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冷情王爺的小醫妃 » 第78章 生命垂危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冷情王爺的小醫妃 - 第78章 生命垂危字體大小: A+
     

    煜王府

    “穆王,請喝茶,稍等片刻,老奴去請王爺出來”管家看到穆王來府裡,眼裡閃過一抹訝異,但還是恭敬地說道。

    “嗯,有勞了”穆王點了點頭說道,坐在位置上,執起杯子淡然地喝了口茶。他雖生氣,但該有的氣量與原則還是有的,在事情還沒弄清楚之前,不是會胡亂非爲的。

    “不知穆王爲何事所來?”南宮煜一踏進會客大廳,便直截了當地問道。心裡再清楚不過了,這穆王肯定是爲了穆月兒的事而來的。

    “老臣不請自來,還請王爺勿怪啊”穆王看了一眼南宮煜,客氣地說道。

    “好說,不知穆王是有何事需要本王效勞?”南宮煜客氣的敷衍着,眸子裡卻閃過了一抹精光。

    “不敢,老臣此次來是爲了瞭解月兒的事而來的,不知王爺可否告知一二”穆王一想到穆月兒,蒼桑的臉上浮現了一絲無奈與傷痛,他那好好的女兒竟成了那樣子?

    “這本王也無可奉告,只能說她是自取其辱”南宮煜冷漠地說着,神色瞬間變得更加冷漠如冰,渾身上下散發出冷冽的氣息。

    “自取其辱?這,難道是月兒做了什麼事嗎?還請王爺告知”穆王一臉愣然,這究竟是怎麼回事?到底是月兒做了什麼事才變成這樣子的?

    “穆王應該知道,前兩天本王出動全府的人在找本王的王妃吧?”南宮煜拿起杯子,淡淡地喝了一口問道。

    “老臣是略有所聞,這,這難不成和月兒有關?”穆王看到南宮煜的陰沉臉色,心裡有種不好的預感,這事該不會是月兒使的吧?他一直知道月兒愛慕着煜王,該不會是想不開做什麼傻事出來吧?

    “沒錯,是她用銀兩買通人綁架了本王的王妃,還讓人意圖沾污她,卻沒想被王妃逃了出來,結果自己成了他們嘴裡的肉,一時接受不了,便成了那樣子了”南宮煜看似風輕雲淡地說道,然而渾身早己散出了冰冷至寒的攝人氣息。

    “這,這怎麼可能,月兒不可能這麼做的,王爺可有證據”穆王勃然大怒,不可置信地反駁着,整個人激動得站了起來,手“啪”的一聲拍在了桌子上。

    “穆王覺得本王有必要說這謊嗎?人證物證據俱在,穆王儘可自己去審”南宮煜冷冽地說道,絲毫不在意穆王的怒火,反而風輕雲淡地喝着茶。

    “這…好,如真煜王所說,老臣也無話可說,這是月兒咎由自取,如不是煜王所說,老臣一定會找聖上討回公道,告辭”穆王一臉懷疑地說道,在他心中,月兒是那麼的乖巧柔順,根本不可能做出那種陰險狠毒的事出來,這煜王說的不可能是真的,他一定要查清楚。

    “不送,請便”南宮煜也不再多說什麼,直接送客。

    昱日清晨,艾微還在賴牀睡懶覺的時候,突然被一聲急促的聲響吵醒了,揉了揉雙眼,翻身起牀,走出去看看到底發生什麼事。

    “怎麼了,你們在幹嘛”艾微奇怪地看着小靜和風兩人似乎在吵什麼?一臉慵懶地問着。

    “王妃,把你吵醒了呀,都怪他”小靜一臉憤憤不平地說道,微怒的小臉顯得有點紅通。

    “王妃,請恕罪,是王爺讓屬下來找您的,可哪知這丫頭不肯去叫您,說不能打擾您,屬下是真有急事找才鬧出這聲響”風一臉無奈地解釋道,神色卻似乎很着急一樣。

    “呃,你又沒說是王爺找,我纔沒讓你打擾王妃的呀”小靜有點不自在地說道。

    “好了,你這麼急找我有什麼事嗎?”艾微看向風,有點疑惑地說道。這個時候來找她,有點奇怪呢。

    “王妃,你快跟我去楊府,楊將軍回來了,似乎受傷很重,王爺已先一步過去了,讓屬下來接您過去看看”風急急地說道,滿臉擔憂之色。

    “這樣啊,那咱們趕緊過去看看”艾微一聽楊季出事了,臉上也露出了着急之色,急急地說道。

    當艾微到達楊府時,直往楊季的房間而去,只見屋裡圍幾個人,正一臉苦腦地傻站着看牀上臉色已經發黑的楊季。

    “不是說傷得不重嗎?爲何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艾微皺着眉,有點疑惑地說道。

    “本來是沒事了,不過,在回來的路上,太大意了又遇到再次伏殺,似乎現在還中了毒,?大夫們正束手無策呢”東方雄一臉腦怒地說道,這楊季怎麼這次這麼不小心,居然路上也沒多防患,纔會弄成這樣。

    “微兒,你快過來看看季,看有沒辦法?”南宮煜冷峻淡漠的臉龐上露出一抹擔憂之色。

    “好,我看看…”艾微應着,坐在牀邊幫他把着脈,微微皺着眉,這毒怎麼這麼奇怪?

    “怎麼樣了,有辦法解嗎?”東方雄一臉急色地說道,他已經請過很多大夫過來了,都說不出所以,無法解毒。

    “呃,這個我也說不出是什麼毒,似乎很怪異,解起來可能會比較麻煩”艾微放開把脈的手,淡淡地說道。她不知道在這裡這種毒叫什麼名字,但解法倒是知道,只是比較麻煩了點。

    “啊,那個你也沒辦法解嗎?嫂子”東方雄一臉失望地說道,連她都沒辦法,這現在該去哪裡找個解毒的人,難道季的生命真的就這樣結束嗎?

    “我沒說不能解啊,只是說比較麻煩”艾微無辜地說道,她什麼時候說不能解了??這東方雄真的是關心則亂啊。

    “真…真的?你能解,快說說看怎麼解,急死我了”東方雄一臉急躁地說道,神色裡也閃過一縷期待之意…

    “微兒,你真的能解?”南宮煜輕輕地把艾微攬入了懷裡,溫柔地在道。

    “嗯,這種毒我也不知叫什麼名字,但好像來得很兇猛,三天之內如果解不了,只能送命”艾微輕輕地說着,這楊季還真是不幸中地萬幸,是回來才中毒的。如果在前些日子先中毒了,估計現在早已沒命了。

    “那還等什麼,趕緊解毒啊”東方雄聞言,立刻跳了起來,急急在說道。

    “現在沒辦法,必須趕緊找到一個藥引才能解”艾微看了他們一眼,輕輕說道。

    “藥引,什麼藥引,趕緊說,我讓人去找找”東方雄這下更急了,恨不得馬上解了楊季的毒。

    “這藥引是血,而且…”艾微剛好想說這血不是隨便人就可以取的,就被東方雄打斷了。

    “血嗎?這簡單,用我的就行,趕緊點”東方雄一臉急切之色,伸手到艾微面前,示意她取他的血。

    “你的不行,得純潔女子的血才行,這也是最麻煩的地方”艾微無奈地說道,她知道東方雄是擔心大哥,但也不用急着打斷她的話啊。

    “那這個要怎麼找啊?要不,去集合一些女子過來,然後從裡面找”東方雄抓了抓頭髮,疑惑地詢問道。

    “當然不行,你能確定來的女子就一定是嗎?他只有一次機會,如果錯了,就再也沒辦法解了”艾微也是心急,不知該怎麼辦纔好??這血容易取,難就難在如何才能確定那女子是純潔的,而且還能血液相融於楊季,不產生排斥。

    “嗯,微兒說得沒錯,這事得謹慎點,而且也不能張揚出去,否則季的生命怕會是更危險的”南宮煜語氣帶着有點擔憂,且若有所思地說道。

    “煜說得沒錯,這事不能張揚,我們必須得私底下找”艾微點了點頭,面露擔憂地說道。

    “這,這也不行,那也不行,那該怎麼辦呀?”東方雄一臉惱怒之色,無奈地捶着桌子,垂頭喪氣地說道。

    “我們現在只有兩天的時間,要趕緊想辦法,你們儘量去了解是否有符合的女子吧”艾微無奈地說道,心裡在想着到底怎麼樣才能物色到合適的人選。

    “可這要怎麼找,總不能抓住一個就問,你是不是純潔的吧?估計會被人當成瘋子”東方雄一臉糾結地說道,這任務可真是艱難啊。

    “說的也是,這問題的確很難開口,而且,就是人家不是,被這樣一問估計也會說是的”艾微點了點頭,一臉贊同之色。

    “別急,再想想辦法便是。微兒,季現在有危險嗎?”南宮煜看了一眼楊季,淡淡地問着,神色裡閃過一繼擔憂之色。

    “暫時沒事,我先用藥控制住毒的惡化,但真正要解,只能找到那藥引,再配上我研製的藥方可徹底解掉”艾微撫額無奈地說道,現在只能這樣做,別無他法。

    “那就好,只要有一線希望,都不能放棄”南宮煜冷漠的面上露出了堅定之色,似乎在打算着什麼。

    “我先去拿藥吧?其它的再說吧”艾微說道,轉身出去配製壓制的藥了。

    此時屋裡只剩下南宮煜和東方雄兩個人,彼此看着牀上的楊季,面露擔憂地沉默了一會,南宮煜率先開口說道:“這件事務必查清楚,儘快查出主謀是誰,還有你自己要小心點,別和季一樣中招了”

    “嗯,知道,你也是…”東方雄點了點頭,嚴肅地說道。

    是夜,夜空似藏青色的帷幕,掛着寥寥幾顆殘星,星光黯淡,月光被厚厚雲層遮掩住,透出微弱的光輝,更顯得有神秘感。

    “事情辦得怎麼樣了?”一個漆黑的屋子裡,一身黑衣蒙面的男子正問着跪在地上的男子,聲音冷冽。

    “主子,一切都很順利,那楊季中了那毒,三天內解不了毒就會沒命的”一男子得意地說道,滿臉自豪之色。

    “是嗎?確定此毒無解?”黑衣男子冷漠在問道,眸子裡閃過一縷狠毒之意。

    “主子放心,這毒世間少有,中毒的人必死無疑”男子一臉肯定地說道,他用的毒可是經過三番五折纔買到的,花了不少銀兩呢,解藥更是少之又少,幾乎是沒有的。

    “很好,這件事要是辦妥了,少不了你的好處”男子淡淡地說道,眼睛瞄向了外面,似乎在沉思什麼。

    “謝主子,小的一定會好好辦事的”男子一臉欣喜,點了點頭說着。

    “這楊季既然不能爲我所用,就非死不可,凡擋我路者,殺無赦”黑衣男子渾身上下散發出冰冷至寒的氣息,冷冽地說道。

    “是,主子,小的一定不負所望”男子被黑衣男子的冷氣嚇倒,身子直哆嗦,有點心驚膽顫地說道。

    “很好,記得你的話,事成之後,不會虧待你的”黑衣男子掃了他一眼,淡淡地說着。

    “主子請放心,小的會盡全力助主子的”男子一臉肯定之色,認真地說道。

    “好了,記得盯緊楊季,千萬不要出差錯。沒什麼事,我先回去了,有事會再與你聯繫的”黑衣男子冷冷地交待着,轉身躍窗離去。

    昱日清晨,天氣晴朗,陽光明媚,給大地披上了一層淡淡的金光,艾微一大早便躺在軟榻上享受着陽光的沐浴,沉思着…

    “王妃,宮裡人來傳旨,讓您和王爺進宮面聖,王爺讓奴婢來通知你,等會一起進宮哦”小靜從外面急急地跑進來,喘着氣說道。

    “進宮?有說什麼事嗎?”艾微睜開眼,緊鎖眉頭說道。怎麼在這個時候傳旨進宮面聖,難不成有什麼事不成?這兩天正好是大哥解毒的關鍵時刻呢。

    “呃,王爺沒說,只讓奴婢知會你一聲”小靜搖了搖頭,輕輕說道。

    “嗯,好,那我現在過去吧”艾微站起來,頭也不回地往書房而去。

    “煜,現在要進宮嗎?有什麼事嗎?”艾微一踏入書房,便有點心急地問着。要知道,大哥的毒還得找合適的女子,時間是非常緊迫的,偏偏在這個時候面聖,真不知該說什麼好?

    “嗯,估計是因爲穆月兒的事情”南宮煜伸手攬住了艾微,輕柔地說道。

    “啊,這樣啊?難道是那穆王去找皇上了?那我們該怎麼辦啊?”艾微一聽有關事穆月兒的事,便有點擔心地說道。她就知道,那穆王是不會那麼輕易善罷干休的。

    “沒事,照實說就行,父皇也不是不明事理之人”南宮煜安慰着艾微說道,眸子裡也閃過一抹凌厲的光…

    “嗯,那咱們現在走吧,免得到時回來太晚了”艾微看着南宮煜輕聲說道,心裡還想要早早回來幫忙找適合的女子呢。

    “好,現在就進宮去”南宮煜點了點頭說道,摟着艾微往門口走去。

    皇宮內

    “兒臣(臣媳)見過父皇”御書房內響起了響亮的聲響,南宮煜和艾微同時行着禮。

    “你們來了,起來吧?”南宮霸天淡淡地迴應着,渾身上下散發出威嚴的震懾感。

    “不知父皇找兒臣來所謂何事”南宮煜冷然地問着,目光自然也注視到站在旁邊的穆王。

    “聽說你前幾天出動大批人馬找人,可有此事?”南宮霸天坐着,神情淡漠地看着南宮煜說道。

    “是的,的確有此事”

    “哦,所謂何事?”

    “是兒臣的王妃遭不明人綁架,兒臣一時心急,纔不得不出此辦法找人,請父皇恕罪”

    “綁架?煜王妃可受到傷害?”南宮霸天微微皺眉,有點不悅地說道。

    “不會,兒臣到的時候,微兒已經逃脫了,也把幾個人犯抓個正着”南宮煜目光冷冽地看了一眼穆王,淡淡地說道。

    “哦?既然如此,爲何穆王說郡主得了失心瘋,是你們所引起的?”南宮霸天面帶疑惑地問着,眸子裡卻閃過一縷不明的精光。

    “因爲主使之人就是穆王的女兒,父皇口中的郡主”南宮煜冷漠地說道,神色卻是凌厲冷冽。

    “此話怎講?”南宮霸天挑了挑眉,似乎很有興趣地追問着。

    “穆月兒用銀兩買通了幾個小混混,試圖綁架微兒和沾污她,幸好微兒機靈,找到機會逃脫了,才避免了這次傷害。而那穆月兒卻是自食其果,自投羅網去見他們,結果卻成了他們的盤中餐,怪不得誰”南宮煜冷漠地陳述着事情,手卻緊緊地摟着艾微,腦子閃過她那天受傷的情景。很難想象他再遲一步出現,會變成什麼樣子?心裡更是心疼…

    “胡說,月兒不可以做這種事的,一定是有什麼誤會”穆王終於忍不住地大吼起來,神色裡閃過一縷傷痛與心疼。

    “穆王怎知不可能?人證物證俱在?可要對證?”南宮煜冷冷地看着穆王說道,眸子裡閃過一抹嗜殺之意。

    “這…”穆王臉上出現了一抹尷尬之色,其實他早就查清楚事情的真相,今天來此的目的是想聖上幫他封口,阻止穆月兒的負面消息傳出去。以保住她的聲譽。

    “穆王,可想對質?”南宮霸天面色冷地看着穆王,淡淡地問道。

    “呃,老臣有個不情之請,想請聖上恩准”穆王此時也不再糾結穆月兒之事,改成懇求態度說道。

    “哦,穆王此話怎講?”南宮霸天挑了挑眉,有點好奇地問着。

    “就是…就是…老臣肯請皇上能制止關於小女的一切相關流言,給她一個清靜度過餘生”穆王面帶痛色,有點無奈地說道。都怪他平時太寵,太縱容她,纔會釀成今天的大錯。

    “這…煜兒,你怎麼說?”南宮霸天看向南宮煜,淡然地詢問着他的意見。

    “微兒,你覺得呢?”南宮煜沒回答南宮霸天的話,反而低頭問他懷裡的艾微。

    “呃,那個…那就算了吧?就依穆王的意思”艾微瞄了一眼蒼桑的穆王,有點同情,這畢竟是一個父親對兒女真正的愛與付出,她不忍心傷害這份父愛,便低聲說道。

    “呃,好…”南宮煜輕笑着點了點頭應着。

    “回父皇,兒臣同意穆王的請求”南宮煜冷然地對南宮霸天說道。

    南宮霸天聞言,嘴角直抽,這煜兒果真如傳言般一樣,把煜王妃給寵上天了,連這事都得經她同意?神色閃過一縷無奈與訝異,面色卻淡然地說道:“既然煜兒他們同意,一切就隨穆王所說吧”

    “謝皇上成全”穆王行禮道謝着。

    “好了,若沒其它事,都回去了吧”南宮霸天淡淡地說道,面露疲憊之色,打算去休息一會了。

    “是,老臣告退”

    “兒臣(臣媳)告退”

    三個人紛紛行禮後,自行走出了御書房,往宮外而去…

    “多謝煜王,煜王妃成全”在皇宮門口,穆王停下了腳步,對着南宮煜和艾微很是誠意地道謝,他也是一位通情達理的人,既知是自己的女兒犯錯,當然也不會做蠻橫無理之人。

    “穆王,不必如此,多有得罪了”南宮煜也客氣地迴應道。

    “煜王客氣了,告辭”穆王客氣地說道,轉身離去…

    “煜,這穆王看起來挺正直的呢,居然能這麼明事理”艾微一臉感嘆地說道,可憐天下父母心,這穆王對穆月兒實在好得不得了。儘管現在的穆月兒已變成瘋癲,他還能如此爲她着想,讓她安靜度過餘生。

    “嗯,他的確超乎意料之外。這父愛也是少之常有啊”南宮煜也是一臉感概地說道。

    “是啊,如果可以的話,我想看看能不能醫好她的病”艾微忽然很有感嘆地說着,她看穆王那慈祥的樣子,心裡有種不忍,希望穆月兒能醫好,能好好孝順穆王。

    “你啊,就別操心太多了。咱們回去吧,看看季怎麼樣了”南宮煜拉走艾微的手,上了馬車,往楊府而去。

    “怎麼辦?這女子到底該怎麼找,這季還能堅持多久?”南宮煜和艾微一進楊府,就見東方雄一臉着急地對他們說道。

    “呃,這人還是找不到嗎?”艾微輕輕地問着,心裡也是着急,這要是放在21世紀就簡單多了,而現在在這裡,女子怎麼可能隨便說出自身秘密與獻出血液呢?

    “是不知怎麼找,也找不到啊”東方雄惱火地扯了扯自己的頭髮,無奈地說道。

    “啊…我知道了,煜,太好了,我知道找誰了…”艾微一臉興奮地抓着南宮煜的手臂說道,精緻的小臉充滿了自信的光芒。

    ------題外話------

    親們,覺得知道艾微找誰嗎?

    楊季的毒又能順利解掉嗎?

    握爪…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末世大回爐
    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全職法師婚後相愛:腹黑老公爆萌寵妻無度:金牌太子妃柯南世界里的巫師