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冷情王爺的小醫妃 » 001 失憶歸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冷情王爺的小醫妃 - 001 失憶歸來字體大小: A+
     

    001 失憶歸來

    半年後

    “臭丫頭,又跑去哪裡鬼混了”簡林看着空蕩蕩的屋子,氣得嘴角抽嘴,眉毛直抖,大聲地吼叫着。

    自從艾微學會了輕功,她就時不時鬧失蹤,總跑出去較遠地方去,說是去採藥,其實就是跑出去玩了。而且還不帶他去,就一個人玩得不亦樂呼的樣子,實在讓他心癢癢的…

    “師傅,我哪有去鬼混哈,別亂用詞語啦!本來想抓着山野雞來孝敬你的,聽你這麼說,好像是不用了吧?”艾微故意垂頭喪氣地搖着頭說道,一臉委屈之色,十分賣萌地盯着簡林說道。

    “呃,丫頭乖哈,我也只是發發牢騷而己,誤會誤會”簡林一聽她的話,還有看到她手中地山野雞,馬上一臉討好模樣地對着艾微哄着,眼睛直盯着那野雞直流口水,這丫頭不知從哪學來的,烤出來的雞味道特別香,讓他回味無窮呢。

    “哼,鬼才信你呢,真讓我心寒啊”艾微一副十分委屈,難過之色地眼汪汪看着簡林說道。心裡卻很愉悅,哼,臭老頭,看你還敢不敢唸叨着…

    “呵,丫頭啊,你也知道老頭子我就是喜歡嘮叨,你就別介意啦,趕緊去烤雞吧”簡林一臉自我檢討的可憐模樣,帶着一絲懇求意味,簡直就像討要糖果的小孩子。

    艾微看着眼前的簡林,頭上彷彿飛過一羣烏鴉,他這師傅除了教她武功什麼比較認真之外,其它時間根本就像一個老頑童,有時候甚至還比小孩更幼稚呢。

    “好吧,算了,不跟你一般計較了”艾微原來委屈的臉一下子變得一臉笑意了,愉悅開口說道,轉身去處理手裡的山野雞了。

    簡林看着艾微哭笑不得,敢情他剛纔被這丫頭耍着玩了?無奈地搖了搖頭,跟在她後面,等着吃那一想到就想流口水的香噴噴山野雞了。

    不一會,山林間到處瀰漫着烤雞的香味,聞起來頓時讓人感覺到飢餓萬分,直流口水,寂靜的山林被樹上的小鳥吱吱喳喳的聲音覆蓋着,彷彿匯合成一部自然的樂曲…

    “呼,終於好了,吃這個真是太費神了”過了大概一個時辰,艾微終於搞定了。

    “給我,給我,太香了”簡林一把跑了出來,奪過了艾微手裡的雞,馬上撕了一塊肉塞進嘴裡,一臉享受地點了點誇道。

    “喂,要留點給我呀,別吃太快”艾微無奈地看着像老頑童似的簡林,輕躍過去故意與他搶着吃,那可是她花了一個時辰弄出來的東西呢。

    “哎喲,丫頭,你別來搶呀,你不知尊老的嗎?”簡林看着手中的雞被艾微搶了過去,瞪大眼晴地吹噓着鬍子說道。

    “嗯,有道理,不過你似乎還說少了一個,那就是愛幼,我比你小,你應該謙讓纔對”艾微一臉認真的看着簡林說道,神情就彷彿是你老大欺小的模樣…

    “呃,丫頭啊,你明天再弄不就成了,趕緊還給我”簡林一臉耍賴的小孩子模樣,饞嘴得很,兩眼發光地看着艾微手裡的雞說道。

    “不行,沒那麼多時間,再說,吃多了也會膩的”艾微搖了搖頭,不願配合地說道。一臉就是不給你,你能怎麼樣的表情。

    “呵,不會膩的啦,你看,這是多難得才能吃到啊”簡林搶過艾微手裡的雞一臉陶醉地感概說着,這對他來說,的確是,他已經有很久沒出去外面了,而且這雞是艾微結合現代吃法加配料的,一般人應該也弄不出這個味道。

    艾微聞言,滿臉黑線,這吃貨是不是上輩子餓到了啊?爲何她每做出一樣東西,他都像沒吃過似的,總搶着吃不夠,看他的樣子,不像是沒錢吃飯的人啊!這都快半年了,居然還這副樣,真夠無語的…

    “丫頭,明天跟我去一趟京城吧?”簡林吃飽喝足後,打了個咯看着艾微說道。

    “京城?去那幹嘛”艾微一臉興趣缺缺的樣子,她覺得現在的日子不錯啊!每天練練功,鍛鍊身體,偶爾跑去林間去些小動物玩玩,多悠閒的生活呢。

    “我有個老朋友,要過70歲大壽,不去不行,你就當陪我去遊玩一下也行啊”簡林若有所思地說道,他總覺得艾微的身份不簡單,趁這次機會,也可以去打聽一下是不是哪個大戶人家的女兒,不可能人無緣無故會從山崖上掉下來的吧?

    “呃,好吧?反正也沒什麼事,不過,是幾天能回來啊?”艾微有點好奇地說道,她現在對這裡一點記憶都沒有,自然也不會在去乎那些有的沒的事情。

    “應該十來天吧?丫頭,你就不好奇你自已的身份嗎?”簡林有點奇怪地看着艾微,一般人來說,一聽自己失憶了,多少會有點想了解自己過去的事,爲何這丫頭似乎一點也不在乎呢?

    “不感興趣,反正都從山崖上掉下來了,說不到是自己想不開跳下來的呢?”艾微似笑非笑地說着,心裡其實多少有點在意的,雖然她是從21世紀來的,但畢竟應該在這裡生活了幾個月了,而現在對這幾個月的事情一片空白,心裡似乎也空空的,像少了什麼似的。

    “哪有可能,你這丫頭不正經,說話都顛三倒四的”簡林看似在訓斥着艾微,實際卻是寵溺。他早已把她當作自己的孫女一樣疼愛,當然希望她能回到屬於她自己的地方生活,不可能總留在這裡陪他這個老頭子的。

    “好啦,我答應陪你去就是”艾微知道這簡林是疼愛她的。他既是她的師傅,又像是她的爺爺,這份親情讓她心中一暖,值得珍惜。

    “嗯,這才乖,那你今天把東西收拾一下,明天一早就出發”簡林滿意地點了點頭,撫着鬍子往樹林邊走去。

    煜王府書房

    “怎麼樣,有艾微的消息了嗎?”楊季一臉擔憂之色,神情凝重地看着眼前似乎比以前更冷漠的南宮煜。

    “沒有,半年了,一點消息都沒?”南宮煜手緊握成拳,似乎在隱忍什麼,冷峻淡漠的臉龐似乎提到了艾微有點動容。

    “怎麼會這樣,人不可能無緣無故消失了吧?”東方雄也是一臉不可思議,他們這半年來沒停過找艾微,就連山崖底都曾派人下去過,甚至他也親自去過,但就是沒見她的蹤影。

    “不管怎麼說,沒找到就有希望,或許她被人救了,正在某個角落呢”歐陽平也加入了談話圈,安慰着他們說道。

    “可是,如果二嫂被救了,那都半年了,她怎麼不回來呢?”南宮澈一臉疑惑地看着衆人說道,他心裡真好奇,很想問南宮煜事情的經過,但看到他那冷漠的面色又退縮了,怕引起他二哥傷心和憤怒…

    “這事到現在都是個謎,煜,半年前的刺客還有綁架的人查到是什麼來路了嗎?”楊季看了一眼淡漠地南宮煜,嚴肅地問着。心裡卻在感嘆,這煜半年來變得更加不近人情,冷血淡漠,對任何人都是面無表情,不言苟笑。這艾微的生死不明對他打擊實在太大了。

    “沒有,路線全斷了,似乎是有人刻意安排的一樣”南宮煜“砰”的一聲,用力擊碎了身邊的花瓶,似乎在發泄着什麼,一臉冷意地說道。他總覺似乎少了什麼重要線索,卻又一直說不清楚,弄不明白到底哪裡出錯,哪裡潛漏了?

    楊季和東方雄幾個無奈地對視了一下,這煜的脾氣越來越暴躁了,動不動就用武力解決,以前那冷靜淡然的他究竟哪去了?看來尋找艾微的腳步得加快了,不然難保有一天,他會爆發的…

    “這就奇怪了,究竟誰有那個本事能掌握這一切?”歐陽平急起眉頭,淡淡地說道。心裡也實在納悶,這幕後人竟能把一切斷得這麼幹淨,怎麼查也查不出個所以然。

    “不管怎麼說,以後大家還是小心爲上,說不定這人潛伏在我們附近呢”楊季摸了摸下額,若有所思地看着外面的天空說道。他心裡總覺得做這事的人應該很熟悉他們纔對,不然不可能連個珠絲馬跡都沒。

    “嗯,季說的有道理,咱們以後得小心點”歐陽平也贊同地點了點頭,可他們怎麼想也想不到他們一直在尋找的主謀其實真的就在他們的身邊,特別是對南宮煜來說,更是不可能懷疑的人。

    “煜,皇上是不是一直在催着你重新納妃”東方雄忽然一臉好奇地轉移了話題,很期待南宮煜的答案。

    “你覺得有可能嗎?”南宮煜冷眼掃了一下東方雄,渾身上下散發出冰冷至寒的氣息。

    “呃,是不太可能啦,不過,你覺得皇上會等你多久,他要是強硬賜婚了,你又能怎麼樣?”東方雄不怕死地繼續說道,絲毫沒看見楊季對他使眼色,讓他暫停這個話題。

    “他敢…”南宮煜此時正處於爆發狀態,渾身上下散發出懾人與嗜殺的危險信息,似乎這個就是他的大忌,誰敢動,只能找死。若他不想,就算是他父皇,他也不會妥協。

    “呃,我只是隨便說說,你別生氣”東方雄被南宮煜懾人的氣勢嚇了一跳,趕緊擺擺說道,他怎麼也沒想到這南宮煜反應這麼大,實在讓人吃驚…

    “說也不行,誰敢往我這裡塞女人,就是找死”南宮煜冷若冰霜,吐字如冰。

    幾個人對默契地對視了一下,沉默着,不再說話。

    “煜,你似乎沒發覺你府裡還有女人呢?她或許纔是艾微最大的心結所在”楊季似乎想到了什麼,神情認真的看着南宮煜說道。

    “什麼意思?你是說韻兒?認爲微兒如果沒事,這半年多不回來也是因爲這個?”南宮煜被楊季這麼一提醒,也將心中的疑問說了出來。

    “我只是猜測,但也不排除這個可能”楊季面色淡然地說着,他記得在出事前,曾和艾微的談話,她是在乎這個人的存在的。

    “可我只把她當成妹妹,從沒任何想法啊”南宮煜一臉爲難之色,他知道艾微在意,可他答應他師傅要好好照顧她的,他讓她留在這裡,只是爲了報恩。

    “你這麼想,並不代表人家這麼想,更何況你對她的方式似乎有點特別,何不將心比心,如果嫂子這麼特殊對待另一個男子,你受得了嗎?”東方雄充分展現了他的智慧與多年來混在花叢中的經驗,有模有樣的分析着。

    “我…”南宮煜被東方雄這麼一說,竟一時之間覺得無話可說。心裡也微微一顫,他一直粗心沒注意到這個問題,還總認爲是艾微太小孩子氣,一時吃醋而己,根本沒深入一層的想法。一想到東方雄說什麼若是同樣艾微對另一個男子特殊,他就想發狂,恨不得拍飛那男子。手突然攥得緊緊的,不,他絕對不允許這個人存在…

    “好了,這事你還是先想辦法解決一下吧?免得以後就算找到了艾微,又發生不必要的矛盾或誤會,就得不償失了。”楊季也覺得東方雄說得有道理,目前最主要的就是南宮煜必須處理好溫韻兒的存在,不然,做很多事都會白搭的。

    “我知道了…”南宮煜點了點頭應着,心想或許應該把她送走吧?這半年來,他一直沒心思去注意這些問題,看來也該好好處理一下了。

    “你們幾個小心點,別給人鑽空子去對付了”南宮煜若有所思地看着他們說道,想起楊季半年前遭不明人的刺殺,有點擔憂他們會再次受那些人的襲擊。

    “嗯,知道了”幾個人默契地點了點頭,神情凝重地在思考着什麼…

    “師傅,這裡就是京城嗎?怎麼有點熟悉感呢?”艾微和簡林走在熱鬧的大街上。有點疑惑地問道。

    “呵,熟悉感?說不定這裡是你失憶裡的一部分呢,你好好想想,說不定能想起什麼”簡林邊走邊撫着鬍子意味深長地看了一眼艾微說道。

    “是嗎?可我現在雖然後腦的硬塊消失了,但卻什麼都沒想起來呀”艾微有點無奈地說着,神情似乎也有點淡淡的憂傷。

    “呵,丫頭,說不定你再見一些熟悉的事物就能想起來呢,咱們有的是時間”簡林安慰着說道,一臉笑意地看着艾微。

    “嗯,說的也是,這事不急,師傅,咱們快到了嗎?”艾微看了看四周,總覺得路似乎有點熟悉,但就是想不起什麼。

    “嗯,快到了,前面轉彎再走一會就到了”簡才林笑呵呵地說着,一想到幾年沒見的老友,便覺得開心不已。

    “好…”艾微點了點頭,直走着,不再說話。

    “哎喲,你快點啦,都很晚了”南宮雲一把拉着上官流,急急地說道。

    “雲兒,你別急,我…微兒”上官流看着一臉着急之色的南宮雲,正想解釋着什麼,卻眼角似乎看到了一個很像艾微的背影,脫口而出。

    “你在說什麼,怎麼突然叫二嫂的名字”南宮雲一臉疑惑地看着上官流,不明白他爲何在這時候叫她的名字。

    “我剛纔似乎看到她了,難不成看錯了”上官流邊回答南宮雲邊往剛纔的地方再次看去,卻沒看見了。心裡疑惑着,難道自己看錯了?

    “哎喲,你應該是看錯了,咱們還是快走吧”南宮雲想着艾微都失蹤那麼久了,她二哥一直都沒找到,怎麼可能現在出現在這裡?雖然她也很希望是艾微回來,但覺得現在出現在這的可能性不大呀。

    上官流又四周環視了一圈,沒再發現那熟悉的人影,只好作罷。心裡無奈得很,難得真的是自己眼花看錯了?

    “哈哈…老趙,老夫來了”簡林纔剛到趙府便聲音洪亮地開懷大笑着。

    “呵,太好了,老簡你到了?”趙深一聽見簡林的聲音,便急忙跑出來神情激動地看着他的好友。

    兩個人好幾年沒相見,神情異常激動,彼此相擁着,拍了拍彼此的肩默契地分開了。趙深正想邀他進去坐,眼光卻瞄到不遠處一個嬌小的身影,定眼一看,愣住了。

    “這女娃是…”趙深有點不可思議的看着艾微疑惑着,這女娃不是失蹤半年的煜王妃嗎?怎麼會跟老簡在一起?

    “哈,這女娃叫艾微,是我的半年前收的徒弟,怎麼樣,不錯吧”簡林一臉得意地向趙深炫耀着,絲毫沒發現趙深的異常。

    “這…你可知道她的身份?”趙深拉着簡林的手,急切地想得到答案。

    “呃,身份?不知道啊,她也失憶了,根本不記得自己是誰,只知道叫艾微”簡林終於發覺趙深的異常,有點疑惑地解釋着。

    “失憶?這女娃之前也與我見過面,怪不得現在對我很陌生,一點反應都沒?”趙深摸了摸鬍子,若有所思地看着不遠處的艾微。她的莫名其妙失蹤,也是前幾個才知道的,延兒知道後,也一直在找她呢,沒想到…

    “師傅,爲何我總覺得這裡似乎有點熟悉,好像有來過似的”艾微一走進大廳,也注意人,就大咧咧地跟着簡林說話。

    “呵,丫頭,過來,你看下對這趙爺爺有沒印象?”簡林一聽到趙深的話,看着走進來的艾微,趕緊叫她過來,看她是不是能想起什麼?

    “呃,趙爺爺好…”艾微這時才發現簡林身邊還站着一個與他差不多年紀的老人,眉目清明,一臉正氣,又似乎透露出一種蒼桑的氣息。

    “丫頭,你真不認識我了?”趙深緊鎖眉頭,試探地問了一聲。

    艾微有點莫名其妙地看着眼前的人,一點印象都沒,又似乎有點點熟悉地感覺,努力地想了想,卻一點也不見效,只能輕輕搖了搖頭:“不認識,沒印象”

    “來人,趕緊去請大少爺過來”趙深忽然想起什麼似的,急忙吩咐人去找趙延出來。

    不一會,只見一襲白色外袍,俊逸非凡的趙延從外面走進來,面帶笑意看着趙深:“爺爺,你找我有事?”

    “延兒,快過來,你看看這是誰”趙深也顧不得介紹簡林給他認識,直接指着艾微,激動地看着他。

    趙延也沒多想,順着趙深的目光看過去,原來沒什麼表情的俊臉在看着艾微時,頓時全身僵住了,有點反應不過來,就這樣不可以置信地傻愣看着她。回神,神情激動地走上前,顧不得什麼禮節之類的,緊緊抱住了艾微,顫抖地說:“艾微,太好了,你沒死,就知道你一定會沒事的”

    艾微一愣,沒想到他會突然抱住她,渾身有點僵硬,有點不自然想推開他,淡淡地說:“那個…我好像不認識你,你先放開我”

    趙延一愣,有點不可置信地看着艾微,神色怪異,輕輕放開她,不確定地問:“你不記得我了?”

    “小子,你別急,丫頭失憶了”正當艾微想回答時,簡林笑呵呵地替艾微回答了。還一想好奇地盯着他倆,以爲他們會有戲呢。

    “失憶?艾微,你一直沒回來的原因是這個?”趙延有點難以置信地看着艾微,看她的樣子應該過得很不錯,也似乎沒傷到哪裡?原來是失憶了才一直沒回來。

    “嗯,不記得這裡的一切了,就一直跟師傅生活在一起”艾微雖然有點訝異趙延的激動神色,但還是很有禮貌地回答着他的問題。看樣子,這男子似乎很熟悉自己呢。

    “對了,你應該是第一次出來的吧?對所有的事都一概想不起嗎?”趙延雖不知艾微具體發生什麼事,但還是很關心她的一切情況的。他是她出事後的一個多月後才知道的,從那時起,他也一直在找她,沒想到她竟和簡爺爺在一起,怪不得找不到呢。

    “嗯,醒來的時候好像什麼都不記得,只知道名字,所以就一直沒出來”艾微點了點頭,有點疑惑地看着趙延,心裡在納悶,她以前跟眼前這位帥哥是什麼關係呢?爲何看他樣子好像很關心着急她一樣。

    “哦…那你現在好不好奇以前的事物,我帶你去逛一圈吧”趙延想了想,決定帶她去外面走一下,看看她是否能想起一些?

    艾微眼睛看向了簡林,似乎在問他,她可否出去?簡林卻一目瞭然地點了點頭:“去吧,我和老趙也許久沒見過了,想聊聊天,你跟着延兒去看看吧?”

    “好,那我們出去了哦,回來給你帶好吃的”艾微面帶笑意調皮用美食誘惑着簡林,她知道她這師傅什麼都好,就是嘴饞,一看到好吃的,便直流口水…

    “呵呵,好…趕緊去”簡林滿意地點了點頭,還算這丫頭有良心,出去還會想到買吃的給他,神情愉悅地看着兩個離去的背影。

    大街上,熱熱鬧鬧的,兩邊的攤位的攤主也在大聲吆喝着,顯得更加喧譁。趙延和艾微兩個人並肩走着,俊男美女走在一起,似乎成了衆人的焦點。

    “咦,那不是趙家公子嗎?他身邊的姑娘怎麼那麼眼熟?”

    “喲,是啊,第一次見到趙公子和女子出來逛逛呢,他們好養眼”

    “可是,那姑娘真的好眼熟,有點像,有點像煜王妃呢”

    “去,怎麼可能,那煜王妃都失蹤半年了,煜王不是還一直在找嗎?”

    “也是,如果是煜王妃,煜王怎麼可能還在派人四處尋找,昨天還聽說加了獎賞金呢”

    “是啊,是啊,這煜王也夠癡情的,都半年了,還一直在找,要是換成別人,哪有可能花費那麼多錢財精力在找一個女人啊”

    “得了,這話你可別亂說,小心丟了腦袋都不知怎麼的”

    “呃,是啊,我得管管這張嘴,別亂說話,免得惹人麻煩”

    ……

    艾微邊走邊緊鎖着眉頭,他們議論的煜王妃是她嗎?爲何總覺得對這個稱呼一點點熟悉感。可是,她又想不起什麼,會不會只是長得相像而己,擡頭看着趙延,有點疑惑不解地看着他說道:“他們議論的是人是我們嗎?我真的是煜王妃?”

    “嗯,是的,你想不想回去煜王府看看?”趙延面色淡然地點了點頭,心裡也有點苦澀感,她永遠被掛上了煜王妃的名稱,即使現在失憶回來了,還是逃脫不了衆人的目光。

    “可爲何我一點印象都沒?當然不去,或者只是長得相而己啦,咱們快走吧?去那邊看看”艾微一臉無所謂的樣子,對這煜王妃的稱號一點都不感興趣。

    “好,咱們去你常去的醫館看看吧”趙延雖然有點訝異艾微的反應,但也沒再說什麼,心想帶她去看看她的醫館,或許會有點幫助記起什麼吧?

    “醫館?是我以前開的嗎?”艾微眼睛一亮,一聽就聽出了趙延話中的意思?常去?哪果沒病什麼的,爲何常去醫館?只有一個可能,那就是這醫館是她的,她纔會常去,畢竟她是懂醫的,這個邏輯走得通。

    “嗯,應該是,具體我也不太清楚,不過看你跟那裡面的人很熟悉”趙延也有點疑惑,不知那間醫館到底算不算她的?他只知道上次去義診,艾微還聲明可以去那裡找林掌櫃拿藥,似乎關係不一般,但也沒去深究他們的關係。

    如今看來,很有可能這醫館是艾微的,不然她也不可能一下能作主,讓那些難民來找他們拿藥品。儘管她是煜王妃,也沒那麼大的權利去要求不屬於自己的醫館這麼提供藥品的。

    “那好,咱們趕緊過去吧”艾微忽然興奮起來,如果真是自己的,那太好了,以後她就可以利用自己的醫術特長好好在這裡生活,這樣也不用依靠任何人了。

    “嗯,走吧,在前面…”趙延有點莫名其妙艾微的興奮表情,當然更不可能知道她的想法。

    “就是這裡了”趙延指着前面的醫館,溫柔地看着艾微說道。

    艾微聞言,擡眸着着那掛在上面的牌匾“民間醫館”,有點訝然,心裡覺得是好貼切的名字呢。要知道,在這古代,一般的平民百姓想要看診是非常不易的,好的大夫一般都成了御醫,進了宮。

    一踏入醫館,便看見了幾個小藥童一臉愣然地看着他們,嘴張得特大,可以塞進一個雞蛋了,指着艾微一臉茫然且驚愣地說:“你…你是煜王妃?”

    艾微一愣,隨即皺起眉頭,有點莫名其妙的感覺。難道她真的是什麼煜王妃?爲何他們見到她第一反應是這個?

    林業聞聲從裡屋走了出來,一看到艾微,便欣喜興奮地走了過來,滿臉激動地看着艾微,淚盈滿眶地說道:“太好了,小姐,你沒事就好,終於回來了”

    艾微看着林業的表情有點愣然,這,這位大叔也太激動了吧?不過心中卻是一暖,知道他是真正關心她的安危。便輕輕安慰着:“我這不是好好的嗎?呵,別擔心”

    “嗯嗯…趕緊進裡屋坐吧”林業一臉欣慰地點了點頭,帶着他們走進了醫館後院。

    艾微和趙延出來的時候,天色已接近黃昏了,看着漸漸接近昏暗的大街,熱鬧的大街也瞬間就得寂靜了不少,趙延看着艾微輕輕說道:“艾微,咱們回去吧?免得爺爺他們擔心了,明天還有壽宴呢”

    “好,咱們回去吧”艾微點了點頭和趙延一起回去了趙府…

    隔天一早,趙府到處張燈結綵,一片喜氣洋洋,府邸也熱熱鬧鬧的。樹上停歇的小鳥也在吱吱喳喳的,彷彿是心情不錯在歌唱着,爲趙老爺慶生…

    主桌上,艾微有點訝然,怎麼人這麼少?不是70歲大壽嗎?怎麼沒看到客人?難不成有分開地方請客?

    “丫頭,別訝異,老趙想低調過這生辰,所以沒請外面的人,我們師徒倆成了唯一的宴客了”簡林似乎看到了艾微的疑惑,輕聲附耳解釋着。

    “哦,這樣啊”艾微表示瞭解地點了點頭。目光好奇地掃視了四周,也沒見多少親戚來,看來這趙老爺原來是不打算過這生辰的吧?

    “呵,來,容兒,你還沒見過簡爺爺吧?過來打聲招呼”趙深看着不遠處走過來的趙延和趙容,笑呵呵地揮手讓趙容過來。

    “簡爺爺好”趙容一襲淡青色外袍,五官端正,與趙延有幾分相似,一臉笑意地跟簡林打着招呼。眼睛也瞄到了艾微,一點好奇地看着艾微,疑惑着:“這位姑娘是…?”

    “容,她就是幾個月前救我的那位大夫,艾微”趙延一臉笑意地看着疑惑不解的趙容,爲他輕輕解釋着。

    “啊?那不是男的嗎?這…他是姑娘女扮男裝的?”趙容一臉驚訝地看着艾微,滿臉不可置信地揉了揉自己的眼睛。

    艾微卻是一臉茫然,畢竟她失憶了,根本不知道以前的事情,看着趙容那誇張搞笑的表情,突然也覺得有點想笑,這男子實在太逗了。

    “呵,是啊”趙延看了一眼艾微,淡淡地笑着。心裡卻在愁悵着,她這失憶的現象到是好還是壞呢?遲早會想起一切,遲到會回到煜王府的不是嗎?

    “呵,好了,大家快坐下用膳吧”趙深一下子打斷了他們話題,笑呵呵地看着他們說道。

    就這樣,本來以爲會很熱鬧的慶生宴,就這麼安靜且和諧地過去了…

    煜王府書房內

    “煜,我親自煮了綠豆湯,給你解解暑”溫韻兒一臉柔媚,風情妖嬈地端着甜點放到南宮煜的書桌上,示意他嚐嚐味道。

    南宮煜皺了皺眉,這韻兒最近好像總往他這裡跑,他也有說過,這書房不能隨便進來的。可她似乎不當一回事,總以端東西過來爲藉口跑進來,這到底是想幹嘛?

    “以後不用再端進來了,我需要的話會讓人準備的”南宮煜知道她是好意,也不好在多說什麼,淡淡地冷聲拒絕着。

    “煜,是不是你喜歡這味道啊?你喜歡什麼,我再改就是”溫韻兒一臉委屈之色,弱弱地開口,似乎還有點抽咽着。

    “不是,你不用專門做這些給我”南宮煜緊握成拳,似乎在隱忍着什麼?這韻兒這副模樣,讓他實在不知怎麼對她,要不是看在她父親的份上,他也不可能容忍她這麼久。

    “可是,煜,人家也只是一點心意而己,你難道不明白嗎?”溫韻兒柔美的小臉閃過一抹陰霾之色,這半年來,她總是找機會接近他,可他卻總是以禮相待,淡漠疏遠,讓她實在不知該如何做纔好?總以爲他需要時間,慢慢會接受她的,畢竟他除了艾微之外,似乎沒有別的女人了。可耐心是有限的,她實在等不下去了。

    “韻兒,我不明白你在說什麼,我只把你當成妹妹。你有看到除了你之外,有任何女人能這麼接近我嗎?”南宮煜有點無奈地看着一臉受傷的溫韻兒,他終於知道艾微爲何當初會那麼生氣了,這模樣似乎很容易給人錯覺。

    “可,可我喜歡你啊,煜,你就不能試着接受我嗎?”溫韻兒一臉期待地看着南宮煜,心想,那艾微也失蹤半年了,估計應該也活不了,不然早就回來了。

    “王爺,好消息…”正當南宮煜聽到溫韻兒的話,臉色驟然變冷,正想拒絕她時,卻見雨快步跑進,似乎還有點跌跌撞撞的樣子,氣喘吁吁的。

    “何事這麼慌張?”南宮煜面帶冷色,吐字如冰。

    “王爺,有…有王妃的消息了”雨喘着氣,吞了一下口水,急切地說道。

    “什麼…在哪?”南宮煜激動得站了起來,就連桌上的碗與書都掉落在地上發出的聲響都沒發覺,一瞬間來到了雨的面前。

    “呃,就在…就在那王妃以前經常去的醫館,有人看見她在裡面,但似乎…”雨的話還沒說完,已經沒了南宮煜的影子,只留下一臉愣然的溫韻兒和自己。

    雨有點無語地看了一眼溫韻兒,摸了摸了自己的鼻子,心裡吐槽着,王爺,屬下還沒說完呢,那看到的人只是說像,並不確定啊!你怎麼不等我說完再走啊?無奈,趕緊追了過去…

    溫韻兒看着遠去的背影,手攥得緊緊的,指甲緊緊的掐着肉,似乎有點血跡,面露狠色與陰毒,這上官艾微怎麼還沒死,而且還剛好這個時候出現,分明是與她過不去嘛。她一定要想辦法,親自把她除掉才行,眸子裡閃過一縷算計的精光…

    南宮煜一路狂奔,速度快得驚人,一下子就到了“民間醫館”心情緊張激動地走了進去。接近黃昏的天色,此時幾乎沒人,只見艾微正一襲淡黃色裙裝,低頭不知正在搗鼓着什麼。

    “微兒…”

    艾微聽到似乎有人在叫她,便轉身正想看個究竟,還沒來得急看清那人的面貌,卻沒想到一下子被人緊緊抱住,渾身動彈不得。

    疼,一疼痛的感覺襲上了艾微的心頭,她好生鬱悶,這到底是什麼人啊?怎麼話都沒說,就把她給抱住了,而且還這麼用力,快把她的骨架給擠碎了。無奈只能出聲:“快放開我啦,你不會認錯人了吧?”

    ------題外話------

    親們,一下看得爽不?萬更呢!終於做到了…

    嗚嗚,不過明天又得趕稿了…

    接下來艾微會什麼時候恢復記憶,這男主又該如何面對呢?

    要什麼時候鬥那渣女呢?

    親們要續續關注下去哦,咱們一起把那渣女虐死吧?

    求灑花,求免費月票,

    嗚嗚,打滾賣萌中…



    上一頁 ←    → 下一頁

    柯南世界里的巫師神級奶爸我有一座冒險屋費先生,借個孕穿越諸天萬界
    惡漢贅婿當道重生軍嫂攻略遊戲之狩魔獵人第一神算: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