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冷情王爺的小醫妃 » 第85章 你想怎麼賭?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冷情王爺的小醫妃 - 第85章 你想怎麼賭?字體大小: A+
     

    第二天早上,艾微起牀的時候,南宮煜他們已經出去了。艾微走到窗邊,對着天空發呆,這兩天不知爲什麼,總覺得心好煩悶,煩躁不安,似乎會發生什麼事一樣。但又說不清到底是哪裡出問題?

    “王妃,外面有位姓林的姑娘來找你,要見嗎?”小靜從外面走進來,看着艾微說道。

    “是不是素兒來了?出去看吧”艾微有點疑惑地問道,腳步也往外移,想去看個究竟。

    “姐姐,你來了,這麼早過來,會不會打擾到你啊”林素兒看着走過來的艾微,高興地說道,她今天剛好沒什麼事,就想到還沒來過煜王府找過艾微了,就興血來潮地過來了,也來不及通知。

    “呵,不會啊!我早就起牀,正閒着無聊了,你來了正好,可以陪我解解悶”艾微雖然有點訝異林素的到來,但還是很開心的。

    “嗯,姐姐,我們可以去後花園走走嗎?”林素兒一臉期待着看着艾微,小臉粉撲撲的,異常的興奮。

    “好啊,我正有此意呢,走吧”艾微點了點,高興地說着,她的確想邀她到後花園去走走,順便舒緩一下自己煩悶的心情。

    此時的後花園正春意盎然,一片片的花草樹木,空氣顯得格外清新。艾微和林素兒兩人並肩走着,彼此都沉默無語,彷彿都沉浸在這美好的景色中。

    “姐姐,你那天的事情解決了嗎?”林素兒一臉好奇地看着艾微說道。

    “嗯,解決了,你不說,還真忘了跟你說聲謝謝呢”艾微輕笑地看着林素兒說話。臉上也露出了一抹興味之意。

    “呃,不用,能幫到姐姐我再高興不過了”林素兒謙虛地說道,手輕輕地挽住艾微的手,面帶愉悅地走着。

    “素兒,等過幾天,我再領個人去親自跟你道謝哦,你一定會很意外的”

    “姐姐說的是誰啊?爲何說得那麼神秘似的?”

    “呵,到時候你就知道了,暫時保密”

    “哦,好吧?姐姐就會弔人家胃口,真是的”

    “呵呵…”

    就這樣,兩個人嘻嘻鬧鬧,說說笑笑地居然聊了一個多時辰,林素兒看着已接近響午,便提出要回家了。而艾微也不再強留,只是約好了下次見面再聊。

    艾微送走了林素兒,便一個人回到了傾雨閣,坐在鞦韆上輕輕地晃動,思緒萬千,總有說不出的惆悵。

    直到了天色接近黃昏,還等不到南宮煜的身影,艾微目光注視着門外,呆呆地望着,連自己也說清楚心裡的不安從哪來的,眼睜睜看着眼前的一大桌的菜式,滿臉失望之色。

    “王妃,快,快跟我去救人”雨一臉着急地跑進了大廳,顧不得禮節地拉着艾微往溫韻兒的住的西廂房而去。

    “怎麼了?誰受傷了?”艾微一臉茫然地跟着雨走,卻還是忍不住問出了口。

    “王妃,你跟我去就知道了”雨也不好回答,只是一臉着急地領着艾微走。

    艾微到西廂房的時候,只見南宮煜渾身染滿了血跡,一臉着急地正在看着門外,一見她的身影,就趕緊迎上來,急急地說道:“微兒,快,快過來給韻兒止血”

    艾微看着他一臉着急,慌亂的樣子有點愣然,到底是發生什麼事,讓他如此擔心那溫韻兒?這就是他遲遲未歸的原因?淡淡地看了他一眼,問:“你沒事吧?”

    “我沒事,出事的是韻兒,微兒,等會再說,你先幫她止血救她再說”南宮煜一時之間竟也忽視了艾微心裡真正的想法,只想救回溫韻兒後再跟她說清楚事情的經過。

    艾微走到溫韻兒的身邊,見她臉色蒼白,脆弱得不成樣子,心知她有可能是失血過多,趕緊過去幫她消炎止血,並處理傷口,一時之間也沒有這比人命更重要的事情了。

    經過了大約半個時辰的時候,艾微終於把她胸口上的傷處理好,其它倒沒什麼大礙,心裡微微疑惑,爲何會傷到心臟處,而別處卻毫無損傷?

    南宮煜看着艾微停頓着發呆,一臉急色地說:“微兒,怎麼樣,她的傷沒事吧?”

    “沒事,傷口已經處理好了,她可能失血過多暈過去了,晚點醒過來就沒事了”艾微看着南宮煜,忽然有個錯覺,他現在變得好陌生…

    隨即,自己拍了拍自己的額頭,心裡懊惱着,自己是怎麼了?竟如此敏感不安,他不是好端端站在自己的面前嗎?再次看着他,卻發現他正一臉擔心地看着牀上的溫韻兒,艾微心裡微微泛酸,從她來到現在,他竟連關心她一句都沒,有點失望地說:“你還是去換身衣服吧?”

    “好,等會再去,你確定她沒問題嗎?”南宮煜頭也沒回去說道,那感覺彷彿把她當成一個陌生人似的。

    艾微愣愣地看着他,沉默着,也沒再回答他的話,心裡泛着苦澀,這難道就是電視所演的苦肉計嗎?她總覺得那溫韻的傷口有點奇怪,可那又如何,她無憑無據的,誰會信她,更何況她也不知道究竟是發生什麼事?

    南宮煜沒聽到艾微的回答,回頭便看見一臉呆愣的艾微,纔想起他剛纔到現在一直把心思放在溫韻兒身上,忽略了她。便輕輕地走到她跟前,溫柔地問:“微兒,你怎麼了?在發什麼呆?”

    艾微回神,看見靠近的南宮煜,渾身有點僵硬地看着他說道:“能告訴我,發生什麼事了嗎?”

    “我們在回來的路上遇到了行刺,韻兒幫我擋了一下刺客的劍,所以才…”南宮煜微微皺着眉頭說道。其實那幾個刺客對他來說,根本不算什麼?只是他也沒想到那溫韻兒會突然跑到她跟隨前,爲他擋了一刀。而現在不管怎麼說,她都是好意,

    是爲了他才被作到的,他有責任救活與照顧她。

    “哦,是嗎?她現在已經脫離危險,只要人醒了,好好養傷就可以了”艾微目光再次掃向了牀上的溫韻兒,有點意味不明。怪不得她總覺得奇怪,她的傷口雖然接近心臟,但卻手法非常好,避開了重要位置,根本不置於生命。可如果是苦肉計,她到底想幹嘛呢?

    “微兒,要不你先去休息吧?我再呆一會”南宮煜看了一眼溫韻兒,有點無奈地說道,他也實在沒想到會成這樣子,如今發生了,他只能儘量去彌補。

    “煜…煜…”就在這時,牀上的溫韻兒忽然醒了,嘴裡一直在喊着南宮煜的名字,微弱地聲音成功地吸引了南宮煜。

    “韻兒,我在這裡”南宮煜快速走到牀邊,溫柔地說道。

    “煜,我好害怕,好怕再也見不到你了”溫韻兒一副楚楚可憐,弱不禁風的樣子,微弱地說道。

    “不會的,你現在沒事了,好好養傷,過幾天就好了”南宮煜輕輕地安撫着她,幫她蓋好了被子,。

    “嗯,煜,你今晚陪陪我可好,我害怕”

    “好,我會陪你的,你再睡一會吧”

    “不許騙我哦,一定要陪我”

    “好…”

    艾微站在一邊看着他們的互動,有點苦澀,這到底算什麼?他就這麼輕易答應親自照顧她嗎?突然感覺自己像是一個外人似的,艾微突然拍了拍下自己的額頭,想什麼呢?他可能只是因爲她受傷了,心裡愧疚,想好好彌補她而己。知道他不會再注意到她的,便轉身輕輕離開了房間,回去了傾雨閣。

    “微兒…”南宮煜忽然像想什麼的,轉頭想讓艾微先回去休息,卻沒想到已不見她的身影了,稍微有點愣然,她什麼時候出去的,怎麼也沒說一聲?微微嘆了一口氣,想着晚點再跟她解釋清楚吧,他不想讓她誤會什麼。

    第二天一大早,南宮煜去找艾微的時候,卻發現她竟一個人趴在桌子睡着了,有點心疼,快速地走到她跟前,想抱她去牀上休息,卻看見她已經微微開眼,一臉茫然地看着他。

    “微兒,你怎麼不去牀上休息”南宮煜的語氣帶有點心疼及責怪之意,他昨晚本來想來找她的,結果那溫韻兒一直纏着他,讓他陪着她。他看到爲他受傷的份上,便無奈地答應陪着她,卻沒想到忘了讓人通知艾微說他不過來了。

    “你回來了?”艾微坐直了身子,看了看外面的天氣,已經天亮了,她居然趴在桌子上睡着了?她原本是在等南宮煜的,沒想到等着等着居然睡着了。看樣子,他是昨晚也一直呆在那邊,沒回來吧?

    “嗯,微兒,你怎麼趴在桌子睡,這樣很容易着涼的,以後不許這樣”南宮煜輕輕地把她攬入懷裡,心疼霸道地說着。

    “嗯,知道了”艾微乖順地被他攬入了懷裡,忽然卻身子一僵,她聞到了那種不屬於她的淡淡香味,一時心裡特不舒服,想也沒想地輕推開他。

    “微兒,怎麼了”南宮煜被她推開了,有點愣然,不明白怎麼好好的推開他幹嘛?便輕輕地問出了聲

    “我…不喜歡你身上的味道”艾微想了想,還是說出了口,目光很迷茫地看着南宮煜,爲何他會對那溫韻兒那麼特殊,真的只是因爲他想報恩嗎?還是在他的心裡,已經有了她的位置?

    南宮煜聞言,有點反應不過來,回神,以爲她是說他身上的汗味,根本沒想到艾微是因爲他身上有着別的女人的淡淡香味,便說道:“我昨晚只換了衣服,還沒沐浴呢,現在就去…”

    艾微看着南宮煜的背影,有點不知所措的感覺,她現在竟不知怎麼做纔好?究竟是因爲自己太小氣,豈人憂天了?還是這是矛盾的開始…

    南宮煜沐浴完走出來的時候,又看見艾微站在窗前發呆,微微皺了下眉頭,有點不解,似乎從昨天到現在,每次一注意到她,她似乎都在發呆,是有什麼事嗎?輕輕地走了過去,把她攬入懷裡,溫柔地說:“微兒,你怎麼了,不舒服嗎?”

    艾微回神,發現自己已經在他懷裡了,聞着他身上淡淡的清新,微微閉眼靠在他身上,也沒回答他的話,就這麼靜靜的站着。

    “微兒,累嗎?咱們去休息一會吧”南宮煜不等艾微的回答,便輕輕抱起她,走到牀邊,把她放在牀上,輕聲說道。自己也躺在她身邊,溫柔地抱着她,打算睡一覺再說。

    艾微醒過來的時候,已是下午了,看着牀上空蕩已沒有溫度的位置,有點愣然。他應該是睡很多久吧?

    “王妃,你醒了?”小靜從外面走進來,看到艾微正坐在牀邊不知沉思着什麼,便出聲問着。

    “嗯,王爺呢”艾微淡淡地問着。

    “王爺他可能過去那溫小姐那邊了,剛纔有人來找,說什麼溫小姐醒了,在找王爺,然後王爺就說過去看看”小靜一臉不滿地說道,爲什麼那溫小姐那麼討厭,王妃好不容易跟王爺有了相處的機會,又一下被人找人來叫過去了,這算什麼啊!

    “哦…”艾微應了聲後,便陷入了沉思。

    一連幾天,南宮煜不是呆在溫韻兒那邊陪她,就是在書房處理事情,晚上就算有回來,艾微也早已休息,他也捨不得吵醒她,因此兩個人就這麼錯過了溝通的最好時機,矛盾代溝日益漸增。

    離出事已經過了5天了,艾微想着反正也沒事,就想去看下那溫韻怎麼樣了,怎麼一直需要南宮煜過去陪她?真的傷勢嚴重到需要天天陪伴嗎?

    艾微到那溫韻兒那裡時,只見她正一臉春光滿臉地哼着曲子,那模樣根本就不像是受傷嚴重到需要南宮煜陪伴的人,如果沒猜錯的話,她的傷口應該也結巴了,只要後續注意一點,應該沒什麼大問題了。可她爲何還總是裝成傷得很重,很難恢復一樣,就爲了讓南宮煜愧疚,讓他過來陪她嗎?

    心裡雖有疑惑,卻也不好說什麼,只能走進,客氣地說:“溫小姐,你的傷怎麼樣了?”

    “喲,王妃,你來了,韻兒有點傷,就不便行禮了”溫韻兒一臉楚楚可憐的樣子,說得彷彿艾微很在乎她有沒跟她行禮一樣。

    “沒事,你躺着就行,我只是過來看看你”艾微淡淡地說道,沒忽視她一臉得意的樣子。

    “哎喲,好疼…”正當艾微打算離開的時候,卻忽然聽到溫韻兒似乎很痛苦的低呻聲,便想也不想地走近她,想幫她看下是怎麼回事呢。

    然而,卻被見她避過了艾微,臉上露出了不明的笑容,自己伸手往傷口用力一抓,頓時滲出的血跡,然後淚盈滿眶,香肩抖動地抽咽着說:“王妃,我知道你不喜我,可你也不能把我本來好不容易快恢復的傷口弄成這樣啊,疼是一回事,這以後的傷口可怎麼辦啊?”

    艾微愣然,沒想到她突然自殘,又莫名其妙說這些話,正想問清楚她爲何要這麼做,卻聽道了一聲急切的聲音:“韻兒,怎麼樣了?傷口有沒事?”

    “煜,沒事,可能是王妃不小心碰到的吧?”溫韻兒一臉楚楚可憐地說着,臉卻露出了十分委曲求全的樣子。

    “不小心碰到?怎麼可能?”南宮煜冷漠的聲音響起,並目光深邃地看向了艾微,一臉失望之色。

    “煜,我沒有…”艾微正想解釋,卻見南宮煜那冷漠與失望的眼神,有點反應不過來,一句話也說不出。他就這麼不想信她,一定認爲是她做的嗎?

    “煜,我疼…”溫韻兒一臉疼痛地低吟着,弱弱地叫着南宮煜,眸子裡卻閃過一縷狠毒與算計得逞的精光。

    南宮煜看着溫韻兒傷口滲出的血跡,似乎也有點着急,語氣自然也變得比較強硬:“微兒,你過來幫她重新包紮”

    艾微聽到那強硬與命令的口氣,心裡不禁涌出一股火,他不相信就算了,憑什麼還這樣指揮着她?想也不想地脫口而出:“我醫術有限,她那高貴的傷口,我無能爲力,請另請高明”

    南宮煜一愣,沒想到艾微說這樣的話,一時竟有點反應不過來的看着她,一句話也沒再說,直到耳邊傳來了溫韻兒柔弱地聲音:“煜,我疼,我會不會血流不止啊?”

    “不會,來人,去請大夫”南宮煜安慰了一下溫韻兒,讓人去請大夫,目光再次掃向了艾微,有縷說不明的深意。

    “微兒…”

    “我有事先出去了,就不打擾你們了”正當南宮煜叫她的名字時,艾微冷然說道,轉身不理任何人,直走了出去。

    “煜,你在這吧?我出去看看”楊季從頭到尾沒說任何話,目光掃了溫韻兒一眼,便走出去追艾微了。

    艾微走出來後,心在難受地抽痛着,她沒想到那南宮煜口口聲聲說愛她,卻對她一點信任都沒有。這算什麼?他憑什麼用那失望的眼神看她,她什麼都沒做,爲何要承擔這種罪名。明明就是那溫韻兒的苦肉計,那女人究竟想做什麼?

    “艾微,等等我”楊季追上來,叫住了一直往前走的艾微。

    “有事嗎?大哥”艾微回頭,看見是楊季,便停下了腳步,淡淡地問着。

    “你在生煜的氣?”

    “沒有,我只是在生我自己的氣,不該那麼雞婆跑來看她,不過來,就不會發生這樣的事”

    “艾微,你別生氣,煜,只是一時心急,他不是故意的”

    “呵,一時心急?大哥也相信是我做的嗎?”

    “我相信你,你不是那樣的人”

    艾微突然覺得很可悲,他這個大哥平常都沒怎麼接觸,他卻能一口咬定她不是那樣的人,而南宮煜是她最親密的愛人,卻不相信她而相信別人,這究竟有多諷刺啊!

    “大哥,我沒事,想出去靜一靜,你回去看看大夫來了沒?儘快把傷口處理一下吧”艾微淡淡地說道,轉身不理他,便離開了。

    楊季目送着艾微的離開,心裡更有了疑團,這事不是艾微做的,那溫韻兒爲何要自己弄傷自已陷害給艾微,難不成是因爲煜,在爭風吃醋?想讓煜因此事忽略艾微嗎?心裡微微一嘆,這煜實在太招惹桃花了,女人真是麻煩。

    艾微走到後花園,坐在了鞦韆上輕輕晃動着,心裡十分委屈,難受,她這樣算什麼?憑什麼要把苦往心裡吞,真沒用,竟然只會在這裡自嘆自息。

    不知不覺中,艾微竟在這鞦韆呆了近一天,看着夜色降臨,四周漆黑一片,有點無語。心裡不禁嘀咕着,她這次怎麼這麼入神,能竟呆這麼久,而且還沒注意到天色的變化,實在太佩服自己了。

    “微兒,你怎麼跑來這裡呆這麼久,我一直在找你”正當艾微下了鞦韆,準備回去時,突然被南宮煜抱住了,耳邊傳出他着急的聲音。

    本來已經平復的心情,卻又被南宮煜的到來打破了,心裡特不舒服,用力的推開他,淡淡地說:“找我有事嗎?不會來興師問罪吧?”

    “微兒,我知道你不喜她,可她畢竟是爲幫我擋了那劍,你就不能忍讓一下嗎?”南宮煜有點無奈的說道,其實他心裡也不相信艾微會那麼做,可事實擺在眼前,那溫韻兒就算再怎麼樣,也不可能傷害自已吧?

    “忍讓?這麼說,你一直相信她而不相信我是嗎?認爲是我做的?”艾微仰起小臉,有點失望且心痛地看着他。他就這麼不相信她嗎?

    “微兒,我不是不相信你,只是…”南宮煜突然覺得有點無奈,竟不知怎麼說纔好!

    “只是什麼?只是你心裡其實就是認爲是我故意弄開她的傷口對嗎?”艾微冷漠地說着,不再看他,轉身就走。

    “微兒,我信,我信你還不成嗎?別再跟我鬧了好嗎?”南宮煜一下伸手把艾微緊緊摟在懷裡,心裡嘆息着,不管事實是怎樣,還是先安撫她吧?

    艾微沉默,心裡知道他這麼說只是想按撫她,根本就不是相信她。然而,在南宮煜眼裡,艾微的沉默不語,表示她不再生氣了,覺得艾微有可能是因爲最近他忽略了她,才故意惹事的,心裡卻在微微鬆了一口氣,終於讓她不再鬧脾氣了。

    第二天早上,艾微正呆在後花園欣賞花草,享受陽光沐浴的時候,迎來了不速之客。

    “王妃,這麼好興致在這裡賞花嗎?”一聲柔媚的聲音響起,帶着一絲得意的諷刺與幸災樂禍。

    艾微回頭,便見那溫韻兒正被一個小丫環扶着,一副楚楚可憐,任人欺凌的弱弱模樣,一臉不懷好意奸笑。

    艾微暫時不想招惹這個詭計多端的女人,不理她的話,打算越過她,離開此地,卻在擦肩而過的時候,聽到她說:“王妃,可有膽量與我賭一把?”

    艾微腳步微頓,不想理會,想直接繼續走,卻發現她的手臂被溫韻兒拉住了,無奈只能出聲:“請放手,我沒興趣賭什麼”

    “你是不敢賭還是不屑?”溫韻兒一臉惱羞成怒地說道,她手緊緊地拉住艾微的手,不讓她逃開,似乎沒等艾微同意,就不放開的樣子。

    “你想賭什麼?我沒興趣不行嗎?現在只想離你越遠越好”艾微不客氣地說着,她是善良,但不代表軟弱,可以任人欺壓。用力甩開她的手,往前走。

    “難道你不想知道在煜的心裡,究竟誰比較重要嗎?”溫韻兒有點不甘心地對着她大聲說着,她已經成功讓他們有了隔膜,只要加一把火,一定可以徹底拆散他們,除掉艾微的。

    艾微本不想理她,卻在聽到她的話時停住了腳步,有些遲疑。她心裡的確很想知道在南宮煜心中,她究竟在哪個位置?是否都比不上他恩師的女兒重要?

    “你想怎麼賭?”艾微回頭,看了一眼溫韻兒,淡淡地說着。

    ------題外話------

    呼,友友們覺得會是怎樣的賭法呢?而艾微又會不會答應這方法?大家要繼續關注下去哦!

    嗚嗚,親們,其實偶也不想寫虐的,

    可是,沒辦法,劇情需要,偶只能硬下心寫了。

    親們千萬要多擔待,多忍耐哈…

    千萬別棄了文,別棄了我哦…

    偶保證以後一定會寵回來的…

    打滾賣萌中…。.。



    上一頁 ←    → 下一頁

    婚後相愛:腹黑老公爆萌寵妻無度:金牌太子妃柯南世界里的巫師神級奶爸我有一座冒險屋
    費先生,借個孕穿越諸天萬界惡漢贅婿當道重生軍嫂攻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