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冷情王爺的小醫妃 » 004 是誰報了案啊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冷情王爺的小醫妃 - 004 是誰報了案啊字體大小: A+
     

    004 是誰報了案啊?

    “小姐,這男子說小姐剛纔幫他看診時,給錯藥,讓他吃了後,現在昏迷不醒,快斷氣了”林業看着艾微走出來,便上前爲她解釋着,神情裡閃過一縷擔憂之色。

    艾微聞言,目光掃向了那兩個男子,有點冷色,看來這兩個人是早就準備的,怪不得剛纔一直很怪異,還一直催她快點開藥,原來是存這心思?

    “你確定他真是的吃了我開的藥後才這樣的嗎?”艾微一臉冷然地看着那高大男子說道,渾身上下散發出一股令人寒顫的冷氣。

    “是…是的,剛纔不就是你開的嗎?”高大男子眼神閃爍不定,額頭似乎有些冒冷汗,看着艾微突然而來的冷意,有點畏縮,但又忽然想到什麼似的,便又一副大義凜然的模樣看着艾微說道。

    “是我開的沒錯,可你知道我開的是什麼嗎?”艾微輕輕一笑,一臉淡定的看着那高大男子問道。

    “這,這我怎麼知道,我只知道我小弟吃了你的藥後就成了這樣子”高大男子理直氣壯地指着躺在地上的瘦小男子說道,一副就是你誤診,開錯藥讓人變成這樣半死不活的模樣。

    “讓開,讓開,是誰報了案啊?”幾個穿着府衙官服的男子推開圍觀的人羣走了進來,大聲地吆喝着。神情充滿了傲慢與嘲諷。

    “官爺,你們來得正好,要給我們作主啊,趕緊把她抓走,她醫術不精,醫死了人了”高大男子一臉討好委屈模樣看着個幾官差大聲指控着艾微。

    “那麼大聲嚷嚷什麼?這是是誰負責的啊?”其中一位穿着官服的人走上前看了一眼躺在地上昏迷着,呼吸微弱的瘦小男子,大聲地質問着。

    “是我,小的是這裡的掌櫃”林業趕緊向前一步,他不能讓艾微出事,有什麼事他必須承擔着,便不急不躁地看着官差開口說道。

    “你?這病人是你看診的嗎?”官差一臉鄙夷的表情,語氣不悅地看着林業說道。

    “差爺,不是他,是那位女子”那高大男子看到林業出面來頂罪,有點慌亂,他們的目標可是艾微,要是差爺只抓走了林業,那他們不就白廢心思了嗎?

    “來人,把這兩個人一起帶走”一位帶頭的差爺一臉晦氣模樣地打了聲呵欠,指着林業和艾微,大聲地吩咐着。問也沒問理由,就想把人帶走。

    艾微輕皺着眉頭,這些就是所謂的父母官?一點職業道行德都沒?只看了幾眼,問了幾句,就想把人抓走?怪不得越來越多的百姓都苦不堪言,忍氣吞聲生活着。

    “你們無憑無據地就想把人抓走”艾微冷眸一掃,面色淡漠地看着欲走近來抓他們的官兵,渾身上下散發出一種冷冽的氣息,吐字如冰。

    “喲,什麼叫無憑無據?這就是證據,人證,物證都有,你還抵賴”那位帶頭的官差好像不滿艾微的指責,走上前一臉輕蔑地看着她,並指着躺在地上的男子和那高大的男子,還人圍觀的人羣惡劣地說道。

    四周圍觀的人一聽那官差指着他們說是證人,都紛紛趕緊退了幾步,甚至有些人趕緊散開,他們雖是來看熱鬧的,可也不想惹事,而且更不相信這醫館的大夫會誤診,當然不可能去當什麼證人的。

    帶頭的官差看到紛紛後退的圍觀者,有點訝異,沒想到這間醫館得了不少民心呢,居然一聽什麼證人,都維護似的不約而同往後退,不過沒關係,他們不重要,重要的是在場的人。

    “還愣着什麼,趕緊抓人啊”帶頭的官差大聲粗暴地訓斥着幾個愣着的小官差,一臉一羣沒用的傢伙表情,輕蔑鄙夷地環視了一圈醫館,似乎在尋找有沒什麼值錢的東西,順手牽羊撈一把。

    “是…”幾個官差聽到頭的吩咐,趕緊上前,想要去抓林業和艾微…

    “這裡發生了什麼事?抓什麼人?”就在衆人正愁眉苦臉不知怎麼辦纔好的時候,一聲清冷淡漠,低沉卻稍帶點威懾感的聲音從人羣裡傳過來,讓衆人聞言紛紛自覺讓了路。

    “你又是誰啊?誰讓你來多管閒事的,小心把你也抓起來”帶頭的官差聽聞到冷冽的聲音,雖然有點微微顫抖着,但沒看清來的人是誰,嘴卻不饒人地大聲訓斥着。

    “是嗎?天下還沒有本王不能管的閒事呢”南宮煜一襲紫色外袍,冷漠峻容上露出了更冷的表情,吐字如冰,寒至刺骨。

    本王?這,難道是哪個王爺?那官差趕緊轉身想去看個究竟,卻被風一腳踢了過去“哎呦”的一聲,撲到在地面,正想爬起來時,又聽到了風冷漠的話語:“瞎了你的狗眼,連煜王都敢抓?”

    “啊,王爺饒命啊,小的不是故意的”帶頭的官差趕緊爬過來,跪地求饒着。身子不斷地顫抖着,他怎麼也沒想到煜王會來如此小的醫館裡管這閒事。

    “見過王爺”衆人一愣,回神紛紛跪下行禮。

    “免禮,說說這是怎麼回事?”南宮煜淡淡地開口,眼晴掃了四周一眼,發現站在不遠處的艾微正一臉淡然地看着他們,似乎也沒什麼驚慌之類的。

    “是…是這樣的,我們接到舉報,說,說這裡出了人命,所…所以就過來抓人”跪在地上的官差有點顫抖地結結巴巴說了事情的經過,看着渾身散發冷氣的南宮煜,身子一直在冒冷汗,心在抖動着…

    “是嗎?你們可知道,你們要抓的可是本王的王妃,煜王妃?她輪得到你們動嗎?”南宮煜冷冷地掃了幾個官差一眼,吐字如冰,猶如寒冰刺骨,讓人顫慄不已。

    “王…王妃,怎麼可能?他們不是說是大夫嗎?”帶頭的官差有點不可置信地看了一眼南宮煜,又揉了揉眼看了看艾微。有點啞然,有點不可思議的表情。

    “哼,就算是煜王妃又怎麼樣?王子犯法與庶民同罪,這王妃醫術不精,出人命了,難道不該服法嗎?”高大男子不知想到了什麼,一股作氣,一臉憤義凜然的模樣,大聲嚷嚷着。

    “你確定他死了嗎?確定他真的是服了我開的藥嗎?”艾微此時不再站在角落裡,輕步蓮移,一臉鎮定且冷然地看着那高大男子。

    “那…那當然,他明明就是從這裡出去後,服用你的藥後才變成這樣不死不活的”高大男子看着一臉鎮定的艾微,心裡閃過一抹驚慌,面色卻佯裝鎮定地指責着。

    艾微不再反駁那高大男子的話,直接走到那躺在地上的瘦子男子面前,正想檢查他的身體情況,卻又聽見那高大男子的急促聲音:“你要幹嘛?人都快半死不活了,你還想殺人滅口不成?”

    “既然都半死不活了,那還在乎滅口嗎?你這話說得可有意思了?”艾微挑了挑眉,看着那有點驚慌的男子一眼,冷漠出聲。

    “這,這大家快來看啊,她想殺人滅口啊”高大男子微愣了一下,突然大聲緊張地叫嚷着,想讓四周的人出來幫他討公道。

    衆人是紛紛圍上來了,不過,卻不是爲了幫那高大男子,而是個個都好奇地看着艾微奇怪的動作,有點愣然。

    只見艾微輕輕按了一下那瘦小男子的脖頸處,然後又按了按他的肚子,再把他的脈向後又返回了脖子處,有一下沒一下的按着,忽然,從袖口裡拿出一粒藥塞入那男子的口中,藥入口即化。

    “咳咳…累死老子了,怎麼樣?高個子,事情成了嗎?”不一會兒,瘦小男子一醒過來,沒看清場所,就闢靂叭啦地說個不停,在他心中,一定是事情有了結果,他纔會被救醒的。

    此話一出,衆人紛紛明瞭,原來是他們想來污陷好人,早就計劃好的算計啊?而且還是煜王妃,這兩人真是吃了豹子雄膽了,居然這麼不要命。

    “啊,快看,那高個子逃了,趕緊把他抓住”忽然人羣裡響起了一句話,大家隨即回神,一下子急忙去圍住那高大男子。

    瘦小男子還呆愣坐在地上,一臉茫然,這究竟是怎麼回事?爲何他會在這裡醒過來,那高個子呢?眼睛四處轉了一圈,只見他被衆人抓住了,並押回了醫館,丟在地上,一臉絕望的模樣。

    瘦小男子這裡才反應過來,他們露陷了,頓時面如死灰,渾身的力氣都像被抽乾了般,顫抖着身體,看着眼前的衆人。

    “說,誰讓你們來污陷王妃的”風一把踩在了高大男子的背上,大聲的質問着。

    “哎喲,疼,爺,腳下留情啊,沒人指使,我們也不知是怎麼回事啊?他明明是吃了藥後纔會這樣的?”高大男子此時還嘴硬,不肯透露任何信息,一臉不知情的模樣,大聲叫嚷着。

    “那你還逃什麼?不是自打嘴巴嗎?還不趕緊說”風一臉怒氣地訓斥着,又加重了腳力踩着他。

    “哎呦,哎喲,疼…”高大個子似乎沒打算說出主謀之人一樣,總是打唬眼,直叫哀着…

    “看着是很嘴硬是吧?那就成全你們,來人,把這兩個人的手腳跺了,舌頭割了,看以後還敢不敢出現行搶拐騙,污陷他人”風很憤怒地交待着,一臉慷慨激昂的樣子。他其實並沒有那麼殘忍,只是想嚇嚇他們而己。

    “啊,不,不要,我說,我說…”瘦子男子反應過來,聞言,趕緊爬過來風的腳邊,乞求着說道。他纔不想成爲廢人呢?那以後的生活可怎麼過啊?說了至少還有機會活命…

    “趕緊說,我可沒那麼多耐性”風一臉不耐煩地訓斥着,眸子裡閃過一縷不明的精光。

    “我說,我說,我們其實也不知道是誰,就是爲了錢財,有位小姑娘,拿了兩百兩,讓我們過來污陷王妃說什麼醫術不精,鬧出人命,然後才報了官,讓查封這間醫館”瘦子男子囁嚅地說着,神情充滿了慌張與害怕,他們只爲了錢財,可不想丟了性命。

    此話一句,衆人紛紛不滿起來,大聲地議論着:

    “什麼,這是什麼人啊?居然這麼毒,查讓官府查封這醫館,那我們以後病了可怎麼辦?”

    “就是,就是,這人真該天打雷劈”

    “那個出錢的是位小姑娘吧?這現在的女人怎麼這麼毒啊?”

    “是啊,真讓人意想不到,最毒婦人心,果然不假”

    “什麼話呢,煜王妃不也是女的嗎?”

    “呃,是啊是啊,話說得太快了,這人有例外嘛”

    “不行,不行,咱們得以後得好好看着,別讓這種人再出現,絕不對讓他們得逞”

    “是啊,是啊,這醫館決不能被封的,這可是我們一直信賴着的”

    “這主謀是誰,得查出來,就地正法纔對”

    “就是,就是,不能這麼便宜了那女人”

    ▲ Tтkā n▲ C○

    “以後要是再誰敢來鬧這醫館,我們一定找他們拼命”

    “是啊,是啊,我也是”

    “我也是…”

    ……

    一時之間,所以的版本話題都一涌而出,不斷吐槽,憤義凜然的百姓們決定以後好好守護這間“民間醫館”,爲醫館除害…

    艾微站着一直沉默不語,心裡卻是感動萬分,沒想到這些百姓如此慷慨激昂,這麼維護此醫館。然而,一想到那兩個男子說的姑娘時,瞬間臉上變得陰沉,冷若冰霜。如讓她知道是誰,她一定會好好回報她的好意的。

    南宮煜看着艾微有小臉一會皺眉,一會糾結,一會瞬間變冷,實在有點好奇與心疼,卻又不敢問她,怕她又會對自己冷言相向,如今只能面帶擔憂且無奈地看着她,保持沉默。

    “王爺,這兩個人要怎麼處理”風回頭看着南宮煜,恭敬地詢問着。

    “啊,王爺饒命啊,王爺饒命啊”兩個男子一聽要怎麼處理,趕緊連滾帶爬地跪在南宮煜面前求饒…

    “微兒,你想怎麼處理他們”南宮煜看也沒看他們,直走到艾微面前,溫柔地看着她問道。

    艾微淡淡地撇了他們一眼,又面無表情地看了一下南宮煜,冷聲說道:“交給官府吧,該怎麼辦就怎麼辦”

    兩個男子一聽交給官府,更加顫抖慌亂了,要知道,這人要是進了牢裡,還指望能出來嗎?兩個哪好再次爬向艾微,哭訴着說:“王妃饒命啊,我們也只是求財,並沒想要害你啊!求王妃開恩啊…”

    “求財就可以胡作非爲嗎?要知道今天如果不是我解了你自服的毒,你認爲現在該求饒的誰?”艾微冷漠淡然的臉龐上露出了冷意,毫不心軟地反問着他們。

    “這…這,我們也是生活被迫無奈啊”瘦子男子似乎很感慨無奈地說道,想博取艾微的同情。

    “這不是理由,你看衆人有哪些生活過得很好?還不是天天努力做事,賺錢養家,有像你們這麼昧着良心做事的嗎?”艾微一點也不同情他們,反而幫他們作了比較,就是要讓他們付出點代價。

    圍觀的衆人聽了艾微的話,紛紛點頭贊同着。在這裡的各位,有哪些能過大富大貴的生活?還不是都靠自己的雙手努力做事來的,這兩個男子找的藉口也太爛了吧?此時更加鄙夷地看着地上的兩個男子…

    “我們…”男子聽到艾微的話,還有衆人的反應,有點絕望地低下頭,本來心裡還有些期待,想博取他們的同情,可沒想到會是這樣子?不是說煜王妃很善良嗎?這氣勢一點都不像呢…

    “好了,沒必要再廢話了,你們還不趕緊把人帶走?”南宮煜冷然出聲,掃視了一眼那幾個站在一邊輕輕顫抖的官差。

    “是,是,屬下馬上把他們帶走”帶頭的官差趕緊吩咐其它幾個人用力抓起那兩個男子想離開此處。

    “等等…”艾微突然冷漠地制止着,淡然地看着他們。

    “王…王妃,還有什麼吩咐?”帶頭的官差有點顫慄地問着,他似乎看到了艾微的冷意,心裡總有不好的感覺。

    “你們身爲這裡的官差,卻什麼事都不分輕紅皁白地胡亂抓人,這合理嗎?”艾微看似風輕雲淡地說着,實際語氣卻是冷如寒冰。

    “這…屬下知錯了,請王妃饒命…”帶頭的官差似乎聽出了艾微話裡的含意,又偷偷瞄了一下煜王,他卻沒任何反應,似乎是默認煜王妃的話,有點慌張地趕緊跪下認錯着,其他幾個也紛紛求饒着…

    “記住了,以後若是讓我再看到你們胡亂抓人,或者傷害這裡的百姓,我可不會像今天一樣那麼輕易放過你們,最好也別再仗勢欺人了,否則後果自負,滾…”艾微冷若冰霜的臉上露出了淡淡的冷意,語氣充滿了不容拒絕的傲然氣勢。

    “是,是,小的知道了,小的馬上滾”帶頭的官差趕緊起身,急急忙忙地抓着那兩個男子,有點落荒而逃的感覺,訊速離開這個是非之地。

    “好了,大家都散了吧?”林業看着那些官差走了,也出聲讓衆人散開了,各自回家去。

    “嗯,嗯,好,咱們都回去了”

    “是啊,有煜王妃罩着我們,我們再也不怕被那些官差欺壓了,真是太好了”

    “是啊,是啊,煜王妃真是好人…”

    “太好了,以後相信再也不用擔心擺個攤都讓官差給毀了”

    “是啊,他們都是仗勢欺人的,這下看他們怎麼囂張”

    “嗯嗯,有道理,咱們終於可以實實在在賺錢養家,不用擔心受怕了”

    “是啊,是啊…”

    ------題外話------

    呵,親們,這是第一更哦!

    加油…



    上一頁 ←    → 下一頁

    費先生,借個孕穿越諸天萬界惡漢贅婿當道重生軍嫂攻略
    遊戲之狩魔獵人第一神算:紈?顧少的獨家摯愛終極獵殺餘生皆是喜歡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