼輕易放過上官艾微的,一定要讓她消失…

    “好了,趕緊回去,免得讓人懷疑”黑衣男子說完,瞬間也消失在那破屋裡,只留下一臉憤恨的黑衣女子。

    第二天一大早,煜王府一片寂靜,到底一片寧和氣氛。明媚的陽光照耀着寬敞的大地,彷彿在輕撫着,一切變得更加溫馨。

    然而,在煜王府的書房內的幾個人卻急成一團糟,幾個人來來回回地走動着,不知該怎麼辦纔好,東方雄還嘴裡嘀咕着:“這可怎麼辦,煜身上的毒越來越變態,越來越難控制了”

    “是啊,如不快想辦法,他會受不了的”楊季也是一臉着急地看了看衆人說道。

    衆人一臉愁悵,這南宮煜的毒本來只有十五的晚上發作,然而不知怎麼回事,三個月前突然變成了從白天開始一直持續到隔天早上,時間延長了,痛苦自然也加重了。

    一發作,他整個人似真似夢,似真似假,完全沒了主觀意識,忽冷忽熱,冷熱交織着,現在只靠着溫泉是完全控制不住的。

    “微兒…”南宮煜此時只是剛剛發作,還存在着一點點意識,嘴裡痛苦地呻吟着,模模糊糊地喚出了艾微的名字。

    “啊,對啊,找王妃,這麼怎麼笨,沒想到呢”風一下子激動地跳了起來,急忙要往外跑。

    “等等,什麼王妃,艾微嗎?”風一下子被東方雄拉住了,緊張又好奇怪地看着風。楊季等人也是一臉詫異,怎麼風會突然提起艾微?

    “是啊,是啊,王妃前幾天就出現在街上的民間醫館了,現在應該也在那裡,我得趕緊去找她回來救王爺”風激動地大聲說着,神情也充滿了緊張之意,心裡卻忐忑不安,這幾天王妃對王爺不冷不熱的,不知她會不會出手相救。

    “什麼?她回來了,那爲何沒有回來?”

    “是啊,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哎,她失憶了,不記得王爺了,所以不肯回來”

    “失憶,不是吧?這麼狗血的事情也出現在她身上”

    “好了,我得趕緊去找王妃,再遲就來不及了,你們就別再扯着我啦”風一下子甩開被拉住的手,快速地往醫館而去。

    衆人一臉愣然地看着風的急速離開,還是有點不可思議,這也太非夷所思了吧?這人好端端回來了,卻不記得任何人了?那爲何會出現在民間醫館呢?一時之間,心裡的疑惑蔓延着,然而一切也只能等到艾微回來纔有答案了。

    “王妃,王妃,快跟我去救王爺”風一下竄到了醫館的裡屋,不顧禮節地拉着艾微的手就想往外走。

    “等等,你在說什麼啊,快放手”艾微一愣,終於看清來的人是南宮煜身邊的貼身侍衛風,有點莫名其妙地低吼着他。

    “啊,王妃,屬下不是故意的,屬下是一時心急,請王妃回去趕緊和我回煜王府吧”風一臉着急之色,緊張地看着艾微,略帶點懇求之意。

    “王府不是有別的大夫嗎?這麼急找我嘛?”艾微淡淡地看了他一眼,不明白這是爲什麼?她正在研製新藥,沒空去那煜王府。

    “呃,不是啦,是王爺的毒發作了,只有王妃您能救他,求求你,王妃,你救救王爺吧?”風一臉哀求地看着艾微,有點期待地看着她。

    “毒發?什麼意思?現在是白天呢”艾微一愣,纔想起南宮煜身上還有毒未解,今天似乎也是十五了,只是現在是白天,不是晚上才發作的嗎?

    “是啊,王爺的毒不知怎麼回事,原先是晚上才發作的,自從三個月前,突然就變成了從白天開始一直持續到隔天早上,而且毒似乎越來越嚴重,王爺快受不了…”風把所有的情況都告訴了艾微,一臉急切期盼地看着她,希望她能相信他的話,同意跟他回去。

    “是嗎?那爲何沒找其它大夫壓制?”艾微仍是面無表情,心裡卻有點緊張,擔心他的安危,繼續瞭解他的情況。

    “王爺一直相信你還活着,不肯碰別的女子,也不能隨便透露他毒發的事情,每次一發作,他都自己一個人在溫泉裡度過。可就是三個月前突然毒發生了變化,改成了白天發作,王爺還是堅持一個人度過,現在已經是越來越嚴重了,求求你,王妃,先救王爺再說吧?”風急得不得了,差點就想把艾微擄去了再解釋,可他還是一直忍着,希望艾微能主動答應去煜王府。

    “你先拿這個去給他吃吧?這個應該可以壓制他的毒半個時辰”艾微想了想,走到了裡屋地房間,拿出一瓶藥遞給風,一臉淡然地說道。

    “那,那王妃你呢?不去嗎?”風接過那瓶藥,有點疑惑艾微的做法,這藥能壓制半個時辰而己,那是不是表示半個時辰過後,就會再次發作?

    “不去,你順便幫他找個乾淨的女子過去吧?”艾微風輕雲淡地說着,眸子裡卻閃過一縷不被人輕易發覺的痛色與無奈。

    “這,這怎麼成?王妃,求求你了,就算你在生王爺的氣,也得等救了他再說,以王爺的脾氣,他是不可能接受別的女子的,難道真要等王爺出事了,王妃纔來後悔嗎?王爺真的是毒發很嚴重了,再不救,估計很難熬得過去了”風說完,一臉決然,竟雙腿彎曲,想跪下求艾微。

    “你幹什麼?我去就是了”艾微眼捷手快地拉起了欲跪下的風,一臉無奈之色。她沒想到南宮煜的手下竟如此爲了他不顧一切尊嚴。

    “王妃,真的?”風一臉喜悅地看艾微說道,神情充滿了期待之意,心裡鬆了一口氣,太好了,王爺有救了。

    “嗯,你先過去把藥給他吃了先,我一會過去”艾微撇了一眼風,看他又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榜,又無奈地說:“放心,我會過去的,我只是再準備一些藥”

    “好,王妃,那屬下先回去了”風高興地點了點頭,轉身訊速離開。

    艾微看着風的急帶離開,心裡也相信他們不會那麼無聊來騙她。只是,她到底該怎麼做呢?難道真的再和他一起?不,她既然已想好了退路,就決不可以再反悔,她不想再與他有任何牽連。

    可是,一聽到他這半年來的堅持與痛苦,她的心也微微一顫,她也是常人,不是神,不會沒有感覺。然而,如果她真去給他解了,會不會以後很難再逃開?

    算了,一切等去煜王府看看情況再說吧?希望不會太出乎她意料吧?

    艾微到達煜王府時,書房內的幾個人還沒離開,都一臉驚訝,不可置信地看着她,久久不能回神,愣住了…

    “怎麼這麼看着我,我很奇怪嗎?”艾微有點無語地看着幾個即將石化的東方雄,楊季和歐陽平幾個人,一臉莫名其妙的表情。這些人該不會中邪了吧?

    “呃,你真的是嫂子?不會是長得像而己吧”東方雄最先反應過來,一把跑到艾微的面前,研究起她來,左看看,右瞧瞧地,還一臉質疑地看着她。

    ------題外話------

    呵呵,親覺得這東方雄的話有其它意思麼?接下來又會怎樣呢?



    上一頁 ←    → 下一頁

    穿越諸天萬界惡漢贅婿當道重生軍嫂攻略遊戲之狩魔獵人
    第一神算:紈?顧少的獨家摯愛終極獵殺餘生皆是喜歡你AWM[絕地求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