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冷情王爺的小醫妃 » 002 你說的是什麼意思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冷情王爺的小醫妃 - 002 你說的是什麼意思字體大小: A+
     

    002 你說的是什麼意思?

    南宮煜聞言一愣,有點難以置信地輕輕放鬆緊抱艾微的手勁,但卻沒讓她離開他的懷裡,一臉傷痛之色地看着她:“你說什麼?”

    艾微一臉莫名其妙且發愣地看着他,眼前這個男子很妖孽,比趙延更加俊美,冷峻淡漠的臉龐似乎帶着疲憊不堪的表情,但卻絲毫不影響他那尊貴傲然的氣勢。

    回神,輕拍了一下自己的額頭,犯什麼花癡呢。再次對上那冷漠的面龐與深邃的目光,淡然地說道:“我真不知道你是誰,能放開我了嗎?”

    “微兒,我知道你在生我的氣,可你爲何要裝作不認識我?”南宮煜有點接受不了地惱怒低吼着,天知道他找她都找得快瘋了。然而現在她明明站在他面前,被他抱在懷裡,她卻說不認識他?這讓他情何以堪?

    “呃,你能先告訴我,你是誰嗎?我真的不記得了?”艾微想掙脫出他的懷抱,可就是身子就是動彈不得,只能無奈出聲。

    “不記得了?什麼意思?”南宮煜終於聽清楚艾微的話了,眉宇緊蹙,手不知不覺中更加重了手力,不明所以地重複着。

    “就是我現在誰都不記得了,我撞到頭部失憶了,快鬆手,疼”艾微皺眉有點不悅地瞪着他,這廝有暴力傾向嗎?這麼用力,她的腰快碎了。

    南宮煜稍微一愣,趕緊放鬆了手力,略帶緊張之色,面色着急且心疼地看着艾微:“我不是故意的,還疼不?”

    艾微無語至極,這人是不是聽不懂人話啊?爲何她讓他放開她,他總能忽視着這個呢?現在不是疼不疼的問題,是想讓他先放開她再說。

    “你剛纔說你失憶了?你真的什麼都不記得了?”正當艾微想再次重複讓他放開她的時候,卻又聽到他低緩磁的嗓音帶着不明冷意的話語。

    “嗯,我幹嘛要騙你,又沒錢賺,趕緊放開我啦”艾微決定不再跟他磨下去了,冷漠地出聲,手也用力瓣開他摟住腰的手,身子靈活一轉,逃出了他的禁錮。

    南宮煜懷裡一空,竟有點失落感,一時竟有點反應不過,這艾微的身手好像很敏捷,似乎會武功似的。她這半年來到底經歷了什麼,是不是受了很多苦?看向她的目光變得心疼與懊悔。

    艾微看着他那糾結的臉有點無語,這妖孽到底來幹嘛的?無緣無故抱着她不說,現在還一臉古怪表情地看着她,真有點汗顏。

    “艾微,天色快黑了,可以走了嗎?”趙延此時正從外面走了進來,並沒注意到店裡還有另一人存在。

    “哦,好,馬上”艾微聞言,面帶笑容地應着,目光掃了南宮煜一眼,便想走過去收拾一下桌面。

    哪知,在與南宮煜站的位置擦肩而過的時候,卻被他拉住了,語氣說不出的陰森與冷冽:“你要去哪?爲何跟他在一起?”

    趙延聽到聲音,有點奇怪,怎麼有個男聲?便再走進去一看,發現竟是南宮煜,心裡很訝異,沒想到他這麼快就得到消息找過來了,看了他一眼,淡淡地說:“煜王,你怎麼在這裡?”

    艾微聞言,有點驚訝,他就是煜王,那他們總說她是煜王妃,這人不就是她的夫君了?可是,爲何她對他一點印象都沒,甚至覺得很陌生呢?

    “本王的王妃在這裡,爲何本王不能在這裡”南宮煜手握拳,緊緊地攥着,似乎在陷忍着什麼,淡然的臉龐出現了一絲波動,意味不明。

    “好了,咱們走吧?”艾微拍了拍手,轉身與趙延說話,絲毫不理會南宮煜。對她現在來說,他就是個陌生人,而且還是莫名其妙的霸道男子,不想與他有任何牽扯。

    “不準走…”就在艾微準備往外走時,南宮煜抓住了她的手,用力一扯,拉入了他懷中,緊緊地禁錮着,霸氣十足,不容拒絕。

    艾微沒防備,被他一拉竟踉蹌往他懷裡撞去,瞬間怒氣往上涌,這人是怎麼回事啊?她都說不認識他了,他幹嘛還副陰沉冷傲表情,似乎欠他債一樣。

    “喂,你怎麼回事啊,放開我,我去哪關你什麼事?”艾微扭動着身子,想掙脫出來,可是卻發現動彈不得,不禁冷言出聲。

    趙延皺眉站在旁邊,他該過去幫艾微嗎?可是,這是他們兩個的人事,他不想插手。但看到艾微似乎很不高興南宮煜的做法,竟有種衝動想不顧一切拉艾微走…

    “怎麼不關我的事?你是我的王妃,就必須跟我回煜王府”南宮煜緊緊地抱着她,不給她扭動的機會,語氣也變得強硬不容拒絕,霸氣外側。

    “你有病啊,我又不認識你,什麼煜王妃,不稀罕,趕緊放開我”艾微怒氣往上涌,這人也太霸道了吧?憑什麼她得聽他的,手一動,南宮煜手上灑了些藥粉。

    南宮煜突然覺得自己的手有點麻痹似的,竟有點僵硬,使不出力的感覺,意味不明地看着艾微,卻見她輕輕扭動,逃出了他的禁錮,站在了趙延面前。

    他目光一凜,臉色驟變,暗沉似鐵地盯着艾微,又似乎帶着一抹傷痛之色,語氣哀傷地說:“不稀罕?你就這麼不屑嗎?微兒,我錯了,別鬧了好嗎?”

    艾微看着臉色痛色哀傷的南宮煜,心裡有種異樣的心酸感,卻又說不清理由,有點煩悶感又似乎帶着不忍。沉默了一會,有點無奈地說:“我說過我不記得以前的事了,也請你放過我好嗎?”

    “不,你註定只能是我的王妃,我絕不放手”南宮煜臉上像是被鞭子抽過,陰霾地可怕,猶如暴風雨即將來臨,渾身上下散發出不容拒絕,霸道蠻橫的氣勢。

    艾微無語,看來是說不通的,還是先別理他,以後再說吧?忽視了南宮煜的話,轉身看了一眼趙延,自己往門外走去。

    然而,南宮煜當然不可能讓艾微離開,瞬間飛身而來。趙延卻也在此時動了,攔住了他,淡淡地說:“煜王,艾微現在不想跟你回去,你還是先回吧?彆強迫她…”

    南宮煜淡漠冷峻的臉龐瞬間變得更加陰沉,聲音冷如寒冰刺骨:“這是我們的事,你沒權插手”

    趙延溫和的俊臉,出現了一縷無奈與堅定之色,看了艾微一眼,又看向南宮煜說道:“如果她自願跟你走,我也不攔,問題是,她不願跟你走,我就不能作視不理,任由你胡來”

    “是嗎?那就試試”南宮煜冷眸一掃,瞬時冰封千里,手掌揮動,欲掃向趙延。

    “住手,你敢傷到他試試”艾微看到情勢不對,他們似乎來真的,一下急了,訊速跑到趙延面前,對着南宮煜大聲怒吼着。

    “微兒…”南宮煜看到艾微擋在了趙延面前,眉宇微蹙,心中一窒,眼底閃過一絲惱怒,又透着陣陣凜然的寒意,冰涼刺骨。

    “南宮煜,我告訴你,我現在是不會跟你回去的,除非我能恢復記憶,否則你就是一個陌生人。我也絕對不會受你威脅的,不信你就試試”艾微心裡雖然有點好奇他們之間的事情,但如果自己真的是他的王妃,爲何她會無緣無故掉落山崖?沒弄清楚之前,她是絕不可能再次踏入煜王府的。

    南宮煜心中一窒,臉上露出一抹痛色,目光微沉,深邃的眸子緊緊地盯住艾微,似乎在隱忍不言,許久過後,微嘆息着出聲:“好,我不逼你,但你不許避而不見我…”

    “好…”艾微無奈,看來只得這樣答應着。不然,不知要鬧到什麼時候?反正他想來見就見咯,又不會怎樣?

    “我們先回去吧?免得師傅等急了”艾微轉身看着趙延說道,不再看南宮煜,便直接往門外走。

    南宮煜這次沒再阻止,手緊握成拳,看着他們離去的背影,有點深思。師傅?艾微口中的師傅又是誰?和趙家有什麼關係,難不成這就是她住趙府的原因?

    趙府

    “丫頭,明天我就要回去了,你就留在這裡吧”簡林若有所思,有點不捨地看着艾微說道。他們雖然相處的時間有隻有半年,但感情卻真如爺孫一樣,這份難得的親情讓簡林心中暖暖的。似乎有點像安享晚年了…

    “師傅,你不能也留在這裡嗎?反正那裡也只有一個人,沒什麼牽掛的”艾微輕皺着眉頭,心中不捨地說道,她心裡真把簡林當成自己的爺爺了。確切地說,應該不只是爺爺,還是位值得尊敬的師傅和長輩。這些日子以來,他教了她不少東西,從不隱瞞,可以說將他畢生所會的一切都教給了她。

    “呵,那裡雖沒人,但我也在那住慣了,來這裡,估計會適應不了啊”簡林話裡有話的看着艾微,意味不明。神情卻似乎對艾微充滿的訝然,他沒想到她居然是煜王妃,而那煜王爲了尋她,也費了不少心思,這丫頭遲早會回到煜王府的。

    “要不這樣吧?師傅,你再多住幾天,我到時再弄些好吃的給你試試怎麼樣?”艾微忽然眼晴一亮,用美食誘惑着簡林,讓他多留幾天。

    “呃,真的?你這丫頭不會想騙我留下去幹嘛吧?”簡林面帶笑意,手摸着鬍子,一臉怕被算計的表情看着艾微說道。

    “哼,師傅,人家是捨不得你,想多留你幾天,你怎麼這樣說啊”艾微佯裝生氣地叉着腰對着簡林怒吼着。

    “喲,你看,你看,你這樣子哪像個姑娘家啊?小心丟我的臉…”簡林一臉恨鐵不成鋼地悔恨表情,搖了搖頭,無奈地指着艾微。

    “哼,這樣子又怎麼啦?我又沒說我自己是什麼淑女,賢妻良母的”艾微一臉不在意地撇着嘴看着簡林,彷彿在示意,師傅你太落後了…

    “你這丫頭,要注意一點,免得被人說閒話”簡林知道她現在失憶了,不記得她是煜王妃,但身份總在的,她如果不注意的話,怕以後會被人抓住把柄來說事的。

    “哎呦,師傅,你就別豈人憂天了”艾微一臉不在意地看着簡林撒着嬌,她知道簡林是在關心她,提醒她的,但她現在對這些不在乎,更加不會去理會。

    “呵,老簡,你啊,就別操心太多了,年輕人總有年輕人的想法的”趙深從不遠處走過來,一臉若有所思地看着簡林,話裡有話地提醒着他。

    “也是,咱們老了,跟不上節奏了啊”簡林點了點頭,一臉感概地說道。神情充滿了對以前生活的回憶…

    第二天一早,簡林還是不告而別偷偷離開了,等到艾微弄些吃的找他的時候,已不見他人影,只有一張小紙條:丫頭,我走了,原諒師傅的不告而別,以後會來看你的,記得準備好美食等我…

    艾微拿着小紙條,心裡十分煩悶,這師傅也太不像話了,怎麼說走就走,也不招聲招呼,氣死我也…但也沒辦法,只能憤憤走出了他的房間,去醫館消消氣了。

    “什麼?那上官艾微真沒死?這女人怎麼這麼命大,那麼高的山崖竟摔不死她”溫韻兒柔美的臉露出狠毒之色,嘴裡吐出惡毒之話。

    “小姐,是真的,不過聽說她失憶了,連煜王也不認識,還不肯回煜王府,說什麼不認識他”小丫環一臉好功之色地趕緊把知道的一切說給溫韻兒知道,希望能得到她的賞識,提升她自己的位置,畢竟這溫韻兒可以除了煜王妃外,第一個能這麼在煜王府立足這麼久的人,說不定以後還有可能坐上那個位置呢。

    “是嗎?她真這麼說?那煜王怎麼說?”溫韻兒似乎沒想到會是這樣的結果,一聽那艾微不肯回煜王府,她的笑意更濃了…

    “煜王好像拿她沒辦法,只能答應讓她在外面住着,不過,她住的地方好像是趙府呢?”小丫環也是一臉疑惑地說着,這煜王妃本事真好,居然能搭上三大家族之首的趙家。

    “什麼?她居然在趙家?這賤人運氣怎麼這麼好?摔不死她,居然又搭上了另一個後臺,怪不得那麼矯情不肯回呢”溫韻兒滿臉不甘之色,絲毫忘了是艾微失憶了,纔不肯回煜王府,而不是她搭上另一個後臺纔不回的。

    “小姐,那我們現在該怎麼辦啊?”小丫環也是一臉奸詐之色,恨不得馬上除掉艾微,那她可以跟着溫韻兒吃香喝辣的,那日子想着都陶醉呢。

    “你過來…”溫韻兒似乎想起什麼似的,揮手讓那讓小丫環過來,附耳在她耳邊嘀咕了一下,神情怪異且陰霾地說:“可明白?”

    “嗯,小姐,我明白了,現在馬上去辦”小丫環點了點頭,一臉興奮地跑了出去。

    艾微有點失意鬱悶地走在大街上,師傅就這麼走了?真無語…那她是不是也得找個地方儘快搬出來,非親非故住在趙府也是不行的。看來,她得好好計劃一下了。

    “啊,救命啊,孩子…”就在艾微正在沉思着時,意外聽到了求救聲,回神一看,嚇了一跳,只見一位男子騎着馬在大街亂闖,似乎是那馬失控了。

    “讓開,快讓開啊”男子急得大叫着,他也不知怎麼回事,馬突然失控,最讓人擔憂的是剛好有個小孩在不遠處跑了出去,眼看就要看被馬踩上了,他更是急得不得了。

    艾微想也不想地躍身而去,在千鈞一髮間,她抱起了正被嚇得“哇哇”直哭的小孩遠離了面前失控的馬,避過了那驚險的一幕。放下小孩後,正想安慰他,卻沒想到自己不小心踩到腳下什麼東西似的,踉蹌後退了幾步,頭卻剛好撞到了旁邊的柱子,瞬間後腦痛得讓眼淚直流,似乎又有一陣炫昏…

    南宮煜打算去醫館找艾微的,卻沒想到在這街上遇到這驚險地一幕,嚇了滿身大汗,想救也來不急。在看到她沒事時,心裡也訝異着艾微的輕功竟變得這麼好?正當想走近她時,卻又看見她不知又突然後退撞到了柱子,一下子心又吊了起來,趕緊飛身過去。

    “微兒,你沒事吧?”南宮煜剛好接住了艾微欲暈倒的身子,把她緊緊抱住,着急且擔心地在她身上四處摸索,確認是否有別處傷到。

    “我…”艾微正想說沒事時,卻發現自己的腦子忽然出現了好多模糊的信息,一下子全涌入腦海中,讓她一時承受不了,竟華麗麗暈倒在南宮煜的懷裡。

    “該死…”南宮煜橫抱起暈倒的艾微,心情不悅地低咒着,訊速往煜王府而去。

    須不知這一幕正被出來逛街的一襲粉紅色裙裝的女子見到,她滿臉羨慕之色,有點迷戀地問身邊的小丫環:“那男子長得好俊美,尊貴天然而成,實在讓人着迷,你知道他誰嗎?”

    “小姐,他好像是煜王呢,不過,聽說他很少出來的,不知是不是呢?”小丫環有點疑惑地看着離去的背影說道,那模樣很像,但又覺得有點不可思議…

    “是嗎?你去幫我好好查查,確定好他的真實身份”女子面露喜色地看着已不見人影的大街,面色堅定似乎在盤算着什麼,而且還有點期待着未來的日子。

    “是,小姐”小丫環點了點頭,表示知道。

    煜王府內

    “來人,快去請大夫”南宮煜急急在把艾微抱入裡屋,讓她躺在牀上,看着她那昏睡的臉龐,有點心疼地親了親她的額頭,急促地催促着。

    不一會,只見管家急急忙忙地帶着一位大夫從外面進來,面色着急且恭敬地說:“王爺,大夫來了…”

    “快過來看看,仔細檢查一下有沒事”南宮煜立刻讓了位置給大夫,讓他可以好好檢查一下,神色卻非常緊張,怕艾微有事。手緊緊地攥着,似乎在隱忍着…

    “王爺,王妃沒什麼大礙,只是一時昏迷,一會醒了就沒事了”大夫有點顫慄地看着南宮煜囁囁地說道,這煜王就站着不說話,可那冷漠威嚴的氣息太有威懾感了…

    “嗯,下去吧”南宮煜淡淡地應了聲,走到牀邊看着沉睡的艾微,竟有點說不出的無力感。他也說不清這種煩躁不安從哪來的,瞬間總覺得艾微有種讓他快抓不住的感覺…

    艾微睜開眼,映入眼簾的是熟悉地房間及裝飾,輕輕起身,揉了揉眼,伸了伸下懶腰,出現一抹訝異,她怎麼會在這裡?隨即想到了早上在大街上的那一幕,估計是她昏倒了,被南宮煜帶來的吧?拿起披肩走到了她最喜歡的窗前,靜靜地發着呆。

    “王妃,你醒了,太好了,你終於沒事回來了”艾微聽到聲音,正好轉身,卻被橫衝直撞的小靜給用力抱住了,還一邊抽咽地說道。

    “呃,你別激動,我沒事”艾微輕輕地推開她,輕笑着出聲。心中一暖,沒想到這丫頭還挺有人情味的,居然這麼久還惦記着她。

    “嗚嗚,小姐,是奴婢太激動了”小靜趕緊退了幾步,弱弱地看着艾微說道。

    “嗯,沒事,你現在在哪裡做事?”艾微看着小靜,輕聲問道,看小靜的樣子,好像也不是很好過一樣,總覺得滄桑了不少。

    “王妃出事後,大概一個月,我就被那溫小姐調去洗衣房了,整天就有洗不停的衣服,做不完的事…”小靜想了想才囁囁地說給艾微聽,一臉委屈之色。

    “沒人理嗎?怎麼輪到她來按排了?”艾微聞言,嘴脣一勾,臉上出現似笑非笑地冷漠表情,眸子裡出現了一抹冷意與決裂之意。

    “自從王妃失蹤後,王爺除了公事外,就是找你,根本不理會府裡的任何事,所以,便成了那溫小姐說什麼就什麼了,管家也不敢違抗,畢竟她是王爺的特殊賓客”小靜一臉無奈且憤憤不平地將半年來的一切都說給了艾微聽。

    “哦?我還是第一次聽到賓客也有權管理主人家的一切呢,這可真稀奇”艾微臉上泛眼了冷意,眸光裡閃出一抹讓人不明的精光。

    “王妃,這下可好了,你回來了,就可以好好整理這煜王府了”小靜滿臉興奮之色,絲毫沒發現艾微的異常,只顧着高興着。

    “我暫時不會在這裡的,你可能還得委屈一段時間”艾微有點愧疚地看着小靜,那溫韻兒會這樣安排小靜,絕大部分是因爲她…

    “爲什麼啊?王妃,你不是好好的回來了嗎?爲何不能在這裡住”小靜有點疑惑不解,這王妃到底是什麼意思啊?

    “好了,這個你先別理,自己小心點就行了”艾微也不想解釋那麼多,淡淡地吩咐着。

    艾微看着天色已開始接近黃昏了,想起她今天出來也沒同趙延他們說一聲,這一下子出來一整天,還是得趕緊回去了,免得他們會擔心,等會出來找人,她不能再給他添麻煩了…

    “微兒,你要去哪?”艾微正走到門口時,正好撞上了迎面而來的南宮煜,一把栽倒在他的懷裡,幸好他及時接住了她,有點擔憂地問道。

    “我要回去”艾微定神,快速推開他,後退了幾步,面帶冷色地看了南宮煜一眼,淡然地說道。

    “你想回去哪?這裡就是你的家…”南宮煜聞言,一股怒火不斷往上涌,手緊緊地攥着,他就不明白了,爲何她失去記憶了,卻對趙家如此依賴,而這裡纔是她真正的歸宿,她卻總急着離開?

    “我說過,我記不起這裡的一切,你也說過不會逼我的,怎麼?你想反悔?”艾微面無表情地看着南宮煜,語氣卻是冰冷至寒。

    “我…微兒,我只是想讓你留下來而己”南宮煜無奈,他不知道該怎麼做才能讓艾微放下對他的戒心?有種從未有過的無力感。

    南宮煜眉宇微蹙,有點疑惑不解,他現在也感覺到她似乎變得比以前更加冷漠與果斷,身上也散發出淡漠的疏離,彷彿對他有種說不清的怨恨一樣。他記得昨天見她的時候,並沒有這種感覺啊。這究竟是哪裡出了問題?

    “我住不起這麼高貴的府邸,再說了,等會讓你府裡的女主人生氣了,我可吃不了兜着走”艾微眼底泛起了輕輕的諷刺與不屑的嘲謔之意。不再看着他,繼續往前走…

    南宮煜一愣,他沒想到艾微會這樣說,而且她到底說的是什麼意思?自從她掉崖失蹤到現在,他根本沒有任何女人,何來的什麼女主人?

    “該死的,你說的是什麼意思?”南宮煜回神,看着已走到不遠處的艾微,急忙追上去,抓住了她的手,有點惱怒地低吼着。目光爆紅,很難理解艾微這到底是怎麼了?

    “字面上的意思啊,煜王,該不會聽不得吧?”艾微一臉無辜地看着他,淡然地說道。

    “你…微兒,你以前不是這樣的,你別這樣好嗎?”南宮煜語氣似乎帶着點乞求之意,有點無奈地看着她。

    “是嗎?是不是以前的我比較好欺騙,比較好欺負啊?”艾微故意仰起小臉,一臉天真及無辜地看着他,語氣卻是十分的冷冽。

    ------題外話------

    親們,覺得該怎麼虐虐這男主呢?還是輕易放過他呢?

    而後續艾微又會如何對付溫渣女,爲自己討回公道呢?

    求收,求互動,求灑花,求免費月票哦…

    親們,偶有建立讀者羣了哦,羣號是:夢裡陶醉讀者羣414873015

    大家趕緊加入,有什麼意見儘管提,儘管來勾搭哦!



    上一頁 ←    → 下一頁

    神級奶爸我有一座冒險屋費先生,借個孕穿越諸天萬界惡漢
    贅婿當道重生軍嫂攻略遊戲之狩魔獵人第一神算:紈?顧少的獨家摯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